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5月5日 朱槿

读图模式

师弟:师兄,你看这绿化带里的是什么啊?开这么大朵的红花!

师兄:哦,那是大红花。

师弟:[/bold]别这么敷衍好吗!上次我问你一种红色的菊花叫啥,你就用‘红花’来糊弄我,还想再来一次?

师兄:……这真的就是大红花啊!

师兄这次还是冤枉的,他说的“大红花”,就是今天的主角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它有一个常用的别名——扶桑花

红花这个官宣的正名不同,“大红花”在《中国植物志》里并不在正统地位,只是被作为别名收录。当然这并不妨碍岭南人民对大红花的热情。如果你在广州街头向路人询问这种又大又红的花,你多半还是会收到这个名字。


假期里没干别的,依旧劳动?奖励自己一朵“大红花”吧……图片:B.navez / wikimedia

槿你太美

朱槿属于锦葵科的木槿属,这个属有很多物种都和朱槿一样颜值爆表,比如属长木槿(H. syriacus)既好看又好吃,木芙蓉(H. mutabilis)花大还会变色,黄槿(H. tiliaceus)树形优美常作为景观树。




木槿、木芙蓉与黄槿。图片:Alvesgaspar & KENPEI & Tauʻolunga / wikimedia

传统意义上的锦葵科植物,有一个非常容易辨识的特征——单体雄蕊。仔细观察它们的花,你会发现虽然有很多雄蕊,但却不像其他花一样四处分散,而是全部连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管,直到管的中上部才分离成许多短小的花丝和花药。借助这个特征,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锦葵科的植物。


朱槿单体雄蕊的特写。图片:Robert F. Tobler / wikimedia

朱槿又大又红的花深受人们喜爱,长期以来一直被作为园艺植物,因此也有了许多栽培品种。经过园艺选育的朱槿早已逃离了“大红花”的桎梏,粉色、橙色、黄色、白色应有尽有,如果不满足还可以选择各种双色、三色的组合。近年,人们甚至培育出了蓝灰色的朱槿,其闪烁着的诡异光泽,让人惊叹园艺技术的同时忍不住还要高歌一句:槿你太美!


不同颜色的栽培朱槿。图片:Venkatx5 & Kinjal bose 78 & Srichakra Pranav & Navaneethpp / wikimedia

除了观花,朱槿也可用于观叶。它终年常绿且耐修剪,常被作为绿篱植物使用。朱槿的一个观叶品种“花叶扶桑”,叶片呈紫红色,而上面斑纹更是增添了一份观赏价值。


叶片斑驳的“花叶扶桑”。摄于广州。图片:橙子夏2013

在气候温暖的地区,朱槿可以露天栽培,比如在中国华南地区,朱槿常常出现在马路中间的绿化带上;而在长江流域以北的地区,朱槿就很难在室外过冬了,只能选择盆栽。花商常会把适合盆栽的矮化朱槿称为“丹麦木槿”,其实它和木槿并不是一回事,而且就像荷兰豆并非来自荷兰一样,丹麦木槿和丹麦也没太大关系。


盆栽朱槿。图片:VisionsPictures / mindenpictures

“中国的蔷薇”不是蔷薇

尽管朱槿在城市中是个典型的大路货,但野生的朱槿却极难见到,以致于人们现在连它的原产地到底在哪都搞不太清了。园林中有一种常见的吊灯扶桑(H. schizopetalus),长得和朱槿很像,然而人家身世明确,是土生土长的非洲花。


吊灯扶桑,即裂瓣朱槿。图片:Botanischer Garten TU Darmstadt

目前多数人推测认为,朱槿的原产地大概是在中国。朱槿的种加词 rosa-sinensis 是分类学始祖林奈老爷子自己起的,意思是“中国的蔷薇”。看来他也认同中国是朱槿的原产地(虽然中国本来就有很多蔷薇了)。

不过话说回来,中国人对朱槿的认识确实非常悠久。“扶桑”这个词最早出自《山海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各个朝代的很多书籍中都能找到这种植物的身影,《本草纲目》中也记载过“扶桑产南方,乃木槿别种。其枝柯柔弱,叶深绿,微涩如桑”,可能是对”扶桑“这个别名由来的解释。而陶渊明、李白等大文豪也在诗中表达过对朱槿的感情。

在西晋时期,有一本《南方草木志》对朱槿进行了详细的形态描述:“朱槿花,茎叶皆如桑,叶光而厚……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条,长於花叶”,其中“有蕊一条,长於花叶”说的正是前文提到的单体雄蕊。由此可见,朱槿确实深受古今国人的重视和喜爱。


“有蕊一条,长於花叶。”图片:含笑

扶桑,究竟是何方?

在中国之外,朱槿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尤其是在热带、亚热带地区。它被马来西亚、斐济和苏丹三个国家选定为国花,同时也是夏威夷的州花。马来西亚还把朱槿印刷在了每一张钞票上,使其成为令吉(ringgit)纸币正面图案的重要组成部分。马来西亚的城市里也可以见到一些朱槿的文化元素,比如亚庇(Kota Kinabalu)市区就有一座巨型的朱槿花雕塑。


马来西亚亚庇市区的朱槿花雕塑。图片:含笑

另一方面,中国多年来一直把日本称为扶桑国。唐朝时王维送日本遣唐使晁衡(即阿倍仲麻吕)回国,就写过“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的诗句;诗人韦庄也在送别日本友人时写到“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到了近代,在日本留学过的鲁迅先生也留下了“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

不过近年来,关于“扶桑国”最早到底是不是指日本,又引发了一些争论,有学者引经据典,认为山海经说的“扶桑国”可能指的是美洲地区。


“扶桑”的地理所在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扶桑”位于今天的墨西哥或日本,也有人认为它指的是山东曲阜。图为中国神话中的“扶桑树”。图片:É. Chavannes / Mission archéologique dans la Chine septentrionale(1909)

反观日本,其实他们并没有怎么重视过朱槿,那边的气候也不是很适合朱槿的栽培。历史上他们倒是有过一艘“扶桑号”战列舰,并在《舰队collection》等游戏中被娘化,穿着和朱槿般大红色的裙子。这或许是朱槿在今天的日本文化里,为数不多的记忆了。


扶桑舰在游戏中的形象。图片:《舰队Collection -舰Colle-》

--------迷失扶桑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