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待哺的娃+腰疼难忍的妈,萌新中年人的硬抗实录

读图模式

“中”是个很让人为难的身份前缀:比如公司的中层,既要向上级交差,还要照顾下级情绪;从没听过“无产焦虑”“富豪焦虑”,但所有媒体都在宣传“中产焦虑”;还有就是我们中年人,既要为孩子操心,还要照顾年纪越来越大的父母。

去年夏天,30出头的我作为中年人中的萌新,扎扎实实体验了一把同时照顾老小的艰辛。

图丨pixabay


丨让人迷惑的腰疼

2019年夏天,宝宝刚满半岁,我就回到公司去挣奶粉钱。老家的妈妈见不得我在上海忙成一团乱麻,二话不说结束了老姐妹们的组团旅行,到上海来帮我照顾宝宝。有父母帮忙带孩子,日子确实轻松了很多:下班经过两个小时通勤终于到家,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再洗个不慌不忙的热水澡。我打心眼儿里感谢妈妈的付出。

完美的生活没能持续下去。不久后的一个周末,妈妈向我抱怨最近食欲不好,右边腰也老疼。我想着老人家年纪大了,腰腿疼倒也很常见,于是每天用热毛巾帮妈妈热敷腰部,希望可以减轻妈妈的疼痛。但过了3天,情况有了变化。刚拉起妈妈的衣服,我就看到妈妈的腰部皮肤起了一片红疹子——难道过敏了?我伸手摸了一下,妈妈没忍住叫出了声:“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红疹子丨图虫创意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这几天毛巾太烫,烫伤了皮肤?先生见状哎呀呀大叫了起来,忙不迭找来了棉签和消炎软膏,帮我一起小心翼翼给他的丈母娘大人上药。

第二天晚上,妈妈自己在涂药,我刚好经过,看到腰上的红疹并没有减少,甚至长出了小水泡,密密麻麻连成了一片,让密集恐惧症的我毛骨悚然。在我瞪大了眼睛还没缓过来时,妈妈告诉我了一个同样不妙的事:她的高血压老毛病又犯了,白天带宝宝的时候,头晕气短了好几次。

图丨pixabay


又是过敏、又是高血压,两个毛病放在一起更耽误不得。我马上向上级请了个假,明天必须带妈妈去医院瞧瞧。


丨“龙”缠上了妈妈的腰

本以为医生给开点药带回家吃就好了,没想到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除了头晕气短,最近还有什么不舒服吗?”心内科医生一边在电脑上开着处方,一边问。“我腰上长了一串水泡,特别疼不知道怎么回事,过敏也不会这样啊?”妈妈问。医生停下了敲键盘的手,示意妈妈给他看一看腰疼的部位。这一看不要紧,医生直接建议转到皮肤科了。

到了皮肤科,医生刚听完“腰很疼长了水泡”几个字,就说“可能是带状疱疹”,在他看到妈妈的腰部后,立刻又笃定地说了一次“典型的带状疱疹嘛,这就是老百姓说的‘缠腰龙’!”

“缠腰龙”不一定都长在腰上,它还会出现在胸部、颈部甚至面部丨图虫创意


带……带状疱疹?缠腰龙?听得我一脸懵。

医生告诉我们,很多人一开始都容易忽视带状疱疹,以为只是单纯疱疹或者过敏,忍了好几天发现痛得吃不下睡不着才来医院,其实已经延误了最佳治疗的时机年纪大的人得了这个疾病会非常疼,而且很容易发生后遗神经痛。医生提醒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疼痛,很多来急诊的病人都痛到哇哇叫。除了治疗之外,还要将妈妈与小孩隔离开,否则小孩很容易传染到水痘。

妈妈和医生沟通完我才知道,带状疱疹已经让妈妈很难受了一段时间,白天忍着疼痛照顾宝宝,晚上很累了却疼得睡不着,搞得高血压也来了。我的心被揪了一把:娃的到来占据了家庭所有的注意力,每天关注着宝宝的我,完全忽略了父母年纪愈增,免疫力逐渐下降,他们也慢慢变得脆弱。带孩子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不是这段时间的操劳,这种让人疼痛不堪的病,本不至于找上门来。


丨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虽然疾病不在我的身上,但我看得出来妈妈太疼了。她没法穿贴身的衣服,皮肤一接触到衣服就疼,“跟穿了一件钢针马甲一样”;晚上就更煎熬了,水泡爬满了妈妈的右半边腰,睡觉根本没有舒服的姿势,朝左睡的话被子蹭着疼,朝右睡压在身下疼,平躺睡也会碰到这群恶魔小水泡,总之只要右边腰接触到东西就会一阵剧痛,根本无法入睡。

别看水泡不算大,但真的非常非常疼丨图虫创意


夜里,我睡在妈妈屋里,听见她备受疼痛煎熬、又不愿意吵到我睡觉的呻吟声,心里像很不是滋味,想要求老天让我分担妈妈的疼痛。要知道我妈是个很要强的人,从小到大我几乎没听过她喊疼。

妈妈疼得睡不着时,我也常常难以入眠:小时候我老爱生病,老妈一边当着工作骨干,一边要照顾我这个麻烦的小鬼头;好不容易等到我成家,自己也退了休,本可以好好享受“第二童年”,又因为照顾自己的孙辈过度劳累而得了带状疱疹这个难缠的病。

想到这里我鼻子有点酸,也再无睡意,起来开灯说,“妈,疼得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聊聊天吧。”我们聊了很多我小时候的趣事,也聊到了将来他们年纪更大后的打算,期间不时被她腰上袭来的剧痛打断。妈妈打趣地说:“生你的时候都没的这么痛!生你的时候,我晓得最多就痛一两天,这个病一痛起来,我都不晓得它啥时候是个头,跟拿个大刀子在身上磨刀一样!”

