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个地区要整体拆迁,那个地区的人在背井离乡时心态上会发生什么变化?他们到了新的生活区,还能保持原先的旧习俗吗?

推荐  (0) | 8人关注关注
6个答案
2 0

桔子帮小帮主细胞生物学博士,果壳网研究员

2013-05-31 17:39
支持者: 窗敲雨 PuNaDSmile

我觉得要考虑搬迁到和从前多么不同的地方吧,看情况讨论。
举个例子,上周果壳公开课上,庄孔韶老师(浙大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给大家放了他在福建拍的纪录片。内容是一个地方怎么过端午节。前后拍了三年,最后一年由于修水坝,小镇必须拆迁,但片子里一点没体现出马上就走的离别愁绪。各种习俗,比如挂菖蒲、包小装饰品“豆娘”给小朋友挂身上、染彩色的蛋、包粽子,甚至赛龙舟,一切照常,还是高兴的。
当时也很奇怪,他们心里真实想法是怎么样的呢?
庄老师说,这个镇子的人搬迁的地方和原住地不是很远,仍属闽江流域同一方言区,民俗上仅有微小差异,因此所谓文化中断不是特别凸显(尽管仍然有)。

然而,现在很多地方要城镇化,从游牧生活改为定居,文化中断就会特别明显,在承受生态、社会组织和信仰环境巨大变迁后的生理、心理与文化调适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一位在医学院工作的人类学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本来放牧的地区,给他们盖上房子,要他们定居。过一阵子回访,在100个房子里找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户有一个老奶奶住着,就很高兴地过去攀谈,本来以为会语言不通,老太太一张口湖南话:“我不放牧啊,很早之前被安置过来的。”状况非常讽刺。后来找到游牧民,问为啥有房子不住,他说,除非你给我公共汽车,天天把我的羊运到草场来,放完牧再拉回来。

所以改变旧习俗的问题,可能得看是不是容易改(和活命、信仰相关的我感觉不容易改)。但是上面的游牧民拆迁问题,又引出一个新问题。很多农村人向往城镇的生活方式,有时这些安置也貌似是满足他们的愿望。但真安置了,结果又不好。我个人认为,这种问题就是学者或者决策者的失职——不能指望游牧民自己具有前瞻性,他们毕竟没有经历过文化冲突,也对即将面对的新生活/文化方式没有准备。
更别说有的决策干脆绕过了拆迁者自己的意愿。

3 1

其实,从当前许多移民研究来看,移民者并没有出现太多不适,所谓的“背井离乡”所产生的心理变化,通常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因为对于全球化时代的人们而言,迁移正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其次,第二个问题,我们或许可以改为,他们是否适应了新的环境,因为“保持原先的旧习俗”这一说法本身就带有一种价值判断。假设人们的迁移本身就是为了改变生活,这一问题就没有现实意义,不然,孟母也不必带着小孟子三迁了。那么至于人们是否适应了新的环境,就有许多评估标准,但这也超出了这个问题的回答范围了。

1 0
支持者: 窗敲雨

华人在世界各地的宗祠天后宫神马的是很好的例子吖。当年非洲黑奴们被卖到美洲之后也把非洲的各种习俗带到了美洲。以及,帝国主义时代殖民者们把足球神马的带到了世界各地。只不过这些带到异地的习俗也经历了一个localization的过程,与当地的气候、地理、资源等等结合起来的一种混搭状态的新习俗。

1 1
支持者: hribbit

作为一个出国快一年的人我不觉得我能很好的适应,我也很想回家,但是回家几乎被视为一种不可理解的堕落行为:很多人会想“国外那么好,你为什么想回家?”“父母辛辛苦苦供你出国你为什么要浪费钱?”“人家的生活方式多好啊,国内这么差,你怎么想的?”……面对这些种种不理解,我心里的失落感更强。
其实出来之前我也不理解为什么出国的人会觉得“寂寞”“孤单”,等到真正体验以后,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有多大的威力。
不过可能这只是在适应阶段的心理,也许以后会好呢,不知道,走着瞧吧……

0 0

我家老爷子小时候跟着他老爷子创关东到东北 我几年前来北京算背景离乡嘛?

