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7月16日 葎草

读图模式

城市中的物种种类并不算少,其中很多都是人们养殖或者种植的“宠儿”。但是也有很多物种在城市中没有受到人们的照顾,也能生长得很好,有时人们想铲除它们,难度也不小。比如今天我们要讲的[lǜ]草Humulus scandens)。

与大部分野生植物不同,葎草是我们城市的常客,几乎在每一个管理不到位的花坛中,都能一睹它们的“芳容”。尽管没有人专门给它们施肥浇水,但是到了相应的季节,它们就会自己长出来,爬在一切能够到的东西上面,尽可能地向上生长。


弱弱地缠绕在铁丝网上。图片:不认识植物

绿化带里的“刺客”

“葎草”这个名字,最早出现于唐代,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说起它,你可能会感到陌生,但说起它的别名“拉[lá]拉秧”,说不定你就会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害我大腿“挂彩”的这个家伙!


相信大家对这幅景象都不会陌生,甚至会条件反射地觉得大腿一凉。图片:不认识植物

夏日炎炎,人们常穿凉爽的短裤或者短裙。不过这样的衣着往往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皮肤裸露,增加了受伤的机会,比如强烈的日光导致晒伤,凶猛的蚊虫叮咬带来的痛痒和传染病风险,当然还少不了由植物坚硬锐利的部位造成的外伤。而葎草就是一种“血案累累”的植物。

如果我们将葎草的一段茎剪下来,放到手里撸一撸,会有两种不同的感觉:向根的方向撸下去,整体的感觉是光滑的;如果反过来向茎尖的方向撸,则要非常小心,只要一点力量,你的手就可能会受到葎草茎表面倒刺的伤害


葎草茎有锐利的倒刺。图片:不认识植物

把葎草的茎放在放大镜下观察,可以看到表面分布有明显的透明小刺,刺尖朝着葎草根的方向,非常尖锐。皮肤从葎草茎表面擦过,轻则红肿瘙痒,重则会刮出各种伤口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葎草的倒刺只是“物理攻击”,并不含有伤害性的化学物质,不会在伤口上引起更严重的反应。即使你“中招”了,也不必担心受到双重伤害。

扩散力超强的杂草

葎草的自然分布地区集中在东亚,欧洲和美洲也早已引入栽培。葎草的出现通常是较大面积向外蔓延,很少有零散分布,这与其根、茎、叶的生长速度,和强大的无性繁殖能力有关。另外葎草的种子虽然发芽率低,休眠时间长,但是产量很大,单株葎草一年最多可生产上万粒种子,也为葎草的超强繁殖能力提供了基础。


《德雷尔的花园日历》(Dreer's garden calendar)上的葎草图画。葎草刚刚引入欧美地区的时候,人们把它当成一种观赏植物(审美好谜)。图片: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 Flickr

正是因为葎草蔓延速度非常快,所以很多文献都将葎草列为有入侵性的杂草。不过,葎草并不是入侵物种。因为它的原产地包括中国,所以《中国外来入侵植物名录》将葎草列为原产中国的植物,不属于入侵植物。

但是疯长的葎草破坏力相当大,除了会对过往的人群造成皮肤伤害,还会对其所攀援的植物造成绞杀。据报道,在汉江中下游的湿地区域中,葎草经常会对商陆(Phytolacca acinosa)、地肤(Kochia scoparia)等植物形成绞杀,对当地的湿地植被和植物多样性破坏较严重。


葎草的雄花序。图片:不认识植物

另外,葎草还是一种过敏源。葎草是雌雄异株植物,其单株的雄花数量远超雌花,且雄花花期比雌花花期长1个月左右,会散播大量的花粉于空气中,这些花粉恰好是导致人们过敏的一个主要原因。据文献报道,重庆市主城区葎草花粉的致敏率,在2017年6月到2018年1月之间,每月均超过了10%,其中2017年10月更是接近30%

既然葎草有这些“罪状”,如何杀灭疯长的葎草,就成了人们研究的重点。从现有的研究结果来看,杀灭葎草的方法依然是以喷洒化学除草剂为主,如苯磺隆和草甘膦[lìn]等都有不错的效果。在生物防治方面,葎草的天敌黄蛱[jiá]蝶Polygonia c-aureum)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也得考虑黄蛱蝶本身是否会形成入侵。


黄蛱蝶,这种昆虫的模样,许多人也很熟悉。图片:harum.koh / Wikimedia Commons

刺人的草,还可以喝

葎草会快速大面积疯长,还会对一些植物形成绞杀,看来,它是一种让人头疼的杂草。但如果它们侵占和绞杀的对象本身就是入侵植物,那么葎草的存在,又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在上文提到的汉江中下游的湿地区域内,葎草除了对一些正常生态系统里的植物形成绞杀,也会绞杀一种著名的入侵植物喜旱莲子草(Alternanthera philoxeroides)。当然,让人头疼的是,葎草不长眼,不能针对性地消灭入侵植物,却放过生态系统里正常的成员。

葎草虽然有上述缺点,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葎草的茎皮纤维可用于造纸,种子含油量较高,可用于制肥皂。

葎草最受人喜爱的一项用途,是它的果序可以替代啤酒花(H. Lupulus),为啤酒调味。葎草和啤酒花同为葎草属,这个属的成员还有一个滇葎草(H. yunnanensis),它们的果序都可以用于啤酒的酿制(啤酒花的名字里虽然有“花”,但用来酿啤酒的是果序)。


啤酒花的雌花序。图片:不认识植物

葎草属植物果序上的苞片,可以为啤酒增添特殊的香味和苦味。最开始在啤酒酿造过程中添加啤酒花主要是为了防腐,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爱上了葎草属植物为啤酒带来的独特口感。至于防腐,我们现在有更多的先进手段能够为啤酒保鲜,啤酒花原本的作用倒被人遗忘了。


葎草的果序。图片:不认识植物

不论葎草是泛滥成灾,“凌虐”当地的草本植物,还是零星出现在城市的绿化带里,这个在城市中一直陪伴我们的植物,都值得我们花点时间去观察一下。看一看葎草的雄花有怎样的结构,能够通过风传粉,看一看葎草果穗里的种子有多么微小,找一找蔓延成一片扎人“绿毯”的葎草,它的根扎在哪个地方。毕竟我们的祖先早已认识了这种植物。无论葎草对我们的作用是好是坏,它都生长在那里,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

--------疼疼疼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