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音字,你是念“多”的还是念对的?

之前在站里看到有人在讨论“的得地”三个字有没有区分的必要,然后我就想起了这个古老的问题。
这个问题最早是在听郭德纲的书《济公传》第一回时出现的。

首先说一下背景,在下浙江人,乃是浙江台州人,乃是济公和尚八百余年后的同乡。

当然了,在说书的时候,必然会介绍到人物的出身等,于是问题来了,郭德纲说是台州的台有“胎”(阴平,第一声)、“抬”两音(阳平,第二声),该怎么念呢?他说,从民俗

“台州”怎么念?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当然是念“胎”,天台山也是这个音。我以为他会说按照当地的念法念这个音的,但是我错了。

下一句,郭说,从众吧,意思是要真念正字儿反而没意思,将错就错吧。

我当场就崩溃了。。。作为一个小时候由于语文老师的熏陶对于语言文字的纯洁性有着部分偏执观点的人来说,这一点我很难接受。虽然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作为台州人见到别人念错自己家乡的名字的不满——特别是这货还知道正确读音的情况下——但是我也很因此开始好奇究竟该怎么对待多音字。

补充:经过@一叶飞刀 的提醒,这个问题似乎跟多音字的关系不是很密切,更倾向于“对由多音字组成的地方名词,应该怎么念”这种问题。

历史上,不乏因为从众而将正确读音改为大众读音的多音字,但那些的情况毕竟比较特殊,比如“发酵”就有人提出念“发孝”的,好歹这个词在台湾就是这么念的,而且似乎念“发孝”更容易记忆。但是涉及到地名和类似词语(可能是针对性比较强的词语)的时候,是应该念对的,还是应该念那些念的人比较多的——哪怕是错的?

再补充:话说最近快男又开始流行了,然后我猛然想起一个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听别人说的。。。
——“那英”的“那”应该念什么?突然有种求打脸的感觉。。。这个我相信应该没多少人是从正的。。。

点击访问视频


在唠嗑了近一半后这货终于开始讲正题了,台州读音的说法大伙儿可以拖到7分30秒左右

推荐  (0) | 47人关注关注
45个答案
26 3

Ent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3-06-27 11:21

语言的“正”在当时有一定的规范意义。不过,当“正”和“众”出现冲突的时候,最后的赢家多半是“众”。

我特别喜欢Deutscher书里的这一段:


Leofan men, gecnawað þæt soð is:
ðeos worold is on ofste, and hit nealæcð þam ende,
and þy hit is on worolde aa
swa leng swa wyrse ...

Beloved men, know that this is the truth:
This world is in haste, and it approaches its end,
and therefore always in the world
The longer (it is), the worse (it gets) ...

亲爱的人们啊,要知道这乃是真理:
这世界正在匆匆前行,走向终点。
所以此间万物将永是
其时愈长,其况愈下……

——沃夫斯坦,约克大主教(卒于1023AD)



世界正在加速奔向迫在眉睫的毁灭——这个过程已经进行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还带着语言准备一起同归于尽。不但语言时时刻刻在改变,而且它的变化永远是每况愈下——如果我们相信那些权威的话。“语言,犹如政府,天生就有腐化败坏的倾向。”这是塞缪尔·约翰逊在他的《英语词典》序言中所说的。

(Note:《英语词典》1755年出版,为今后150年间的顶尖词典。)


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天的英语疾病缠身,批评家们分歧很大:怪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报刊杂志?力求振聋发聩余音绕梁的政治家?还是懒散粗俗下流的年轻一代?但是批评家们至少在一点上是同一战线的:坚信英语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才不过两代人的时间,现在的英语比起过去的好时光已经是何等地堕落了啊!正如《时代文学增刊》一位评论员最近缅怀的那样,那时候“错误就是错误,而不是什么自由表达的象征”。


