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猜想:只有我的存在是真的,你们所人有人都是假的?

在我小学时就有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估计也有一些人也想过这个问题。


大概意思是__________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是有意识的,其他人都是一种傀儡,或者说是一种机器,


一种程序。你们没有像我一样的意识和思想,只是不停地像程序般工作着,而且可以


按程序回答我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任何反馈,甚至还能告诉我:“你这个想法简直蠢到家

了!”




虽然一直觉得自己小时的想法很好笑,但是我觉得这个猜想好像永远没人能向我证明它是错


误的,因为,我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有不有意识,还是你是程序而已,
我不能相信你。



————————额,请问大家,这问题有的证么??

推荐  (0) | 25人关注关注
28个答案
6 0

推荐小说:迟卉的伪人算法

引子:一些数字

2042年,亚洲大陆,棉城。

这座城市里的真人数量为2248人,相应地,伪人数量为1126万。

与此同时,世界伪人人口总数为72亿,真人人口总数为144万。

其中只有127个人知道世界的真相。


一、孤独的算法监控员

当城市突然喧嚣起来的时候,艾夏就知道,又有一个真人接近了。

透过算法监控员的专用眼镜,他看到一个体形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挽着妻子、领着女儿走过街道,那个男人的身体周围围绕着微微的绿色荧光标识,表示这是一个“真人”,而他的妻子是一个伪人,他的女儿也是一个伪人。

下意识地,艾夏伸手敲打了一下眼镜,城市街道的简图立刻叠加在他的视野之上。程序显示,在这个街区,有一百二十七个和这个男人有密切关系、使用高级算法运作的伪人,以及用最高级算法运作的九个伪人,分别是他的朋友和亲属。此外,还有一千多个强相关伪人,四千多个弱相关伪人,他们构成了这个男人生活的整个世界。

一个孤独的真人,当然,他自己对这种孤独一无所知。幸福的家伙。

当然,在这里,某些地方,算法已经出现了偏差。这个男人很可能看到一张漠然的脸,听到一些僵硬迟钝的音节,甚至看到一些伪人做出人类无法做出的机械动作。世界的真相像一张薄薄的窗户纸,很容易被某些疏漏捅破。

所以艾夏才会来到这里。

他穿过街区,走进小区中央的公共庭院,接触那里的一名老妇。数据流在空中飞舞,那些关于她的函数被修正过来,古怪的表情恢复成一个和谐的笑容,但僵硬迟滞的手指没那么容易再一次灵活起来,毕竟这个伪人已经运转太久了。

片刻思考之后,他调出“流言函数”,将这个老妇人身上出现的不协调现象解释为一次不幸的中风事件。这个街区的算法自洽指数随即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算法监控员转过身,慢慢地走出那个男人的相关算法范围。城市在他的四周再一次沉默下来,灯光下人群依旧川流不息,但是那些人的举止变得机械僵硬,不再有言谈和欢笑,车子缓慢地驶过街道,司机的手甚至没有放在方向盘上,弱相关算法有几百个bug,但是为了节约运算资源,没人去费心纠正它们。反正这些地方没有真人,没有真人会发现这些不正常的地方。只有那些真人目光所及之处,世界才会接近完美地运转。

伪人算法从没追求过百分之百的完美。它追求的是高效率和高互动性,为的是给这个世界上一百四十四万躁动的真人一个安定的世界,一个安定的生活。

他行走在街道上。穿过寂静的街区、暗淡的灯光和举止笨拙的人流,透过算法监控眼镜检查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伪人算法,那些失调的函数,错误的赋值,还有一些纯粹因意外而产生的麻烦。作为算法监控员,他调整那些失衡的数据和计算,维持着这个世界的假象,使之更加接近真实。

艾夏不记得自己这样游走已经多久了,似乎从这座城市拔地而起、伪人被投放进来、第一批真人孩子入住时开始,他就已经来到这里。他的工作是监控伪人算法本身,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完成这一工作,但他还是选定了一个伪人城市住下来,在白天和夜晚漫无目的地游走,

自欺欺人地把伪人算法看做真实的生活。

他有一间公寓,一间安静空荡的公寓,他很少回到那里,除非身心俱疲,凾需睡眠。因为在那里,孤独会包围他,真实会袭击他,让他独自面对世界冰冷的背影。

他穿过那些为节省运算资源而减少计算量的弱相关街区,刻意寻找那些强相关计算集中的地方,包括超市、大排档、酒吧、夜市,总会有真人来到这样的地方,而伪人们则会被算法调动起来,高效率地运转起来,那一刻世界仿佛真的活着,仿佛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都是真的,这种时候,他会允许自己暂时忘记伪人算法的存在,真切地试着去生活。

