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6月29日 家蝇

读图模式

家蝇 / house fly / Musca domestica,无论是中文、英文还是拉丁文,不同的语言都在告诉你,这种小昆虫和人类的房屋之间有着剪不断的联系。它们跟随人类走遍全世界的历史过于久远,现在已经很难确切追溯家蝇的起源地了。我们现在只知道,这种有可能源自中东地区的蝇类,现在已经是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昆虫(可能没有之一)了。家蝇扮演了我们印象里最典型的苍蝇形象,也是大部分人从小最熟悉的昆虫之一。



谁还没仔细欣赏过家蝇搓jio jio。图片:Nevit Dilmen / wikimedia


一对正在搞黄色的家蝇。图片:翦翳翎



蛆:我很挑的好吗!



家蝇的幼虫——也就是蛆——是一台无情的进食机器。家蝇会把大量的卵产在一起,这样一来,体外消化的蛆就可以聚在一起协同进食,大大提高液化食物的效率。被蛆体外消化的食物,会渐渐变成一潭恶臭的“泥塘”,无数蛆虫在其中翻滚痛饮。

虽然看起来蛆的美餐不论是什么,对人类来说都是一样的无法下咽,但它们其实对食物有着各自的偏好。再加上它们有着比人类灵敏得多的嗅觉和味觉,可以说是暗黑料理界的美食家了。


正在进餐的家蝇。图片:pxhere


例如,麻蝇和丽蝇属于无肉不欢的类型,非常喜欢动物尸体,其中有一些(比如丝光绿蝇Lucilia sericata)只吃死掉的组织,不会去碰活肉,因此被用在蝇蛆疗法里,可以有效地清理伤口。另一些蝇连活肉也一起下口,甚至喜欢吃活组织,乃至演化成寄生性的,就比较可怕了。

而家蝇的口味就“”很多,腐烂的植物、动物粪便、生活垃圾它们都来者不拒。所以不挑食的它们也就成为了家里最常见的蝇类。当然如果有腐肉,家蝇也会乐得开荤一次。


家蝇的蛹在昆虫学上叫做围蛹,外层的蛹皮其实是硬化的幼虫外皮,还可以看出幼虫的体节。图片:wikimedia



怨我?管好你的卫生吧



家蝇可能是人类最讨厌的生物之一,“苍蝇”和“蛆”更是从古到今的热门骂人词汇。人们厌恶苍蝇,一大原因是认为它们是移动的疾病传染源,仿佛被碰到一下就得赶快消毒,免得身患重病。由于出入和生活在各种肮脏的场所,家蝇和其他腐生蝇类的确带着满身的微生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能导致人类疾病的病原体;但是另一方面,一种生物携带病原体和传播疾病的能力并不一定相关


尝尝不可以吗?图片:freestockphotos


最高效的疾病传播媒介是以蚊子为代表的吸血和寄生性动物。它们最容易被病原体盯上,演化出一整套藉由它们传播的生活史,最后沦为无情的传染机器。

而苍蝇和蟑螂这些,由于缺乏和人类真正意义上“亲密接触”的机会——它们不吃我们,我们也(一般)不吃它们,所以病原体也很难演化出以它们为跳板的传播方式。目前没有任何已知的人类病原体把家蝇当作中间宿主,所以家蝇在传播疾病的能力上和蚊子这些完全不是一个次元。


虽然经常和苍蝇一起被人类提到,但真正传播疾病能力拔群的,还是蚊子。图片:freestockphotos


在自然灾害、瘟疫或战争等极端情况下,基础卫生和医疗设施被破坏,苍蝇会变得富有威胁性,家蝇甚至曾经被人类有意感染利用,当作生物武器——这是人类最黑暗丑陋的一面,倒和家蝇没什么关系了。在现代社会,正常情况下只要我们及时清理垃圾、保证食物制作和存放卫生,家蝇就一般作不出什么幺蛾子。

相比之下,我个人倒是觉得家蝇和其他蝇类喜欢绕着人团团转,还要停在身上舔来舔去这点才是真正的烦人之处。其实不光家蝇,很多其他动物都对人的汗液情有独钟。这是因为对于盐分摄入量不足的野生动物来说,汗液和人的其他体液里的盐分是珍贵的矿物质来源。蝴蝶、蜜蜂这些看似甜党小清新的动物,都对咸口的汗液、尿液和血液无法拒绝。



