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学是科学吗?

谈话疗法似乎没办法进行双盲测试, 关于潜意识的定义与分析好像也无法证伪。 如果精神分析学是科学的话,那它在科学性上和中医有什么不同?

推荐  (0) | 8人关注关注
19个答案
11 0

布丁小姐心理学小菜鸟

2016-03-20 19:20

心理学是研究心理现象发生、发展和活动规律的科学。心理学最开始没独立出来的时候一直在哲学和生理学领域研究,但后来“助产士”冯特决心要将心理学永久的列席于科学的殿堂,当时自然科学是科学的典范,于是冯特依样画葫芦决定用运用分析、实证的方法将心理学独立出来,并在1879年莱比锡大学建立了第一个心理学实验室,这通常被看做心理学脱离了哲学的母体成为一门独立科学的标志。墨菲的名言:在冯特创立他的实验室之前,心理学像个流浪儿,一会儿敲敲生理学的门,一会儿敲敲伦理学的门,一会儿敲敲认识论的门。1879年,它才成为一门实验科学,有了安身之处和一个名字。 德国著名心理学家艾宾浩斯说过:心理学有一个长长的过去,但仅有一个短暂的历史。也就是说,心理学是一门既古老又年轻的科学。

而精神分析是一种心理学的流派,心理学有很多流派,每个流派的方法都是暇瑜错陈的,所以心理学现在依然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精神分析不能算是科学,而只能是一种心理学中的理论。

15 7

慕容晓舟心身医学和心理咨询博士生,美食控

2012-08-07 18:04

为什么说精神分析是科学?

这个问题太长,但太重要,所以作为一个学精神分析研究的学生,我一定要写一篇日志来作为答案。
正好这段时间在柏林参加一个研究方法的小组培训,所以说起这个问题也更有底气。
我手上有一本今年出版的新书,名字叫《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research》。这本书总结了目前为止所有精神分析取向的研究方法和部分结果,包括:治疗效果研究,理论技术(包括对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一些抽象概念,如移情transference,治疗关系therapeutic alliance,心理化mentalization等等),个案的纵向研究,以及新兴的质性研究方法。
精神分析起源于理论,但是它在之后的发展中越来越和神经科学,发展心理学,循证医学联系起来,成为一门有系统研究方法的学科。或者说,精神分析研究方法本身是一个系统,它包括了生物---心理(医学)----社会三个层次。我在这里不想过于深入,所以只给出关键词,但是通过这些关键词,相关领域的同学大概可以知道精神分析研究的方向。(我才疏学浅,所以这里一定还有我没提到的,恳求大家补充)
生物层次:依恋和fMRI,心理化和fMRI(最近的结果在最新一期science上),脑功能成像和青少年认知发展,内分泌(这里也有内分泌和疾病的关系,比如血清素和抑郁),情绪调节。
心理学层次:发展心理学,认知功能,人格结构,情绪感受和调节。
医学层次(精神病学和心身医学):抑郁,双向情绪障碍等等affective disorder的病理机制,人格障碍的影响因子和保护因子,各种治疗取向的疗效比较和治疗因子。
社会学层次:文化比较,社会心理概念(一个很有趣的研究是关于自身图像self-image的脑成像,亚洲人群比欧洲人群的脑成像区域更接近母亲图像mother-image(文献待查)),创伤和创伤的代际传递,社会依恋,团体动力等等。
如果你读完上述文字,你可能会形成一个印象,精神分析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繁杂,在各个领域都沾边的东西——它确实是的。而且它的研究方法,有些跟医学重合,有些跟心理学重合,有些是人类学的田野调查方法(bottom-up,尤其在跨文化研究中),有些更是独特的只属于精神分析的方法。但是——这些都是科学的!
科学不排斥先理论后寻找证据,比如理论物理学;科学也不排斥把理论用于实践,比如医学。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建立一个有足够证据支持的理论体系,而且能用它解决问题或者预测新的现象。这一点,精神分析师可以做到的。
-----------下面进入吐槽部分----------
为什么总有人觉得精神分析不是科学?因为精神分析在中国的畸形发展给了大家一个这样的印象。别说是精神分析,恐怕心理治疗研究都是一个新的概念。咱们的拿来主义只看重实用的部分,所以各种治疗技术培训遍地开花,大家都希望参加完若干天的方法学培训,好像孩子拿到一个新的玩具,迫不及待拿回去跟病人一起玩。至于背后的理论少有详细讨论,再至于更深层的机制研究和循证医学研究更是无人问津。这样看来,中国的精神分析确实不能算非常科学,但是如果就中国的现象否认整个精神分析是科学,就未免以偏概全了。再者,不只是中国有这样的现象,除了美国和西欧,其他国家的精神分析研究一样乏善可陈。这只是发展水平不同,跟这个学科是否立足于科学的基础上是两个不同概念。所以,中国的精神分析研究是个孩子,但是真的——它会慢慢长成科学的样子。

