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5月6日 西方蜜蜂

读图模式

西方蜜蜂Apis mellifera)又称为西方蜂、西洋蜂、欧洲蜜蜂,是世界最知名的蜜蜂,也是蜜蜂属里发育最完善的一个种。在地球上,除了南极洲,所有的大陆都有西方蜜蜂分布。


蜜蜂是曼彻斯特的城市标志。图片:江南蝶衣

由于地理隔离,西方蜜蜂分化出意大利蜂(A. m. ligustica)、埃及蜜蜂(A. m. lamarckii)、突尼斯蜂(A. m. intermissa)、乞力马扎罗蜂(A. m. monticola)、叙利亚蜂(A. m. syriaca)、高加索蜂(A. m. caucasica)等三十多个亚种,不同亚种的体色特征、生物学特性都有差异。目前全球饲养范围最广、饲养量最多的西方蜜蜂亚种是意大利蜜蜂


西方蜜蜂。Marshal Hedin / Flickr

脱非入欧,影响全球

2006年10月26日,来自 15 个国家 64 个科研机构的170 位科学家,在Nature杂志上公布了他们对西方蜜蜂基因组的测序和分析结果。这是继黑腹果蝇(Drosophila melanogaster)、冈比亚按蚊(Anopheles gambiae)、家蚕(Bombyx mori)、拟暗果蝇(D. pseudoobscura)之后第五种完成基因组测序的昆虫。结果显示,与人类一样,西方蜜蜂起源于非洲,而非人们之前猜测的欧亚大陆,之后它们两次“走出非洲”,迁徙到了欧亚大陆和美洲大陆(日历娘:脱非入欧的典范!)。

西方蜜蜂最早可能是在古埃及被驯化。在古埃及文化里,蜜蜂是下埃及的象征物,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壁画中出现了众多蜜蜂的图案。在古埃及神话传说里,太阳神拉的眼泪掉落地上,变成蜜蜂。在古埃及人的生活中,蜜蜂酿造的蜂蜜可以做调味剂、粘合剂、药膏。同时,蜂蜜是当时埃及的食糖唯一来源,在古埃及的政治和经济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下埃及的标志蜜蜂。图片:Keith Schengili-Roberts / Wikimedia Commons

比起蜂蜜,西方蜜蜂更重要的作用是给被子植物传粉,它们是当今全球最重要的传粉昆虫,我们吃的很多植物,都要仰仗它们的传粉才能繁殖。此外,西方蜜蜂也是科学研究里重要的模式生物。它们社会性高、行为复杂,具有优异的学习和记忆能力,甚至还有研究证实它们能识别人脸。通过研究蜜蜂,人们可以在人工智能学、医学、遗传学、环境毒理学等多个领域,获得更多解决人类问题的方法。


蜜蜂是重要的传粉昆虫。图片:三蝶纪

虫虫危机——蜂群崩溃失调病

西方蜜蜂是高度社会化的昆虫,一个完整的蜂群由蜂王(也叫蜂后)、工蜂和雄蜂组成。蜜蜂具有社会性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分工明确——蜂王专司产卵,靠工蜂提供的蜂王浆供养,有长达几年的寿命,可以产下成千上万只后代;雄蜂专司与蜂王交配;工蜂都是雌性,数量也最多,它们共同承担起了家族所有的杂活,包括侦查、采蜜、育幼、饲喂蜂王、防御外敌等等。

2006年,在美国的多户蜂农都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大量成年工蜂短时间内神秘失踪,蜂巢内外都没有尸体,巢里只剩下了蜂王、卵、幼虫以及残存的蜂蜜与花粉。他们饲养的蜜蜂都是西方蜜蜂,这次突如其来的灾难使得四分之一的蜂农遭受了极大的损失。后来,这种病症被命名为蜂群崩溃失调病(Colony Collapse Disorder),简称CCD。在很短的时间内,蜂群崩溃失调病就出现在了更多的国家和地区,成为一个全球化的问题。


蜂王和工蜂。图片: Waugsberg / Wikimedia Commons

蜂群崩溃并不是偶然的,在历史上也曾记载过类似现象,只是这次的情况比以往更加严峻,有着更复杂的发病机制。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开始了对蜂群崩溃失调病的研究。由于蜂群崩溃失调病较为复杂,发病机制尚不明确。研究推测这种病症是由多重原因引起的。

一是寄生虫,如瓦螨Varroa destructor)、蚤蝇Apocephalus borealis)等等。瓦螨是一类严重危害蜜蜂的体外寄生虫,它是一种体长只有1毫米左右的螨虫,身体红色,呈扁圆形。瓦螨在自然界的原始寄主是东方蜜蜂,东方蜜蜂也演化出了对付瓦螨的本领,可以咬死瓦螨。而西方蜜蜂对瓦螨束手无策,大量的瓦螨寄生在它们的身体上吸食体液、传播疾病。蚤蝇则是另外一种令“蜂”头疼的寄生虫,寄生后可使蜜蜂行为失常。


