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保护一门语言?

比如说各种方言啦,现在有各种民间和官方的组织要保护那些语言的延续,这可以带来什么好处么?总不能说是为了保护而保护吧。

推荐  (1) | 110人关注关注
89个答案
79 6

Ent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3-05-10 23:41

好大的问题啊……

更一般地问,就是:为什么要保护文化的多样性?
而这个问题实际上和“为什么要保护生物的多样性”是有类似之处的。

最基本的理由是,多样性是用来应付不确定性的。这么多人类文化(包括语言。注意语言不仅是文化的载体,语言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我们还没有能力去确定哪一种文化是最“好”的,就算能够确定,也无法保证将来会不会环境改变、原来的好变成了不好。所以,保存多样性是最稳妥的办法。

但是——万恶的但是——保存多样性也是有代价的。沟通问题,文化冲突问题,部分文化的“落后”属性(比如吃人肉导致的库鲁病),更不要说刻意保存濒危文化所消耗的资源问题。

好吧,能说什么呢?试着在收益和损失之间找一个平衡吧。没人确切知道这个平衡在哪里。
但是确实有很多人在尝试,在用自己的方法去探求平衡的可能性。

某种意义上,这种多元的尝试,本身也是一种多样性,可能帮助我们应付未来不确定性的多样性。

57 13

这个话题其实很沉重。
用加州来做例子(这个故事是我们老师上课时候讲的,她那天在放完ppt之后,班里很多人都有点眼泪,后来老师承认:我想得到这样的效果。):
在19xx年的某一个下午,某一个说着不知名语言的加州土著居民走近了政府办公室,他样子很虚弱,努力想要表达出什么内容。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发现这门语言完全没有人能听得懂,对方也无法听懂英文。只好费了很大劲让他坐下来, 叫来了当地的语言学家和说方言懂方言的人,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听懂。
后来等大家好不容易弄清他的名字 ,发现他已经是最后一位说这种语言的人了。
没过一段时间,他去世了,连同这门语言一起消失了。地方政府甚至都没有明白他是为什么来到这里,也没搞清楚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很抱歉我在公司,不记得也没法找到具体人名和时间。
但是,语言的消失速度超过我们每个人的想象,尤其是现在全球化的发展速度这么快,很快,大家都开始说英文,中文,法语类似这种的dominant language,小语种面临的只有死亡,小语种和方言代表的是地方的文化和历史,它们的死亡同样也会掩埋语言所代表的一个种群的文化和历史……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那个加州的土著居民,在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你又要如何将你所代表的所有历史和风俗还有文化传承下去?

34 2

喵真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建筑 双料硕士 宅在都灵中。...

2013-05-11 18:33

恩,做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飘过。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分类,语言文化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特点和保护的理由也和其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当地传统节日,民族对于某一自然/宇宙现象的认知,传统手工业)类似。
主要归纳归纳有以下几点吧,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概括出来:

1. 帮助当地居民(说这门方言的人儿们)进行自我/民族定义和认知。顺带着增进一下每一代之间的感情^-^
2. 促进文化多样性,人类创新性 ---- 至于为什么要保持文化多样性,那说起来可就海了去了。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会议主题就是文化多样性,还出了一大本书来解释这个问题,封面是个中国老头子,仙风道骨的那种然后头戴耳麦在自high,有中文版和英文版,喜欢的话可以移步这里: http://www.unesco.org/new/en/culture/resources/report/the-unesco-world-report-on-cultural-diversity/
3. 语言文化与当地的自然人文历史环境密切相关,可以作为研究的切入点。
4.语言文化的保护是和当地人权密切相关的。-- 联想到之前有一条回复是讲某加州土著因为语言不通各种悲惨。。。
5. 促进可持续发展 ---- 这条是官方给的,我觉得微坑爹,现在什么都要加上可持续三个字。最重要的还是前三条吧
6. 再来个第六条吧,方言骂人的话别人听不懂- - 也算是福利之一了哈哈