2 1

麦田里的稻草人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生

2012-06-12 15:14
支持者: 鱼雷侠 尹小鹏233

心理学本来就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交叉科学科……虽然弗洛伊德一直称自己的理论是建立在对临床观察的基础上,但是他的理论自始至终一直受到质疑……但无可置疑这一理论有其合理的成份,其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的成功应用可以说明;另外,精神分析中的部分理论已经被科学验证了,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潜意识,虽然解释的机制不一样,但是认知心理学里确实验证了“无意识”状态下可以对信息进行加工,且无意识思维和态度会影响个体的行为,再如精神分析中的客体关系理论中的依恋理论,也已经被教育心理学家们证明真实存在,且对儿童的一生发展非常重要

1 0

relational_spacesociologist(未成熟)

2012-08-09 04:11
支持者: 慕容晓舟

如果把科学等同于science,可能有不少分析法都没法称为科学,因为science更倾向于自然科学,但是如果采用德语中Wissenschaft的含义,则又不同了。精神分析学俺是一点都不懂,但是搞社会学的人里面运用这个的是有的。我的论文指导老师就会,然后在分析我的访谈材料某一部分时,他说,这个要深入分析的话需要Psychoanalyse,可是对你来说。。。对我这个小硕来说太高深了点。。。

1 0

团团smileINTJ型性格,心理学初级,HR从业者

2012-08-10 10:38
支持者: 0吴非0

一说到精神分析,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弗洛伊德,其实还有好多有成就的精分的心理学家。
而且我真的真的很不待见什么都能扯上性的弗洛伊德,虽然我没有资格这么说。。。

1 0
支持者: kkxxcy

一般说来,某个理论是否是科学,取决于科学共同体对科学的定义。20世纪以来,很多科学家都接受波普的可证伪性作为科学的主要标准。那么,精神分析是否是科学,主要就要看其是否具有可证伪性。

精神分析与可证伪性:对波普尔批评的回应

萨蒙(Salmon,1959)声称,只有一个人接受了“一些有限的反应就能构成一个假设是否成立的证据”这样的前提时,精神分析理论才看上去是不可证伪的。(p.262)萨蒙认为的确每一个单一的反应内容都可能与一个假设相包容,例如,在当病人对于他父亲忍受着潜意识的敌意时,根据精神分析理论,这种潜意识的敌意可以以多种方式和多种机制表达出来。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行为都必须能够满足精神分析关于无意识敌意的假设。”(p.262)霍斯贝斯(1959)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对于精神分析来说“不存在任何确定性的试验”,对物理学来说也是同样如此。真正能够证实或证伪精神分析假设的是反应的模式。对应规则并不采用“如果p,那么q”的形式,而是“如果p,那么q或r或s或……”,伴随着有限的观点组合。正因为这种组合是有限的,所以霍斯贝斯(1959)声称,“说俄狄浦斯情结在任何经验事实下都成立是不正确的:如果q、r、s……都没有发生,那么就可以判定这个个体并没有俄狄浦斯情结。”

最近,格里莫尔(Glymour,1974,1980)提出检验精神分析的重要部分有一个理性的策略,而这一策略至少在弗洛伊德的一个案例研究(1909)中是存在的——鼠人的案例。特别是最好的证据就是鼠人在现实中的原型,保罗•洛伦茨(Paul Lorenz)拒绝了弗洛伊德在当时提出的成年人的强迫性神经症的性病因论假说。