寄生在蜜蜂身上的瓦螨。图片:Pavel Klimov / Wikimedia Commons

二是传染病,包括昆虫虹彩病毒、以色列急性麻痹病毒、蜜蜂微孢子虫(Nosema apis)等各类病毒、真菌引起的蜜蜂传染病。由于蜜蜂高度集中地居住在蜂巢里,传染病对蜜蜂杀伤力非常大。

三是杀虫剂的滥用。类尼古丁杀虫剂能破坏蜜蜂的神经系统,导致蜜蜂大量死亡,近些年在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都开始禁用此类药物。

此外,还有食物短缺引起的营养不良、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等因素的共同作用,都直接或间接导致了蜂群崩溃。对于西方蜜蜂来说,形势非常严峻,危机重重。


蜜蜂的存续,事关许多植物的生存。图片:Ivar Leidus / Wikimedia Commons

守护蜜蜂,各显神通

蜂群崩溃失调症的出现,使得各国的人们都意识到,必须尽快采取措施来保护蜜蜂和增加它们的数量,否则损失将不可估量。保护蜜蜂关乎蜜蜂的生存,同样关乎人类的生存。人类能够获得如此多样又充足的食物离不开蜜蜂的帮助

在法国巴黎,政府为了保护蜜蜂,在公园禁止给植物喷洒农药,这项举措已实施了十多年。此外,为了增加蜜蜂的数量,政府在巴黎推行屋顶养蜂,在巴黎歌剧院、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巴黎大皇宫等各大古建筑和著名地标、酒店的楼顶都有蜂房,总数在1000个以上。其中,巴黎歌剧院已经有20多年的养蜂历史,养蜂得到的蜂蜜在歌剧院的商店独家贩售,成为一项特别的旅游伴手礼。巴黎国民议会蜂蜜也有公开贩售,所得的收入捐给蜜蜂保护协会,一举两得。


在巴黎城里生活的蜂群。图片:Laurent Geslin / NPL / minden pictures

前不久,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令人扼腕痛惜。幸运的是,在巴黎圣母院楼顶的三个蜂箱都没有损失,里面的蜜蜂都存活了下来。巴黎的这些举措为城市蜜蜂保护提供了优秀的范例。对于巴黎这样的花园城市来说,不同时期的开花植物为蜜蜂提供了充足的蜜源,限制使用农药更提高了蜜蜂的存活率,屋顶养蜂增加了蜜蜂的总数也拓宽了蜜蜂的生活范围。将蜂蜜与旅游结合,收入捐赠给蜜蜂保护协会,是一个良性循环。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蜂群崩溃失调症,来自英国伦敦的养蜂人和艺术家桑普(Bioni Samp)将蜜蜂的嗡嗡声录下来,用这些素材创作出了富有动感的乐曲。桑普认为,只用口号来宣传保护蜜蜂很乏味,改用这些新颖的形式宣传可以吸引更多音乐爱好者和极客的注意,对于他来说,这种艺术创作活动,也可以把他的几项爱好结合起来。他发明了“蜂巢合成器”,用可回收的电子元件制成,可以模仿蜜蜂的声音。他的蜜蜂乐曲在欧洲多个环保节上播放和演出。桑普还策划了很多蜜蜂题材的艺术展


巴黎卢森堡公园内摆放的蜂箱。图片:pxhere

事关植物与人类的存续

连某个全球著名的网站Pornhub,都在今年加入了对蜜蜂保护的宣传。上月中旬,Pornhub上线了名为beesexual的自然公益频道,推出了一系列关于蜜蜂的影片。


浑身沾满花粉的蜜蜂。图片:Konrad Wothe / mindenpictures

这个系列影片的题材,不是蜜蜂的交配繁殖,而是蜜蜂给花授粉的过程:有动画,也有真实的蜜蜂传粉影片。这些影片请了明星来配音,将蜜蜂给花授粉的过程演绎得“激情澎湃”,吸引更多人来点击和观看。播放这些影片所得的收入,将全部捐献给世界各地的蜜蜂保护组织。

花儿要授粉,需要蜜蜂来帮忙,花是被子植物的生殖器官,因而蜜蜂给花授粉,也算是和sexual有关。人类的sex固然必不可少,蜜蜂和花的sex,对我们的生存和幸福也同样重要。


“一起来关注植物的性福生活吧!”图片:Pornhub

--------为了性福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