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如何自救?可不可以不去咨询心理医生?

推荐  (0) | 10人关注关注
9个答案

站内找到的,题主可以先了解下:

什么是抑郁症?

抑郁症不是单纯的“心情不好”,它是一种疾病;患病并不是丢人的事情,但是病需要治疗。

很多人常常把抑郁和抑郁症相混淆——这导致当人们想到抑郁症时,脑中浮现的都只是日常生活的难过悲伤情绪,却不理解抑郁症实际上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精神类综合症,是众多情绪感受失常的并发状态;它包含的不仅仅是绝望沮丧悲伤,还有丧失兴趣、疲倦、焦虑、厌食或暴食、失眠或嗜睡等等因素。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2006年)有关抑郁障碍的诊断标准主要有以下9条:(1)兴趣丧失、无愉快感;(2)精力减退或疲乏感;(3)精神运动性迟滞或激越;(4)自我评价过低、自责,或有内疚感;(5)联想困难或自觉思考能力下降;(6)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行为;(7)睡眠障碍,如失眠、早醒,或睡眠过多;(8)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9)性欲减退。只要同时满足心境低落和以上任意4种症状,并且抑郁症发作持续两周以上,即可能被诊断为抑郁症。

事实上,我们通常所说的“抑郁症”在临床上也并不是指一种单一疾病。日常语境里的抑郁症往往对应的是过去的“心境障碍”,但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V)已经将其中“双相障碍”和“抑郁障碍”分开,临床上的抑郁症只指后者。(一些证据表明罗宾•威廉姆斯可能是前者。)抑郁症有时还伴随着很多其他类的精神疾病,例如焦虑症(Anxiety)、精神分裂症状(Schizophrenia)、边缘性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等;抑郁症轻重各不相同,同一位病人也并不是随时都会抑郁发作,每次发作程度也有不同,这些众多原因导致了抑郁症病人的症状极其复杂多变,具有强烈的个体差异性,为疾病的治疗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难以根据经验来做出最佳治疗方案——很可能每个病人都是一个新病例。在这篇文章里为了描述方便,在没有特殊说明的情况下所说的抑郁症都是指重症抑郁症(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什么导致了抑郁症?

抑郁症往往不是单一因素所致,不要靠想当然自己给自己“诊断”、“对症”下药,请寻求专业的帮助。

医学界关于抑郁症的成因的普遍看法是,“抑郁症有很多可能的起因,包括大脑对于心境的错误调节、基因易损性、生活中的压力事件、药物以及药物滥用问题。通常我们认为是这些因素中的部分或全部共同作用导致了抑郁症。”[4]

首先,抑郁症的发生与遗传有密切的关系。亲属同病率远高于一般人群,并且血缘关系越近发病一致率越高:在抑郁症患者的调查中发现大约有超过40%的患者有遗传倾向,如果一个人的一级亲属(父母、子女以及兄弟姐妹)中有重症抑郁症患者,他会比没有患抑郁症亲属的人群提高1.5-3%的患病率。另外拥有5羟色胺转运体基因,神经生长因子基因等这些与抑郁相关基因突变体的人也更容易患抑郁症。[5]

其次,体内生化系统(例如激素、神经递质等)的不平衡——即生化分子的过量或过少分泌也会引发抑郁症。导致这种不平衡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编码这些分子或者分子受体的基因异常引起的,也可能是外界原因(例如药物,极度紊乱的作息,强烈长久的压力反应等)所引发。人体内的化学分子含量变化都有一定的阈值,并且很多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构成了一个平衡网络,叫做内稳态(homeostasis)。抑郁症的很多症状更多是因为这种内稳态被破坏所引发,而内稳态一旦被破坏,很难恢复到原来的平衡状态。通过服用抗抑郁药物能够有效的提高或者降低相应化学分子的水平,但若是内稳态无法得到恢复,停药之后会很快陷入混乱状态。内稳态被破坏常常还伴有内分泌系统的失衡。

图一,与抑郁症发病相关的脑区。修改自[5]

第三,抑郁症的发生也和大脑的器质性和功能性变化有关。例如和记忆相关的海马体的神经元和胶质细胞减少,负责控制高级认知的前额叶区域神经元体积减小,脑区之间的功能性链接减弱等,都有关联。


