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德卡佛是谁?他有哪些主要成就? 看微博上网易和新周刊互相引用什么的。

最后一段

推荐  (0) | 26人关注关注
14个答案
31 0

张闳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2012-12-25 19:51

自1990年代起,卡佛开始在中国大陆的产生影响。韩东、朱文、李洱等人的写作,都有明显的卡佛的痕迹。卡佛的文学“简约主义”,及其冷漠的风格,本属于少数文学精英人士的圭臬,但近年来卡佛的影响迅速扩散到小资阅读阶层,乃至成为“小清新”的趣味标榜,多少可能跟小资文学教父村上春树的推崇有关。类似的命运转变,在卡尔维诺身上也发生过。不过,“简约主义”也可以算作近几十年流行文化的潮流之一,无论是室内装潢,还是流行服饰,乃至以IKEA为代表的家具陈设,简约主义也都有渗透。小资文化提取简约主义的简洁、精炼和中性的因素,作为对普通大众的艳俗风格和富豪阶层的奢华风格的对抗,以凸显本阶层的美学品味。至于卡佛作品中的冷漠、紧张和焦虑,甚至歇斯底里的“重口味”成分则被过滤掉。不过,这些成分有可能很快也会添加进去,因为近年来小资阶层正在大踏步向“屌丝”阶层撤退。“小清新”的暖春季节已经过去,等待他们的是烈日灼人的酷暑季节。

18 0

雷蒙德·卡佛是所谓“极简派”的美国小说家,生活流离,去世得很早,所著不多,以短篇和诗为主。短篇的内容大多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不幸婚姻,酗酒殇情等。诗歌有些很有意思的小情诗,他喜欢把代表了无望生活的日常事物放在一起,有些地方要熟悉美国文化才好知道他在说什么。写作技法上他喜欢大段的留白,刻画几个冷峻瞬间以后戛然而止,由读者自己补完,(是属于美国短篇小说技法里引导读者情绪的那一派),这种“极简”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是他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去世后一度有争议认为这种极简是来自编辑对他的作品进行的过度删节,商业上打了一些笔仗。

村上春树是卡佛的粉丝,亲自翻译了一些卡佛的作品成日文。个人认为村上自己的短篇风格没见到卡佛文风太多影响,(反而是家庭传教士、第五大道爱好者作家的影响多点),但是村上的作品英译依稀有卡佛的干净。

卡佛在中国近年来有恶俗化的趋势。个人认为他描述的生活、情感、情趣实际上都跟当代中国人的情况相差甚远,但是在文学爱好者的圈子里很受推崇。02,03年左右,一篇卡佛写父亲的散文被认为是充满真挚情感、催人泪下的最佳回忆类散文,不少知名文艺类博客都竞相转载。印象中那个年代亦没有卡佛的中文译作成书,大陆仅有对外翻译公司影印的一本英文版卡佛小说集,网上开始出现不少爱好者的自发翻译。09年开始译林和人文出了卡佛的小说集,现在出版情况我不太了解。

英文世界里美国文库系列出了卡佛的小说全集http://www.amazon.com/Raymond-Carver-Collected-Stories-Library/dp/1598530461/ref=sr_1_3?ie=UTF8&qid=1356426258&sr=8-3&keywords=raymond+carver

亦有诗歌全集http://www.amazon.com/All-Us-The-Collected-Poems/dp/0375703802/ref=pd_sim_b_1

2010年卡佛的这本传记颇受赞誉http://www.amazon.com/Raymond-Carver-A-Writers-Life/dp/B005GNLV2M/ref=sr_1_sc_1?s=books&ie=UTF8&qid=1356426302&sr=1-1-spell&keywords=ranymond+carver+a+life

我印象中似乎出了中文版。卡佛的英文很简单,四级水平就可以装作读懂了。

10 0


卡佛是一个小说家,也是一个有传奇经历的屌丝。美国的小说家都这样,在小说之外往往也是明星,隐个居啊,劈个腿啊,自个杀什么的——有人说这和人家出版业发达有关,谁知道呢。中国的小说家很多都是一本正经的官员,所以不像他们这样腐朽。

因为小说在中国再版,卡佛大约在08年末、09年初成为中国媒体人、文艺青年乐于谈论的一个人。这种谈论可以认为是一种消费——我个人不觉得消费是个贬义词。这次网易和新周刊的精彩对话里,都出现了卡佛,个人认为原因如下:

1.这次微博温情对答,是一种文人行为。当代中国流行写作中,引经据典是常见的,引用谁就比较重要。卡佛是个短篇小说家,以简洁著称,刚在泛众里红了两三年,不算过时。引用他的话来讨论新媒体(相对于传统媒体同样偏短的一个玩意)话题,比较对口,也比较时髦有腔调。

2.卡佛是村上春树的偶像,他最被中国文艺青年认为有腔调的一篇小说叫做《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再谈论什么》。如你所见,这个句式被广泛消费。所以这次也可以看作是业内人士在思考“当我们谈论抄袭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3.何宽老师说了,他知道对方喜欢卡佛。对方是谁不可考,也许是官博君,也许是封新城老师,也许是新周猫,爱谁谁吧。