第一次留言啊。。。不喜请轻拍- -

31 2

若是出于历史文化传承、学术研究上的需要,语言保护当然是很重要的。比如,因为有多样的方言,我们才有可能知道古汉语语音面貌;而因为有少数民族语言,我们能从这些语言材料里了解民族交往、融合的历史。
我倾向于认为多样性比单一化要好,而且多说一种方言对于儿童语言学习不会造成什么大的负担(那些西南地区一些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通用五六种语言的很常见,这些村民也不会觉得掌握这么多语言是负担),所以我也赞成语言的多样性。
但我对于弱势语言保护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弱势语言,通常母语者也是经济处于弱势的人群。经济劣势的人群通过学习经济发达地区的语言,获得更好的发展前景(升学机会、工作机会),甚至用经济发达地区的高声望语言来替代自己本来的母语,这种个人的自然的选择无可厚非。可以预见,这种经济推力会让很多弱势语言消亡;一种文化的消亡固然让人遗憾,也没办法,社会组织要保护也保护不来。
我觉着呼吁方言或者语言保护的人,主要反对的倒是用行政手段去限制方言/语言发展的行为,比如为了推广普通话限制地方做方言、少数民族语言的广播、节目等等。

51 28

从道理上我实在想不出为何要大力保护这些濒危的方言、文化、习俗。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该消逝的消逝,该流传的流传,谁有兴趣谁研究,何必动用社会的力量。前进永远比怀旧重要。
现在的各种“保护”,大概有别的目的吧,政治上,经济上,宣传上,等等。

23 1

scythe7三只脚的猫

2016-08-30 16:37

很多人没有分清楚【保护】和【保存】

【保护】一种语言,是要令其不死,也就是有相当数量的人在使用它,并因为生活需要加进去新的词汇,令其能够满足这群人的交流需求。

【保存】一种语言,是对语言标本进行记录,既然是标本,就是已经死去的语言,或者是一个语言演化过程中特定的片段,能够准确体现出这种语言使用的样貌,并可以对将来出现的任何使用这种语言的记录或信息进行理解或翻译。

两者的概念不同,所以需求也是不同的。

【保存】语言就像是记录知识,多多益善且资源投入基本上是一次性的,数量也不大。完全可以在投入不多的情况下对使用这种语言的文化进行详尽记录。

而【保护】语言,就要让一群人使用和其他人不同的语言,由此带来生活学习上的阻隔,甚至还会因为语言自带的逻辑属性而导致认知差异,也就是世界观差异。同一个社会的人需要相近的世界观,如果差异过大就会不停地产生矛盾,激化后引发暴力事件,不仅会死人,对社会整体进步也是有害的。所以如果要社会不受这群人的危害,就不得不放逐或是隔离这群人。这对社会成员的公平待遇又产生了问题,到底是谁该为了替别人保留可能性而成为被隔离的牺牲品呢?

有人说【保护】语言不需要只会这一种语言啊,其实不然,如果一个人同时会几种不同的语言,那么要么这几种语言所代表的文化已经融合,【保护】其中任何一种都可以继承其他几种的内容,要么就是这个人只是会说那种发音和语法,是【保存】了语言,而不是【保护】了语言。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家都知道【孤儿病】吧。

【孤儿病】指的是患病人数极其稀少的疾病。样本少所以药物研制困难,花费大量时间和经费研制出来,可能只能救得了数个病人。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远不如普通的治不好病只是缓解症状的感冒药,但偏偏就是有很多人在替这些【孤儿病】造势,要感动全世界,仅仅为了表示我们爱所有人。真的是这样么?如果把为【孤儿病】投入的这些经费送去难民那里,能活下来的人远不止【孤儿病】患者的百倍万倍。可我们却更愿意为这种宣传资料上说无人关心无药可治的【孤儿病】流泪,和花钱。

【保护】语言也是一样的情况。

振臂一呼保护弱者,是令人振奋和自我感觉良好的,至于实际效用。。。。。。还有人考虑吗?