这也许是事实,可是当初那些过去的好时光里的“权威”们却不完全这么认为。比方说吧,1946年,乔治·奥威尔(据说,他连拿手绢擦鼻涕的时候都要批判一下手绢工业的现状)在《地平线》杂志里写道:“大部分人,只要稍微对此关心那么一丁点,都会承认英语现在情况相当糟糕。” 所谓糟糕,当然是和上几代人的英语相比了,显然那时候的英语比他自己所在的时代要更纯净,更正确。也许确实如此;但是如果奥威尔真的咨询过他的前辈,他恐怕会听到一些不同的感想。1848年,比奥威尔的文章早整整一个世纪的时候,著名的语言学家奥古斯特·施莱歇尔把他所在时代的英语不屑地贬为全部日耳曼语言中最“败坏”的一种。英语的状况只是在表明“一个无论是历史上还是文学上都如此重要的国家,它的语言竟然能以此等的速度朽败堕落”;而“从这般语言的废墟中,全新的建筑想要浴火重生“则是几乎不可能的。他沮丧地补充道,正相反,这门语言更可能”彻底沦落成单音节“。


或者,不妨听听这段让人毛骨悚然的末日预言:”最大的糟蹋语言行为……存在于时尚界人士当中;许多发音在三四十年前还是粗俗下贱的,而今却在逐渐传播开来;如果我们不做什么来阻止这蔓延的罪恶的话……英语很可能会变成胡言乱语。“ 各大报纸的编辑都收到过不计其数的这样的信件,每个人都在报上读过类似的感叹,因此这一封也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许除了一点:这封信比施莱歇尔的感慨还早了几乎七十年,出自1780年一位叫托马斯·谢立丹(演员,严谨发音倡导者,喜剧作家理查·谢里丹的父亲)的人之手。在谢立丹看来最令人惊骇的是,英语衰败成如此模样是这几十年来才有的事情,因为据他说,仅仅七十年前,”在安妮女王治下[1702-14]的日子……英语还很可能是……处在它最完美的状态之下“。


真的吗?那个时代的专家们恐怕不敢苟同。就在安妮女王在位期间的正中央,乔纳森·斯威夫特提笔写下了一篇文章,其惊人的胡言乱语与自大程度,在后世的同类文章中无人能及[Note:疑指他的《1708预言》]。他1712年写下了《关于纠正、改善和保卫英语语言的提议》,开篇就是如下的鼓吹:”我在此,以全国每一个博学而有礼的人的名义,控诉……我们的语言已经变得极度地不完美,它每日的改善还不及每日腐坏程度的万一……“而这还仅仅是开始。总之,今天的英语早已不是过去的样子了;但话说回来,它向来都不是。

21 1

llanfairpwllgwyngyllIeithydd/Ysgrifennwr/Ath...

2013-06-27 07:21

不仅仅是读音,还有比如所谓的常常用错的词和成语等等,比如高中里经常纠正的词“望其项背”,“差强人意”表示不怎么样,“莘莘学子们”,“凯旋归来”等等,在现在很多主流媒体上已经默认其用法,而“正确”的用法“难以望其项背”, “差强人意”表示勉强符合要求,“莘莘学子”,“凯旋”几乎只停留在语言学家,高中教师,和学生的记忆里。

这些问题归根结底就像楼主所说的,是“从众”,还是“从正(正确)”/“从典(字典)”/“从权(权威)” 。

语言学上对于读音,拼写,使用方法的分歧争论了几百年。

一派认为,需要从众,因为毕竟语言是人说的,社会变革,人也在变,所以语言需要随着大多数使用者的变化而变化。
另一派认为,需要从正,语言需要规则,没有规则,不成方圆。

个人认为其实两派并不存在不可调谐的矛盾。语言归根结底反应的是使用者的文化以及权威。谁权力大,谁决定了语言的标准。使用的人多了,权力自然会显示出来,到时候不一定是主动更改,也许就是社会默认这种被动更改。但另一方面,虽然英国里讲伦敦土话考克尼方言的人远远多于使用所谓“女皇英语”Queen's English/“接受发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牛津标准英语”Oxford English的上流社会人数,但是规定语言标准的还是有权力的皇室以及学究们。

