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地震发生时,老师扔下学生第一个跑出去,结果学生都死了,幸存的他该受到谴责吗?

这里有两方面的观点:
1、老师没错。求生是本能,他的命也是命。毕竟地震是不可抗力因素,所以不怪他。
2、老师有错。照顾好学生是他的义务。

这与《公正课》的例子有点相似:火车本来要经过的轨道上有五个人在玩,而另一段的备用轨道上有一个人在工作,这时候司机应该怎么办。

以上是假设的情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形比较公正呢?

推荐  (0) | 10人关注关注
10个答案
12 0

钟与氏Darla政治学硕士,方法论硕士

2013-04-22 16:05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在上课的时候,成年人对一教室的未成年人应该有【推断的】照顾义务。【法律我只学过法学概论】但是如果学校没有组织过紧急情况下的应急反应培训,我觉得老师大概不应该被追究什么法律责任。
从道德的角度讲——窝觉得没什么好讲的,窝爱批判理论,批判理论批判最多的就是道德【主要指私德】的制度化。一般批判理论的逻辑是:这事儿摊我身上我能做到吗?——做不到?做不到我有个毛资格批评别人?——做得到?窝做得到跟别人有毛关系?
---------------------
关于火车的假设我觉得可以写着玩玩。
实际上从功能主义的角度来考虑,这个案例可以抽象成这样一个情境:在紧急情况下,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怎样去判断自己对他人的道德义务。不管火车道轨上是一个还是十个熊孩子,是老人还是小孩,是罪犯还是天使,是女朋友还是妈,【我】作为这个情境里唯一具有理性和主观行动能力的人,选择帮助任何一方,都要承担【没有帮助另一方】的道德枷锁。
世俗世界的道德悖论有以下几种拯救方案:1)宗教方案,即放弃自己的主观性:【不管我做了什么或者什么都没做,那都是神的意志】
2)批判理论方案,即承担自己人生的有限理性:【不管我做了什么或什么都没做,我都承担良心和法律的责任,并且知道我的能力有限,无论当时做什么决定都是我作为普通人的极限;我可以不原谅自己,但是他人没有理由不原谅我,因为他们不是我。】
3)极端集体主义方案,同样放弃主观性:【做出对集体有利的决策,因为我们都是为集体活着的。如果牺牲者是集体的成员,他就死得荣耀;如果他不是,那么他该死】。其实我觉得这是宗教方案在心理上的变形。
4)极端理性主义方案:【无论我做出什么决策或者什么都不做,那都是正确的,因为我是宇宙中心,我知道一切】
这是随便写写的,针对的是个体理性有限性的问题。实际上应该还存在结构主义方案、现象学方案、怀疑主义方案、建构主义方案等等。

10 0

馒头老妖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2013-04-22 16:48

该谴责,他是负有照顾学生、保护学生生命安全义务的特定的人。
一般而言,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其教育者、照顾着负有照顾义务。在地震时,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这可以作为民事上免除责任的理由,所谓“法不强人所难”,却不能作为道德躲开谴责上的借口。

照顾义务,来自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
第三十八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

第三十九条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2 0
支持者: 布欧 呆头鹅

以下是两种不同的情形,我的观点将以此展开。
1、地震时,老师丢下学生,自己跑出去,结果学生死亡,他幸存。
2、地震时,老师不顾性命疏散学生,保护学生,结果学生幸存,老师牺牲。

很明显,第一种情况更偏向于“本能行为”,第二种情况更偏向于“道德行为”。下面分别论之:
第一种情况:这已经处于一种自然状态,表现出动物性特征,一种不由自主的避害性。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尽力保存自己的生命,只要并无采取不正当手段,就不具有法律上的可非难性(当然,这里说的法律应与时代相结合,要从目前的法律认知层面以及法律共识来看,否则陷入理论深渊无法自拔)。因为我们的法律所调整的是“社会关系”,而不是“自然关系”。此种情形已突破了我们所谓的“社会关系”转而进入一种自然状态,难以给理性和道德判断留下相应的空间,使之脱离了一般的可进行理性选择的范围,然而我们的法律却试图构造一个理性社会,在实际立法中也为人之理性判断这一主观方面的内容安排了充分空间。而且换个角度讲,这并不具有足够的可期待性,也即我们无法期待大多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舍己为人,同时,法律又作为一种公共性的选择而存在,调整的是全体,又如何能够苛求某个个体作出大多数人难以选择的选择并对反行为加以责罚呢?
虽然,我们的法律法规中有诸多关于“学校保护学生”的规定,包括《侵权责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教育法》等等。这是法律对这些教育机构所强调的义务,但是这些义务始终脱离不了“合理理性”,在一般情况下,要求机构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做好教育保护工作,包括灾害的防患和保护措施,这可以说是义不容辞的,甚至理所当然的。但是,在此种危急情形之下,我们若仍旧要求教师继续毫无保留地作为学校义务的表达者,则有些苛求了,因为法律所强调的此种义务在于学校这个整体学生之间,然而此时的教师之个体性尤为明显,TA所面临的可能是自己与他人之间生命的选择,难以再以一个理性之人承担这样的法律义务,并且,教师亦不同于一些其他职业,比如说军人、消防员,这些人被赋予了更高的要求,而这种责任并不像教师保护学生这样的突如其来,而是具有历史性的,具有社会说服力的,相对理性化的存在。所以,这种行为并没有法律上的可责性,这是一种性命攸关的情形下所为的自救行为,人人都有平等的生命权,因此可以阻却法律责任。