18 0

研究方面有必要保护,一来是研究方言有助于了解一个地方的人的文化、生活、思维习惯等等(若干年后这些就只是历史了),这跟问:历史、文化这些东西有没有必要保留差不多吧。另外就是方言跟这个国家的共同语研究也有关系,方言是一种的语言变体,研究方言其实也是研究汉语。
至于在生活上只能任其发展,被淘汰也是历史必然性。语言是没有优劣的,只有适合不适合,不适应时代的发展,没有使用的它的需要,它就会随着历史消亡。从另一方面来看,正因为消亡,所以要尽量多留下有用的东西,不只是为了保护而保护,而是为了我们的后人在研究前人的时候有更多的资料。

随便谈谈,说得不对不要K我,我只想表達我愛語言,愛方言,愛一方風土人情的心。_(:зゝ∠)_

15 2

我记得TED上有一个美国的女教师说,在中东,英语的普及让很多当地语言慢慢消亡,很多带有当地特色的植物、动物名字也在慢慢消亡。某些植物的名字在英语中就代表他的学名,但在中东当地却蕴含很多意思,共用、名字来历、与之相关的神话故事等等。

16 4

以前我也认为传统文化不必要保护,全世界说一种语言最方便。现在我才知道,传统文化中有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当然糟粕应当抛弃。每种语言或方言都保存着丰富的文化历史,都有独特的思想,比如说某个含义在一种语言里有专门的贴切的表达,而在另一种语言里就难以表达或者需要很复杂的一句话才能大致描述。
同时掌握几种语言也并非难事,本人学英语很差,但我家乡由于特殊的地理历史原因,同时流行淮方言(属官话方言)和吴方言,两种方言互不干扰,且大家都会说两种方言,同时普通话也推广的不错;所以我更能体会不同语言(或方言,有时方言和一门语言之间的界定模糊,属学术问题)的区别和特色,吴方言里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发音含义和用法(其他方言也有类似特点)。
欧洲国家名族语言众多,其实那些语言之间有的区别不大,如果是在一个大统一国家中会有许多语言沦为方言。而中国七大方言(也有不同说法)的使用人口、分布范围都不逊于拉丁语系的那些语言,中国完全可以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大力保护各大方言。不至于使方言衰落的如此迅速,尤其是经济文化发展较快的地区,已经很不乐观!

12 1

Gianni人类学大叔

2013-05-11 09:21

补充以上的回答:

语言不只是沟通和交流的工具,语言也不仅是知识的载体,语言本身就是知识。熟悉培根那句话,作为知识的语言本身是人类具有的一种符号化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手使得人类克服了自身发展中的很多问题。从生存竞争中的脱颖而出到《风语者》描绘的人类社会自身整合和重构的过程,语言这种力量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多一种语言就对我们人类来说就是多一种力量可以依赖。用玩游戏的话类比,多一种法术可以用。@Ent 所说的应对不确定性,也就是这一层意思。

保护语言的多样性是保护文化多样性的体现,这个毋庸置疑。进一步说,语言的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就是特殊形式的生物多样性,因为自然不仅养育文化,自然本身就是文化。

