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好奇』克苏鲁神话的魅力何在?


因为我实在是对恐怖文学一无所知,最近听别人说了这个神话体系,感觉有二:

百科上面说洛克拉夫特的小说主题都很统一,据说克苏鲁故事的结构也很类似,如果只有“创造恐怖感”这一种技巧的话,这种技巧很快就会成为滥觞。

如果同一种技巧重复多次,就会失去它影响人情感的力量,所谓司空见惯。

但是这个体系很著名,似乎它的粉丝并不少,如果只是一招“亢龙有悔”翻来覆去的打,那么它不该这么牛叉。克苏鲁神话到底是怎么脱出俗套的呢?

既然万能的果壳连“《三个傻瓜》的魅力何在”这种问题都能球到答案,所以上来问问(喂)……


关于司空见惯给个图:

推荐  (1) | 31人关注关注
17个答案
19 0

暗号畜牧学硕士

2012-10-22 16:50

从创始人洛夫克拉夫特说起。他的作品一直有一个主旨,“平凡的人类的法则、利益和情感在浩瀚的宇宙中都是无效的和没有意义的”。因此,结合“远古邪恶”的设定,好的克苏鲁小说应该向读者表达出一种“莫须有”的恐惧。这种恐惧不可名状,却又无处不在,就是说读的时候自己也要脑补一下,吓唬吓唬自己。就算读者平时人类沙文主义到爆,读克苏鲁时也得放下人定胜天的架子,才能品出味道,体会出它的魅力。

另外,这也跟洛夫克拉夫特所处的年代有关,正好是二十世纪初的科学革命,一个颠覆性的世界观正在建立。在这种磨合阶段,文学作品会自然地把超自然的东西和新科学结合起来,把神话放到宇宙背景下,所以在洛氏的小说中,科学元素是贯穿始终的,比如他对相对论、平行空间、生命起源等等的见解,这些见解也许不正确,但富有……怎么说呢……情怀。个人认为许多克苏鲁神话其实算是某种科幻小说。

当然创作者可能会有套路固定的毛病——“我找到了一个笔记本,我发现了邪神,但我不能说,我疯了”这种模式,但是能把它写出新意也会让读者看得津津有味不是。具体怎么破我先想到两点,第一是加设定,洛氏以后的设定也比较多样化了;第二是扩充体裁和题材的范围,比如说你可以把它写成科幻小说(推荐起点《泽天记》),也可以把它放到不同的背景下(cOMMANDO《克苏鲁来到三井子村》),玩出新意也是现在的克苏鲁爱好者追求的重要方向。(虽然已经不是正统的克苏鲁了)

【P.S. 而且在看动画片《海绵宝宝》、国产动画《太阳之子》、漫画《子不语》甚至钱莉芳小说《天意》的时候里面的邪神出现的时候能会心一笑也是件很愉悦的事呀……】
对了,无耻自推一部玩笑作《七娃》,写得不恐怖,完全是玩颠覆。

4 1

Antichristvs傳播學碩士 遊戲策劃

2013-07-10 11:14

克苏鲁神话吸引人的地方我觉得包含几点

1.古老。 克苏鲁故事所要描述给读者的往往是一个极其远古而又被隐没的世界,这给人一种对于未知的向往,而由于这世界是“曾经真实存在”的,一种宏观的恐惧就出现了

2.邪。说克苏鲁描述的神祗们是超越善恶的存在,其实与许多实际体验不符。 古神大多无目的无动机地嗜好血腥猎奇,无论如何对于生命来说 这就是恶的。问题出在无动机这个点上,正是这一点才让我们觉得古神超越了善与恶。 对于一些人来说 这样的无动机的恶作为远古神祗的主要属性相比于普通宗教里作为善神对立面的恶(比如基督教的魔鬼)更为恐怖,因为在前者这个设定下没有“善”的机会。

关于邪的另一层意思则是诡异。诡异往往来源于动机不明。而疯狂则是诡异的一大表达。我想人们相对于监狱来说往往更怕疯人院,应该就体现了为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 克苏鲁体系比一般神话体系更吸引人

3.克苏鲁体系里的很多描述都用“无法言说”“不可名状”来含糊带过,比如对于很多古神的描写是“见过的人都疯了 因为无法理解这种存在” 。 和古神有关的语言也被设定得十分奇怪,是与英语语音不一致的发音方式, 比如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这句话 一般人就无法读出来---这正为之前“无法言说”“不可名状”做了旁证,于是这个形象以至世界观的可信度在读者心中就被牢固地确立了,而我们都知道可信度是虚构的文化创作重要的一个点之一(这也适用于电子游戏)

