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杜甫、李白、白居易这些后人眼中的大诗人,真实的为人怎样?真的有课本里那样好的形象吗?



推荐  (0) | 8人关注关注
6个答案
10 0

红色皇后科普爱好者,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2-12-27 13:17


证据太少,不可能得出答案。

=====以上为正确答案,以下为扯淡,当然看看也是极好的=====

好吧,@moogee 让我多写点贴子,所以我就再写一点。

文学批评流派“新批评”(New Criticism)认为:

  1. 作品本身是独立自足的客体。
  2. 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文本的诠释无关。
  3. 某个读者阅读作品后的情绪反应,不一定就是“诗本义”。


作品是区别于作者的,它一旦写出,就具有了个体的生命,与作者无关。而作者也不能操纵它。法国文学批评家罗兰·巴特说过,作者已死。读者不可遏制地会加入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生活经历,这样就与作者在写作时的状态偏离了。

当然也有一些作品,你似乎能从中揣测出作者的一些心态,甚至道德品格。但作者的人品是否伟大,与作品是否伟大,不能互推。如果你只是要作品(这是你可以从杜甫或李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根据新批评理论,你完全无必要知道作者的三观如何,作者当时在想什么。

一些作品的作者确实死得太久,没抓没挠。甚至还有一些作品,对其文义的解释,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自成体系的作品(如《诗经》)。仍然不妨碍它们成为经典。


(别误会,这个彼尔德只是分割线。)

另外,一些对于文艺产品的评论,即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来,作者当时的想法肯定不会如此。这方面的例子,我这里找到一个艺术品的,文学例子没有太直白的,抱歉。

此鹤初突破上古时代之鸿蒙,正踌躇满志,睥睨一切,践踏传统于其脚下,而欲作更高更远之飞翔。此正春秋初年由殷周半神话时代脱出时,一切社会情形及精神文化之一如实表现。
郭沫若为青铜器莲鹤方壶写的介绍


我无意讨论郭沫若的人品。我只想反问一下,一件二千多年前的青铜器,其作者怎么可能意识到“由殷周半神话时代脱出”这种事。

这就涉及另一个问题了,文学和艺术的解读不是丧门星柯南破的案子,正确答案只有一个。这是七巧板,利用已有之物做的想象游戏,读者自己也掺了进去。

解释本身就是再创作。

这个解释的过程用不用得着了解作者?也许用得着。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文学批评倒是否认新批评的作品自足论,但它是认为作品必须放到潜在的语言系统才有意义。

为什么苏东坡说“疏影横斜水清浅”一定是梅花,桃花杏花不敢当?梅花在中文里,是一个清冷,有矜持感的意象,“疏影”、“清浅”表现出这种优♂雅的冷♂淡。英文甚至没有一个专门的“梅”字,梅和李一揽子叫做plum。翻成英文就味道全失。

这个语言系统是包含了作者在内的一个庞大的环境。即使都是中文,其含义都可能今古不同。文章就像水草,放在河中,它才真正舒展起来,摇曳起来。而且,七巧板的块数变多,这个游戏可能变得更好玩(想象是对已有的东西做出的改造和组合,所以知识的增多不会妨碍想象力)。


这个知人论世,了解作者的过程中,你也会形成一些对作者的人品的评价,从而你可以再创作塑造作者。对于出色的文学研究者而言,那些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都是一个个活活地立着,我想我这样说毫不夸张。

然而,这种诠释可能是伟大的,却不会是唯一的。随便举个例子。

谢灵运,这是个很不老实的家伙,被诬谋反,官兵抓他的时候还武力反抗,于是被贬广州。路上抓获了一些人,自称是谢灵运雇他们劫囚。于是谢哥被当市处斩。

对此我至少知道两种解释:谢哥真的是背后指使,谢哥是被当时一个专权的人诬陷。我比较喜欢第一种,能看到一个任性使气的笨蛋,谢灵运可爱就可爱在此。不过我绝不敢说这就是事实。

我宁可当这是一种文学的创作,并为其他研究者和作者提供思路和灵感。你可以当那些评论者在打n次圣杯战争,英灵是崇拜者心中的形象,而非真实的形象。不过,这又碍着什么了吗?碍着补魔了吗?

当时巴黎歌剧院来北京演《茶花女》,有些观众说:这个茶花女是个妓女啊!男主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玛格丽特和阿芒,两个凑起来,正好是一对卖淫嫖娼人员!
王小波《奸近杀》


出于愤怒(真的),我也要提一个问题。

如果诗人的为人被证实全都跟课本中说的不一样,全都是卑鄙小人,我们会比较高兴吗?