如果算的话我就姑妄言之

文化会保持 但保持的比例取决与和老家的联系还有当地同乡的多少 再就是个性原因了 比如是不是守旧(守旧的人可能是被迫背井离乡的)

我爷爷一辈子保持着山东口音 喜欢吃山东大包子 但是会了趟山东老家 抱怨花生油难吃 爱吃豆油

我到北京不到10年 除了有些东北的名词叫法不说了 比如埋汰 柿子(西红柿)大头菜(圆白菜)其他都和东北时候习惯一样 不过哈尔滨的口音本身也属于比较轻的 生活习惯也没啥特殊的 只是一直没喜欢和邻居聊天 邻居是个好人 但是属于高晓松说的 能说2个字觉不说1个字的人

唯一的区别是回到哈尔滨和哈尔滨的朋友玩 有感觉生活的目标不太一样 比如哈尔滨朋友极少玩微博 都是微信 不关心外面发生什么 只关心自己的工作 喜好做的事依旧是喝酒打麻将跟人家比孩子 其实过的比很多出来的人开心 因为基本都一家两套以上房子 不差的车 最近流行在郊区买别墅

总之也都挺好 没发展到文化差异 而且寻找这种小差异也很有意思

但是几年前来北京的时候有人告诉过我 只有到了一个城市中产的水平 才能客观的评价一个城市 和这个城市里的文化 北京的中产有个民间标准是家庭年收入50-200w

0 0

我在日本上过一年学,不过因为是交换留学所以跟着一起的还有几个同学,要说只身一人的孤独感也谈不上。在日本当地的时候,周边的人一般也都很好,除了语言交流上肯定没有国人之间顺畅之外其他还真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毕竟不是深交。而且我也差不多是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的那种,并不是身边没有人跟你重复曾经的那些日常就过不下去了的类型,所以文化上难以融入的现象虽然也有,但也没有达到长期困扰我的地步。

真正产生过困扰的反而来自国人自身,也许是因为期待的有所不同,希望自己的同胞能和自己更亲切一点也许是初出国门的人非常自然的想法,然而事实上出国了之后才发现,人们真的其实都是“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身边的日本人也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中国人同样也有喜欢和不喜欢的。

我还在初中高中那会儿,也许受文学作品的影响较大,还有着比较浓厚的乡梓情结,总是想着要回自己的祖籍地之类的,然后大学也是去的自己的祖籍地,结果非常巧合而且讽刺的是,真正踏上了那块土地之后,发现它实在没有什么可期待的(包括经济和文化各方面),那些所谓的亲戚也还不及在学校的同学亲切(我们家的人好像都对这方面比较淡漠- -|||),再加上上大学之后因为一些巧遇而接触了一些新的领域,笼统来说,如果说之前的我的想法和心境比较偏“文”,那么后来就开始慢慢地偏“理”了,了解了一些关乎开拓关乎进取的东西。现在我的想法反倒变成了,人就要抓住可能的机遇去体会更多的事情。

我的出生地、成长的地方、上学的地方、工作的地方都因为各种原因中途换了很多次,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生活过,方言也会说两种,但如果要涉及当地最土最传统的一些用词之类,我就不行了,还被取笑过,但我也不觉得特别丢脸或者为不能真正地融入当地生活而难过什么的。我觉得这很正常,我也没有正儿八经地想过要把自己融进去,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到了什么的……与其说要融入当地,不如说我是来某地体验人生的。

我的祖父母也是从一个省到了另一个省,我的爸爸小时候也跟着他们,后来工作又去了另一个地方,还经常东跑西跑。比起几乎一辈子都呆在一个地方的几位近亲,我觉得自己反而更充实一些。

可能因为这样的经历造成了我现在这样的心理。虽然以前也经常为换地方而感到麻烦、舍不得之类的,也为此哭过,但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个人经历,仅供参考……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