9 0

這個題目比較大,我還是說說我自己的情況吧。這個問題具體到我這裡,就是“我爲什麽要保護屏南話?”
那麼下面就來說說原因,或許能小中見大,略為解讀這個問題。
首先,屏南話是我的母語。我從小就說,並且一直在使用,她本身就承載著很多記憶,她是我的一部份,是我生命和經歷的一部份,保護她,其實就是保護我自己。誠如錢賓四先生所言,研讀“國史”者需要對歷史持有一種“溫情與敬意”,我對我的母語也時常含有溫情與敬意。諸君難道不覺得,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母語——正如我前面所言,作為自己的一部份——都不懷溫情與敬意,他又如何收穫溫情與敬意?因而,第一個原因,是我出於對這能使我明白我是誰,并使我能夠知道向何處去的過往的愛。
其次,我們來看看語言作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現成之物,到底是否需要保護?一門語言,如果談及保護,通常說明她已經開始面臨威脅了。如英語這樣的強勢語言,是不容易聽到有保護的聲音的,就好像沒有人會去呼喊美國需要保護一般。萬物皆有興衰成敗,當年拉丁語一統歐洲大陸的時候,誰能想到未開化的英語能成為世界通用語一般的存在?當然,今日的英語自然並非當日的英語,與古英語相比,現在的英語甚至可以說是另外一門語言。那麼,既然語言註定要消亡,爲什麽還要保護呢?很多語言研究者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不但認為沒有保護的必要,而且在必要的情況下,部份語言應該被消滅。具體到中國來說,部份語言學家背負政治人物,研究方言、記錄方言,同時以消滅方言為己任,可以說是矯枉過正的典型,完全是喪失自我而為政治所綁架的弱者。每一代人如果都知道自己的這一代人的東西必定會消亡,難道這一代人就要放棄一切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每一個人都要在其環境中承擔自己那一代人的責任,這是人類作為整體發展所需的,保護自己的母語,可謂是天賦的使命,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但如果不愛自己的母語,不愛自己的歷史,又去愛些什麽呢?
第三,我想談談態度。誠如樓上諸君所展現的那樣,對於同一個問題,立場和態度可以說無所不包,甚至有一些是針鋒相對的。我尊重這種自由。我相信“和而不同”的道理。每個人可以選擇各自的態度,支持、中立、乃至反對,針對語言保護來說對我都是可接受的。我自認為語言保護是必要的,也允許有人持有不同的觀點,正如語言的現實情況一樣。現實中語言多種多樣,這種不同是應當被容許的,這種包容的態度是人類能夠存活下去所必須的。強勢語言壓制弱勢語言,導致弱勢語言消失,是歷史上不斷上演的戲碼。而在中國,這種現象的背後有很多的人為因素,我們保護各種語言其實也是在某種層面上希望獨立的表現吧。
各種理由能夠說上很多,無法也無必要一一列舉。但還是想呼籲一下,如果你的母語正在你身上消亡,請你站出來,阻止它!
各種各樣的語言都像是一條河流,經歷很多地方,有的會匯入大海,有的會中途乾枯。橫軸上,語言受到地理位置的影響,同周圍的環境發生互動并留下痕跡;縱軸上,語言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演變,從發展的角度上看,只要時間夠長,一種語言變成另一種語言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地理位置的差異反應在語言中,事實上就是人們與環境互動的具體反應。當人類將語言作為思維載體時,語言事實上就是思維。語言作為人類與環境互動的反應,既是世界觀,也是方法論。當有一種語言消亡時,也就意味著人類的某種知識傳承被中斷,人類失去了一個視角,少了一種可能性。一條河流斷流了,它的下游不會再有遊魚,岸邊不會有綠草,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所以,我願意在學習母語和發揚母語這件事上投入我的時間和精力,學習詞彙、語法,乃至她背後所包含的幽默態度和種種情感,揣摩她,使用她,和她一同成長。
共同語作為一種工具,自有它的便利性。古時候人們出門,需要學習當地的語言,這對於高速流動的現代社會來說是不現實的,因此英語、普通話這類性質的語言的出現是不可避免且非常必要的。我完全支持普通話的使用和推廣,但在這個過程中,我更呼籲大家有一顆保護母語的心,守住自己的根源,還自己一種可能性。
不要有一天失憶了,纔苦苦追問我是誰。不要有一天失語了,纔想起一切都已太晚。

7 0

鄙人拙见:保护的是文化多样性,还有人类思维的多样性。语言承载的是精神的实质,如果语言消失,所有人都使用同一种语言,思维必将固化。到那时,一旦这项文化崩塌,所有文化都将覆灭。

6 0

Studio Art & Art History...

2013-05-10 11:57

去年的linguistics课上讨论过语言多样性的问题,当然大多数美国同学一开始并不是很接受这个观点。但现在大多数linguistics上的主流观点认为语言会强烈地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方式。所以语言的多样性背后实际上是思维方式的多样性。
文化上我们常常因为一个东西濒危就去保护它,但濒危并不是保护的最终理由。

