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5月9日 芍药

读图模式

如果问,天下什么地方的芍药Paeonia lactiflora)最知名?大概自宋朝以后,不少人都会回答:扬州。北宋刘攽《芍药谱》中称,扬州号为第一;南宋词人姜夔的名作《扬州慢》里写道:“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芍药。图片:天冬

不过,扬州芍药一度背负恶名,老百姓无不痛恨。要说这事的原因,芍药花本身真够冤的。

还能愉快地赏花吗?

扬州的芍药原本不逊色于洛阳牡丹(Paeonia × suffruticosa)。北宋时,洛阳在牡丹花开之际,曾举办过“万花会”,楼宇亭台之间,采花为屏帐,横梁立柱则挂上竹筒,装满清水,剪花枝插入其间,望眼望去,满目皆花,盛极一时。扬州知州听罢,心中开始躁动起来:洛阳玩牡丹,我扬州可以玩芍药啊!

此时的扬州知州,正是赫赫有名的奸相蔡京。蔡京原本就好奢华,于是下令扬州也要举办“万花会”,仿照洛阳规模,大操大办。而且办了一次之后,蔡京意犹未尽,既然已开先例,那就年年都举办这芍药“万花会”吧!这可苦了扬州百姓。每年举办大会,用花千万余枝,扬州的花园苗圃,为了供应芍药鲜花,其余花卉只好挖掉改种芍药。寻常百姓或为大会充当苦役,或因大会耗费巨资而遭官吏的盘剥。人们背地里大骂蔡京,连着芍药也一起骂了。


芍药品种“新娘梦(Bride's Dream)”。图片:cultivar413 / Flickr

正可谓苍天有眼,骂骂更健康。扬州百姓的怨念,总算得以伸张——蔡京离任后数年,苏东坡当了扬州知州。听闻这“万花会”劳民伤财,苏东坡即刻下令,为政要务,在于不折腾,这会从此停办了!此后芍药也不再承担骂名。

不过,蔡京折腾归折腾,扬州的芍药“万花会”,有一个方面,倒是胜过洛阳牡丹会的:芍药剪下花枝无碍新枝在明年重新发出;至于牡丹,花枝如果剪下来,这一年就算白过了,年年如此,可经受不住。所以蔡京才得以每年举办芍药花会,而洛阳牡丹,就不能这样操作。

如今的鲜切花市场上,初夏时节,切花芍药卖的倒不算贵,但若是有号称“牡丹”的切花,十之八九是重瓣的芍药品种。真正的牡丹,大多还是舍不得咔嚓下来一剪没的。


芍药。图片:天冬

芍药和牡丹的恩怨

如今人们一说起牡丹和芍药,往往会提到: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其实,这是在唐朝以后才渐渐生成的说法,之前可是芍药独领风骚,没有牡丹什么事的

宋代郑樵编写的《通志略》中说:“芍药著于三代之际,风雅所流咏也,今人贵牡丹而贱芍药,不知牡丹初无名,依芍药得名,故其初曰木芍药,亦如木芙蓉之依芙蓉以为名也,牡丹晚出,唐始有闻,贵游竞趋,遂使芍药为落谱衰宗云。”这段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传说早在三皇五帝的年代,芍药就已知名。至少在先秦时,《诗经》里就有吟诵芍药的诗句。


单瓣型芍药。图片:阿橋 HQ / Flickr

牡丹就不一样了——唐朝初年,长安城外的牡丹,还是被山民砍来烧火的木材,最初还是依托了“木芍药”的名头,才正式作为观赏花卉为人栽种的。直到武则天以后,牡丹大行其道,芍药才被比了下去。当然,牡丹花期比芍药早,通常牡丹开过半个月左右,才是芍药盛开的季节,所以牡丹压芍药一头,花期也有点关系。