很多哲学家以不同的形式维护弗洛伊德。他们同意如果一个理论的可证伪性要求这个理论自身(仅仅以对应规则为中介)包含了一个证伪的观察性陈述时,那么弗洛伊德的理论严格上来说确实是不可证伪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伪科学。为什么?法莱尔(Farrell,1963,1964)提出还有另一个解决方案。精神分析在他看来是前科学(protoscience)。也就是说它是“经验和抽象思考的综合,它比那么能够以确定性验证它的证据出现的早得多”(Farrell,1963,p.24)但是这个原因也要求把精神分析严肃的看作是未来进一步调查的基础。精神分析的方法已经产生了无数事实材料,而精神分析理论在一定程度上对它们进行了成功的描述和解释。除此之外,许多心理学家试图验证精神分析里了呢的试验都显示了,至少弗洛伊德的理论是“说中了什么东西。”

另一个强烈拒绝波普尔观点——即精神分析是伪科学因为它是不可证伪的——的理由来自于拉卡托斯(Lakatos,1970,1971)。他提出波普尔的划界标准可以用以下的元标准来描述:如果一个划界标准与对元理论的基本赞同不一致,那么该理论就被否定(Lakatos,1971,p.125)。从这个元标准来看,波普尔的划界标准无疑是成问题的。因为“即使最正确的科学理论也无法排除一些可观察到的不一致”(Lakatos,1970,p.125)这是因为科学理论的陈述往往包含了一个“若其它情况相同”的从句。例如,它们“在一个特定的时空条件下一个事件不会发生……只有在没有其它因素作用的基础上……会对某某产生影响”(p.101)但是如果一个理论的预测并没有实现,理论并不会被自动证伪,因为“通过把‘其它条件不变’替换为另一个前提,理论依然能够满足检验结果”(p101-102)。在近年的科学哲学中,这个观点已经成为常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早年对于波普尔挑战的回应往往预设了理论与观察结构之前被对应规则所中介。然而近年来的观点认为所谓对应规则大大简化了理论假设和观察证据之间的复杂关系。对一个科学案例研究的细致检验会发现理论与数据之间被复杂的辅助性假设所中介:来自其它理论的假设——测量的理论,数据的理论,对试验环境的假设,假定存在的理论状态对于可观察现象影响的假设(参见Schaffner,1969;Suppes,1962,1967;Hempel,1970,1973)。

理论与观察结果之间存在着许多辅助假设,这对于理论的检验意义非常。因为如果一个理论总是与其它理论结合才能产生数据,那么当一个理论的预测失败时,要么是理论本身,要么是诸多辅助假设中的一个出现了问题。正如19世纪哲学家、物理学家皮埃尔•杜安(Pierre Duhem,1906)所言:
物理学家永远不可能从实验结果中只分离出一个假设,而总是一些假设;当实验与预测不吻合时,他应该知道至少这些假设中的一个是不正确的,应该被修正;但实验本身并没有告之哪一个该被假设改变[p.187]。

事实上如果一个人以波普尔的可证伪性来要求每一个科学理论自身都必须做出可证伪的预测,那么没有几个真正的科学理论——如果真的有的话——能够仅靠自身来证伪。因此真正错误而应该被拒绝的恰恰是这个划界标准。

如何修正可证伪性理论使它可以充当一个合适的划界标准,依然存在很大的争议,波普尔(1963,p.112)自己思考了这一问题(参见Grunbaum,1976)。我和拉卡托斯也在这一领域提出了一些建议(Von Eckardt,1982; Lakatos,1970)。而卢丹(Laudan,1983)则认为无法提出一个满意的划界标准,尤其是沿着波普尔的那条路。无论这一问题如何结局,重要的是要知道可证伪性本身不足以作为一个划界标准(它是一个理论满足科学性的充分必要条件)。而可证伪性本身仅仅是一个必要条件。但是我们仍然应该赞扬波普尔在证伪性基础上把精神分析作为伪科学的拒斥努力。因此,如果我们对弗洛伊德理论的科学性感兴趣,去探究它是否满足可证伪性依然是一个有价值的工作。