5 0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如果形象点要类比的话,我们可以问,一个人需要记日记吗?记录日记的人又多抱着怎样的目的来进行这一工作的?(记录自己的成长轨迹无疑对于理解自己的身心状况,对未来发展极有帮助的,同时他能够给予一种心里满足感,赋予生命过程以意义,加强自己主观上对于生活的重视程度等等)如果需要,是需要记录重大事件还是事无巨细一一记下?(如果选前者么,我们没有办法肯定自己是否会漏掉某些看似不重要,实则深刻影响自己决断和思维的事件)记录日记所花去的精力和时间是否大于自己将会得到的收获?(这也是主观判断…)
大致把整个人类文明替换掉类比中的人,就能够得到答案,文化是一个文明的精华,语言是理解这些的先决条件,哪怕你不知道山洞里有什么宝藏,拿着钥匙总不会错(何况这把钥匙正在消失)。当我们意识到保护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并且有绝对充裕的余力进行这项事业的时候,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呢?

6 1

多样性其实是个伪命题。尤其是牵涉到政治因素,它背后的推手其实并非仅仅是为了所谓的保护文化,保护地方语种和推广某些语种并不存在根本上的冲突,冲突的原因是语言之外的因素。
语言沟通不顺利,就会带来认知和行为上的差别,这作为一种分裂手段是非常好用的(当然只是手段之一)。英语国家即使带有地方口音,但是基本的沟通绝没问题。反观中国在这方面的阻力重重。
保护文化和方言有多种多样的手段,但是,上升到日常交流和文化传播,一个民族就应该推行统一的语言,这也是一种强大的凝聚力。反之,就是有意削弱这种凝聚力。

2 0
支持者: 汉23 羊牧东岭

许多语言好像化石一样,明白?对于语言学的研究大有益处。

不过如果你要问为啥要研究语言学,那我也……(躺

3 1

hetaoljt专业烧开水

2013-05-10 08:07

如果人类不灭亡,那么社会的发展一定是向着趋同性走下去的。因技术不发达产生的文化差异,必然会被技术进步而带来的文化交流与融合所替代。语言也是。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世界可能只有一种主流文化或语言和若干不超过数十种特定领域语言文字等。虽然这看起来非常无聊,一点也不多样性,但社会文明的发展似乎就应该是这个客观规律,除非还回到以前区域固步自封的状态。

2 0
支持者: 汉23 顧少卿

我喜欢方言啊。。。温州话很特别很特别啊,,,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讲得不地道。我要地道的嘤嘤~~~~地道的温州话太有很古老的味道啊

3 1
支持者: 汉23 kanonmisuzu yaodi

我是广州人,小时候听到其他广府人说的粤语,我会笑他们说不标准的粤语,还帮他们纠正字词,然后标榜自己为说正宗标准粤语的。
后来当我接触了更多不同地方的广府人,再加上粤语的标准音定位西关口音(来自广州老城区的,现在上了年纪的人会说,但越来越少人说了,现在广州基本都说东山口音的,我也是)之后,我就有了其他的理解。其他广府人所说的,只是当地通用的而已,跟别的地方的肯定不一样,没有必要纠正他们。
可是随着广州和香港的文化入侵,广府人所说的粤语越来越接近广州的(香港的口音基本跟广州一样)。甚至还有客家人母语也改成了广州粤语。有时我会觉得很可惜,觉得粤语的多样性渐渐地消失了。
另外让人更寒心的是跟国语基本不相容的粤语有国语化的倾向。举个例子,本来“行”表示“走”,“走”表示“跑”,可现在很多人都不自觉地说“走”“跑”了。

3 1

保护呢,就放到博物馆里好了。
交流呢,还是统一比较好。最少现在是流通的年代,有多少人真正是在自己祖籍工作生活呢?

1 0
支持者: 羊牧东岭

其实我很想知道,古时候不同地方的人是怎么交流的...
特别是三国时期,那个时候人才流动很大,很多人为了心中的贤主背井离乡
虽然文字已经统一,但是总不会面对面写字吧=。=