所以就先别和牡丹置气了,看看芍药之前怎么风光吧。北宋王禹偁在《芍药诗》的诗序中说:“芍药之义,见之郑诗,百花之中,其名最古。”说的就是在《诗经·郑风·溱洧》的末尾,有诗句曰:“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全诗大意,是青年男女在水畔(私自)约会,打情骂俏,耳鬓厮磨,临别依依,送一枝芍药花,以道珍重。


芍药品种“棉花糖(Marshmallow Puff)”。图片:cultivar413 / Flickr

为什么送芍药花呢?这个就大有来头了。有种说法是,芍药别名“将离”,在分别时相赠,用以表达分离时的愁思。不过汉代大儒董仲舒有一点不同的见解,他说:“芍药一名‘可离’,将别故赠之。”到底什么意思呢,“可离”就是说,可离,可以走啦,我玩腻啦,你赶紧走人吧。一字之差,从临别的依依不舍,变成了始乱终弃

不要紧,绝大部分淳朴善良的劳动人民,都不知道董仲舒的歪理。如今的芍药花,甚至被当作“中国本土的爱情之花”,遇上情人节啊,白色情人节啊,七夕啊,生日啊,纪念日啊,还会被一些有文化有品位的青年男女,捧在手心里。


芍药品种“菲洛墨拉(Philomele)”。图片:Agnieszka Kwiecień, Nova / Wikimedia Commons

芍药为什么叫芍药

我亲身遇到过一件令我记忆深刻的事。有个爸爸和儿子聊天,儿子问,芍药为什么叫芍药啊?爸爸说,因为啊,古代它是一种药。儿子说,芍药的“药”我懂了,那“芍”呢?然后就出现了尴尬的沉默。

其实,关于某个植物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特别是中文名字,连许多植物学从业人员也不一定答得上来,因为问题的答案,很可能不在如今植物学的范畴之内。但类似的问题,又是人们十分愿意去了解的。


芍药品种“马戏团(Circus Circus)”。图片:David J. Stang / Wikimedia Commons

还好,讲到芍药得名的缘由,我还真有点说辞:古时有两种说法,比较被人们接受。

一种说法来自李时珍,他说,芍药名称来自“婥[chuò]约”一词:“芍药犹婥约也。婥约,美好貌。此草花容婥约,故以为名。”芍药花好看,所以叫芍药。

另一种说法,可以参看北宋罗愿《尔雅翼》,其中言道:“制食之毒,莫良于勺,故得药名。”这却是说芍药得名,因其药效之故。芍药的“药”我懂了,那“”呢?据说芍药入药,有调和五味之功,如媒妁[shuò]之力。也就是说,芍药像个媒婆一样,能把五味撮合到一块儿去。所以勺、芍都是由“妁”而来。


芍药。图片:天冬

不过,芍药的名字在如今,倒为我们将它和牡丹区别开,提供了便利。芍药和牡丹的区别,很重要的一点特征就是看茎:芍药的地上茎都是草质的,而牡丹有一段木质茎。你看,芍药这两个字,都是草字头,所以相对应的,它是草质,多好记呀!

此外也有一个帮助判断的特征:芍药的小叶,往往是全缘的;牡丹的小叶,通常总会有些顶端2~3分裂。我通常会这么说:芍药啊,就是勺儿,你们谁家的勺儿是分裂的?都是整个的吧?


牡丹,注意前端分叉的小叶。图片:James Steakley / Wikimedia Commons

这么着,就能很快记住分别芍药和牡丹的办法了。但事有例外,牡丹也有小叶几乎不分裂的。这且不说。有一次,我照样对小朋友们说,你们谁家的勺儿是分裂的?一个小朋友举手说,我家有!我这个恨啊!这是拆台啊!后来呢,小男孩还真把他家的勺子拿来给我看了,我一瞅,人家说的没错。那是一把叉勺!