格伦鲍姆的贡献

格伦鲍姆对于弗洛伊德理论可证伪性的每一个方面都有话可说。他的讨论之所以有价值,在于他反对在总体的科学事业中过分强调可证伪性的意义。因此在我们讨论他对于伪科学挑战的回应之前,我需要简略地介绍一下他在科学哲学领域关于可证伪性所做出的工作,之前的讨论已经相当清楚,当一个人讨论科学中可证伪性的重要意义是可以采取两种立场。一方面,像波普尔所声称的那样,可证伪性是“科学理性的基石“。另一方面,受杜安的启发,可证伪性在科学中毫不重要因为严格来说没有一种科学是可证伪的。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系列重要文章中,格伦鲍姆在这两种极端立场中采用了一种中立的路线。

格伦鲍姆提出了一个他所谓的“D命题”,这一命题即使并非直接来源于杜安,但也反映了杜安的哲学遗产对于当代科学哲学所作出的贡献。D命题包涵了以下两个陈述:
D1.一个整体理论中的任何假设H都不能够与其它辅助性假设相隔离,从而单独检验其在观察中是否可证伪。H必须被理解为是整体理论中的一部分,它自身不能推导出任何观察性结果。
这一陈述的有效推论是不存在一个可以被单独证实或者被单独证伪的假设H。
D2.为了陈述D2,我们让T作为一门经验知识领域,让H作为其中任意一个假设,让A作为其它假设的总和。同样,我们假设H和A结合产生的观察结果O是错误的,因为观察结果发现一个结果O’与O不一致。因此D2可以表述为:对于所有可能的观察结果O’,至少存在一种可能的替换方式,使得被替换的辅助假设A’和H的组合依然能够解释O’。D2因此是在说H总是为真,并且总能解释O’无论O’被发现是什么,或者可能是什么。[p.1070-1071]

格伦鲍姆(1966)认为通过D命题可以得出三点:(1)在抽象意义上,D1和D2是正确的,没有人会反对它们;(2)在现实意义上,D2并没有表现出来;而(3)D1是错误的,正如物理几何学提出的反例(见pp.283-295;Grunbaum,1968,1969)。格伦鲍姆(1969)进一步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为了回应批评,他对于论点(3)引入了一个界定。格伦鲍姆承认赫斯(Hesse,1968)所说的如果否定D1来证伪H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他的几何学反例就不再起作用了。但是格伦鲍姆坚持认为如果在科学现实主义的意义上操作证伪法还是能成功的,也就是“对整个科学的全部假设和命题进行证伪”(p.1092)。总之,在格伦鲍姆看来,证伪法在科学中仍然是有价值的。

然而证伪法并不像波普尔所声称的那样是划界原则的唯一可能基础。在格伦鲍姆看来,另一个选择——被波普尔抛弃的归纳主义——也值得认真考虑。格伦鲍姆(1976,1977,1979)认为波普尔对于归纳主义的拒绝建立在一个严重的误读之上。

归纳主义提供了如下的划界原则:一个理论是科学的当且仅当它能够被新培根主义的控制性方法所知道的经验结果所证明。这种方法与基于证伪性的划界标准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关注理论的可信度,而后者只关注理论的可满足性。因此,一个经验证据未被搜集完全的物理学理论,将不会被看作是科学的,只会被看作是“潜在”科学的,而用证伪法来看它则已经可以满足科学要求了。
格伦鲍姆与波普尔的分歧在于归纳主义是如何判定理论是受到经验支持的。对格伦鲍姆(1977)来说,波普尔把下列特征归于归纳主义:“如果一个T理论能解释相当多的观察结果,或者说存在相当多的积极例证,那么T理论就自动地被认为是受到这些证据的支持。”(p.224)然而成为一个积极例证与成为一个支持例证之间的区别是异常关键的。格伦鲍姆(1976)认为,“对于一个缺乏数据支持的T理论,一个例证是积极的,就意味着它能够通过T理论与其它原初条件的结合而推导出来。但是一个例证支持T,不仅意味着它是积极的,而且意味着相比缺乏例证支持的理论T,它能够更有力的证明T理论所假定的真理性。”(p.217)因此,当波普尔声称归纳主义所要求的一个积极例证就等同于一个支持例证时,他忽视了归纳主义立场的两个重要方面:

1、“已知结果限制”。格伦鲍姆(1979)说:“如果在一个特点时间,S被宣称是T理论在原初条件下的逻辑结果,或者被宣称不是它的逻辑结果,那么任何一种宣称的正确性都不能依赖于知道S是真的”(p.133)。T理论的结论仅仅是T理论与其结论之间逻辑关系的作用结果,而不能由已知结果推导回来。格伦鲍姆(1977)认为这样可以避免“事后诸葛亮”的问题:即在发现一个T结果之后,追溯性地判定S是真的。

2、“因果假设的控制性需求”。在格伦鲍姆看来,从三个世纪前的弗朗西斯•培根开始,这一要求就已经被经验主义者所强调。考虑一个如下形式的因果假设:“事件X与事件Y存在因果关联(无论是必要条件,充分条件还是随机条件)”。关于这一假设的一个积极例证是事件X的出现伴随着事件Y的出现。例如,假设H“在其它条件不变的基础上,连续两星期,每天服用五分之一磅的咖啡[X]是去除感冒[Y]的充分必要条件。”那么一个积极例证就是一个人连着两星期每天喝五分之一磅咖啡,最后确实不感冒了。然而在归纳主义者看来,这一例证并不是支持性的,除非它和一组控制性试验相结合。格伦鲍姆(1977)说“即使很多X都出现了Y的结果也并不能排除很多非X也会出现Y的可能性。但是作为X应该对于Y的出现产生影响。”(p.232)此外,“要想确保咖啡在治疗上是有效的,每一个已知的非X都应该出现非Y的情况”(p.232)。最后,格伦鲍姆总结道,“只有积极案例和非X-非Y的案例结合,才能成为有效证明假设H的支持性例证”(p.232)。

在这个更严格的归纳主义定义下,任何包涵因果性假设的理论都能够被证伪,当然逆命题并不为真。因此,在格伦鲍姆看来,波普尔声称相比与证伪法,归纳主义在证明精神分析这样理论的可信度上完全无力的观点是错误的。事实上我们将会看到,格伦鲍姆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弗洛伊德理论的缺陷并不在于它的不可证伪性,而在于它不能满足新培根主义的归纳标准。

让我们转向格伦鲍姆对于不可证伪性挑战的回应。他的基本观点如下:第一,波普尔和其它人所提出的精神分析是不可证伪的证据不充分。第二,虽然弗洛伊德的大多出支持者,包括弗洛伊德本人,有时候都表现出对于“反对证据的拒绝接受”(Grunbaum,1979,p.138),科菲声称弗洛伊德方法论是伪科学的观点也不能成立。第三,如果从科学涵义上真正理解了证伪性(即包括了可修正的辅助性假设和原初条件),那么对于不可证伪性存在大量的反例。

不可证伪性的观点认为不存在任何一个在原则上可以证伪弗洛伊德理论的事件。正如格伦鲍姆(1983b)指出,因为这一观点涉及到无限性,因此很难有对此观点的好的论证,而波普尔提供给我们的显然不能让人满意。他并没有提供一种普遍性的证明,而只是简单的给了一个例子试图说明无论事实是什么弗洛伊德理论都能予以解释。波普尔(1963)描述了两种情况:一个把孩子推下水意图淹死他的人,和一个牺牲自己生命去救孩子的人。他写道:“这两种情况都能被弗洛伊德的术语轻松地解释。在弗洛伊德看来,前者忍受了压抑(可能是俄狄浦斯情结的某些内容),而后者则实现了升华”(p.35)。

作为不可证伪性观点的证据,在格伦鲍姆(1979)看来这个例子悲惨地失败了。首先,“如果确实存在自我牺牲拯救孩子的行为和谋杀孩子的案例,而一个成熟的精神分析理论确实能够解释两种,那么为什么这就成了它的缺陷?”(pp.134-135)。第二,即使这个例子有说服力,它显然也不能覆盖在不可证伪性命题下的无限的例子。波普尔在这里似乎依赖于他所明确反对的“枚举法”。第三,这个例子过于勉强,波普尔应该至少选择一个弗洛伊德文本里的例子。最后,波普尔声称弗洛伊德理论能够解释这两种情况,但是这种解释只能通过分析家随心所欲地设置其它原始条件而实现。格伦鲍姆问:“难道在波普尔看来是科学典范的物理学能够支持没有独立证据的毫无限制的原始条件吗?”(p.135)显然,波普尔对这一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艾森克也提出了另一个类似的观点,格伦鲍姆(1979,pp.138-139)同样以不充分的理由拒绝了。