2 1

MrChristy汉语言文学 爱好者

2013-05-09 20:18

上个学期有一门《汉语方言调查》的课,老师说搞方言调查一方面是为了做研究,而更重要的是为了推广普通话……==、

2 1

比较支持 @应龙晓梦i 的看法,文化上的东西该消亡的会消亡,保护他,只是为了以后能了解他的文化。。。

1 0

苍之木累学通信的苦逼

2013-05-10 12:42

指出一种非语言本身的造成方言存在的情况

比如外来高素质人口大量涌入A区,A区人民饭碗岌岌可危,这时候他们就可以祭出“A方言”,“你们这些人连A方言都不会说”“我们悠久的A方言就被你们消灭了”。然后增加原A区居民的凝聚力,尽力排斥不会说A方言的人(比如故意不说双方都能听懂的语言,非说A方言。造成沟通障碍。或者要求在A区工作必须达到TOAFL语言考试100分以上)。多少能达到保护饭碗的目的。

这种事情哪里都在出现啊……

2 1
支持者: yaodi oneoutsider

我本科和研究生念的都是中文系,我来说说我的观点吧!
首先,语言的首要功能就是交际,其次才是作为承载文化的载体。如果一种语言失去了交际的功能,那么它就相当于一种“死”的语言,如果其本身负载了庞大的历史、文化信息的话,它还有可能成为学者案头的研究对象,像吐火罗文、回鹘文等,大量保存在敦煌文献中,等待人们去解读。
其次,基于交际是语言最重要的功能,那么如果要“保护”一门语言,或者一种方言,最重要的是为其创造一种自由交际的氛围。但是很遗憾的是,随着普通话的日渐普及,方言的生存范围正在逐渐缩小。我们小镇上的很多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学习普通话,在家里也使用普通话。方言对于他们,大概只是能听懂而不会说了。
最后,所谓“保护”语言或者方言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吧!现在所能做的大概只是“保存”罢了。比如江苏省建立的语言(方言)资料库在全国是比较领先的。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大概就是为后人留下一座“语言(方言)博物馆”吧!

2 1
支持者: 汉23 羊牧东岭

说到语言的灭亡,很多人认为“没有生命力的东西就让它消失吧”。可宏观来看,如果人类的趋同演化终于到达全人类就只剩三五种语言,这是否是另一种生命力的枯竭呢?个人觉得推广官话不必和保护群体性小语种矛盾,即便我听不懂客家话,但在大家都能用普通话交流的条件下,尊重和保护客家文化是善举。

1 0
支持者: 汉23

有些事情做起来是有价值的,不能简单认为有好处才做。比如西夏的文字,现在没人认识了,就算出土一些文献,也没人知道写的是什么。这类的例子很多,毕竟人类文明是多个种族共同创造的。

1 0
支持者: 汉23

语言承载着知识,文化,历史。如果将来发现了一段很重要的信息文字却无法理解是多么无奈可悲的事情。
自然界是多样性的,文化,语言也需要多样性,这是文明前进发展的动力。

1 0
支持者: 汉23

如果把语言视为工具的话,没必要保护,语言只是为了方便交流,种类过多的语言只会阻碍人类之间的沟通。
文化层面而言,需要保护,原因是语言是表现一种文化的一个重要途径(可以想象一下在未来某教室里,有位老师在用英文教着唐诗(你确定那时候还有人知道唐诗?)),当一种文化对应的语言消失(也可以说演变),就很难保证这种文化很好地保留下来。

1 0
支持者: 汉23

一门语言的消失,也代表着一种文化的消亡,我们共有的文化便不会像以前那样丰富多彩。
保护身边的语言吧。

1 0
支持者: 汉23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肯定会有很多观点和分析。不管怎样,抛开传统文化的保护与继承等宏观作用,至少该站在少数语言门类使用者的角度来看。比如在少数民族地区,当地民众百分八十的人都是用自己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可官方语言定为汉语,使大部分民众在各个机关(银行、行政机关、与通讯有关的各营业厅)都强制使用汉语,这对于工作者和民众都会造成极大的不便。当地民众中还是有不少的人不会自如地运用汉语,当然工作者也是如此,苦苦用第二语言来执行相关业务,为何不允许母语和汉语并存呢?肯定还有很多其他的利与弊,我所说的只是冰山一角,希望真的一切都能以人为本,包括对语言的保护。