4.和第三点相似,虽说作者经常说某些神超越人的理解,但到了要真的描写这个神的形象时,作者(以及后人)的想象力发挥得十分好,从最经典的克苏鲁说起,其实用八爪鱼作为原型,Wells早就试过了,但问题是Wells笔下的火星人直接就是八爪鱼,而克苏鲁的形象较为复杂。加上火星人这一设定得局限性(在20世纪后 很多人应该都知道火星没有外星人了)和邪神世界观设定的包容性(自圆其说能力极强,而且还利用了“位面”的设定) 这可信度的加成就越来越高了。

2 0
支持者: 漩凝_瞬刃 Mokou_48390

我记得克鲁苏神话——邪神复苏有个序文,那个里面说的应该算是比较细的?百度百科上没有全文不过也是可以看一下的。

好吧我复制一下……荣誉归于詹姆斯·特纳!

序言

“为什么你们要以科幻小说的名义刊登像洛夫克拉夫特的‘疯人山’那样的东西?难道你们真的困难到了如此地步,非登这种废话连篇的东西不可吗?……如果诸如此类的故事——像是两个人看着某个古代废墟中的石刻把自己吓个半死,或是什么人被连作者本人也描述不清的什么东西追逐着,或是谁叽叽咕咕地述说着诸如没有窗户的五维密室、约-梭托等等无可名状的恐惧,等等——就是未来的探险故事《惊天传奇》的构成的话,那就只能盼老天爷来援手科幻小说了。”
上面的内容摘自《惊天传奇》1936年7月号的读者来信专栏,信中提到的令人憎恶的对象当然就是该杂志在同一年里发表的两篇H· P·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中的一篇。对于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读者的反响并不都是消极的,但那些褒扬的评论还是被愤怒、困惑和绝望的大呼小叫淹没了。
20世纪30年代,美国杂志上的科幻小说大部分都是由雇佣文人炮制的情节加冒险的故事,他们不过是把懒散的某牧场改成了某星球,然后胡乱地套用同样的故事情节,用太空强盗取代了偷牛贼罢了。在1936年,那些热衷于科幻小说的人还只是习惯于跳上星际飞船,在比光速还快的驱动器上翻筋斗(别去想什么爱因斯坦的理论),把参宿四上的八脚怪炸个稀巴烂,他们无法理解洛夫克拉夫特苦心描绘的那种气氛,让他的两个勇猛无畏的探险家在南极荒原上,面对无与伦比的恐惧,喋喋不休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发狂般地惊声尖叫。
洛夫克拉夫特的“神话”故事和史密斯博士极其同党所推崇的星战故事之间是有本质的区别的,而不仅仅是注重情节和注重气氛的差别。在当时那个年代,以太空探险为主题的许多代表人物,如E·E·史密斯、奈特·沙克涅和拉尔夫·米尔恩·法利,都是生于前一个世纪的人,那时的人们依然认为宇宙的运转是遵循着永恒不变的牛顿定律。就像我们的太阳一样,每个星球都是一颗恒星,当19世纪的天文学家将他们的分光镜瞄向太空时,他们得到了可靠的信息,确知那些星球上也有氢、氦、镁、钠以及其它元素,和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太阳系中所发现的完全一样。19世纪末,当物理学家庆幸地以为他们完全了解了宇宙的时候,人类征服宇宙的终极梦想还真的是如此不可能的任务吗?
1905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开创了20世纪的科学革命,而这场革命最终将彻底粉碎经典物理的教义。随着在相对论、量子力学、亚原子粒子等领域的不断发展,宇宙似乎也不再那么能让人看得懂了。随着哥白尼和伽利略扭转了人类中心说,现代人也开始认识到,他非但不是宇宙的中心,而且他只是宇宙的一个特例。宇宙以及它的中子星、类星体和黑洞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们在宇宙中是一个陌生人。