格伦鲍姆随后思考的科菲(1970)的观点。科菲认为弗洛伊德的方法论本身意在回避任何反对意见。在详细检查了科菲用来支持自己观点的内容后,格伦鲍姆(1980b)认为科菲在检验弗洛伊德理论时处理不当,“只关注了一些在弗洛伊德支持精神分析理论中扮演不重要角色的相关证据,而导致了错误的结论”(p.84)。在格伦鲍姆看来,弗洛伊德愿意承认错误的可能性,并且在几个场合确实承认了理论错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格伦鲍姆引用了几个例子:

1. 在《对我焦虑性神经症论文批评的回应》一文中,弗洛伊德(1895)明确指出了他愿意接受哪一种发现作为自己焦虑性神经症病因学假说的反面例证。
2. 在1897年,弗洛伊德抛弃了幼年期现实的创伤性诱惑导致了成年后神经症发作的假说(见Freud,1954,pp.215-216),因为这一假说导致了难以置信的极端结果;尤其是对儿童性侵犯的发生率会变得反常的高(Grunbaum,1979,p.135)。
3. 在1909年,被弗洛伊德当作是最好案例的“鼠人”,保罗•洛伦茨,拒绝了弗洛伊德关于自己成年强迫性神经症病因的解释(Grunbaum,1979,p.137)。
4. 在《与精神分析理论相悖之一妄想症病例报告》中,弗洛伊德(1915)描述了一个年轻女性的案例,她表现出妄想症症状,但是却没有任何潜在的同性恋吸引,后者被当时的弗洛伊德认为是妄想症的病因。在这里,弗洛伊德提出:“由于病例偏离了我们的理论预期,要么理论必须被放弃,要么我们应该和律师一起,认为这并非是妄想症状而是对于现实体验的正确理解”(p.266;Grunbaum,1983b,p.155)。
5. 弗洛伊德(1933)《对梦理论的修正》在战争神经症的重复梦的基础上承认了原有的错误。

这些案例不仅足以反驳科菲的伪科学指控,而且能够证明从逻辑角度来看,弗洛伊德理论是可以证伪的。为了进一步强调不可证伪性观点的错误,格伦鲍姆又提出了一些可能或确实被证伪的案例:

1. 在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中,无论是性格特征还是特定的童年病因都与某一类型相关。因此,例如弗洛伊德认为“口欲”性格与依赖性、服从、需要支持、悲观主义和幼年期过早断奶相关联。格伦鲍姆(1979,p.137)认为人格特点与童年体验的关联性至少初步看来是可以证伪的。
2. 格伦鲍姆(1979,p.137)指出存在与弗洛伊德压抑理论和梦理论相反的试验结果(Holmes,1974;Fisher &Greenberg,1977)。
3. 一些弗洛伊德的假说中,包涵了统计性的预测,应该能够被验证。例如,格伦鲍姆(1983b)写道,弗洛伊德认为同性恋的压抑导致了妄想症的观点意味着:
如果我们社会对于同性恋的禁忌减少了,那么男性妄想症的发生率也应该减少。同时在那些默许甚至认可男同性恋的古代社会中妄想症数量也应该相对较少,因为关于同性恋的压抑和集体焦虑的减少鞥能够支持弗洛伊德假定妄想症的必要条件[p.157]。

1 1

ybh4600伪心理学工作者

2012-06-14 08:47
支持者: 真是结

“精神分析难免是要涉及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等学科的”?
“我们知道,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都是科学。因此,精神分析无疑是科学,而且是一门高端科学,融合了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
“精神分析起源于理论,但是它在之后的发展中越来越和神经科学,发展心理学,循证医学联系起来,成为一门有系统研究方法的学科。”?!!
“这本书总结了目前为止所有精神分析取向的研究方法,......个案的纵向研究,以及新兴的质性研究方法。”?!!!
槽点太多了,我只想说,拿个案法和质性方法作为是否是科学的依据,lz你靠点儿谱成不成啊!!!!!
我一个学认知神经的同学都不敢随便说自己是科学研究
LS的言论雷到我了。。。