谁说勺子就不能分叉了?图片:Wtshymanski / wikipedia

芍药牡丹,冤家宜解不宜结

芍药很早就作为药材和观赏花卉被人栽种,但野生的芍药一直生活在自然里。在这方面,它要比牡丹幸运得多。作为人工栽培牡丹祖先的几种野生牡丹,野生植株已经所剩无几,有些甚至在野外灭绝了。自古至今,人们培育出了许多芍药的栽培品种。野外种群所保有的芍药基因库对我们价值极大。

七八年前,我去内蒙古的山沟里寻找野生芍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野生植株显露出坚韧的生命力。植株强壮,不似栽培的芍药品种,多少显得有点娇柔。花朵整体显得厚重,因为野生芍药的花瓣,通常为9~13瓣排列成1~3轮,不似栽培的单瓣芍药那般单薄。花间也十分热闹,聚集了许多昆虫。


野生芍药,花间挤满了来采蜜的昆虫。图片:天冬

有人做过芍药传粉昆虫的研究,发现栽培的芍药与野生芍药,传粉昆虫类群有明显差别——栽培的芍药,访花昆虫以蜜蜂和食蚜蝇为主,但野生的芍药花间,常见的访花昆虫种类却多了各种甲虫,比如花金龟、丽金龟、芫[yuán]菁[jīng]、天牛。

此外,芍药同属的其他野生种类,也都是宝贵的种植资源。比如华北地区的草芍药(P. obovata),西南林间的川赤芍(P. veitchii),新疆的块根芍药(P. anomala var.intermedia)、新疆芍药(P. sinjiangensis)。


块根芍药。图片:天冬

甚至有些原生种类,可以直接栽种用来观赏,例如产自南欧的荷兰芍药P. officinalis,又名药用芍药)。我去瑞士少女峰山区的植物园,那里面为最重要的三个明星物种,专门设置了指路牌:一种是瑞士国花“雪绒花”,也就是山野火绒草(Leontopodium campestre);一种是号称“阿尔卑斯玫瑰”的锈色杜鹃(Rhododendron ferrugineum);第三种,就是荷兰芍药。

欧洲,自12世纪开始,荷兰芍药就被引种栽培,用作观赏,直到19世纪,中国芍药的优良品种进入欧洲,这才引发了欧洲园艺学家对于芍药品种的育种热潮


荷兰芍药。图片:天冬

从相争到相爱

最后,我还是要为芍药和牡丹这对冤家,做一个了结。虽然芍药和牡丹都是芍药属中的植物,但在不同的组中,亲缘关系相对较远,彼此不容易杂交

但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在1948年,日本育种学家伊藤东一,利用芍药品种“花香殿”作为母本,牡丹品种“金晃”作为父本,成功培育出了牡丹与芍药杂交品种。此后为了纪念他,牡丹与芍药远缘杂交的品种,被统称为“伊藤芍药”,“伊藤牡丹”或“伊藤杂种”。(最后一个名称真是好特别的纪念……)


伊藤芍药的品种“Bartzella”。图片:F. D. Richards / Flickr

“伊藤杂种”兼有芍药与牡丹的特性,同时具有比较明显的杂种优势。它的生长习性类似芍药,花期较晚;花朵的形态和香气,更接近于牡丹。根茎和芽的形态像芍药,叶片的光泽和小叶的分裂形状,又像牡丹。而且许多“伊藤”杂种的品种花色多样,甚至有嵌合体,一朵花具有双色。如今“伊藤杂种”受到园艺界的追捧,许多品种都价格不菲,这也算是牡丹和芍药纠缠了一千多年之后,迎来了一个欢喜结局吧。

不欢喜的是试图区分牡丹和芍药的爱好者们。你说“伊藤杂种”到底是牡丹还是芍药呢?大多数的“伊藤”,地上茎还是草质的(但少数品种也有木质),所以有人认为应该称之为“伊藤芍药”。但花大而香的特征,又来自牡丹,叶片的光泽和分裂也似牡丹,所以也有人坚持把它叫做“伊藤牡丹”。反正,如果遇到又像芍药又像牡丹不好判断的品种,我们就把它叫作“伊藤杂种”,总是没错的!


伊藤芍药的品种“茱莉娅玫瑰(Julia Rose)”。图片:radiomars / Flickr

------好基友一块儿开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1)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