1 0
支持者: 汉23

有时候在研究古代语言时,需要结合古老方言中的一些元素。

2 1

语言,是为了交流而存在的。
当一种语言人数少到无法进行交流,(如某楼举出的最后一名土著语言者),那作为语言的意义大概也就结束了。
不过我觉得事实上,语言并不是单纯的诞生和消亡,而是不断改变不断融合的。
一种语言往往是基于其他语言而产生,或者吸收了其他语言的内容,如今天最流行的英语,当中就有拉丁语,德语,西班牙语等的元素。

所以语言并不会突然就消失,而是慢慢地改变,这种量变累积到一定程度就质变为一种新的语言。

至于语言保护,我觉得难度是非常大的。所谓用进废退,没有用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保存的。
然而即使难度大,保护濒危的语言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语言的意义在于交流,虽然一种语言的使用者会消失,但是一种语言留下的历史和智慧却会存在很久。保护和学习这些濒危的语种,最大的意义或许不是和使用人交流,而是和他们先辈留下的历史交流。

1 0
支持者: 汉23

一种语言代表一种文化。保护文化多样性是十分必要的。

1 0
支持者: 无心柳变桃

保护的话有利有弊,看从哪个地方看。另外“为什么要保护”这个问题主要看政府或者大部分人怎么看了。比如秦始皇不就把很多东西都拿去统一了吗,他觉得这样方便吧。不过好像秦始皇只统一了文字,没有统一语言。不知道是因为统一语言难度比较大尽管想统一,但是没办法,还是他也意识到要保护多样性而没统一,还是其他的情况就要另开一个话题说了。

添加修改:
我是南方人。去韩国旅游了趟,遇上很多不快的事情,比如导游收回扣啊还是玩的地方很多为了赚中国游客钱学了中国话,还学的很好的外国人,还有一些在外面赚中国人钱的中国人,什么七七八八的,又由于导游虽然是外国人,但是会说中国话,遇上想和其他人讨论的时候为避免事端大家就用方言对话,加上神情假装放松,导游什么的也不知道我们在聊什么。我们之间用方言表达之间的不满和其他情绪,在异国他乡的旅途中不免倍感亲切。这是方言让我觉得亲切,欣慰的地方。那时我觉得突然之间我发现了方言的伟大作用。我想说,当不是自己人的人学会了你的群体所说的话, 他可以和你们打成一片,而未必和你们想的说的到一起去,而你却会认为他很亲切,这是语言的作用,比如外国人学了普通话就有这样的效果。而方言是用晦涩难懂而小众这么一种方式牺牲自己的易学性和使用范围,却作为你那个群体最后的区别己我,保存自己群体秘密,畅快的在自己群体中说话,表达自己内心的手段,方式。引用彭浩翔电影的一句台词:说广东话的北京人就是内奸!(背景:这台词是香港人说的)

1 0
支持者: 汉23

语言是文明的一部分,文明是人类抗争,超越自我,智慧之结晶。

1 0
支持者: 汉23

丢失的不是语言,丢失的是历史……失去了我们的过去……

1 0
支持者: 汉23

因为消失就没有了,为不让消失而感到后悔。所以要保护

1 0
支持者: 汉23

TED上有一篇“不要拘泥于英语”讲的是
人的知识是以语言为载体的
语言消失了,相应的知识也消失了
对人类全部来说,这是一种损失

1 0

kanonmisuzu美术史基础学徒

2013-12-30 00:05
支持者: 汉23

关于题目的回复:
牧师马丁·尼莫拉的墓志铭上这样写道:他们先是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他们最后来抓我,这时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
这里是回复
终于被逼注册了个号
的回答(不知为何越写越多超了三百字- -