第二种情况:虽说道德与法律关系密切,道德对于法律之构建具有基础性的作用,然而,二者有各自的调整范围,法律对于道德干预是有限度的,不能也无法绝对渗透,过分地干预将会使法律失去自己的位置,迷失自己。当法律强行将某项道德义务上升为法律义务,便会失去其理性构建,使之变得不再明确而失去可预期性,这对于法律的功能来讲,无疑是个灾难。在前面的第二种情形下,所要求的是超出平常的道德素养和理性态度,无法苛求人人如此,自然也就不足以用法律来进行规范。否则有违法律之理性合理精神。具体内容前面有提到。

因此,从法律上讲,不应追究教师这种纯粹为自救而为的行为之责任。不过,若是从道德上讲,则有其无限的发挥空间,有些谴责可能难以避免。因为我们总要在道德上寻求一个平衡点。
最后,“道德”理论的水实在太深不可测,我不敢涉足,因此,在这点上保留观点。
-------------------------------------------------------------------------------------------------------------------------------------
关于后面的那个例子,我觉得,如果不考虑其他具有引导性的因素,司机很有可能选择牺牲那单个的人,因为人数可能会形成一定的压力,这无形中产生一种引导力,使得司机牺牲单个人,因为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撞死五个人可能会引起更多问题,比如,法律上的纠纷可能更为复杂,或者将要承受更多的心理负担。因而,不对二者价值进行衡量,不考量其中的正义性与否。只是从司机的利己心来看,TA很可能下意识地选择牺牲数量较少者。当司机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这个问题就变得可讨论,从法律上讲都相对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否则,这是得不出什么答案的,因为在这二者之间,若是事情尚未发生,无论作出怎样的选择,都不可能具备完全的合理性,选择一方,却无法言明完全抛弃另一方的理由。(哈哈,这段就是随便说说的啊。)

2 0

ghost_wlw会计师+税务师

2013-04-22 23:41
支持者: 天降排骨 数据删除

上次九江地震时,我在上课,地震了,我的老师一句话没留就直接第一个跑出去了。

但是当时我还是可以理解他的,毕竟之后我的反应也是直接跑。

直到他下午回来,和我们强调他跑的原因是他的命比我们全班200多人加起来还有价值。听到这话,我想掐死他~

0 0

Joey_pp水处理研发工程师

2013-04-22 16:04

我想起耶鲁一个公开课了,可是我竟然忘记讲什么了。
这里涉及到一个两种思维方式。

0 0

个人表示作为教师,应当有这样的义务吧。毕竟,教师,个人觉得传道授业解惑也,责任不能逃避的……

1 1
支持者: 小小忍者甲

换个场景,可能会好理解一些:一群人在网吧上网,突然起火了,网吧老板是应该组织疏散,还是应该独自跑掉?
或者,一群人在商场内打架斗殴,商场保安、老板是独自逃跑还是维护治安?
公共场所的经营者、所有者,有权利和义务保护场所内的所有人,无论是地震还是火灾还是别的。学校也不例外。



但是人性是自私的,换了我,肯定自己逃跑了。所以,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去做老师、导游、管理员之类的重任重大的工作的。





关于《公正课》的例子:火车经过一条岔道,一条轨道绑着5个人,一条轨道绑着1个人。火车从哪条道上过比较好呢?。。。。。。。。。。。。这类问题、在大学的《医学伦理学》中也做出了大量的讨论。例如,某医院解剖活人、盗取尸体无恶不作,但是做出了大量的医学贡献、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该医院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有罪还是无罪?
以前面试、也遇到了这个火车的案例,但是题目是“5个孩子在左边铁路玩、右边一个孩子被绑着(?忘记了,但是确定不是他主观意愿而留在铁路上的)
面试的标准答案:如果我是铁路的工作人员,为了减轻铁路部门的损失(压死人要赔钱吧?),我会牺牲那一个孩子。
如果我是旁观者、我会牺牲那5个孩子。因为正确的那个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为他们的错误而买单。

0 0

想起了布鲁斯·温斯坦博士的德商五个原则,即1 Do No Harm 2 Make Things Better 3 Respect Others 4 Be Fair 5 Be Love。关于上述这个讨论,大家可以登陆注册TheEthicsGuy.com 留言,讨论。

0 0

不管法律怎么规定,口中说的有多么好听,结果都是差不多,这种问题,不讨论也罢。

0 0

我认为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什么逻辑可言,只能看当事人的个人素养和紧急处理事件的能力,得到不同的结果来面对社会不同的舆论;

地震事件,老师无论怎样都没错:

1.老师自己跑,只能说明他比较自私和没有责任感而已;事情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谴责一个自保的人?我们只能哀悼逝去的人。

2.老师如果救了学生,那么就是是值得尊敬和赞扬的,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做不到;

火车事情,实际情况的话没有任何办法停车呢,就听天由命了....

如果能提前高职两条轨道的人分别是什么样的人,那么这就是蓄意杀人了好吗,这种伪命题究竟是想怎样?还《公正课》我看是闲的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