“反讽”,“吐槽”,“嘲讽”或“反崇高”,是一种自卫手段。因为害怕被嘲讽为“装B”、“圣母”,我们不肯展现我们真实的世界观,而以嘲弄轻轻一笔带过。

为什么害怕被嘲讽?一个人的好恶价值观,是这个人的软肋,你喜好什么,赞同什么,虽然是身外物却害怕被攻击,这是一种最无人可以诉说的悲哀——因为它没有实体,在外人看来,甚至没有价值,别人不知道你悲从何来。我们用嘲讽来掩盖自己的弱点,以防遭到否定。
从旧货店买来的俗气的画作,一个印有“德克萨斯,孤星州”浮华影像的咖啡杯,塑料制的墨西哥摔跤手塑像。这些礼品适合在当下一笑,但是在长期几乎毫无价值。那种有责任去为一个朋友选择个性化的、有意义的礼物的想法,让人感觉太亲密也太重大了。我有点不能忍受我真诚地选择的一个礼物,我的朋友却不喜欢。
CHRISTY WAMPOLE《怎样过一种不带反讽的生活


举个栗子:

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又呈吴郎》


这是(至少看文本)比较能表现杜甫价值观的一首诗。如果你喜欢杜甫又怕遭到嘲笑的话,也可以用这首诗吐槽杜甫是穷光蛋,与孤妇同病相怜,可怜她又只能给她树上结的几颗枣子吃,甚至责骂杜甫假惺惺,嘴上说悲天悯人却只肯付出几颗枣子。

但是这样会比较好吗?

纯粹的反讽,是一种绝望的世界观。必须加粗。

你可以说崇高或高尚是虚假,但是你可以看看,绝对的真实有时是个什么东西。



这就是你害怕被说“虚伪”、“圣母”的原因,不肯喝呕吐物(注意“呕吐”和“吐”的区别)!如果真的被打死了,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喝的吧?没错吧?吧吧吧吧吧?呕吐物出自《小时代》原作,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反讽是否定。喜剧是把丑陋的东西撕破给人看。所有可笑的嘲弄和吐槽,本质上都是把嘲讽的对象拉进尘埃或者呕吐物里。如果反讽发展到极端,就是否定一切,毁坏一切,把一切拉进呕吐物里。

未来的世代会怎样看待这种疯狂的讽刺和对愚蠢的不加反思的培养?我们满足于留下一大堆档案,里面全是各种视频剪辑,里面的人在做各种蠢事?
CHRISTY WAMPOLE《怎样过一种不带反讽的生活


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时候,我们应该思考,只因为害怕展现自己的真性情,这样做是不是代价太大了。当然,我相信,对于很多人来说,根本没有代价可言。


一个热爱诗歌的民族应该是富有理想的民族,诗让人感悟人生、体味人生;诗能净化精神,使人升华到高尚的境界。一个善于写诗的民族应该是最有修养的民族,诗启发人理解自然、思考哲理;诗能展示人性的真实,促进入对于人类共同感受的认同。
葛晓音《唐诗宋词十五讲》
2 1
支持者: Fantasylland trier

李白从小立志不参加公务员考试,要靠走后门当高级公务员,很邪恶的。
李白乱搞男女关系,人妻始乱终弃什么的好像很多,很邪恶的。
杜甫好像对子女疏于照顾,致使子女在和平时期饿死,属于虐待儿童,很邪恶的。
白居易把未成年少女拘禁在家里当性奴隶,还比作牲畜,很邪恶的。

1 0

结青打杂的暖通设计,工学学士

2012-12-27 16:51
支持者: 红色皇后

有的时候吧,你要检验古人的真实状态,还得把自己当成一个古人,把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调整到古代模式,不要用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审视,很多有名气的人都是走后门才入仕,那时候的风气就是这样,像唐朝,就作兴想入仕先出世当隐士,沽名钓誉者众,李白也是这一路的。还有那个李益,写诗写得多有气派,可是《唐代传奇》里《霍小玉传》说的就是他,背信忘义始乱终弃。
所以楼主你想要知道这些人的真实为人的话,还是应该多看些相关的书籍。今人评古,其实和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差不多。
不过不建议楼主看那些耽美的诗词评论,在那种书里,诗词和诗人词人的生平是作者的论据而非论点,只为作者一时的观点服务,换一页书也许就变成另外的说法。

0 0

yaodi乘法口诀表背诵比较熟练

2012-12-27 14:58

推荐《李白与杜甫》(郭沫若著)。

此书争议是不小,不过的确有意思,Hoho。

0 0

哈哈,正好推荐一个朋友的书,《圣人请卸妆》,70%可信度,30%的调侃

0 0

他们放在现在的社会构架中是啥位置?想不出来。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