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9月4日 凤眼蓝

读图模式

凤眼蓝”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文绉绉的,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甚至还会觉得:咦,这会是哪种神仙小花吗?而如果把最后一个字换一下,变成“凤眼莲”——似乎就耳熟很多了;而若是我们再说出第三个名字——“水葫芦”,或者说“水浮莲”——这下大伙就都反应过来了,“嗐,就是它啊,我家旁边的池塘里全都是!”


这个场景是不是熟悉得可怕?图片:sabrina007 / GBIF

确实,南方人对水葫芦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哪里有水,哪里就有它们的存在,池塘被铺成了草原,湛蓝的水面被刷成惨绿的蚊虫培养基地。如果要票选最令人厌烦的植物,水葫芦肯定能top3出道。那么,水葫芦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水葫芦的真面目

水葫芦在《中国植物志》中的正式名称是凤眼蓝Eichhornia crassipes,属于雨久花科凤眼蓝属。雨久花科的物种在中国并不常见。雨久花这样一个颇具诗意的名字出自康熙年间《秘传花镜》。雨久花(Monochoria korsakowii)作为“科长”,花如其名非常喜湿,通常长在水边,能开出美貌的小蓝花,是中国南北都有的植物。


雨久花(Monochoria korsakowii)。图片:Kim, Hyun-tae / GBIF

而凤眼蓝就不一样了,它原产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虽然说和“科长”雨久花同样被归为水生植物,但生活方式却大相径庭。“水生植物”的概念比较广泛,实际上可以细分成很多类型:雨久花属于湿生植物,生长在水边的湿地或者浅水中,根是全部扎在土里的;而凤眼蓝属于漂浮植物,整个植株都浮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的须根就泡在水中荡漾。此外,水生植物还有挺水植物(如荷花)、浮叶植物(如睡莲)、沉水植物(如金鱼藻)等类型。


水生植物的分类。图片:ezgo.cajh.chc.edu.tw

轻功水上漂

裘千仞,啊不,凤眼蓝拥有水上漂的轻功,完全归功于它叶柄的奇特构造——叶柄的中间膨大成了球状,剖开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泡状结构,里面充满了空气,就像是泡沫塑料。凤眼蓝的叶子很密集,一根根轻盈的叶柄就这样稳稳地让植株在水面上肆意逐流。我们吃的菱角,叶柄也有类似的结构,因此菱角的植株也是水上漂的,不过它们一般会有根深扎到水底的泥土中,不会像凤眼蓝这样放飞自我。


凤眼蓝的叶柄。图片:Leslie J. Mehrhoff / forestryimages

每年8月之后(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凤眼蓝进入花期,这时被它们占领的水面就会出现零星的紫色,有时还能形成整片紫色的花海,蔚为壮观。每朵花有6片花瓣,最上面的一片有一个蓝色的“眼睛”,里面还有一个黄色“眼球”,这也正是“凤眼”之名的出处。同为雨久花科的梭鱼草也有类似的斑纹,华南地区会将其作为园林植物栽培。


“看我黄色的大眼睛!”一颗凤眼蓝如是说道。图片:Wouter Hagens / wikipedia

声名狼藉以至于连累他花

说实话,凤眼蓝的花颜值挺高的,甚至还会出现在花市里,尤其是在它没能成功入侵的北方。直接到水边把凤眼蓝的花枝剪回家,做成插花也是不错的选择(反正是不需要心疼的入侵植物)。不过花枝离开母株后很容易失水萎蔫,最好在花开之前就剪下来并泡在水里。


凤眼蓝失水后会迅速萎蔫。图片:carolinashepherd / GBIF

由于凤眼蓝在华南过于声名狼藉,大家对它的花也已经欣赏不来。上中学时,我和同学一起选购风信子,紫色的品种遭到一致的嫌弃,原因简单粗暴:长得太像水葫芦了!凤眼蓝的花组成直立的穗状花序,乍一看的确很有风信子的感觉——没错,它的英文名就叫“water hyacinth”(水中风信子),看来中外人民的直觉也是差不多的嘛。