当然社会变迁不是这些少数当权派能控制得了的。法国的的语言协会的院士,自诩Les immortels,即不死之人,誓死捍卫法语的纯洁性,抵抗英语词汇入侵法语,殊不知现代法语词汇有10%左右来自英语词汇。更有意思的是,这些英语词一半以上,还是当年诺曼入侵法国引入英国的词汇,在若干年后又回流法国。同样,现在的英国标准发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和300年前的标准发音也大相径庭,反倒是大洋彼岸的美国保留了不少早期现代英语的发音及语法特点。没有当年的元音大迁徙,也没有现在的标准英语。

所以我认为,一方面,还是要设定一些标准。这些标准不是凭空设定的,而是根据长期的习俗设定出来的。另外这些标准反映了一些语言的变迁,保留这些标准,能让人更好地认识和了解自己的语言。当然,语言的变迁不凭人的意志而转移,坚持“正确”的用法,管什么几十年几百年之后语言成什么样呢?

8 0


1971年版《新华字典》只有qián的注音
[荨麻]多年生草本植物,茎叶生细毛,皮肤接触时会引起刺痛。茎皮纤维可以做纺织原料。

1987年版《新华字典》将“荨”加注了xún音,专用于“荨麻疹”。

《新华字典》是权威,从众。

6 0

Maverick506非爱好翻译者

2013-06-27 17:35

其实,语言无论怎么变,只要利于交流就是好的,但这会产生一个问题,就是交流便利受益的群体是不同的。例如网络语言比较利于年轻人和网民交流,却不适于不怎么接触网络的人以及在学术交流,外交辞令等等环境中使用。所以问题并不在于允不允许语音,乃至词汇和语法演变,因为变化是不可避免的,语言从来都是一个变动的结构体系,而在于这种演变是否阻碍了社会不同群体之间的交流,或者是否降低了整个社会的文学审美欣赏层次(即大家创新写作风格也不是无拘无束,信马由缰的,词句不通就是词句不通,胡乱搭配就是胡乱搭配,风格是建立在典范的基础上的)。演变的速率也需要适应整个社会的发展。演变地太快,会造成不同群体之间交流的脱节,产生代沟;演变过慢,不利于新知识的创造和传播。我认为在语言教育方面,来自权威的一定的干涉与矫正是必要的,因为:1.语言本身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会规约,使用不规范的语言势必会带来交流上的障碍;2.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规范地使用语言需要人严谨的思维,因此可以锻炼思维的严谨性;而如果历史地来看,语言发展演变受到来自人民群众的影响的确常常突破行政力量的限制,向着更加简单实用的方向发展。

2 0
支持者: 乐趣多 RotSchweine

说到“台州”我想到了广东的“番禺”、“东莞”、“河涌”等读法,这也算是从民俗吧。

5 3

来园的桃子应用语言学硕士

2013-06-28 11:42

我以为:
对于同一个字在不同地区方言和不同时代有不同(但相近,一脉相承)发音的,
根本无所谓“对”“错”。
只要不影响理解,不会被听成另一个字,就无需纠结,从哪一种俗,全凭个人喜好。
你愿意念得乡土气就乡土气,愿意念得洋气就洋气,愿意掩饰自己的身份就学外地的读法。

普通话当然有规范发音,但那是规范播音员和汉语教师的专业活动的,不是规范一般民众的日常活动的。
而且事实表明对后者的规范根本不起作用。

说穿了,根本不是事儿。

3 2

陆白白生物工程博士

2013-07-30 10:36

浙(二声)江有很多地名伤不起啊,除了台(二声)州,还有丽(二声)水
我是反对从众的,上面很多人持从中看法的人,无非出于以下几个基本立场:
1,该人本身无法正确掌握正字标准音,无论是先天缺陷还是后天不良的发音习惯,这些人自己说不好对的音,所以不愿意改
2,懒惰,很多时候明明知道也可以发出正确的音,比如胎台之间没有难度,但是积重难返
3,畸形个人主义思想,类似青春期叛逆,很多人在掌握正确知识时如果遇到挫折,容易发展出一套:我就是要和主流和多数人或者和他明知道对的东西不一样,并以此彰显自己个人的存在感,类似凤凰男极度自卑之后发展出另类自负的心理