地球的清洁工



不过如果要采访一下地球君,问一下他老人家对地球上生物的喜好排名的话,人类自然是垫底,而苍蝇搞不好会拿到前十名呢。

以家蝇为代表的腐生蝇类,可以说是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一群生物之一。作为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类,很难想象如果离开了负责清洁和垃圾处理的从业者,我们该如何生活下去。而对于大自然来说,苍蝇等食腐动物就是重要的清洁工

地球上每天都会产生数不清的动植物尸体,以及它们产生的排泄物等垃圾。将这些废物无害化处理,降解成大地的肥料,完成生态系统的能量和物质循环,就是这些了不起的分解者的工作。而把垃圾分解干净以后长得胖胖的蛆和苍蝇,营养丰富又手无缚鸡之力,是无数其他动物钟爱的美食。


家蝇和它的幼虫。图片: A.J.E. Terzi. / wikimedia


人们用“春蚕到死丝方尽”来歌颂蚕的全方位奉献,但家蚕的“奉献”是人类中心视角的奉献。作为唯一被人类完全驯化的昆虫,它们存在与否对其他生物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而苍蝇的奉献则是无视人类喜好、为整个地球生态系统做出的奉献,从上帝视角来看,格局还要更高呢。



家里招苍蝇了,咋办



当然有人可能要疑惑了:清洁工这个职业大约并不是随着人类一起出现的,那时候我们的老祖宗不也活下来了吗?那当然,因为还有苍蝇嘛

其实直到今天,也有很多地方能看到苍蝇大举打扫人类垃圾的盛况;比如一些旧式的乡下茅厕,蹲下瞄一眼就可以看到坑里熙熙攘攘万头攒动,对城里人来说非常精彩刺激。如果觉得这些大自然清洁工的工作作风和我们人类八字不合,那最好的做法就是处理好自己的垃圾,不要等到它们亲自上阵。


一些比较原始的厕所没有下水系统,堆积的粪便就会成为蝇类的聚集地。图片:pixabay


家蝇的卵和幼虫虽然生长迅速,但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是不足以让它们完成发育周期的。所以只要社区、厂房等地方的生活垃圾能够保证每周清理至少一次,就可以非常有效地大幅减少苍蝇的数量。

而要防止家蝇进入家里,杀虫剂其实基本毫无用处。让家中保持干净,没有垃圾,食物密封收好,依靠嗅觉导航的家蝇自然不会闻风而入。对虫防御结界——说人话就是纱门纱窗,在防止蚊虫进家方面的作用也远远大于杀虫剂。

如果你在在家里看到一只苍蝇,首先想的不是“我的喷雾在哪儿”,而是“是不是哪里破了个洞/裂了个缝”,这才是最正确的反应。



除了嗡嗡嗡,还有很多用



除了之前提到的蝇蛆疗法以外,苍蝇在法医昆虫学里也是举足轻重的角色。尸体上蝇类的种类和发育状态,携带着不少重要的信息,可以帮助推断尸体暴露在外的时间。

当然,由于存在大量影响因素,尸体上的蝇蛆并不能像影视作品里那样告诉办案人员精确的信息。曾有一位做法医昆虫的同行和我们说过,“如果谁拿起尸体上的蛆告诉你受害者的死亡时间,这货一定是犯人”。

蝇蛆是降解垃圾的好手,自然也可以被用来处理生活垃圾。家蝇这种口味不挑剔荤素皆宜的,就是很好的“净坛使者”。作为副产品的蝇蛆、蛹和苍蝇也是优秀的饲料。除此之外,蛆还是很好的鱼饵,有些地方可以很方便地买到商业化的用于垂钓的蝇蛆。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家蝇照片都可爱了起来?图片:Alexey Goral / wikimedia


这些人工精心饲养的蛆,大小整齐划一,白白净净,经我亲自体验手感也很干爽,估计是用了吸水性好、偏干燥的基质。如果能够抛弃成见,保证饲养过程卫生,这孩子说不定可以用来煲汤.jpg。(然而一大捧还是很密集很精污,咱还是吃海肠吧……)

--------搓手搓jio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3)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