图二,静息态fMRI显示抑郁症病人脑中膝下沟回(左图左),丘脑(左图中)和前叶楔(左图右)的功能性连接显著增加。[7]

第四,抑郁症作为一种精神类疾病,同样和社会环境、人格心理等因素密切相关。重大的生活事件,如亲人死亡或失恋等情况,可以作为导致抑郁障碍的直接因素。人的性格也部分决定了对于压力的不同适应策略——是否有良好的生活习惯,以及对于环境压力的耐受程度等等,因而对体内内分泌平衡和内稳态也有较大的影响。儿童期的不良经历,往往会构成成年期发生抑郁障碍的重要危险因素。成长关键期的经历也对成年后的抑郁障碍或者抑郁症发作有着重要影响。

第五,其他的躯体疾病也有可能导致抑郁症的发生,尤其是慢性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或其他慢性病,例如恶性肿瘤,代谢性疾病和内分泌疾病(例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例如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和风湿性心脏病等),神经系统疾病(例如帕金森病、癫痫等)。

第六,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和依赖都可成为抑郁障碍的危险因素,这些物质包括鸦片类物质(海洛因、吗啡)、中枢兴奋剂(咖啡因、可卡因)、致幻剂(仙人掌毒素)、酒精、镇静催眠药物等。尤其是酗酒:调查发现,长期饮酒者有50%或以上的个体有抑郁障碍。罗宾•威廉姆斯的抑郁症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酗酒和吸毒引起的。

第七,药物也会引发抑郁障碍[3]:某些抗精神病药物(如氯丙嗪)、抗癫痫药物(如丙戊酸钠、苯妥英钠等)、抗结核药物(如异烟肼)、某些降压药(如可乐定、利血平等)、抗帕金森病药物(如左旋多巴)、糖皮质激素(如泼尼松)等。这些药物在使用常规治疗量时就可造成部分患者出现抑郁障碍,或使原有的抑郁加重。”

由此不难看出,抑郁症有着相当多的危险因素,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危险因素在许多情况下是共同发挥作用的。尤其是每增加一个危险因素,患病概率就会有显著增高。不过,这些原因并不会直接就变成抑郁症状。抑郁症患者最主要的自我感受是异常的消极想法,而这种状态,是一种“认知偏见”——也是治疗抑郁症最大的难点。

心境低落和认知偏见

长期心境低落是大脑功能异常所致。这是一种异常,是可以并且应该去纠正的;低落并非你“应得”的“惩罚”。

大脑的不同区域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虽然它们行使着不同功能,它们之间却由神经元通路彼此相连,构成一个复杂的大脑联系网络。一旦这个网络中的某些节点之间的联系被破坏,大脑的功能就会异常,会产生异常的认知和情绪偏见。在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中,这种异常就表现在偏向于负性情绪和消极想法的网络活跃,而偏向于快乐情绪和积极想法的网络功能降低。这种大脑功能异常而导致的认知偏见正是抑郁症长期心境低落的主要原因。[9]

图三,贝克(Beck)的抑郁症认知模型。生物(基因),心理(性格)和环境因素激活了认知偏见加工机制,内源或外源的情绪刺激加重了这种偏见的产生,偏见的情绪、注意力和记忆系统导致了抑郁症状的出现,而这些症状更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认知偏见。图改编自[9]。

图四,注意力偏见和情绪加工偏见。箭头代表各脑区的功能性连接(以及方向),粗线代表连接增强,虚线代表连接减弱。两种偏见的结果导致抑郁症患者的注意力更偏向负性刺激,而对于负性刺激的注意力增强又导致脑中过度对于负性情绪的加工,降低了高级认知脑区对于负性情绪加工的抑制,导致严重的认知偏见。图改编自[9]。

这种认知偏见同样引起了记忆力偏见,致使只有负性刺激进入记忆系统进行编码和提取,这就是抑郁症患者无法进行积极思考,只能消极面对生活的最根本原因。可以说,正是这种异常的大脑功能和认知模式,夺走了抑郁症患者的快乐。

我算是抑郁症吗?