其实,强调语言之间沟通性第一或者不断变革趋势的人往往忽略了几个核心问题:
首先,从众谁是众,也就是如何定义这个众,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历史时期,一个字发什么音的人群分布往往是大不同的,比如北京人几乎个个都说浙(二声)江,而上海人统统都念四声,你如果一定要拉到全国范围来统计人数其实是很没意义么
其次,很多人鼓吹发音标准与否不重要,能交流就行。这种观点其实也纯属扯淡。没有标准如何交流?恰恰是有明确而且强力推行的标准,才允许在标准之外有一定偏差的发音“尚能交流”。如果一上来就否认标准存在的意义,其结果是各个地方的人根本谁也听不懂谁在扯什么
最后,从众其实是一个对教育不利的敷衍之词。谁都知道,普通话标准音的推行是需要依托足够的教育水平的,越是大城市,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基础教育越系统扎实,普通话水平就越高。很多人坚持不必须人人都能讲好普通话无非是为了教育不利开脱而已

1 0

army8735前端工程师

2013-07-30 15:12
支持者: 54434

老生常谈。空穴来风、差强人意、呆若木鸡、压轴,请问这些词使用正确意思而不从众的还有多少?

1 0
支持者: 然眉不急

丽(里)水人民路过,深切懂得楼主的感受

0 0

tensorspace能源工程硕士,油藏工程师

2013-06-27 17:29

老郭不是说了吗,大栅栏谁要念成大zha4lan2而非大shi2la4,谁就是找别扭。尊重方言的传统,但是也要坚持正字的读法。

0 0

Sulayman_Hu农学学士 从事农业相关工作

2013-06-27 21:51

其实更明显的问题是角色“角字!

我因为念“jue2”还被人鄙视过……

0 0

对于郭德纲视频里台州念第一声还是第二声,我表示我们土话里台州和电台声母是不一样的,台州发t音,电台发英文的d音

0 0

研究语言学的人,自然地会倾向于从众。最糟糕的语言学家就是搞prescriptive的那一种。

但是语言规划往往未必出于语言学的考虑,还有政治、意识形态、教育等等因素需要考虑。

0 0

向来将台州念第一声的外地人飘过。纯粹觉得好听。呵呵。

其实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从正,只有从众而已。有大众,有小众。

台州人从台州人的众,无知群众从无知群的众。学者从学者的众。上流社会从上流社会的众。

只要这个阶层或群体还没有消亡,互相交流时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相应的发音也就没有到消失的时候。所以,你要从家乡人的众,就从,不要轻易向全国人民投降就是。

不过到了你认为你读的正音已经几乎无人理解,影响表达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放弃吧。
我还一度坚持把叶公好龙的叶读成she呢。哎。差不多得了。

0 0

一般都是从众,因为就算你是对的也拗不过大众没文化,很多现在用的词在以前都不是这个读音,也是为了顺应语言习惯而改的.像戛纳的戛本来只有jiá这个读音,但现代汉语词典还是为了习惯在新版里增设了gā这个词条

0 0

我以前想到过的较奇怪的角度。
我只讨论一些有规则可循的汉字发音,避开地名什么的特别发音。(我觉得这个是跟语言多样性有关,因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就不科普了)
学校老师教汉语,肯定是基于一定规则教汉字文法(毕竟这才是有效的学习方法),比如什么字在什么词什么句里是什么意思,也因此是什么样的发音。毕竟汉字是一个字就有它的意思,更重要的是字义,然后是发音。
我不想以后我的孩子上了学以后问我,为什么这个字明明是这个意思,却不念这个发音。我不想告诉他是因为大部分人都念错,所以咱们也跟着念错。也不想告诉他,其实有些事不用对,然后让他误以为,原来有些事可以错。(本人思维有些跳,但我觉得孩子们的思维更是跳)

我父母很机智,我问他们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们说他们上学那会儿天天下农地干活,学校功课没有好好学所以不太清楚,让我去问学校老师。

