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学者是如何认识自己所在群体的行为?是否会对其进行认识和分析?在对待文化冲突时,又是如何抉择的呢?

之前去参加果壳公开课的第二讲,很遗憾在提问环节没能跟庄老师交流,还有些问题想向老师请教。

人类学大多是关注别的群体的行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对待自己的实际生活当中,庄老师您会不会主动的去运用人类学的知识去解决一些问题,有没有案例可以分享。

还有一点,就是在接触不同的文化的过程中,对自身的价值观和人生导向会不会有强烈的冲突,遇到这些冲突的时候您又是如何面对的呢?

推荐  (0) | 17人关注关注
4个答案
10 0

桔子帮小帮主细胞生物学博士,果壳网研究员

2013-05-20 22:29

庄孔韶老师的回答:“有了人类学的比较文化原理,无论是研究他者还是对照个人生活方式都有好处。例如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儿童教养的文化特征,比较研究有利于交流和自我选择。可图书馆借阅我写的《家族与人生》,就有自我省思的意思。”

至于面对冲突,我记得之前和庄老师也探讨过,作为一个人类学家,一般来说,学界认为他应该客观,没有主观感情和偏见。但如何真正地做到客观,把自己剥离出去呢。当时庄老师举的例子是马林诺夫斯基,他是人类学老权威了,当初出海回来发表了《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用客观的民族志记载田野调查的结果,因此在学术界影响极大,他也被认为是民族志之父。但他死后他老婆发表了他当年去做田野调查的日记,里面充满了当时内心的纠结,甚至有对自己研究对象的鄙视、歧视等等(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是强压内心偏见,中立客观地进行记录)。世人看了这些日记,充满感情的日记,发现这些都是他们特别愿意读到的。
于是引出一个问题,到底研究者是不是应该完全客观而没有主观抒发,怎样是完全客观,于是人类学家又开始反思——这问题貌似是人类学以前讨论过的问题了。

9 0


研究你自己的文化

人类学一开始确实研究那些与观察者完全不同的人。在最近15年中,这个学科正在经历一些自我批评的修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屡屡受诫,理解异文化的之不易,向本文化之人阐释其本文化同样不易。
或许,如某些非人类学家所言,只有莫霍克人能研究莫霍克文化、写作莫霍克文化,只有中国人可以了解中国人。研究你自己的文化颇有必要,这样你对反思性问题的回答会变得非常深入。但我们已经通过尝试和错误发现,研究你自己的文化并不会减少对人类学的挑战。如果你在本文化中展开工作,你可能会有顺利的网络联系,懂得一些语言和文化,不会在人群中显得突兀。
另一方面来说,没有证据表明,研究本文化时,你的报告会比陌生人的报告更客观、可信。你努力发掘的不同价值观念,难道不会令你惴惴不安吗?你的“同胞”可能不会让你在他们的圈子里转来转去,同样很傻很天真的举动有时候会为外来人类学家带来优势。你的同胞将很难判断你是“我们中的一员”,还是“来研究我们的”(Jacobs-Huey 2002, 793)。同胞可能会根据你的性别、年龄、或其他特征来加以判断,而不给你观察、报告他们的权利。他们可能会认为,你报告的任何有关他们的内容会破坏族群或团体的团结。他们会问,你忠于谁:对我们还是对人类学?而且如果你对研究的文化太过投入,你在向其他文化之人介绍本文化时,会不会遇到麻烦呢?
最后,研究你自己的文化其实是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做的事情,这也是反思性问题要求我们去做的。但这和研究异域文化同样困难。坚持“只有本族人才能研究本族人”的说法实际上是一种种族主义。大多数人并不是——本文化或异文化——天生敏感的观察者。幸运的是,一些人集天赋异禀和良好训练于一身,可以出色地理解、描绘异文化,解读那些与他们本文化截然不同的文化。他们能够将局内人的观点和外来观察者的视角完美结合。就本章通篇使用的隐喻而言,这些通达洞彻的观察者可以在这个山谷景观中自如移动,一览无余。

——本段摘自《人类学入门》Pp.348-349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4527462/

第二个问题比较复杂,《人类学入门》Pp.386-387给出了几项建议

当与其他文化之人进行互动时,不论你是否带有人类学的动机,请尝试如下路径:
1.保持判断
我们跨出的第一步(反思一步)应该是相对主义,而不是价值判断(Hatch 1997)。尝试用好奇(“这里会发生什么?”)来代替价值判断(哦,这样岂不是很好/很奇怪/很令人讨厌么/很好看吗?)。
2.不要假装
有时候暴行或者吸引是很难置之不理的。意识到并对这些互动采取行动,比假装任何事都行要好得多。尤其在课堂上,坦率承认这样的一个互动,能够启发很多有用的讨论。研究显示,如果没有压制表达互动的禁忌,学生或跨文化交流中的个人更容易最终(至少是理智地)把握主题(White 1997, 293)。
3.重新审视你自己的文化
反躬自问,你本人和你本文化的什么因素使你眼中的他者看起来如此不同,或者一无是处或是高人一等(Schultz and Clavenda 2001, 27; Robbins 2001,11)。我们每一种文化都遮蔽了我们世界的一部分;那么从文化遭遇中揭示了你本文化遮蔽的哪些部分呢?此类反躬自问不会使你变成食人生番,或推崇寡妇殉葬,而会使你通过努力做出改变琐之事中解放了出来。所以我对冰面上那些血肉模糊海豹尸体的畏惧,几乎暴露了我的伪善。
4.不要去那里
在H.拉塞尔•巴纳德(H. Russell Bernard)有关人类学方法的教科书里,他对人类学新秀们给出的建议是,如果一些文化的实践或者信仰特别具有攻击性,“那就不要去那里”(2002,74)。也就是说,不要研究那个文化。而且,我们今天已经难以摆脱文化差异——文化差异来到我们身旁。

3 0

则菌人类学民族学硕士

2013-05-22 23:53
支持者: 窗敲雨 李寐唐 布欧

在研究自己的文化时,有时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会被当作普遍常识略过了,而这被忽略的恰恰很可能是自己文化独特的关键之处。而那些外族人来进行的研究却因为异族的一切都很新鲜,他们会更有可能的发现和记录,所以在这方面就显得比较有优势。
但是和LS提到的一样,自己研究自己的文化会更熟悉,更容易得到研究资源,也会更容易理解,这也是个优势。所以还是各有利弊吧。
我个人理解这跟宗教的研究还是很相似的,你信教了也许会更加理解里面的教义什么的,但不信教又会更客观(举例不当之处请多见谅....
至于接触文化所带来的价值观导向问题,我想还是只能靠自己尽力保持一个客观的判断,描述记录时保证客观如实,不要被自己影响也不要让自己被影响,评论也要从文化相对主义
自己回答得好不正式啊.....

0 0

可以参考看看后现代主义人类学,其实就是对人类学家或者民族志作者具有的“客观性”的否定。是否完全正确暂且不论,但至少对个人看待社会科学的态度和眼光应该也是有帮助的。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