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1月25日 扶芳藤

读图模式

把自己的名字与某种植物联系在一起,这对植物学家来说似乎是流芳百世的好事,比如说,命名一种新的植物,并将自己的名字引证在学名之后。这意味着,(不出意外的话)一个物种的名称和它的命名人将永久联系在一起。

然而,若是由于观察不仔细或者不小心被植物的外表所蒙蔽,植物学家们可能就会遭遇小小的麻烦。扶芳藤就是这样一种容易蒙蔽人的植物。


后面会讲到,扶芳藤有不少园艺品种,你在花坛绿丛中见到的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图片:Bluemoose / wikimedia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扶芳藤是卫矛科卫矛属的常绿藤本灌木,其分布几乎遍及中国所有的省市区,在日本、韩国及中南半岛国家也有自然分布,全世界都有引种栽培。

扶芳藤的叶片呈椭圆形、长方椭圆形或长倒卵形,表面光滑,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叶片边缘还有浅浅的小锯齿。扶芳藤的花序为聚伞花序,有1~4回分枝(即花序之下有1~4层分支)。大约6月,扶芳藤会开出淡黄绿到黄绿色的小花,花盘呈方形,花丝细长;大约到了10月,它们就能结出近球形的蒴果,果皮粉红且光滑,看上去甚是可爱。蒴果开裂后,我们就能见到包裹着红色假种皮的种子了。


扶芳藤的花序。图片:汪远


扶芳藤的果实。图片:汪远

根据果实形态,卫矛属的植物常常可以分为五大类:果实长翅膀的,果实深裂到底的,果实部分浅裂的,果实长满刺的,以及果实光滑圆球形的——扶芳藤就属于果实光滑圆球形的这一类。

扶芳藤的生长过程中有一个爬行阶段,类似于常春藤。茎上的不定根给予了扶芳藤攀爬的能力,通过攀缘,它能够到达乔木的冠层,甚至可以长到20米高。在树木下层时,扶芳藤的叶子非常小,不开花,只是借助不定根快速攀爬;当它爬到树木冠层,获取到足够的阳光后,就会迅速生长出较大的叶子,并开花结果,完成生活史。


扶芳藤的植株。图片:汪远

“你的名字是?”

最初被命名时,扶芳藤还不叫扶芳藤(Euonymus fortunei),而是叫常春卫矛(E. hederaceus)。

扶芳藤实在太常见了,不同学者在不同地区都能采集到,并曾分别发表了新物种。“常春卫矛”是较早的一个名字,由尚皮恩(John George Champion)在香港太平山峡谷采集到标本,并由边沁(George Bentham)在1851年命名;而“扶芳藤”则是罗伯特·福琼(Robert Fortune)在浙江采集,并由尼科莱(Nicolai Stepanowitsch Turczaninow)在1863年命名的——不过尼科莱没有将其正确地置于卫矛属,直到1933年才由韩马迪(Heinrich von Handel-Mazzetti)纠正过来。


福琼是苏格兰植物学家。受雇于英国东印度公司期间,他曾将中国的茶偷偷运到印度,而福建武夷山就是他常去的地方。图片:Zhangzhugang / wikimedia;detecthistory.com

经过多位学者的确认,“常春卫矛”和“扶芳藤”其实没有实质上的区别,属于同一个物种。根据命名法规,发表较早的名字具有“优先权”,是合法的名称,而发表较晚的是晚出异名。但是,扶芳藤(Euonymus fortunei)这个名字应用实在太广泛了,在Google上搜索 Euonymus fortunei 的结果远多于 Euonymus hederaceus,园艺界就更是前者的天下了,几乎没有人使用 Euonymus hederaceus 这个名字。强制要求园艺界和社会公众放弃熟知的“扶芳藤”而改用符合命名法规的“常春卫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命名法规还是给民意留下了一个窗口。想要让应用广泛但不合法的名称最终合法化,可以给国际植物分类学会提出议案,要求在国际植物学大会上以投票的方式将一个不合法但应用广泛的名称强制合法化

2006年,有学者提出将 Euonymus fortunei 保留为扶芳藤的合法名称、废弃不常用的 Euonymus hederaceus 的议案,并在2011年墨尔本第十八届国际植物学大会上得到了通过。现在,扶芳藤的合法学名就确定为了 Euonymus fortunei


第十届和第十一届国际植物学大会期间发行的纪念邮票。图片:Stanley W. Galli;Michael Goman

不过,扶芳藤给人的困扰还不止于此。

“我是谁?我在哪儿?”