抑郁症的诊断主要依靠量表,但即便是使用自评量表也请尽可能寻求专业人士指导。不要信任来源不明的各种抑郁自测。

现阶段的抑郁症诊断主要还是通过大量的临床量表来完成,通过填写一系列问卷来确定填写者的精神和心境状态,通过量化这些问卷的结果来判断填写者的抑郁症程度,接下来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咨询和治疗。

精神类疾病和其他疾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目前还没有一个或一些系统的生理指标来达到确诊的目的,虽然抑郁症有神经生物学机制在内,但这些基因或分子变化都只是现象,并不是抑郁症的决定因素,因此目前也只能通过心理学手段来诊断。

有一些抑郁评定量表是可以自己阅读并完成填写的,比如抑郁自评量表(SDS);另一些则需要经过培训的评定者和患者观察交谈过后来填写,比如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虽然这些量表很容易搜到,不过如上所述,具体的评定请在专业人士指导下完成,以免耽误病情。

抑郁症要怎么治?

药物治疗是很有效的方式,不要害怕吃药,疾病不是耻辱,治疗更不是。

治疗抑郁症最方便快速的手段依然是药物治疗。抗抑郁药物的种类很多,大多是针对体内化学系统的。传统的抗抑郁药物基本都是针对大脑内单胺类递质,比如5-羟色胺或者去甲肾上腺素。注意,这些药物都是处方药,请务必严格遵循医嘱、在确诊的前提下服用,不要自己觉得“心情不好”就去吃!

其次,心理治疗也是独立于药物治疗以外或者和药物治疗配合使用的方法,其原理就是直接向患者的认知偏见出击。对于抑郁障碍患者可采用的心理治疗种类较多,常用的主要有:支持性心理治疗、动力学心理治疗、认知治疗、行为治疗、人际心理治疗、婚姻和家庭治疗等。

在临床实践中,虽然并不推荐对大部分病人使用药物和心理治疗联合的方案,但是对有些病人来说联合的手段更有效果。

第三,对于很多严重抑郁症患者,药物无法改善症状,心理治疗也无法消除消极思维,这时就只能采取一种较为激烈但却非常有效果的治疗方法——电痉挛疗法(electric convulsive therapy,ECT)。电痉挛疗法又称电休克治疗,是以一定量的电流通过大脑,引起意识丧失和痉挛发作,从而达到治疗目的的一种方法。大量的临床研究和观察证实电痉挛治疗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对症治疗方法,它能使病情迅速得到缓解,有效率可高达70%~90%。然而电痉挛疗法的禁忌也比较多,例如不能对老人和小孩使用,患者不能有脑器质性疾病,心血管疾病或呼吸性疾病等,并且伴随有头痛、恶心、呕吐、焦虑、可逆性的记忆减退、全身肌肉酸痛等并发症。自20世纪50年代起,改良电痉挛治疗(modified electric convulsive therapy,MECT)得到了发展并且已广泛应用于临床,这种治疗方式大大降低了患者的肌肉痉挛,因而适用范围更加广泛。[3]

近些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一类非侵入性治疗仪器已经被证实对于抑郁症症状的缓解有一定疗效,有望在临床上得到大量应用。经颅磁刺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简称TMS)就是其中的一种,它通过在头皮部位施加磁脉冲刺激脑部相应功能脑区的神经来治疗抑郁症,对于部分难治性抑郁症患者有不错的疗效。不过目前这种仪器用于抗抑郁疗效仍在研究和反复确认中,尚未正式进入临床治疗使用。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抑郁症?

电影《守望者》里提到了这样一段故事:

“一个人去看医生。他说他感到很抑郁,说生命太严苛太残酷,说他觉得自己在危机四伏的世界里感觉孤身一人。医生说,‘处方很简单。今天晚上最伟大的小丑帕格里亚齐在城里有演出,去看看吧,应该会让你心情好起来’。这个人突然痛哭失声。他说,‘可是医生……我就是帕格里亚齐。’”

画家Toby Allen笔下的抑郁症拟人。“抑郁怪兽永无止境地飘来荡去,总是遮住自己的眼睛躲开外部世界,但结果是它会不停地撞在别人身上,每一次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痛苦。”