没有眼睛,是风信子本人没错了。图片:Joanne Redwood / GBIF

凤眼蓝的花虽然长得一副招蜂引蝶的亚子,但开花后很少结果,不过这并不影响它传宗接代。它会在水面之下偷偷长出许多匍匐枝,这些“暗通款曲”的匍匐枝上又会长出新的叶丛。如果你试着提起水中的一株凤眼蓝,那么恭喜你,你将得到七个葫芦娃一大串水葫芦。匍匐枝较为脆弱,非常容易断开,每一个叶丛又会形成新的植株,花自飘零水自流,随花漂到天尽头,直到占领全世界(的水域)。


一(qi)丛(ge)凤(hu)眼(lu)蓝(wa)。图片:bradleysmith / GBIF

水葫芦:我不要你觉得

如果说别的入侵物种造成的只是挤占本土生物、影响生态等难以让普通民众直观感受到的危害,那么凤眼蓝造成的危害则是显而易见的。它们实打实地侵占所有水面,阻碍水体的流动,让河道无法通航,使得水下的生物因没有阳光和氧气窒息而死,原本清澈的池塘湖面散发臭气,滋生蚊虫,生态平衡也因此被彻底打破。


肯尼亚Kisumu港口被密密麻麻的凤眼蓝占领。图片:Dr.A.Hugentobler / wikipedia

那么,凤眼蓝有没有好的一面呢?如果能在这种繁殖能力极强的植物身上,发掘出什么用途,岂不美哉?当年把凤眼蓝引进中国的人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最早人们认为凤眼蓝可以当作猪饲料,毕竟那个年代国内农业还不发达,没有太多粮食可以喂猪。可惜实际上猪也不是很喜欢吃这玩意儿,不仅饲料转化率低,也容易导致猪感染寄生虫病。这么看来,凤眼蓝成了实打实“猪都不吃的湿垃圾”。把凤眼蓝晒干制成干饲料倒是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它的植株含水量高达98%,烘干成本实在太高。


一片凤眼蓝花海。图片:marlene1999 / GBIF

水葫芦密密麻麻的根系漂在水中,仿佛一张天然的过滤网,还会吸收水中的重金属离子,因此有人试图用水葫芦来净化水质。但是水葫芦并没有降解重金属的能力,只能将其累积在体内。植株死亡腐烂后,重金属又再次回归,掉落到水中的残根烂叶还会增加水中的碳含量。万一没控制好,让它们随着水流扩散了出去,那就如同放虎归山了,所以指望水葫芦来净水也不太现实

治理凤眼蓝,我只要结果

因此,话题最终还是只能落到“治理”这个点上。凤眼蓝的问题是世界性的,很多国家为了整治它想尽各种办法。美国众议院甚至还提出过一个“河马提案”——从非洲引进河马来吃掉凤眼蓝,同时得到养殖的河马肉用来解决肉类危机。最后可能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还是接受不了吃河马肉,提案没能通过。有些国家试着采用生物治理,引入一些象甲去取食凤眼蓝,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2010年开始,美国采用生物防治的方法来治理凤眼蓝。图片:wikipedia

中国目前治理凤眼蓝主要还是以打捞为主。相信很多南方的小伙伴都见过打捞船一网一网打捞凤眼蓝的场景。凤眼蓝“脚不踏实地”,捞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尽管要耗费相当的人力,但也比放之任之要好。捞上岸的凤眼蓝如同风中残烛,很快就会失水干死,理论上还可以用来发酵堆肥,不过因为成本高昂,多数时候也只能作罢。


侵占水面的凤眼蓝。图片:Jan / GBIF

限制水域也是控制它们扩散的方法,凤眼蓝再怎么分身有术,也只能在水面上横行,它们不会上天也不会潜水,用围网或者漂浮物把它们圈住,它们就只能“窝里横”了。此外凤眼蓝无法在渗透压高的海水里生存,在下大雨时放开水闸,入海口附近的凤眼蓝会被冲入大海,然后慢慢变成腌菜。


天蓝凤眼莲Eichhornia azurea。图片:João Vitor Andriola / GBIF

经过这些年的治理,凤眼蓝的数量开始慢慢减少,许多“草原”又渐渐恢复成了清澈的水面,我们的环境保护与治理始终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前进。也希望以后我们在引进、栽培外来物种时,能够更谨慎一些。近些年我们在一些植物园看到了同属的天蓝凤眼莲(Eichhornia azurea),小巧玲珑的花非常惹人怜爱,我们能否控制好它,避免它走上水葫芦的“老路”呢?拭目以待吧。

--------人人喊打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