4.文人行为被太多人贬斥,但我们也看到,至少“有礼貌”、“讲理”是好的文人习性,我们要学习。

卡佛先生还说过一句话:“我需要写一些立刻就有回报的东西,3年后不行,1年后也不行。所以,我写诗和短篇小说。我开始明白我的生活不像,这么说吧,不像我所希望的那样,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需要承受——想写东西但没有时间和地方来写。我经常坐在外面的车里,在放在膝盖上的便笺簿上写点东西。”而本次回答是为了回馈@拇姬 先生友情提供的一个联系方式,属于立刻给他的回报,望果壳网友周知。

附本人主笔的、消费卡佛的卷首语节选。刊于2009年本报情人节特刊。这就是庸俗的流行媒体的调调,供大家参考

爱你,今天就是情人节

现在最流行的一本小说,是雷蒙德·卡佛的《大教堂》。不幸的是那里面有十几篇故事,只有一篇和爱情有关。
这人还出过一本小说,叫作《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虽然这本书写在三十年前,但看起来,仍然很像在嘲笑我们——刚刚学会情人节不久的我们。没错,是该问问: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当我们用几十个版面(纸很贵)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首先,卡佛先生思考的是小说家的问题。小说家不是人人都要做的。
其次,我们的理想是做生活家,至少也是初级生活家。一个初级生活家在谈论爱情时,或许在说这些——

此处略去导读内容若干字

女人挑男人,在乎的是时间长短;男人挑女人,在乎的还是时间长短。那就把时间搞长一点吧。我们的活动叫作“情侣主题消费月”。从现在起直到2月28日,特刊里提及的优惠,你都能享受到。我们试图把情人节拉长、放大,给你更绵长的氛围与品质。
常效。持久。耐用。一如你想象的情人。
亲爱的卡佛先生: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的是全部的生活。
生活的本质可能不是情爱。但情爱天然就是最好的生活。
爱你。今天就是情人节。

《都市周报》编辑部

7 0

当年我曾经对朱伟说,卡佛的小说啊?我看不懂。他说,有什么看不懂的,都写的夫妻关系之类。。看到了豆瓣卡佛小组上苗师傅转贴的这篇文章,照他说,虽然是写夫妻关系,也还是很深奥的。。