他走进夜市,在一个售卖小宠物的摊子前驻足片刻,试图购买一对仓鼠,但是仓鼠笼子实在太贵,在一番不成功的讨价还价之后,艾夏无奈地离开了两只仓鼠充满期待的黑色小眼睛。

那个和我讨价还价的小贩是伪人么?他想着,手指摸了摸口袋里的监控员眼镜,最终放弃了分辨的尝试。

他漫无目的地行走着,一路猜测究竟谁才是真人,但是在强相关区,仅凭肉眼,他几乎没法分辨真人和伪人的区别,一样的微笑,一样的注视,一样的言谈举止,时而爆发的大笑,高声的争辩,窃窃的私语

在夜市转到凌晨两点,艾夏感到有些疲倦,视线里,很多伪人的算法已经降低等级,变成了迟钝愚蠢的弱相关状态,有些甚至干脆停滞在那里不动,这说明附近的真人或许已经都离开了,艾夏想。

不。他更正自己:还有一个真人。算法监控员不被计入伪人算法本身,这让他得以窥见世界的真相,并把握它运转的方式。

他薄薄的嘴唇溢出一个苦笑,搭上了一趟有气无力的公共汽车,司机是个斗鸡眼伪人,目前那家伙正一只眼睛盯着右面,一只眼睛看着地下,而双手依旧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将车开往艾夏公寓的方向。

夜色掠过车窗,外面的城市时而喧嚣灵动,时而迟钝安静,深夜的街道上只有很少的真人活动,城市被一个个强相关区域划分成小块,中间大部分弱相关区域已经彻底沉寂了下来。艾夏静静地看着车窗外,他身边坐着一个伪人老太婆,笔挺僵硬如同蜡像。

在公寓前一站,车子发出一阵吱嘎吱嘎的可怕声响,摇晃几下停在了路边。

“坏了,下车。”司机生硬含混地说,甚至没有浪费计算资源在合成声音里加上语调。艾夏苦笑一声,起身跟随迟钝缓慢的人流下车。

这里离他住的地方不远,可是要穿过一个黑暗的公园,艾夏迟疑了一下决定直接走过去,虽然这座城市夜晚治安并不好,但他已经疲倦到懒得担心抢劫的问题。伪人不会接触一个监控员,而真人,他看了一下地图,这里暂时没有真人。

他穿过公园,昏暗的路灯照亮小路,路边长椅上僵硬地坐着一对情侣伪人,看上去活像时装店里的模特。

突然,那两个伪人活动了起来,发出缠绵呢喃的声音,喁喁地说着情话。另外一条小路上,牵着狗呆立的散步伪人也奔跑起来,一边活泼地喊着宠物的名字。整个公园在一个毫秒内由弱相关算法进入了强相关算法。

有真人来了。

艾夏迅速取出监控眼镜戴上,但举目四望都是散发黄色光晕的伪人,却没看到任何一个真人的绿色光晕。

在哪里?

他听到远处传来喊叫声和殴打声,那是拳脚击打肉体的声音,听上去格外不祥。伪人们纷纷走避,而在监控眼镜的地图上,“A级反制”的红色字样格外醒目。

哦,不。

艾夏开始奔跑起来,他和那个绿点之间隔着两条小路、一道树篱,他索性直接从一人高的树篱中间穿过去,毫不理会树枝打在脸上的疼痛。

A级反制,意味着一个或者一些伪人正在攻击一个真人,并且,他们已经从算法里取得了杀死这个真人的许可。

他穿过小路,绕过拐角,看到三个年轻人正在踢打一个瘦小的身影。

“住手!”他大声喊道。

伪人算法限定第424条,监控员指令高于反制指令。

三个伪人停下了动作,算法很快为他们选择了逃跑这一反应模式。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以非常逼真的恐慌模样掉头冲出黑暗的小巷,转眼间消失在巷子另一头。

地上那个瘦小的身影一动不动,在监控眼镜的视野里,淡淡的绿光环绕着他。

艾夏蹲下身子,伸手碰了碰那颤抖火热的臂膀,尝试着将他扶起来,那个身影动了一下,抬起一张稚气的污迹斑斑的脸看着他,黑色的眼睛里透出倔强和警觉,脸颊青肿,但并没有哭过的痕迹。

一个真人孩子,还没成年,十四岁,或者十五岁?但是,在监控眼镜里,这个孩子稚气的脸庞却被一环红色光晕标记出来,旁边注有一行小字:

暴力监控,A级危险。

“跟我回家怎么样?”艾夏问。

少年警觉地看着他。

“你可以洗个澡,吃点东西,换身衣服。”艾夏对少年说。

“滚!”少年凶声恶气地回答。

“如果我滚了,那三个家伙就会找到你,然后打死你。”艾夏平静地陈述着,这是百分之百的事实,这孩子已经被打上了烙印,暴力监控,A级危险,意味着任何在算法中符合条件的伪人都有可能杀死他,他有可能死于刚才那三个流氓手中,或者被警察抓住,或者死于某辆突然在转角出现的汽车。

他知道,每一个真人都是宝贵的,但是死亡、谋杀和意外函数仍然被编织在伪人算法之中,作为“真实世界”不可或缺的部分。

少年看了艾夏一眼,又看了看小巷尽头,那三个流氓已经不见了,但是他们很可能埋伏在某处等着艾夏离开。监控员还知道这几个伪人的算法是“锁定反制函数”,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因为男孩和他们的距离拉远就变得迟钝,相反会一直追踪这个孩子,直到这孩子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们不会放过你,但是你可以暂时躲进我家里。”艾夏说。

这一次,少年的神情不再抗拒,“你家很远么?”

“就在附近。”艾夏回答。

“我走不动。我的脚可能断了。”少年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艾夏伸手摸了一下少年的脚踝,踝关节肿胀了起来,但是并不像断了的样子,“你要去医院么?”

“不!”少年脱口而出,声音里透着压抑不住的恐慌。

艾夏抬起头注视着少年的脸,路灯的微光下看不清表情,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我背你去我家。”

到家没花多少时间,艾夏把少年放在沙发上,从冰箱里翻出几根火腿肠,柜子里还有两包方便面,和少年简单吃了一顿宵夜。然后,他把少年抱进浴室,结果就是他和那孩子身上的污垢还有纠结的头发整整搏斗了一个小时。

“去睡觉吧。”他对少年说,“卧室里给你铺好了的,你睡床上。”

“你呢?”

“我今晚要加班了。”

“出去?”

“不。SOHO,在家上班。”

少年沉默了片刻,黑色的眼睛盯着他,像井一样深深的目光,“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艾夏愣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他回答,“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待得太久了。”

他又等了一个小时,直到确认少年睡着了,才打开自己的电脑,纷繁的光影迅速填充了书房的整个空间,旋转的星空影像覆盖了墙壁,他置身于千亿星辰的幻象之中。

“这里是艾夏。呼叫瑞安。”他说着,电脑的声控装置随之做出反应,很快,一个身穿短夹克、梳着短发的精干女性形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这里是瑞安。”冰冷的女声传来,隐约透着几分怒气,“我在等你呼叫我呢,艾夏,你刚刚干涉了一个反制行动?”

“伪人作证,我有这个权利。”他回答。

“你知不知道,”瑞安的影像波动起来,定格在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安顿在卧室里的那个孩子是什么样的人?”

“在下愿闻其详。”

“你他妈的就是故意气我是不是,”瑞安的嘴唇卷起,露出牙齿,做出一个十分不像微笑的表情,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有一丝笑意,“好吧,每个夜晚我都想把我的伪人佣人暴打一顿,能够看到一张真脸不容易,我就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向你解释一下。艾夏。”她拖了一张看不见的椅子坐下来,线条优美的小腿交叠起来摇晃着,“那孩子是A级危险,有四桩盗窃,一次抢劫,还有一个谋杀罪名。”

“真人谋杀?”

“伪人谋杀。”

“那构不成反制的理由。我是说,只有真人谋杀才有理由反制。”

“审查委员会认为他是不安定因素,艾夏。这孩子的父母都是真人。”

艾夏轻轻吹了声口哨,“真人交流计划。”

“没错,就是那个失败的计划,十二对夫妇,让真人和真人组成家庭并生育孩子,而不是和伪人结成家庭,可想而知,群星在上,真人和真人无法控制的暴力冲动,强迫症,还有权力欲望和控制欲望,全都在小小的家庭里冲撞,甚至没有一个伪人孩子可以缓和这个家庭的痛苦,所有的疯狂都倾泻在那些夫妇的真人孩子身上,”瑞安微微顿了一下,“具体到这个孩子,他的父亲虐待了他的母亲十年之久,然后杀死了她。这孩子当时目睹了整个过程。当他的父亲试图杀死他的时候,他逃出家门,他的父亲恰巧被一辆拐弯的汽车撞死,不幸的是,他也目睹了这一幕。”

“你们认为他将成为一个破坏性因素。”艾夏压低了声音,“那辆汽车不是巧合吧。”

“不是。伪人算法799条,对真人谋杀的反制将在第一时间进行。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改写了这条算法,将‘有未成年真人在附近时反制不予进行’的限制加了进去。但是对这个孩子来说,”瑞安摇摇头,“对他来说太晚了,我们标记了他,跟踪他,并且试图安排伪人照顾他,但是当他犯下伪人谋杀之后,我们决定,”女管理员的声音透出苦涩和艰难,

“我们决定抹除他。”

“我能暂时留下他么?”