关于粤语的传承问题说一点个人体会

①我觉得本身官方的态度就成问题,虽然许多本地电视广播媒体仍然坚持粤语播音,但无法否认的是,全面普语教学本身对粤语的流传有序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连下一代都不会说粤语了,传承要怎么进行下去。
②粤语本身规范化的规模还不够大,影响力不足。是的,确实有不少人写了关于粤语的有趣的字词句等,试图保留最原汁原味的粤语风味,讲古佬们也仍然在电台讲着粤语的故事(张悦楷林兆明梁锦辉郑达全都是童年回忆……TAT)。但是,【当一种事物已经到了需要保护的程度的时候,就说明这种事物的发展已经不容乐观】。粤语有传承,粤语有保存足够多的材料来传承下去,但也只剩下材料而已了。何为“正宗”粤语?现在已经几乎没人说得清楚了。粤语的使用人群偏居一隅(海外华人影响不到大陆,暂时略过),而官方语言以及官方书面语言显然不断地蚕食着粤语的生存空间。
我这整一篇评论都在用普语就可见一斑了。
粤语现存的九声,更接近于中古汉语,而普语(京话)所仅存的仅四声,如何能用如此匮乏的声调来表述粤语的博大呢。
数年前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曾见过一封邮件,大体内容是说,粤语要广泛推广,需要建立一个规范化的字库,希望大家转发支持。不知如今建立起来了没有。
反正即使碎粤神偷(纪/可/光)走了,再怎么研究粤语使用人群甚重,乃至粤语使用人群分布范围甚广,都改变不了粤语渐有式微的趋势了。
③讨论里说层主别纠缠细枝末节,但我不同意,一个语言本身的保存,就应该是顾及到各村各地具有共性的、常用的语调上的差别的,这本也是多样化的一部分。所以消失了是真的很可惜。
长在西关十数年,深有感触。

1 0
支持者: 汉23

我一直相信推普和保护方言是可以没有矛盾的~身为留着客家人血统的广州人表示~
在家和亲人讲客家话~
在学校和小伙伴们讲粤语~
在学校上课讲普通话~

比较令人遗憾的是到了大学发现很多小伙伴们都不会/不愿意学粤语了==大多数人四年下来也还是听不懂。。。
话说其实很多广东tong'xu

1 0
支持者: 汉23

​保护一种语言首先是说这种语言的人群的自觉意识,比如客家人说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
其实,保护一种语言对于语言学研究者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无论是历史语言学还是普遍语法,只要能多了解一种语言与众不同的特性,就能对其研究领域做出重大的推动.比如欧洲历史比较语言学,因为发现了梵语和赫梯文,从而在十九世纪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果没有这些被刻写或人为保留下来的语言,比较语言学的面貌又当另当别论了.

1 0
支持者: 汉23

因为一种语言承载了当地的文化

1 0
支持者: 汉23


文化、历史、传承、文明。

每一样都息息相关。

都是很厚重的话题呢。

1 0
支持者: 汉23

对于社会及人类自身的发展来说,最好的情况是只用一种语言(可能是由原有多种混合形成的),对于文化与历史来说,存在过的最好都不要消失。我觉得对于语言的保护应当是研究与记录,到熟练掌握主流语言与本族语言的人完成了这项任务之后,强行保留这些语言,提倡他们一直去说也就意义不大了

1 0
支持者: 汉23

语言有两个作用:交流和传承。对于交流来说,语言越统一越好,这就是为什么秦始皇搞书同文是极大的进步。但对于传承来说,如果小语言都完全消失了,那么它们所承载文化也就都消失了,或者无法解读了,所以一定程度的保护也是需要的。好比我们现代不用甲骨文了,但有一些专家能认识甲骨文还是好的。

1 1
支持者: 羊牧东岭

其实我觉得保护方言就是保护一个地方的文化。其实很多地方当地的一些独有的神话、传说、歌谣等等,都是通过语言来传递的,记录在册的基本上没有。而且现在很多方言其实是很接近古汉语的,我觉得要想真正的研究古文或者古汉语,首先要把方言学好。因为普通话这种东西,和某些地方的方言比起来,完全就是属于毛都没长齐的状态。

1 1
支持者: 汉23

想起几年前的一部纪录片 在世界尽头相遇 ,影片呈现出大部分纪录片未曾呈现出的踏满人类痕迹的南极。其中导演采访了一个在温室里种蔬菜的语言学博士,他说,人类在全球化下大概每4分钟(记不清了)就有一种语言灭亡。在你采访的过程中,就有那么三四种语言就这么消失了。我们在保护濒危动物的领域已做出了不小的成就,但却没人去努力保存语言极其背后的文化。一阵唏嘘。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