嗯话说我会有孩子么。。。真需要考虑这种问题么。。。

0 0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拿我家乡来说,而且大家都知道——

即,闽南语是有文读和白读之分的

至于文读更靠近古音,这个我不了解,但我知道我们分的清文白

这说明其实不用纠结这个,只要有个规范在那里

0 0

时代在变,语言也是要变化的。虽然我比较倾向于对于非地名或专有名词,应尽量保留原有读音,官方应该开展一个神马普通话正音活动,先大力推广。实在民意优先的再考虑是否要听取民意,估计有的字听取民意了之后好多语言文字工作者会不乐意了。
但是对于地名,当然以当地读音为准;专有名词,以该方面专业人员的审定读音为准。我就不说高中生物老师一直读的是鸟嘌呤(飘零)了。

2 2
支持者: 竹曲麦过 adven_vaca

你叫台州人民情何以堪。

台【The1】类似 Tei,对应Tāi,清音送气,古阴平调。
臺【De2】类似 Dei--〉Tái,浊音,古阳平调。
檯【De2】类似 Dei--〉Tái,浊音。古阳平调。
颱【De2】 类似 Dei--〉Tái,浊音,古阳平调。话说【颱風】也来自闽南话【痴 tai 风】,本念阴平。tāi。也是一个错音。温州、台州地区也把【颱風】说【风痴】,其实都好理解,此风像发疯一样地打。

台、臺,一清一浊,一阴一阳,分得清清爽爽。

普通话可以从众念tái,台州人是不会阴阳反倒,清浊不分的。

一般来说,吴越地区自古文化发达,人才辈出,很少有念错字的。
何况吴语还保留古浊音、清音送气、不送气,对立。

不单说吴语,就是其他方言(母语)念错的概率都比普通话低。

像溪发ki/qi,符合汉语发音传承的,普通话发xi 倒不正了。
类似还有秘bi、泌bi等。

总体来看,普通话念半边的、念错的字很多,本来就不太正,也就没有必要太在意普通话该怎样读。

0 0

le钟灵毓秀业余吐槽达人,伪百科全书兼摄影爱好者

2014-04-19 09:47

有古据和民俗可靠的读正确读音无可厚非
但是像碳酸铵 三聚氰胺这样几乎没多少人读对的改个音又不打紧的词就需要讨论讨论了

0 0

如果在知道正确读音的前提下,会念正确的,不会刻意去念错的。但如果别人念的不对,也不会去纠正,因为除非一些特殊场合,日常交流的话能明白意思就可以了。

0 0

从众还是从正不矛盾啊,角度问题~

从语言本身的工具属性来说是应该从众的~

但从使用者个人来说,应该从正,无规矩不成方圆,虽然规矩本身在变,但在还有据可循的当下,还是要以当下的规矩为准的~

0 0

貌似一直没闹清楚我家那地儿是叫麻布岗还是麻布冈 大伙儿都叫麻布岗来着 突然有一天回家在交通大厦听到广播来了句开往麻布冈的列车即将出发 我就凌乱了

0 0

甄( zhen)嬛(xuan)从众还是从正?

0 0

cyclin经济学本科生

2014-04-19 18:22

地名字的读音(以及写法),我不认为它一定是个语言、语言学方言学的问题;涉及到地名,就会涉及到地域人群。
暂且不论出于简化目的改写地名为同音字这件事,
地名的读音很大程度上不是该不该的问题,而是想不想————不同的读音往往是更大范围的权威标准,与小区域的群体的内部方言认同的差异。
举个例子,哈尔滨,方言上相比于很多其他东北方言,已经更接近普通话了,但哈尔滨这个地名念出来,“哈”这个字到底是几声都不一定;哈尔滨的南岗区,我从小就好奇为什么只有在本地人提这个地名时候,念四声————而同一批人正常念到这个字也可能是“正确”的三声。
这还是方言的差异比较小的情况,音韵的转化没有太大的系统性的差异。要是在路上遇见一个人说南“港”区怎么怎么样,我们就会认为他是外地人;而权威——电视台是会按标准音读四声的。
所以我认为不太存在一个该怎么念的问题,只有你是谁,你想按照那个群体的方法来念。(就像提莫斯科的名字,你是准备按英语念还是俄语念一样。)是自己的主观偏好,是一个群体的内部认同。