图丨pixabay


吃不下,睡不好,妈妈一边忍受着无法形容的疼痛,一边愧疚着本来想帮我带娃结果帮了倒忙。一个月以来,全家围着一大一小都变得无比忙乱。因为年纪大了,妈妈最终还是发生了带状疱疹神经痛。我们咨询医生之后才知道,这个并发症在年纪大的人当中发病率非常高,大概9%~34%的患者都有神经痛,尤其老年人更高一些。这种疼痛短的几个月,长的也有10年以上。由于目前带状疱疹的治疗手段有限,接种疫苗是预防带状疱疹的有效手段。

都说为人父母是无私的,有了宝宝后,我更深刻地理解了这一点。但在妈妈爱我、我爱宝宝的时候,我对妈妈的关爱是不是太少了?

在宝宝出生前,我和先生就制定了详细的宝宝疫苗接种时间表,希望用疫苗保护宝宝,让她健康长大。宝宝出生后,她的每一声哭泣、每一次咳嗽,甚至每次便便,都牵动着我和先生的心。但在另一边,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他们同样需要正值壮年的儿女去关心,而我从没有意识到老年人也可以用疫苗来预防疾病。

为人父母是无私的,但为人子女,常常忘了无私地爱父母。妈妈的疼痛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作为三明治中年人,真心觉得家人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关注娃的同时也不能忘了长辈。

图丨图虫创意


专家点评


陆小年 |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

随着年龄增长,免疫力下降,50岁以上的人群是带状疱疹的高发人群。一旦得了带状疱疹,不要轻信民间偏方治疗,及早就医才是最好的方式。此外,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对患者身心健康影响非常大,可能会影响饮食、睡眠,也会带来情感问题,比如焦虑、抑郁,从而导致患者不能够正常工作生活。80%家属表示,照顾患者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中度至严重的影响。最后,得过带状疱疹并不是有终身免疫,这是一个从病毒激活存在又回到潜伏状态,只要具备发病特点则有可能会再发,因此注射疫苗对疾病进行预防是非常有必要的。


唐海文 | GSK中国疫苗医学部负责人

1,什么是带状疱疹?

带状疱疹是皮肤科常见病,它是由长期潜伏在脊髓后根神经节或颅神经节内的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经(VZV)再激活引起,表现为儿童的水痘和老年人的带状疱疹[1]。除皮肤损害外,常伴有神经病理性疼痛,常出现在年龄较大、免疫抑制或免疫缺陷的人群中,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2]。在50 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感染VZV 的比率超过99%,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在一生中有可能受带状疱疹的困扰[3]。

2,带状疱疹的主要症状是什么?

带状疱疹通常表现为一种出现在身体单侧疼痛、瘙痒的皮疹,并可持续两到四周。疼痛通常被描述为灼烧、电击或刀刺样的痛感。因患病后带来的剧烈疼痛,带状疱疹疼痛和肿瘤痛、三叉神经痛并称为“人生疾病三痛”。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个形象的说法,说带状疱疹的疼可以跟分娩的疼痛相比。所以患上带状疱疹后,会非常影响患者的生活。

3,带状疱疹可以预防吗?

在中国,50岁及以上人群每年新发带状疱疹病例约156万[4]。接种带状疱疹疫苗是控制带状疱疹发病最有效的措施[5]。现有临床数据显示,重组带状疱疹疫苗能够在50岁及以上老年群体中使发生带状疱疹的风险降低至少90%[6]。

我们发现,人们常常认为打疫苗是儿童的事情,许多成年人接种疫苗的意识比较薄弱,而带状疱疹的主要患者又是成年人,尤其是50岁以上的人群。疫苗在预防传染病中发挥的作用已经被反复证实了,比如说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现在已经很少了,是因为大家都接种了这种疫苗,形成了一个广泛的免疫屏障。虽然这些病原体还存在,但我们已经几乎看不到这种疾病了,这就是疫苗的价值。

其实,疫苗不仅仅是用于对小孩子的保护,成年人特别是因为年龄增加而免疫力下降的老年人也应该得到保护,这是一件“我为大家,大家为我“的事情。投资健康,预防疾病,保护自己不应该只是国家层面的努力和投入,老百姓也可以在自己的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合适自己的疫苗来守护自己的健康。


参考文献

[1]宁桂军, 殷大鹏.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水痘和带状疱疹疫苗的立场文件(2014年6月).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4(6):562-567.

[2]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带状疱疹专家共识工作组. 带状疱疹中国专家共识. 中华皮肤科杂志 2018; 51(6):403-8.

[3]Harpaz R , Ortega-Sanchez I R , Seward J F. Prevention of Herpes Zoster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mmwr recomm rep, 2008, 57(RR-5):1-30.

[4]Li Y, An Z, Yin D, et al. Disease Burden Due to Herpes Zoster among PopulationAged >/=50 Years Old in China: A Community Based Retrospective Survey. PLoS One 2016; 11(4): e0152660.

[5]权娅茹, 李长贵. 水痘和带状疱疹及其疫苗. 中国食品药品监管 2019; (04): 87-91.

[6]Lal, H., et al., Efficacy of an adjuvanted herpes zoster subunit vaccine in older adults. N Engl J Med, 2015. 372(22): p. 2087-96.

评论 (0) 取消只看楼主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