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1月31日 冬菟葵

读图模式

新年伊始的伦敦,依旧延续着深冬的潮湿阴冷。元旦刚过,踩着残冬的尾巴,我和余天一造访了座落在伦敦西南郊的邱园(Kew Gardens)。这里是植物爱好者们向往的圣地,收藏种类之丰堪称世界之最。在邱园的小径上,我见到了和我一样身在异乡的蜡梅和山茶,亲切感顿生。但最吸引我的,还是远处林下的明黄色小花,它的色泽比蜡梅还要鲜亮耀眼,令人见之恍若置身春天


新年旅行结束,我回到了英格兰中部,半个月后,这里也迎来了这一抹明黄色。图片:江南蝶衣

精致可爱的金碗

这种精致可爱的明黄色小花叫做冬菟葵(Eranthis hyemalis),是毛茛科菟葵属多年生的草本块茎植物。它原产于欧洲南部意大利、保加利亚、巴尔干半岛等地,生长在排水良好的林下。

由于花型美丽、适应性强,冬菟葵逐渐被人们当作观赏园艺植物引种和栽培。作为冬末春初最先绽放的植物之一,在欧洲各地的一些早春花坛或林下地被中,都能见到它的倩影。


在物种日历作者余天一的指引下,我邂逅了邱园的冬菟葵。图片:江南蝶衣

菟葵属的拉丁学名Eranthis,来自希腊文'Er'和'anthos',意为“春天的花。新年甫至,冬菟葵就已迫不及待地从林下次第钻出,无惧凛冽寒风和残存冰雪。刚破土时的花葶,像是垂首的向日葵,还不曾引人瞩目。在低垂的花葶顶端,有一层嫩绿色“萼片”紧裹着,这其实是它的叶状苞片,用来保护脆弱的内部结构。随着植株的生长,它的叶状苞片又会舒展成一件深裂舞裙,像叶片一样承担起光合作用。


刚破土不久的冬菟葵。图片:Mgoodyear / wiki commons


薄雪下的冬菟葵。图片:江南蝶衣

当早春温煦的阳光投射到林下,绽放的冬菟葵如同流光溢彩的金碗,看上去耀眼夺目。你可不能将这些鲜亮明黄的“金碗”称为“花瓣”,它们其实是发达的萼片。菟葵属植物的花瓣退化,硕大鲜亮的瓣状萼反倒比其貌不扬的退化花瓣更为惹人注目。


初绽的冬菟葵,来看看它的花朵结构。图片:江南蝶衣;标注:hannah


完全绽放的冬菟葵,凑近看看,注意它深黄色的退化花瓣、嫩绿色的心皮和众多的雄蕊。图片:Pacific Bulb Society;标注:江南蝶衣 & hannah

那么,真正的花瓣在哪里呢?就藏在“碗”里。我们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在冬菟葵的“金碗”底部,有六枚深黄色的“小杯子”,这就是它特化成蜜腺叶的花瓣。冬菟葵的东亚亲戚——菟葵(E. stellata)、日本菟葵(E. pinnatifida)等的退化花瓣更为奇特:漏斗形的花瓣上部二分叉,在两侧裂片上各有一个花药状的假蜜腺。假蜜腺色泽鲜艳,可以引诱昆虫拜访,帮菟葵们传粉——这就是所谓的“欺骗性传粉”


菟葵属的花瓣,注意菟葵、西伯利亚菟葵、日本菟葵的假蜜腺。绘图:余天一

短命的林下精灵

不畏霜雪、迎寒绽放的冬菟葵,是欧洲最早的报春信使,然而,这些美丽的林下精灵生命周期十分短暂。植物学家根据这一生长特性,将这类植物称作早春类短命植物。它们大多具有株型紧凑矮小、花色鲜艳美观、叶片不舒展甚至肉质化的特点,以适应冰冻、干旱、低温、寡照等恶劣的自然条件。