“你疯了!”瑞安流露出极度的惊愕和深深的恐惧,“你,你是个真人,艾夏,那孩子也是,真人和真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伪人在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说的那些家庭是极端情况,瑞安,我和你不也是很好的朋友么?”艾夏这样说,其实自己也没什么把握。

女人用力摇着头,平时精干果断的形象荡然无存,她现在看起来焦急而且不安,“那不一样,艾夏,真的不一样,该死的,我们一年联系几次,三次?四次?你现在说的是把那个孩子留在你身边,那不成,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做过了。伪人在上,当初我们是为了什么设计伪人世界的,你忘记了么?”

“我没忘。”艾夏轻声说,“我不可能忘,我们是第一代,瑞安,一百二十年了,我们共事了一百二十年,现在我请求你允许我小小的任性。可以么?”

女人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流露出和那张年轻脸庞不相称的衰老神情。

“好吧。”她低声说,“说到底,你有这个任性的权利。但是,你的周围是算法真空区,你不被列入伪人的关注区,那个孩子在伪人相关里,这个冲突必须解决才行。”

“用他的关注区覆盖我的就可以了。”艾夏笑了起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愉快过,“我被世界遗忘太久了,偶尔也让我周围热闹一下吧。”

“那可不是什么好热闹。那个孩子的相关算法很多都包含了负面函数,包括警察函数、骚乱、盗窃、黑帮还有斗殴函数。”瑞安警告道。

“我能应付。”

瑞安耸了耸肩,“你最好真的能,艾夏。”

(未完 自搜

后 记

事情的开端是在一个QQ群里,笑谈起最近的一个想法:假如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是真的,而整个世界都是为他构架的,这该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米高扬?沙拉巴吉(应要求隐去这位年轻人的真名)跳出来说,不对,其实用不到那么多资源,因为一个人的活动很有限。

黑猫突然就想起了卫斯理的一篇小说,在那篇小说里,卫斯理将人类比作昆虫,在无限的世界里走着永恒的有限的循环路线。

真的用不了那么多计算资源。米高扬说。你看在很多游戏里,向远处看去,远景都是模糊的,但是你不会觉得很不舒服,因为生活中我们也看不到非常远的地方。所以,只要模拟这个人目光所及的世界就够了,其他的运算都可以节省下来。

于是,黑猫和米高扬,以及“八个铜币旅店”QQ群里的朋友们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讨论、思考,环境资源可以节省下来,那么这个“真人”周围的“假人”呢?那些和他交谈、和他生活起居相关的机器人,应该是要很多模拟计算资源才能支持的吧。不过,一个人可以同时和几个人接触?和三个人聚会?和一群人聊天?和五十个人在一个QQ群里扯淡?

用不了五十个,一个QQ群里活跃的人不超过二十个。

于是突然发现,伪造一个世界,其实根本不用非常奢侈。而真人无从发现这一切,因为在他感知范围内的一切都是很逼真很正常的。

其实,这是一个古老的悖论:

你永远无从知道,在你的感知范围之外的世界,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
在我看来
唯一的方法,成为强大的观察者。
如果你能同时观察到整个宇宙,说明你已经是上面那个世界的水平了,也就是说你跃升了,那时候就能见到真实。所以努力吧少年,与其有时间想这个还不如努力学习,成为更强大的综合观察者。

4 0

WTC.Algorithmn计算机科学专业本科生

2013-02-13 23:02

奥卡姆剃刀:
如果对某件事情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且这两种解释在逻辑上都是严谨的,那么取较为简洁的那个解释。

3 0
3 0

卢晗心理学专业

2013-02-13 23:41

说一个我小学2年级的事,有一天升国旗站在队伍里闲着没事就观察同学,目光每落到一个同学身上,就天马行空意识流地思考和ta有关的事。
想了比较长的时间,然后内容想得很多也很累。
此时突然意识到并且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周围的每个人都具有复杂的心灵世界,都会思考“我”、“你”、“他、她、它”及其关系并揣测他人想法的时候,真是震惊了,个人的心灵世界已经够复杂了,全人类的心灵世界该是多么宏大多层次交错的存在。再加上复杂的外部的物理世界,真真真真不够想了。
这大概是第一次意识到“存在”。
哎…我好像偏题了。