1 1

木正雄心理咨询师,GRE填空讲师,桌游达人

2012-08-06 09:52
支持者: Methou

弗洛伊德确实是基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医学和生物学研究结果提出精神分析理论的,而他本人始终致力于以科学的方式推动精神分析的研究。但就目前来说,精神分析已经不符合当代科学的判断标准。所以它现在是非科学。非得把它和科学扯上关系,那就是伪科学了。

0 0

当年弗洛伊德刚提出的时候不是
慢慢发展后才是科学~

0 0

就我理解,科学不是一种或几种知识体系,而是一种方法.由已知去推出未知的方法,由已经确定的基本理论加工,推出高级理论(最典型的当数数学了),产生新的知识,推动学科的发展,就像盖房子一样,有一块块砖(知识)一层层的累加,最终形成房子(理论体系).当然,科学也是个发展过程,理论不断地验证,错误的理论不断被淘汰,正确的理论不断发展,最终共同推动人类的进步.所以,就我而言,科学并不是只有数学、物理、化学(我本身是化学的^O^)生物这些,只要是建立在理论上的,严谨的、发展的都可以称为科学,当然,如果其建立在错误的理论上,那么这门学科也终会有被淘汰的过程.当然,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或未知现象,其中一些在未来的时候会被发现,得以解释,可能也有一些在科学的体系下根本无法被解释的(不是指鬼神说),这些东西不能用科学的方法理论进行研究.科学是建立在已知的理论上的,可是人类往往由于已知而且否定未知,所以科学也不是万能的.(说太多、我凌乱了)总之,科学是一种严谨的研究方法而不是一种只是体系,它是一种工具,人类进步的工具,当然,在人类文明发展到极高的高度时,会有新的工具产生,科学这门工具也有被淘汰的时候,这个我完全赞同,但是在我们现阶段,科学是我们进步必须依赖也是可依赖的工具.

0 0

混沌歌者临床医学/神经科学

2012-08-20 14:19

今年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上一短文介绍精神分析,有英文基础有心了解、探讨的人看一下吧
http://download.cell.com/trends/cognitive-sciences/pdf/PIIS1364661311002385.pdf?intermediate=true

0 0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精神分析学”就想到佛洛依德,然后就想到他关于恋父情结和恋母情节的解释.........然后........感觉深有岛国动作片神韵.........

0 1

没看到学物理的来黑心理学啊~~这是不科学啊~~

5 1

小骗子生物技术学士

2012-06-12 09:36

没什么,心理学界也不认为佛洛依德是个科学家。

0 0

科学这一个词,有不同的定义。
理科的同学认知的“科学”,一般不包括精神分析。

0 0

你看得见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2012-06-12 12:00

精神分析显然不是物理学……

0 0

燃玉理论物理学硕士在读,维基百科小组管理员

2012-06-12 16:06

我国是以行政需要才把心理学归类为自然科学的

0 1

Enceladus果壳网客服GG

2012-06-12 11:13

他的理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思路,但是过于大胆了

1 5
支持者: 慕容晓舟

1、人的心理是会受到生理的影响的,一些身体的状况很可能会引发情绪的变动。比如,你感冒生病时,不仅浑身无力,心情也很糟糕。再比如,人们常说的更年期妇女的脾气可能会比较不好。因此,我们可能常常需要通过生物学方面的研究来分析一些心理上的问题。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有的人若是长期被虐待殴打,就可能引发精神疾病,变疯子。受到虐待和殴打(先不考虑精神性的虐待),是身体上的伤害,带有物理性质,可是这样却可能引发精神疾病,因此,很多精神疾病很可能是外在因素引起的,而这些外在因素内化过程的分析常常涉及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等。就像我看到的一本书《心理学与生活》,一开始讲的都是些生物学上的知识。
因此,精神分析难免是要涉及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等学科的,有时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需要通过这些方面的知识来解决问题。治疗时也很可能对这些知识进行运用。
2、此外,精神分析学也常常会涉及到一些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的知识。通过这些方面的知识来看待精神问题同样是有意义的。我看过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这里面就涉及许多社会科学的知识。
3、我们知道,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都是科学。因此,精神分析无疑是科学,而且是一门高端科学,融合了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