老板英语一般,还说新的译本比于晓丹翻译的好,不容易,哈哈。


也说《大教堂》
◎朱伟
卡佛的《大教堂》去年底由译林出版社出版,译者肖铁,这回是正式购买了版权。这是雷蒙德·卡佛一生共出版6本短篇小说集中的第4本,其中收他11个短篇,有我特别喜欢的《大教堂》与《好事一小件》,却没有《离家这么近,有很多水泊》(此书村上春树的前言中,译为《水泊离家那么近》)。
如果我没记错,卡佛小说最早被《外国文艺》引进,应该就是这篇《离家这么近,有很多水泊》。这篇小说浮出水面的部分应该是,女主角由一起凶杀案引发的惊怵——她喜欢钓鱼的丈夫周末去城外,在河边遇到一具漂浮的裸体女尸。他们在河边生火、钓鱼、喝威士忌,怕尸体漂走,就用一根尼龙绳将她的手腕拴在树桩上。第二天,他们兴味索然,提前结束了度假,在回家路上报了案。这是这个故事在我记忆中的第一场景。第二场景,丈夫回家后,电视里在播报有关发现女尸的新闻,女主角在看新闻,丈夫粗暴地让她把电视关上,于是女主角认为丈夫与女尸有关。第三个场景,电视播报案件进展,罪犯抓获,已经明确与丈夫无关,但女主角还是觉得自己与这姑娘有关。她决心去参加葬礼,参加完葬礼回来,突然发觉,离家不远,其实就有很多可垂钓的湖泊。上世纪80年代,我曾给无数人讲述过这个我自己记忆中的结构。
真实的卡佛《离家这么近,有很多水泊》,其实与我记忆中不同——发现离家这么近就有很多水泊,不在故事结尾,是在破案之前。女尸是否与丈夫有关?确实是这篇小说露出水面的部分。水面以下呢?首先,发现女尸的过程,其实是女主角所叙述,那就可理解为,它本身就是女主角对丈夫行为的探究。其次,小说通篇都是女主角的视角,这意味着,它是女主角眼中的丈夫反常,除了紧张,还有隐含的粗暴与对他人可能造成的伤害。这时你会发现,那段女主角对自己往事的叙述,是一种时空跳跃中呈示的颤栗,其中涉及三个层次:她让他诱骗了自己;他对她说,总有一天,这种事情要以暴力来解决;每到16点她就开始头疼,他叫她去看病,大夫的热情关怀就能使她感到满足。根据这些,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女主角对丈夫的猜疑,都因为她在日常生活中积累的恐惧。她可能患有严重的精神抑郁,这种惊怵可能与她丈夫潜藏的暴力倾向与对女人的态度有关。小说中突出的三个细节,都支持了这个结论。其一,女主角回味面对女尸的丈夫,用了手电——“他们的手电就一直在姑娘身上照来照去。”其二,女主角站在离家不远的水边,恍若自己脸朝下,正朝水塘深处漂去——那具女尸就这样漂在水中。其三,赴葬礼路上,女主角惊恐地遇到尾随的绿色运货卡车——那位冤死姑娘就进了一辆绿色的轿车。弄清了这些,丈夫就只是一个道具。
这就是我喜欢卡佛小说的原因。他回到小说的魅力在叙述,而叙述所提供的视角,是为表现日常生活中看似日常、其实深刻的关系。这种关系隐秘在表面事件背后,需要接受者寻找暗示来破译。阅读他的小说,于是就成为身临其境,依靠智商去追索的过程。追索过程充满神秘,神秘中感觉到他所要表达的内核,就会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以这样的原则读《大教堂》,这是以丈夫的视角看一个来家里过夜的盲人,这盲人与他妻子的关系,表面看就是隐在水下的部分。但如你用大教堂的寓意来想这关系,就会感觉还有更重要的核。有关大教堂,有什么暗示呢?其一,盲人与他妻子的婚礼是在教堂里举办的,这是他在妻子的叙述中捕捉到的——那婚礼现场仅4人:盲人与他妻子,牧师与牧师的妻子。盲人与他妻子“难分难舍”了8年,却始终不知道她的容貌。其二,小说里最突出的细节是抚摸,妻子告诉他,聘期最后一天,盲人用手指触摸了她脸上的每一角落。她为此写了一首诗,描述“他的手指怎样滑过她的脸颊”。而小说结尾,盲人抚摸“我”画在纸上的教堂,指尖又是“滑”过所画的每一个地方。可见这“滑”是重要暗示。这时他妻子从昏睡中坐起,“睡袍还是张开着”,她问:“你们在干什么?怎么回事?”而盲人让“我”闭上眼睛继续画。“他的手滑过纸面,就骑在我手指上”,然后他说,“现在睁开眼睛,你觉得怎么样?”大教堂是什么?它的底下,其实就是我们的居处,靠着扶壁上升,再上升,就形成尖顶,超脱了尘世纷扰。这里的潜意味显然是,盲人通过这意象,牵引“我”的灵魂感受到上升而出窍。以它前后对照,盲人与他妻子与我妻子,我与我妻子与盲人的关系,则全在只有超脱才能存在的美好中。超越忐忑不安、超越神秘中被操控的残酷,这也就是卡佛自己所说、写作《大教堂》使他认识世界方法的转变。之前,他小说的水下部分,经常沉迷在日常生活无法超脱的恐惧中。
为了判断肖铁这个译本,我一字一句对照了之前于晓丹翻译的《大教堂》。两者比,肖铁的译文更精确。对卡佛这样需要准确寻找暗示的小说,精准确实非常重要。比如在“我”眼中,妻子穿着睡袍,坐在他与他之间睡着了,睡袍边缘滑下来,肖铁译“露出一段多汁的大腿”,于晓丹只译“生动的大腿”。但结尾,我的眼睛还闭着,我在我家里,肖铁译:“但我觉得无拘无束,什么东西也包裹不住我了。我说:‘真的不错。’”于晓丹译:“但我又觉得超然物外。‘真是太棒了。’我说。”则更显简洁,也更有回味。■

3 0

混沌歌者临床医学/神经科学

2012-12-25 18:59
支持者: four20 sherrlly Abuc3600

如果你能坚持看半本本《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然后感到很有兴趣,你就能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0 0

当事人作为当事人我容易吗我!?

2012-12-25 16:42

是写《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的那个人吗?
或者是写《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的那个?
反正这名字熟。

哦查了下亚马逊,雷蒙德·卡佛果然是写第一本书的那人。
p.s. 写下面那本书的叫伊恩·麦克尤恩

0 0

Rho蜀黍果壳阅读译者,抗癌药物硕士生

2012-12-25 16:45

极简主义的代表人物,一生比较潦倒。推荐《大教堂》。

0 0

只知道他成名以后就发财了,住大耗斯,后来因为年轻时候抽的烟太差就得了肺癌。所以作家在没出名的时候不要自己省烟钱,要不就干脆戒了算了,但是戒了烟可能就写不出来了,耗斯也就没了,所以还是抽好点吧。

0 0

专门去学这样的写作风格的话有点类似专门临摹波拉克或吴冠中的画,没有任何意义。 卡佛受契科夫的影响,但是契科夫的短片看起来并不是这种简约风格,这才是比较好的学习,徒有其形的文字是没有意思的。

0 0

看过他有中文译本的几本书,喜欢他说的,日常的对话也可以冷入骨髓神马的。然后一个作家的一生实在看不动……再然后楼上某个引用的评价真是毁美感的看书方式

0 0

我买了并且坚持看完了《卡佛自选集》,前面都觉得是他一直再絮叨一些,有点平常的生活琐事,简直枯燥无味。但是我看完了《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的时候我就感觉村上春树学的他哪些地方了。个人认为相当不错的小说家

0 0

卡佛的书没看过,看我觉得写这封回复信的水准很高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