3 0

傅里叶变黄油猫软件工程师,应用数学专业

2013-02-14 01:54

事实上你也无法证明你是存在的,也许你的身体只是在你头里那块有机体计算机各种运算下驱动,你以为自己有意识、有自主能力,其实都是大脑这个复杂的结构产生的错觉。

#毁三观烧脑向#《谁说了算,你还是你的大脑》:http://www.guokr.com/article/192290/

1 0

zzzhu这家伙很懒很懒

2013-02-13 22:40
支持者: 学而时嘻之

这不能证明。
不过既然世界不由你的主观意愿所左右,也有不变的运行规律,那就和客观的也没啥区别了。

1 0
支持者: 春水涣涣

1.这要看主体在哪。如果思考主体是你,不可证。如果思考主体不是你,很简单,杀了你就可以了
2.楼主都控制不了周遭的存在。楼主不觉得你自己是傀儡的可能更大么?就像楚门的世界。

1 0
支持者: 春水涣涣

首先,一句老话,存在即真理。每个独立意识体的存在都是有其价值的, 不能单方面的否定意识存在。
其次,对于楼主傀儡的说法在下不敢苟同,万物生而平等,这个世界不是像科幻小说里面一样是有一个或者几个中心意识体来构成,是每一个具有其意识的物种包括人类来共同组建的,如果其他人都没有意识那么楼主这个唯一有意识的人是一个什么存在?楼主又因何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亦或者说是存在于这个宇宙空间之中?
最后,既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就不要否定任何一个同等的存在,规律是不可改变的,要生存,要发展都要遵循一定的规律,人类只能改变自己,换言之只能操纵自己,在你不能操纵其他意识体的情况下,不要否定任何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个体。

0 0

再进一步​你将认为你是尼奥,无需证明,你需要的是觉醒

0 0

我宁愿相信只有自己是真的,这样要简单得多。。。自私啊

0 0

这个问题其实笛卡尔已经有了论证,“我存在这个命题,当我陈述它时,必然为真”而其他人的存在,并不能证明,但唯一不可怀疑的是,我存在。个人认为,其巧妙之处,就在于对存在的论证。

0 0

我到想过,世界上就我一个人,各种好吃好喝好玩,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0 0

starry星数字媒体设计,纯艺术爱好者,基督徒

2013-02-28 16:13

我也想过

0 0

想起了一部电影《异次元骇客​》,主角利用电脑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而最后主角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竟然也是别人所创造的虚拟世界,所有的人和物体都是服务器里面的一串数字~
大概在初一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楼主的这个问题,当时觉得世界是不是因我的移动而移动,在我感知范围之外的世界就处于静止状态,当我到达哪里,哪里就会像一个程序一样被启动,直到现在,我还有这种想法,我想,楼主和楼上面的人是不是虚拟的,是不是也是一堆代码呢~~~~~~~

0 0

你的生活和生命以及身体,全部都是假的。你的所有亲人及社会关系全部来自你的主观臆造。你面前的电脑也不存在,但是你可以敲击它,多么奇妙。你以为你是"人“型的,但是你错了,你的身体也根本没有。所有的一切全部无。有的只是思维。但思维又附在哪里?只是一盆汤中的各种食材混在了一起,起了一点点化学反应。只不过一刻的时间,你以为你已经有二三十岁了么?⊙_⊙

0 0

Topp天文研究生,摄影爱好者

2013-02-28 18:18

如果你是我的意识,那我这么想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却选择和我分开。

0 0

严重的主观唯心主义。少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你再YY下你练成金丹得道升仙,马上就可以和鸿蒙之初的创始人一边指点世界一边喝下午茶了耶。

0 0

不可证伪的问题就别想了。越想问题越多,根本无法解决。你应该把重点放在实际生活上,也就平时闲暇时可以拿出来想想娱乐下。这个答案可能令人失望。其实我曾深陷其中找不到出路,也曾试图翻阅哲学大家的著作寻求帮助,最后发现最好的解决之道就是弃之不想!无他!

0 0

这个问题我也曾经这样认为过,这跟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差不多,他就是从这个假设出发的。

0 0

这世界这宇宙,本就是一个最小微粒的集合。。。。

0 0

楚门的世界啊!
我小学也想到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信则真,不信则假的。
说实话,还是不要去想这个问题了,浑身难受,想到最后觉得自己生活的意义都没了.

0 0

卢瑟傅里叶想要改变世界,上帝没给我源代码

2014-08-04 12:49

这个问题图灵也谈论过

0 1

这似乎是叫主观唯心主义么- -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只有更多的思想实验和更多问题的问题。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