【2019年物种日历】1月2日 橙花哥丽兰

读图模式

赤橙黄绿青蓝紫,细心的人一定发现今年的物种日历一改以数字开头的常态,换成了按颜色变化的物种名称。今天是新年第二天,橙色便是今天的色彩。自然界开橙色花朵的植物非常多,但名字里有橙色却不是很多。今天这位仁兄的姓名被冠以橙色,那是因为橙色的花在这种类型的兰花里是很少见的。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个陌生的种类,不过要真的聊它们,还要从我们熟悉的卡特兰说起。


但是无论如何,让我们看一眼今天的主角吧~图片:Emőke Dénes / wiki commons

寄人篱下的“辛酸史”

今天这位仁兄,最早曾被称作“橙花卡特兰”。从名字里就能知道,它和众多花大而艳丽的卡特兰曾经是一家。

自1824年,卡特兰正式作为一个新的家族出现在人们面前以来,人类就没有一天不为之疯狂。见过卡特兰的人都知道,这个群类是兰花里最瑰丽最富有变化的种类。在自然界中,单朵兰花开放尺寸超过15厘米的种类仅有卡特兰家族。巨大的唇瓣上鲜艳且明亮的花纹,不但可以在热带雨林中吸引被骗的昆虫,也让对色彩极度迷恋的人类为之倾倒。


来感受一下原种卡特兰Cattleya lueddemanniana的威力。图片:JanPahl / wiki commons

与花朵极为艳丽的大花卡特兰家族成员相比,花朵娇小的“橙花卡特兰”在原先的家族中并没有太多抢眼的地方。在被发现之初,它并没有获得很多的关注,它只是作为一堆收藏品中不可或缺的自然元素而已。

是金子总归要发光

不过在杂交卡特兰的热潮开始兴起的时候,人们开始注意到这种开着橙黄色花朵的“卡特兰”的存在。

在所有卡特兰中,开紫红色以及粉色花的是最常见的,其次是开白色和蓝色花的,开黄花、绿花及纯正的红色的花的品种最为罕见。


卡特兰的“蓝色花”其实是淡粉紫色,这种极浅的紫色会给人一种带有淡蓝色光晕的感觉,譬如图中的这一丛Cattleya schroederae。图片:orchidgalore / wiki commons

人们对卡特兰花色丰富的追求,使得“橙花卡特兰”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而且它给杂交卡特兰带来的不只是靓丽的橙黄色花朵,一剑多花的优良基因也它突出重围的优点。经过近百年的杂交选育,很多很多黄色中小型花的杂交卡特兰都或多或少有它的基因,然而真正的黄色大花杂交卡特兰却鲜有它的参与。因为“橙花卡特兰”的小花性,限制了它在杂交卡特兰育种中的应用。


娇嫩可人的Cattlianthe Candy Tuft中,就有1/4的血统来自“橙花卡特兰”。图片:hybridorchid.la.coocan.jp

是金子总归会发光的。当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美国人育成了一大批有着高比例“橙花卡特兰”血统的杂交中小花卡特兰“orange nuggett”系列(nugget恰恰有碎金块的意思)。其中最著名的“Rth. Fuchs Orange Nuggett”被带到中国台湾之后,育种者用利用它的子代与多花性极强的“金针花”(Ctt. Trick or Treat)杂交,获得了轰动一时的“金满意”Rth. Young-min Orange “Golden Satisfaction”)。


满意的母本之一:Rth. Fuchs Orange Nuggett。图片:Airborne Pilot

金满意这个品种是一个花量爆满的类型,它的花色是极为鲜亮的橙黄色,并在不同的光照和温度条件下,具有丰富的变色性。金满意的花期在冬春交界,此时正好是农历新年的时间,于是金满意凭借绚丽的花朵以及好彩头的名字,一举占据了整个东亚东南亚年宵花市场。尤其是大陆的年宵花市上,相对小众的卡特兰盆栽中,大比例都是“金满意”和它的姐妹“金丰收”。


我自己种的同一株“金满意”:左边是初开的时候,环境较热,呈橙色;右边是天气较冷,晒了几天之后,呈橙红色。图片:阿蒙

轰动的不止园艺界

默默无闻的“橙花卡特兰”不止在园艺届掀起热潮,在植物学分类研究也掀起了一个不小的震动。在“金满意”登录两年后的2007年,根据分子研究,原先在卡特兰家族中的“橙花卡特兰”以及与其相近,产地在中美洲一带具有双叶的卡特兰,从卡特兰属中独立成为新的Guarianthe。从此时起,“橙花卡特兰”这个名字便作古,它的新名变为“Guarianthe aurantiaca”,种加词便是“橙色”的意思。