在20世纪30年代所有那些在杂志上发表过科幻作品的作家当中,只有洛夫克拉夫特超越了他的同僚的那种单调乏味,传达了宇宙的神秘性这个20世纪最敏感的话题。“我的所有故事,”洛夫克拉夫特1927年在一封信中写到,“都是基于最基本的前提之上的,那就是平凡的人类的法则、利益和情感在浩瀚的宇宙中都是无效的和没有意义的,”这是一个宣言,实际上概括了当时正在发生的现代科学的变革,其时那些目瞪口呆的物理学家吃惊地发现了一个不为牛顿力学所约束的陌生的新世界。爱因斯坦在阐述他的广义相对论时不得不与非欧几里得几何相抗争,而克苏鲁的海底城市的非欧几里得角所代表的就是同样的非欧几里得几何;在“外太空的色彩”中所描绘的神秘的陨石放射,复制的是20世纪初叶由贝克雷尔和居里夫妇所完成的镭的实验。就连目前在高等数学方面的发展——混沌现象——也被克苏鲁神话预示出来了,在洛夫克拉夫特虚构的万神殿里,至高无上的神是白痴盲神亚撒索,而它就是终极的混沌空间里螺旋形的黑色旋涡的主宰。如果适当地用曼得勃罗(Mandelbrot)的分形理论和费根堡姆(Feigenbaum)的常数理论装备起来后,亚撒索在当代混沌学的数列和扰动中应该很是有如鱼得水的感觉。
再更多地谈论克苏鲁神话和20世纪科学发展之间的一致性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洛夫克拉夫特借用的这些概念并非出自于相关的高等数学的正规知识,即,相对性,而是出自于一种偶然发现的、出自本性的对“混沌和未探明的太空恶魔的袭击”的洞察力。从历史观点上讲,洛夫克拉夫特已经和那些被现代化的20世纪遗留下来的社会和经济精英密切结合在一起了;他是无所寄托的梦想家,在他自己的时代里是一个局外人,在宇宙中也成了局外人。阿根廷作家胡利奥·科塔萨尔(Julio Cortazar)曾经指出,“所有完全成功的短篇小说,特别是科幻小说,是神经病、梦魇或幻觉通过客观化的中和并且转化为一种在神经领域之外的媒介而形成的产物。”就洛夫克拉夫特来说,他把宇宙看做一个收容可怕的奇迹的避难所,这种观念不过是他病态的局外人心理的鲜明写照;正如洛夫克拉夫特在他的家乡普罗维登斯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在克苏鲁神话中,现代人也是一个外来者,迷失了方向,随波逐流,在一个可怕的深渊边缘摇摇欲坠。1936年,当洛夫克拉夫特的“疯人山”在《惊天传奇》上连载时,那些暗示宇宙的浩瀚、神秘的内容被读者斥为胡言乱语,但20世纪的科学革命已经证实了那些内容的正确性。物理学家刘易斯·托马斯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说,“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成就就是发现了人类的愚昧无知。”记住上面的这句话,停下来一会儿,翻开本书的第一页,读读“克苏鲁的呼唤”的开篇第一段吧。
在1937年洛夫克拉夫特去世后,离奇的恐怖故事仍然盛行不衰。洛夫克拉夫特差了几年,没赶上约翰·W·坎贝尔接管《惊天传奇》,他的编辑才能和影响力令美国科幻小说杂志的整个领域有了显著地进步。尽管他有惊人的才干,但他还是保持了一个最基本的设计思想,即对技术胜利、对人类的独出心裁和足智多谋所具备的绝对效力抱有超凡的信心,相比之下,洛夫克拉夫特似乎就像一个在科幻小说的天空下异想天开的异形。
孤独的普罗维登斯隐士和他的神话遗产在他的一干朋友和仰慕者心目中是永存的,他们就像一个秘密社团的成员守护它们的神谕和神像一样,维护着“克苏鲁神话”。这其中的努力就包括了由成立于1939年的阿克汉姆出版社发起的、颇受争议的模仿写作计划。