抑郁症在旁人看来常常是无法理解的。一个看起来事事遂心生活美满的人,为什么突然就抑郁了?请记住,抑郁是一种病。美国作家伊丽莎白•伍策尔说:“关于抑郁我最需要说清楚的一点就是,它和生活没有半点关系。生活的轨迹上有伤心、痛苦和悲哀,这些总会在适当的时节出现,它们是正常的——不让人愉快,但的确是正常的。然而抑郁却处在完全不同的领域里,它意味着缺失——没有效果,没有感受,没有回应,没有兴趣。”这就是我们将它定为异常、定为疾病的原因。抑郁症并不仅仅是某一天心情不好,不会因为睡了一觉就简简单单地过去。“振作起来就好了”,“事情总会变好的”,或者“夫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旁人简单的安慰,并不总会成真。

更残酷的是,抑郁症患者并不同于其他病人,得到家人朋友的关怀之后会心存感激之情来回报——被偷走了感受欢乐情绪的能力之后,他们无法感受这种关怀或者表达感激。这种消极的态度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也很容易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有的时候,单纯只有理解是不够的,更需要无私的奉献和包容心。

也许今天抑郁症的广泛流传,的确是社会出了什么问题。然而抑郁症归根结底是一种个人化的疾病,患者最需要的是针对他自己的专业治疗,这一点上任何文章和书籍、任何自测和自疗都不能代替。这篇文章更大的意义,可能是给健康的人们: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出现了早期的苗头,知道如何寻求帮助;如果我们身边的人出现了抑郁症状,知道如何帮助他们。困难的路本不该独自前行,抑郁,尤其如此。(编辑:Ent)

参考资料

  1. The New Psychology of Depression, Oxfor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部分听译:http://www.guokr.com/blog/442070/
  2. http://www.guokr.com/post/122013/
  3. 抑郁障碍防治指南(2007),中华医学会
  4. http://www.guokr.com/blog/442802/
  5. Vaishnav Krishnan & Eric J. Nestler. The molecular neurobiology of depression. Nature. 2008. Vol 455: 894-902
  6. Carmine M. Pariante, Stafford L. Lightman. The HPA axis in major depression: classical theories and new developments. Trends Neurosci. 2008. Vol 31(9):464-8
  7. Michael D. Greicius, MPH, Benjamin H. Flores, Vinod Menon, Gary H. Glover, Hugh B. Solvason, Heather Kenna, Allan L. Reiss and Alan F. Schatzberg. Resting-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in Major Depression: Abnormally Increased Contributions from Subgenual Cingulate Cortex and Thalamus. Biol Psychiatry. 2007.
  8. Dorothea I. Horn, Chunshui Yu, Johann Steiner, Julia Buchmann, Joern Kaufmann, Annemarie Osoba, Ulf Eckert, Kathrin C. Zierhut, Kolja Schiltz, Huiguang He, Bharat Biswal, Bernhard Bogerts and Martin Walter. Glutamatergic and Resting-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Correlates of Severity in Major Depression - the Role of Pregenu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and Anterior Insula. Frontiers in System Neuroscience. 2010.
  9. Seth G. Disner, Christopher G. Beevers, Emily A. P. Haigh and Aaron T. Beck. Neural mechanisms of the cognitive model of depression.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2011.
  10. http://www.hcp.med.harvard.edu/wmhcidi/about.php
  11. http://www.scid4.org/
  12. 环球科学:寻找抑郁症的终结者。http://neuro.dxy.cn/article/21792?keywords=%20%E6%8A%91%E9%83%81%E7%97%87
  13. http://www.cbtchina.com.cn/


作者:影歌
链接:https://www.guokr.com/article/439016/
来源:果壳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28 4