扶芳藤的分布非常广泛,形态也由于环境因素产生了较大的变化。

产于山东青岛的胶东卫矛(E. kiautschovicus)一般呈灌木状,花为黄绿色,与扶芳藤的藤本、花色较浅的特征略有不同。经过大量的实验研究,人们发现在条件适合的情况下,胶东卫矛也能表现出非常明显的藤本特征,并最终确定二者属于同一个物种。根据命名法规,发表于1902年的“胶东卫矛”也应该归并到“扶芳藤”之中。

然而,分类学家和园艺学家的观点总是不那么一致。园艺界仍然将胶东卫矛作为一个独立的类群处理,目前可以认为胶东卫矛是扶芳藤的一个品种群E. f. Kiautschovicus Group)。


扶芳藤的一个栽培品种'Manhattan'。图片:shrubbucketwholesale.com

形态变异大而被发表为不同物种在植物分类学界非常普遍。尽管中英文版的《中国植物志》都已经编写完成,但现代植物分类学工作者仍然需要投入非常大的精力处理这些可能被多次发表的植物。从某种意义上讲,处理旧名称比发表新名称更加重要。

如果说“胶东卫矛”因为形态不同被定为新物种情有可原,那另一个例子则可以说是一个乌龙了——有时候,观察不仔细也会带来一些错误的名称。

“披上马甲你就不认识我了?”

1999年,贵州一位学者在贵州雷公山雷公坪地区发现了一种长得非常奇特的卫矛属植物,叶、花、果实的特征与扶芳藤非常相似,但这种植物长成了6米高的小乔木,与已知的卫矛属植物都不相同。于是,学者将其发表为一个新物种雷山卫矛E. leishanensis)。

雷山卫矛一度被视为贵州省特有植物,其它地区都没有分布,这引起了研究者的极大兴趣。他们根据发表文献和凭证标本的信息在当地寻找这种植物,结果发现了一个大乌龙。原来所谓的“雷山卫矛”其实就是扶芳藤攀援在大树上,完全掩盖了大树而已。因为当地自然环境非常好,空气湿度大,苔藓植物生长得特别茂盛,标本采集者错误地将被苔藓和扶芳藤覆盖的树桩视为了一棵活着的乔木,还登记了它的树高和胸径。


被发表为雷山卫矛的扶芳藤。图片:汪远

后来的研究者没有实地考察,仅仅根据标本上给出的错误信息发表新物种是经不起历史考验的。所以,植物分类学发展到了当代,确定一个新物种不能仅仅根据几份标本、几张照片(更不能是灵魂画作),而应该去原产地仔细采集尽可能多的材料,仔细观察个体特征,并与整个属的其它植物进行对比,必要时进行分子系统学分析,才能确定是否为一个未知的新物种。

园艺翘楚,也能带来隐患

扶芳藤在园艺上的应用非常广泛,有非常多的栽培品种。相比另一种常用绿篱冬青卫矛(E. japonicus),扶芳藤的下部分枝更多,更耐受北方的低温和干燥,可以形成更加整齐、耐久、颜色更多样化的绿篱结构。


所以,冬青卫矛不是冬青为毛叫冬青卫矛呢?图为冬青卫矛品种'Ovatus Aureus'。图片:Leonora(Ellie)Enking / Flickr

有些爬行的品种还可以作为很好看的灌木地被,常见的品种有:

祖母绿之金扶芳藤(E. f. 'Emerald 'n' Gold')

银边扶芳藤(E. f. 'Emerald Gaiety')

小丑扶芳藤(E. f. 'Harlequin')

绿色惊喜扶芳藤(E. f. 'Emerald Surprise')

金心扶芳藤(E. f. 'Sunspot')

卡纳德之金扶芳藤(E. f. 'Canadale Gold')





不同品种的扶芳藤。图片:汪远;teannurseries.co.uk


血皮槭(Acer griseum)与祖母绿之金扶芳藤搭配成的园艺一角。图片:Leonora(Ellie)Enking / Flickr

此外,一些色叶的扶芳藤品种还可以嫁接到丝绵木上,给北方的冬天增添不一样的颜色。

虽然扶芳藤在大多数地区被作为园林植物栽培,但由于其适应性和繁殖能力非常强,可能入侵林缘和林窗,影响一些草本植物的生长。攀缘乔木的特性也会增加大树冠层的负重,造成倒树的隐患。在美国东部和加拿大,扶芳藤被列为了入侵物种。

-------- 齐齐整整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