20世纪30年代,洛夫克拉夫特曾经亲自为不同的版本客户编写过仿“神话”故事,他还特别提到过那些故事是“(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让我的名字与它们联系起来的。”在洛夫克拉夫特去世后的那些年里,以1942年弗朗西斯·T·兰尼的“神话”专门用语词汇表为起点,开创了一个新纪元,在这期间,克苏鲁和他的宇宙同伙被仔细地加以审视、分析、归类、系统化,被分级,被删节得残缺不全。就这样,到了20世纪70年代,在一本很浅薄的关于“神话”的书里,一个美国的科幻作家提出,洛夫克拉夫特的构思存在“脱漏”,并且认为他本人和其他人有责任用新故事来“填补”这些“空隙。”在洛夫克拉夫特之前,蛙类食人族的故事只有相当有限的市场;在他去世后的几十年里,创作仿克苏鲁作品逐步发展成为一种占有很大市场份额的产业。
这类衍生出来的作品数量巨大,用已故的E·霍夫曼·普里斯的话来说,都是“可恶的垃圾,”但这对“神话”造成的影响尚不及那些真正的侵权行为为重。洛夫克拉夫特假想的宇宙进化论决不是一个静止的体系,而是一种具有艺术价值的构想,它始终适应于它的创造者的个性发展和兴趣变化。因此,随着哥特式情趣在洛夫克拉夫特生命的最后10年里逐渐让步于宇宙情结,诸如“邓维奇的恐慌”(1928年)之类的早期“神话”还牢牢地倨于衰落的新英格兰的闭塞地区,而仅过了6年之后,在“不合拍的阴影”里,洛夫克拉夫特就开始令人眼花缭乱地叙述起宇宙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了。同样地,当洛夫克拉夫特在20世纪30年代终于开始对恐怖小说丧失兴趣时,人们可以再次从比较中看出,在“邓维奇的恐慌”里,“神话”的神依然还是带着符咒、栖于海湾的、恶魔似的实体,而在“不合拍的阴影”里,外星生物已经变成了开通的、地地道道的社会主义者,这直接反映出洛夫克拉夫特突然对社会和社会改革产生了兴趣。如果他活到了20世纪40年代,神话还将继续随着它的创造者的变化而发展;对作者身后的那些仿作者来说,根本不存在可以套用的僵化的体系。
再者说来,“神话”的精髓既不在于众多的虚构的神灵,也不在于那些尘封已久的禁书,而在于一种令人信服的宇宙态度。宇宙是洛夫克拉夫特在描述他的重要审美观时重复了无数遍的术语:“我选择恐怖小说,是因为它们最符合我的倾向——我要即刻实现我最强烈、最持久的一个愿望,幻想着能神奇地中止或违背永远禁锢着我们并且挫败我们对无限的宇宙空间的好奇心的时间、空间和自然法则所具有的那些恼人的限制……”
在某种意义上,洛夫克拉夫特全部的成熟的作品是由宇宙奇迹故事组成的,但在他生命的最后10年里,当他开始放弃邓萨尼式的异国情调和新英格兰黑巫术,转而探索神秘的外层空间的混沌这一主题时,他写出了大量被后人称为“克苏鲁神话”的作品。换句话说,“神话”代表了洛夫克拉夫特的那些宇宙奇迹故事,在那些故事里作者已经开始将他的注意力投向现代科学的宇宙世界;反过来,“神话”里的神灵将这样一个无目的的、冷漠的、陌生得非言语所能表达的宇宙具体化了。因此,那些经年创作拙劣的仿“神话”作品的仿洛夫克拉夫特风格的人应该明白:“神话”不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公式化的表达和词汇表拾遗的串联,而是一种宇宙化的思想状态。
本集中收录的带有克苏鲁神话色彩的故事,是这类故事中少数比较成功的作品。其中最早的几篇现在看来也许像是通俗文化的粗劣作品,但其余各篇都是相当精彩的,像出自罗伯特·布洛克(“弃屋中的笔记本”)、弗里茨·莱布尔、拉姆齐·坎贝尔、柯林·威尔逊、乔安娜·拉斯以及斯蒂芬·金的故事就特别体现了H·P·洛夫克拉夫特的风格,并且为传扬“神话”作出了他们自己的贡献。
本书最后一篇小说的作者理查德·A·路波夫还给了我们更多的东西:他不仅写出了“发现古里科地带”这篇出色的“神话”故事;他还是我所遇见的除洛夫克拉夫特之外的唯一一位传达了打破传统的创新性意义的作者。在这篇杰出的作品里,路波夫不仅运用了必不可少的“神话”术语,而且还营造了最基本的宇宙奇迹的氛围,并且还再创造了那些“神话”原型里所具有的振奋人心的刺激。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会有1936年时的群情激奋,翻开本书的“发现古里科地带”,看看它的开篇吧。