有时候心理问题涉及很多方面,光靠自救可能不一定有效果

20 10

最好找正式的心理咨询师,讨论分析下,心甘情愿的,可以找到方法。

10 4

看看这个吧,抑郁症自助指南

原文链接:https://www.guokr.com/blog/744933/


如果你觉得抑郁,你并不孤独。全世界大概12%-25%的人在一生中会面临抑郁问题,发病时间以40-50岁为多(所谓中年危机),但并不是说未到中年的你和已经跨过中年的他们就对抑郁绝缘。女性,低收入群体,生活境遇不佳,面临应激状况和焦虑,甚至是冬季阴沉,夜班频繁和缺乏阳光照射皆可能是抑郁入侵的薄弱缺口。而且,抑郁可不是水痘或年少时刻骨铭心的恋爱,发过一次就终身免疫。抑郁如影随形,不知道会在生活的哪一段路口就跳出来粘着你。
不知是抑郁心境太普遍还是崔永元这个抑郁病人的知名度太高,以至于抑郁症被广大人民群众天天挂在嘴边上。其实,抑郁心境(depressive state)或者情绪障碍(mood disorder)常见,而只有严重到一定程度才会被诊断为抑郁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MDD)。真正符合诊断标准的MDD患者大概只有2.2%,平均发病时间在20-30岁之间,一辈子遭遇它的可能性(life time prevalence)也不过5.8%。一个人一时抑郁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辈子坚持抑郁才值得去医院排长队挂号看病。要是不属于那5.8%里的一份子,你可以先试试自我调整。或许,抑郁正是一个契机,提醒你注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呢。
1. 睡眠
“我倒是也想睡得好,可是总是关上灯就想起各种让我不爽的事情。”没错,要是跟抑郁症患者说一句好好睡觉就能奏效,那不如直接说停止抑郁更方便。要说最普遍的抑郁症状,睡不着或者醒的太早肯定要跻身前五。不过,好好睡一觉确实有助于恢复精力和缓解心情不好。如果失眠确实经常发生,你可以试试看比强迫自己躺在床上翻煎饼更好的方法:
给自己选择一个固定的睡眠时间,这个时间应该是符合你的实际情况的。某些习惯晚睡的孩子就算不抑郁也做不到9点入睡,或者你的那个TA是个夜猫子,那就别引起家庭矛盾,非要坚持早睡早起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能坚持的,跟据工作,家人,死乞白赖跳到床上的猫,邻居大妈跳广场舞的时间制定好属于你的睡眠时间,告诉家人,然后尽量保证每天在差不多的时间入睡。
• 有了这个时间,我们就可以面对睡前想太多的问题了。试着给自己制定一个“处理焦虑”的时间,这个时间离你设想的入睡时间最好相隔半个小时以上。然后把查阅公司电子邮件,看恐怖片,痛哭一场,每日三省吾身,给男神或者女神发短信(对某些人来说还有卸妆或者亲吻伴侣)这些活动统统放在这时来做。记住,这个时间结束以后,你就不可以再想这些让你心绪万千的问题。
• 不要因为担心睡不着而睡不着。这句非常拗口的话其实是大多数人睡不着的原因。“明天要上班可是现在已经三点半了我还毫无睡意怎么办”这种问题就像一个圈套,越紧张,越睡不着;越睡不着就越紧张。试试让自己不去想明天怎么起床,而是做点无聊的事,数羊,数饺子,背《唐诗三百首》……睡眠会在不知不觉间来到。
2. 饮食
吃货虽然没有强大到对抗入侵物种,但是略微对抗一下抑郁还是可以的。小小沮丧吃块糖就会快乐许多,可抑郁患者最好不要吃太多糖和淀粉类食物。糖分的摄入会让大脑暂时过一把瘾,但大幅波动的血糖会造成更多健康和体重问题。电影《super size me》里面,导演不惜拿自己冒险,接连享用麦当劳的超大份套餐,然后他就抑郁了。垃圾食品的高油高糖让他疲劳,发胖,连女朋友也爆料告状他在床上的表现退步得一塌糊涂。看来平衡饮食,多吃新鲜蔬果,粗粮,戒烟戒酒,少喝含咖啡因的饮料,保证蛋白质和适量油脂的摄入,才能为身体提供良好状态应对情绪问题。
3. 锻炼
运动是天然的抗抑郁药,尤其是有氧运动,可以加快血液循环,增加大脑供氧量,促进内啡肽和血清素的分泌。这两者恰好是对抗焦虑和抑郁最有效的“自产自销”药物。同时,对付抑郁症常见的“懒得动”“万念俱灰”之类的症状,有意识的让自己动起来,有意识的参与一些群体的运动项目,结交朋友,让自己没有偷懒的借口,说不定就能找到擅长的体育运动,发现自己的新优点;或者借此机会遇到心目中那个TA,开展一段新的感情呢。
4.认识和接受自己
• 死理性派的警铃