阴雨天萼片紧闭的冬菟葵。图片:江南蝶衣

全世界的菟葵属植物共有9种,主要分布于欧洲和亚洲的北温带至寒带地区,生长在温带阔叶落叶林以及针阔混交林林下。这些地区的冬季通常寒冷漫长,早春类短命植物想要顺利地生存繁衍,就必须把握早春的宝贵时光:赶在积雪融化时迅速开花,吸引早春苏醒的昆虫前来传粉,还要在林冠层阔叶树展叶、林窗关闭之前,通过光合作用完成营养积累。


菟葵属植物分布图,点击可放大。图片:Nalagtus / wikipedia;汉化及图片修正:江南蝶衣

由于对生境的长期适应,多数早春类短命植物具有比其他植物更高的光合作用效率。作为欧洲最早的报春信使,冬菟葵在利用宝贵的早春阳光上有着自己的独特技能。它不仅利用叶状苞片进行光合作用,还采用爆发式开花的方式:它的萼片会在天色阴暗时收拢,在阳光明媚时打开,与传粉昆虫的访花高峰期一致,可以提高成功授粉的几率。


天气晴好时蜜蜂前来访花。图片:awaytogarden.com

随着气温升高、林荫渐浓,冬菟葵的萼片和雄蕊完成使命,开始枯萎脱落。果实日趋成熟,待到蓇葖果开裂,小巧的种子便借助雨水等自然的力量传播开来。在林窗关闭后,冬菟葵的地上部分会迅速枯死,地下器官则会进入休眠状态。等待着下一个早春,重复生命的轮回。


结实的冬菟葵。图片:Pacific Bulb Society


蓇葖果开裂,露出成熟的种子。图片:stories.rbge.org.uk

秀色可观不可餐

在寒冷萧瑟的欧洲早春,冬菟葵以最早的花期、精致的株型、鲜亮的色彩,深受人们的喜爱。但是在欧洲人眼中,这种柔弱可爱的小花却是危险可怕的毒物,令人联想起乌头。冬菟葵的数枚轮生叶状苞片与乌头属植物的叶片相似,加之花期较早,故而被称作“Winter aconite”(冬乌头)。



舟形乌头(Aconitum napellus)和冬菟葵一点也不像,但如果凑近看,叶片和冬菟葵的轮生叶状苞片还真有点像。图片:Kor!An & Frank Vincentz / wiki commons

乌头“aconite”与冬菟葵同是毛茛科植物,全株含剧毒的乌头碱,尤以块根的毒性最强。“aconite”一词据信源自希腊语中的“akon”(意为镖状物), 相传古人曾利用乌头的毒素涂在镖状物上制作毒箭,用于狩猎和战争。

为了表现乌头属植物的毒性,人们甚至创作了传说:“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被英雄赫拉克勒斯活捉、绑到人间,为躲避阳光照射带来的痛苦,它不停地扭动狂吠,毒涎滴落之处,肥沃的土地就化作了坚硬的岩石,并生出了剧毒的乌头属植物。


维也纳霍夫堡皇宫雕塑:赫拉克勒斯与刻耳柏洛。图片:Greek Mythology Wiki

尽管冬菟葵全株有毒,但它的毒性却与乌头不同。冬菟葵所含的蟾蜍甾烯类属于强心苷类化合物。误食少量的冬菟葵,就会导致腹部绞痛、恶心呕吐、视力障碍、呼吸困难等中毒症状。严重中毒还会导致心脏骤停。然而,有毒的春季美花可不只有冬菟葵,雪片莲、铃兰、洋水仙、风信子、郁金香等皆有毒性。所以说,观赏植物观赏即可,千万不要把“赏心悦目”等同于“人畜无害”。

破土而出的冬菟葵如同大地回春的印记,为欧洲萧瑟料峭的残冬增添了一抹亮丽的暖色。明黄色绽放之时,春天来了。


此刻,谢菲尔德的冬日里,冒出了一丝春天的气息。图片:江南蝶衣

-------- 不日春满园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