0 0

语言是人类生活的产物,那么就应该忠于生活。应该从众

1 1
支持者: makagoniv

没有什么正不正的,只要让大家念法统一,使用方便就行

0 0

其实从众就可以了
《现代汉语词典》在编撰的时候也会考虑到“约定熟成”,然后就从众了
比如“纹身”这个词
在第五版之前,都是认可的“文身”,第六版就改成“纹身”了

0 0

当然是从众了,说的人多了,读音就是正确的。

0 0

我不是语言学专业,专业问题我不懂,我只是爱好者
小时候一直听爷爷念呆板为aiban,一直以为爷爷是错的,但是其实爷爷也是语文老师,后来在书上才了解到,在他教书的时代,这个才是正音,daiban是因为大家都念错后改过来的。语言是以人为本的

0 0

突然想到台湾说液读yi的,还有和,读hen,看台剧或者台湾的节目,感觉就是怪怪的

0 0

一直不明白像cctv这样对普通话要求极为严格的地方怎么会接受电话号码中“1”的发音(yāo)呢?

0 0

各地有各地的语言习惯,人名地名等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东西应该传承。政府也应该推广一个通行易懂的交流系统,告诉全中国的人们什么是正确且通常使用的说法,这样交流能更畅快和简便。很多人口不择言,错字连篇,并以此标榜自己的个性,这样很可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尽可能地把自己 的语言和文字得体地使用。

0 0

叶公好龙、阿房宫等等

似乎看到了各种读音死去的过程。

0 0

我也是台州人。

这里指出需要注意的有两点:
第一,台州读法问题和方言无关,以前官话也这个音。
第二,楼主提出的“台州”例子根本不适用于多音字从众还是不从众的问题。
台州的台(包括天台山的台)和臺湾的臺在文字简化前本来就是两个字,历史上写法和现在一样。现在就算其他字被简化了用同个字形“台州”的“台”也应该按照以前的官方读法读。
以前的县志、朝廷公文、太平天国的布告等文件里的本地地名全部都是台,而不是臺或者其他字。

0 1

纠正一下,你说的根本就不是多音字,而是方言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你举的这个例子还算好了,因为还仅仅是声调不同。我见过很多地名,发音全变了,比如测鱼,念zaiyu。

对于地名的话,通常建议还是保留当地原音。

1 2
支持者: makagoniv

语言文字没有正这回事,所谓正仅仅是对某一个时期某一个地区的正式规范语言标准化而已,应该是正跟着众走而不是反过来

0 1

表示闽南的一群2货都是念放假(真假)

0 1

语言是用来沟通的工具,本就是会不断演变(或者说进化)的东西。追求绝对的正确没意义,追求多数人能理解接受的语言就是完成了本分的语言。如果从追求正统而不是实用出发,我们现在是不是还应该去坐马车,穿汉服?

1 2
支持者: makagoniv

这么说的话“拜拜”、“哈喽”、“你妹”、“蛋疼”、“装逼”这些词都是字典上没有的,那就不用了吗?语言本身就是这样通过人传人的错误、自己的发明或者引入其他国家的语言来发展的,那么多年的变迁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中文

0 2

法不責眾 槍打出頭鳥。看和你站在同一戰線的人有多少。
個人不知道為何對各種方言都挺喜歡的所以字也不必按照普通話的讀音。
官話是方便交流,自家話才是常用的【理想狀態。
就算現在只會說官話了也該知道官話不是萬能的也根本不能作為標準
要是誰以說普通話標準為自豪那我就只能對他呵呵呵了
順便不接受以普通話作為擇偶標準的人,狹隘。

0 2

其实语言只是一种工具,没有人会在意工具是否是正版的(话说工具“山寨”版会怎样?),只在意工具是否好用。因此如果“从众”和“从正”有冲突,那么应该以众为正。——个人观点

0 16

我最讨厌的就是语文老师们追求所谓语言的纯洁性。。确实没有意思!

当正龙拍虎都可以收录进词典了,谁还管什么纯洁?

我觉得语文就是要教给大家当代最潮,最通俗,最脍炙人口的说法,你所谓的纯洁语言还不都是古代的流行语?

喊着追求纯洁性无非是一些人自以为学了一点了不起的东西,就想出来装x,出来卖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不得了。我最看不起这种人。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