抑郁几乎总是伴随着情绪上的内疚,羞耻,自卑,自我贬低。在抑郁症的世界里,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好的,而自己一无是处。每当这个时候,请给自己心里安一个死理性派的警铃,向自己提问: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谁?他们有的那些是我真正想要的?他们比我好在哪里?这里面哪些是上天注定的(比如拼爹族),哪些是我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的(比如学点新东西)?我真的一无是处吗?我的优点缺点都有什么?缺点里面,哪些是我可以改的?
世界一直停留在进行时里面,现在时的不满意,以后总会用过去时来陈述。
• 划定界线
过年这几天刷微博,“马上有对象”总在话题榜上高居不下。遇上拜年询问找没找到工作的,比拼年终奖的,关心啥时候结婚啥时候要孩子的,以及论文写没写完什么时候能毕业的,统统都让人不抑郁也得抑郁。这时候一句“关你屁事”可能会遭爹妈白眼,但至少心里得有那么一个声音坚持呼喊,这是别人对我的期望,这是别人给我的压力,我不能用这个来要求自己。别人的评价也是一样,看片求种还有喜好不同呢,哪有什么不带个人主见的客观评价。少背负点别人的东西,就会让自己更轻松一些。
• 发现引发抑郁的固定模式
成功的人大多都是相同的,失败的人则各有各的失败。所以你就算失败,也至少得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败。总是自我贬低所以不敢争取,总是临阵退缩不敢表现自己,总是把事情拖延到最后一秒……好吧,知道就好。
5. 释放压力
• 寻找一个“安全岛”。找一个你可以充分信任的人,或者签订治疗合同,承诺保密的治疗师,或者一个别人不允许打开的日记本,把你面临的压力,跟他人的矛盾或者对自己的没信心都表达出来。如果实在找不到这样的人,又担心日记被别人偷看,那么试试别的表达方式也不错,绘画,音乐,手工(橡皮泥,木雕等等)都可以作为表达情绪的载体。
• 呼吸放松,按摩,减压运动
情绪和身体是可以互相影响的。紧张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双手握拳。反之,当你尽量让自己呼吸的平稳绵长,肌肉放松,心情也会慢慢松弛下来。很多减压运动(比如瑜伽)的基本原理就是这样,通过调整呼吸和放松肌肉来缓解情绪焦虑。同样,热水澡和按摩也有同样功效。
• 做自己喜欢的事
每个人释放压力的方法不同,找到自己喜欢,能够全身心投入其中的就好。比如福尔摩斯的减压方法就是拉小提琴和可卡因(呃,这个还是算了吧)。
6. 寻找支持
• 朋友和家人是最触手可及的支持,也是减少抑郁症患者自杀行为的保护因素。抑郁症总有“一个人独自悲伤”的倾向,这时候尽量主动让别人来服自己一把,或者至少别推开伸过来的手。如果你身边有朋友亲人有抑郁倾向或者抑郁症,也请尽量找时间陪陪他们,听他们说点什么。哪怕你什么心理学背景都没有,对他的生活和想法也一无所知,善意本身就是一种治愈的力量。
• 如何选择专业支持?
大部分大中专院校都有心理咨询室,对学生免费服务。学校的心理咨询师大部分是心理学的学生,咨询以人本主义为主,对来访者能付出耐心,试图倾听和理解,但有可能咨询经验不足,所以质量不容易保证。近年来许多大医院也开了心理门诊,医生多是神经内科出身,后来接受的心理咨询或者治疗的培训,治疗起来仍是临床思维,药物为主。如果期待医生会听自己详细描述心情,大概会被5-10分钟的迅速问诊打击到。
私人的心理咨询诊所(鉴于目前尚不允许私人开业,心理咨询诊所几乎都是以公司形式注册)质量不一,取决于工作人员的水平和经验。如果有朋友或者业内人士推荐大概会比较靠谱。
7. 配合治疗
• 抗抑郁药,吃还是不吃?
抗抑郁药不是快乐胶囊,心情不好时候就来一颗。就算明确诊断为抑郁症,抗抑郁药也不是必须要吃的。很多时候,通过非药物的认知行为治疗,心理动力治疗和咨询就可以达到治愈效果,服用抗抑郁药反而可能增加自杀风险。
什么时候该吃,什么时候不该吃,这个问题最好的回答是:遵医嘱。服药在你看来可能只是哪种药,一日几次和每次几片的一段记忆,对医生来说,是整个一个思维决策过程。你的抑郁到底有多严重,你会不会按时服药并且不会自说自话停药,你有没有其他病情需要服药,这些药物之间会怎么互相影响,你之前服用过哪些药物,是否有效,是否能够耐受副作用等等都要考虑进去,这真不是网络上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事情。