詹姆斯·特纳
2 0
支持者: Rossin 暗号

作为克苏鲁神话系列的爱好者并长期混迹克吧的自由撰稿人来说,克苏鲁神话的优点是他本身有一个合理的框架,就像希腊神话或者北欧神话体系一样,神灵有自身的性格和做事方式,创作也比较自由(因为基于北欧或者希腊神话来写的话有些角色可能会和原本形象不一样),比如著名的奈亚拉托提普有无限种分身,出名的就有12种。
其次则是克苏鲁神话拥有超善恶的价值观,和浪漫主义或者经典中善恶分明的价值观相对立,更符合东方人的思维。有将其称为 宇宙主义 文学的,因为黑暗的宇宙是人类最后的未知地域。
最后就是克苏鲁神话来者不拒,它接受任何神话中的人物,思想,角色,洛克克拉夫特本身并没有铸造这个体系,他只是写了一系列神秘主义的小说,而在之后,他的崇拜者和继承人雷克斯将洛克克拉夫特神话中的神灵分为了地水火风四系,有了冲突和矛盾,建立(当然也有粉丝认为是毁灭) 了克苏鲁的体系,之后克苏鲁便在各种小说,电影,动画,游戏中客串,比如魔兽世界,翻滚吧奈亚子,甚至在 凉宫春日中也漏了个脸。

某种程度上,克苏鲁神话已经变成了一种对于某类宇宙邪神角色的标签,有着非善恶的价值观,残忍混乱,嗜杀血腥的代表。
如果想了解更多克苏鲁神话的小说和设定,请移步克苏鲁神话贴吧,我在那有几篇加精的中篇

2 0

我感兴趣的倒是您看来完全不清楚滥觞是什么意思,就在乱用,强行装逼。

1 0
支持者: spiderman4

吃货最爱,鸡翅与章鱼触手大神。

1 0
支持者: Dear.ZHW

滥觞- -不是起源的意思嘛 好吧我歪楼了- -

0 0

无以名状的恐惧,对未知生物的恐惧,人类本能的恐惧

0 0

总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触手。粘液。无面者什么的。。。.不要在意其他细节..

0 0

如果想系统的了解克苏鲁神话,有什么书值得看一下呢?

0 0

克苏鲁神话之前看过一本。我一开始以为是本恐怖小说集,翻开来才发现这本书......怎么说呢,看懂的故事就那么两三篇,而且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每一个故事都是独立的,而且最让人抓狂的是有篇不短的小说一开始就说某人看到了很恐怖的东西,我被吊着一直耐着性子看下去结果到最后都没说他看到了什么╭( ̄m ̄*)╮就像“等待戈多”一样,到最后也没说戈多是谁。可能是要给读者一个想象的空间,但是为什么我觉得被骗了呢?还有一个故事说一个苦命的娃父母死了投奔的亲戚失踪了还冒出了一个冒充是他表哥的人想带他走,最后他投奔一个邮递员结果逃跑的半路上被不知名的怪物杀死了,还亲眼目睹了某个诡异的仪式最后回到亲戚家等那个“表哥”抓他走。看完了我也不知道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人类的脆弱?怪物的强大?反正感觉莫名其妙的。
至于恐惧感,我可以说完全没感觉吗?一点都不恐怖。

0 0

http://tieba.baidu.com/p/1774623873
看那些看一眼就能让人尿爆而亡的怪物卖萌!

其实就我个人理解而言,克苏鲁神话的开创性归根到底就几点:创世神并非带着善意去创造这个世界。它们并非人形,也不像一切人类已知的生命体。人类在它们眼中和蝼蚁没有区别。它们的思想人类无法理解,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它们都是怀有无尽恶意的可怕怪物。他们不会拒绝其他人类的崇拜,也不会回应人类的祈祷,更不会满足人类欲望。说到底人类根本无法激起众神的兴趣,当然潜伏在八坂真寻家的傻毛LOLI除外。

0 0

搜克鲁苏的资料搜到这个。看到楼主对“滥觞”的错误用法,特别来纠正一下。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一》:“江水自此已上至微弱,所谓发源滥觞者也。”
仅用来比喻事物的起源、发端,其他用法在现代已不存在,否则,为误用。

0 0

“我认为,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
——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

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的共同主题是:在宇宙中人类的价值毫无意义,并且所有对神秘未知的探求都会招致灾难的结局。人类经常要依靠宇宙中其它强大存在的力量,然而这些存在对人类却毫无兴趣——如果不是怀有恶意的话。

我想这就是原因,它涉及我们的世界观,但它不同于一般的恐怖小说,因为未知。我们不相信幽灵鬼怪以及水怪这样的存在,但是相对于自然而言,人类的物质确确实实的存在着。所以,洛氏的意思是:

真相很可怕。

0 0

感觉其实因为这个故事体系是全开放的,各个时代的不同风格的作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爱好来写。这就给故事一个特别的魅力。而且爱手艺的故事也蛮有神秘主义的感觉,本身也挺有吸引力的。

0 1

在于潜行的奈亚拉托提普 donot mind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