与今日主角一同被分到Guarianthe属的G. skinneri。图片:Philipp Weigell / wiki commons

在这次卡特兰家族的大变革中,整个产于美洲的树兰族群类都发生了大的变化:原先的蕾莉亚兰属被大拆分成两类;原产于巴西以南的种类被归入卡特兰属;原本的树兰属被拆分成大小五个属;贞兰属则并入了卡特兰属。原本混乱不堪的树兰族得到进一步的梳理,形成了现在所看到的体系。这次树兰族的大震动,基本改写了以前人们对兰科植物的分类,而究本溯源还是因为人们之前对兰科植物的错误认识。


金满意:“怪我咯?”图片:ヨッシーGarden

都是花粉块的错?

兰科植物是世界上形态最为奇特多变的群类。然而问题不仅仅是多变,兰科植物的物种数量也异常的多——近3万个物种让做兰科分类研究的人异常头疼。研究人员很难从其形态上找到一个方便利用的依据对兰科进行分类,除了花粉块的形态

对于大多数种子植物来说,花粉是花朵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多是植物的花粉是散生的,这样可以方便风、水、昆虫、鸟类以及哺乳动物把它带走。但是有一类植物,它们要选择特定的物种精确投递它们的花粉,这类植物便把原本散成粉末一样的花粉,打包成了花粉块。


糙叶马利筋(Asclepias asperula)将自己的花粉块挂在了蜜蜂们的腿上。图片:LevyRat / wiki commons

兰科植物便是这一类植物的典范,绝大部分兰花的花粉聚合在一起,形成明显像包裹一样具有体积感的块状物,在花粉块的上面带有粘性或者有吸附和粘黏结构,可以牢固地固定在传粉者身上。不同的兰花所具有的花粉块的形态和数量常常不同,这种差异,成为了兰科植物非常重要的分类特征。


蜂兰(Ophrys apifera)花上悬挂着的两坨金黄色物质便是它们的花粉块。图片:Bernard Dupont / wiki commons

早期的卡特兰属以及近缘的蕾莉亚兰属正是依据花粉块数量的不同而区分的,卡特兰属的花粉块数量为4枚,而蕾莉亚兰属则是8枚。然而分子研究的深入,构建的新的分子系统树却表明花粉块的分化并不是一个稳定的存在。花粉块在卡特兰类植物中发生了几次合并和分裂,于是原本基于花粉块数量作为分类依据的系统便土崩瓦解了。

Guarianthe属的兰花数量不不多,仅有4个种,它们从卡特兰属中独立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就算抛开分子依据,Guarianthe属的兰花与卡特兰的不同在形态上也有体现。它们的外观与卡特兰近似,花粉块数量也是四枚,但是它们花朵在花序梗的着花方式却和其他卡特兰方式不同。


两种Guarianthe属兰花杂交得到的G. × laelioidesa。图片:Larsen Twins Orchids / wiki commons

在根据分子依据构建的新分类系统中,原先包含在卡特兰属中的Guarianthe变成了与中美洲蕾莉亚兰类基部靠近的群类,旧的卡特兰属成为一个明显的并系群,如此一来Guarianthe的4种兰花必须从卡特兰属种独立出去,才能保证卡特兰分类的有效性。

到底应该叫什么?

因为历史因素,美丽的兰花常被冠以人名,这给翻译这些兰花名字的人带来麻烦,翻译出来的名字们也往往混乱不堪,让普通人很难做到名有所指。新的分类系统从卡特兰里分出了新的分类,自然也就有了新的属名,Guarianthe属的中文名叫什么,又带来了一波混乱。


所以我们应该把它叫做橙花什么兰呢?图片:Averater / wiki commons

在这个属发表之初,有人认为其中文名应该按照意译,属名的词根“Gyrian”为“旋转”之意,属内物种原本所在的Circumvola亚属也有“旋转”的意思——“旋序兰属”或者“圈聚花兰属”是它们的选择;也有人说应该按照模式种,Guarianthe属的模式种G. skinner因产于哥斯达黎加而称作“哥丽兰”,这个属也应该被叫做“哥丽兰属”。其实在我看来,不论采用哪一个都各有优劣,最重要的是它需要一个唯一的、公认的、便于查询的中文名字。

但是面对兰花,我已经适应了直面它的学名。这类广布于中美洲的美丽兰花,什么时候能拥有一个真正适合它的正式中文名?我们只能交给那些真正热爱它,愿意为它用尽全身力气奔走疾呼的人吧。

-------- 心想事“橙”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2) 取消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