• 都有哪些抗抑郁药?
目前市面上能够见到的抗抑郁药有:
1. 三环类抗抑郁药,代表药物:阿米替林,氯米帕明,多塞平
2. 单胺氧化酶类抗抑郁药(MAOIs),代表药物:苯乙肼
3. 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SSRIs)类,代表药物:西酞普兰,氟西汀,舍曲林
4.血清素-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类,代表药物:文拉法辛,西布曲明
5. 其他,常用的如安非他酮,曲唑酮,米氮平。
• 抗抑郁药的副作用?
三环类抗抑郁药的副作用是:头疼,尿潴留,发胖,便秘,口干和性欲减退。由于副作用较多的缘故,三环类抗抑郁药不作为一线药物,只在其他抗抑郁药不起作用的时候做为替代方案使用。
MAOIs类的副作用是:性功能异常,口干,胃肠功能紊乱,尿潴留,睡眠问题,头晕,肌肉抽动。MAOIs与某些药物一起使用时可能会引起致死性高血压,合并用药需谨慎。
SSRIs类药物的主要副作用有腹泻,恶心,失眠,出汗,头疼,发胖,皮疹或性功能异常。
SNRI类药物会影响去甲肾上腺素的摄取,因此可能会造成失眠,噩梦,视觉异常,肢体不自主震颤,便秘,头痛和性功能异常等等症状。
• 抗抑郁药怎么选择,无效怎么办,要吃多久?
如果药物没吃两天效果就立竿见影,那么只能说明你接受心理暗示的能力非常强。事实上,抗抑郁药物大部分要经过2-3周才能起效,而且不一定是对所有人都有用。好在抗抑郁药有很多种可以尝试,一般医生会根据经验和你的症状描述试用一种药物,然后观察至少4-8周,如果还没有一点点的改善,那么你大概属于不幸跟这种药物八字不合的那一类。一旦起效,也别高兴的太早,药物的效用可不光是治疗病痛,也包括了副作用。选择合适的抗抑郁药物,不光是要看药物是否有效,也要看病人对副作用是不是能够忍受。所以,作为一个合格的病人,配合医生的最好方法不光是报告服药后症状的改善,也要跟医生详细说明药物让你觉得不舒服的情况。
就算有效,抗抑郁药物的一个疗程至少是三到六个月。而且要逐渐减量停药,否则会引起停药反应,打个比方,这就好像自行车的车闸,慢慢捏,车会安全平稳的停下;突然使劲捏到底,车可能会带着你来个前空翻。停药反应也是这样,突然停药,各种抑郁症状可能会重新出现,甚至比原先更严重。因此,如果感觉症状有所好转,千万别自说自话自己停药,跟医生商量,让他来评估你是否可以停药,以多快的速度停(一般这个过程需要两到三个月),停药中间注意什么。



7 4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专业的研究生,建议题主还是可以找个专业的心理医院挂个号做个诊断,一直疑病的话反而不好,如果抑郁症发展到一定程度,自救是没有用的

6 9

如果题主还是学生的话,可以去学校咨询中心先了解咨询一下,或者有一些医院有心理热线也可以打去问一下,不是说你有疾病,而是先和专业人士了解,明确自己的问题

4 11
支持者: fjl angeldoll supercl raypanda

有条件就咨询一下吧,自救说实话,没多大用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