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社会就会丧失或弱化语言功能吗?为什么?




父亲摔伤去世,母亲离家出走,8岁男孩龙龙(化名)和82岁的奶奶相依为命生活在山坡上。邻居们相继搬到山下居住,身边没有玩伴,辍学在家的龙龙唯有与那只小花狗作伴。

8岁了说话口齿不清,见到生人便躲开,还发出奇怪的笑声……显然这是长久缺失与外界沟通造成的。而这里距离德中公路仅50米,一片茂密的核桃林竟将龙龙和奶奶与外界隔绝开。
四川:祖孙独居山林 8岁男孩与狗为伴几近失语

推荐  (0) | 6人关注关注
5个答案
15 0

语言的定义有很多,其中常见的一种叫做“工具定义”,即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这种工具,就像肌肉一样,不用就会萎缩。我们是在交际中学会语言的,并且我们的语言能力是靠正常的交际来维持的。

语音方面,我们在正常的交流当中,听别人说话,也听自己说话。不断地通过与别人和自己心里的“标准音”进行校对,来调校我们自己的语音。这个调校并保持的过程,对于健全人来讲习焉不察,但确实存在。例证是,在学会说话之后因故造成神经性耳聋,并且是全聋的聋人,其语音水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下降,需要刻意地保持训练,才能维持在一个可以交际的水平上。这就是由于他们耳朵听不到,无法校对自己的语音,使得发音动作逐渐“走形”造成的。也就是说,语音面貌是在交际的过程中得以保持的,如果实没人交际,也得自己念点儿什么,背点儿什么,不断地根据自己心里的标准校准自己的发音动作,否则发音就会退化。这是新闻中“龙龙”说话口齿不清的原因。

词汇和语法方面,长期缺乏交际(即使对于普通人,长期不用某种语言的词汇语法也是一样的),就会“想不起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比如母语是汉语,但长期居留海外的人,回国后几个月内不由自住地在汉语中夹杂外语词汇,不是他们装,是真的想不起来。因为他们已经长期使用外语思维,母语的词汇和句法总不用,大脑中缺少相应的刺激,就会遗忘。这就像我们背课文一样,每周背一遍,和十年不背相比,显然是前者记得清楚。一种语言的词汇和语法,我们使用它们的基础是记忆,能记住才能搜索调用。长年教外国人学习汉语的老师,虽然可能不出国,但也会有类似的现象。由于他们要保证外国人学生在课堂上能听懂老师的话,所以老师要刻意降低自己的语言难度,控制词汇总量,简化句式等等,天长日久,汉语老师普遍会感到自己词汇贫乏,句子简单。这也是长期不使用造成的。

一般认为,词汇和语法在大脑中的处理不是在同一个区域里完成的,所以对词汇语法的记忆和处理,机制不太一样,遗忘的规律也不太一样。所以“海归”们刚回国时常常有“命名障碍”,比如想不起来“餐巾纸”汉语怎么说,但不太会忘记“虽然……但是……”这种句子框架。这里具体的处理机制有什么差别,就不太好说了。

新闻中的“龙龙”,长期不与人交际,语音会失准,词汇语法会衰退。另外,新闻中并没有说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与世隔绝的,而龙龙现在才八岁而已。根据“关键期”理论,狭义地说就是语言学习的关键期理论,即学习语言是要在一定年龄以内进行的,高于某个年龄再学,就永远也学不会了(比如狼孩儿的故事,被拉回人类社会时已经过了关键期,虽经刻苦训练,也只学会了些单词,始终未能连成句子)。关键期到底是到多少岁,有不同的意见,有认为是6岁以前的,也有认为是12岁以前的。也就是说,龙龙现在可能还处于语言学习的阶段中,然而他们与世隔绝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从这个角度说,龙龙的语言可能不仅有脱离社会造成的“衰退”问题,更重要的可能是根本就没学好。新闻提到的‘怪怪的笑声’,可能就是“没学好”造成的。人类发声时,声带可以有若干种状态,可以是我们一般人说话时的“真声”,也可以是“假声”(像李玉刚那样),也可以是破裂的、沙哑的等多种声音,我们可以用其中任何一种或者多种的组合来说话。但我们最终没有那样说,是在交际中服从了社会的规范。婴儿在前语言阶段,用声音表达自己的想法时,经常会在假声区尖叫,笑起来也是非常尖厉的。这一时期过去之后,宝宝们会渐渐使用跟周围人相同的嗓音和发声法……继续叫(因为说话还不会呢,但是先要把“调门儿”和周围人对齐)。这是社会(即交际)规范造就的。如果孩子周围的人说话就是真假声夹杂的,孩子也会相应地真假声混杂(比如湘方言某些片就是)。所以说,语言不但在字词层面要符合社会规范(在交际中习得并保持),从发声这样基础的层面开始,就已经要求符合交际需要了。新闻中的龙龙说话不清楚,笑声还很奇怪,很可能是在语言尚未发展完善时即离开社会交际造成,他可能词汇句法不完善,而且连声音的位置都不是太准确。

总而言之,脱离社会交际,语言退化是很正常的,甚至是必然的。以上说的都是一些实例和旁证。至于“为什么”,这需要从认知心理学、语言心理学和神经语言学的角度去分析,这就不是我能胜任的了。

5 0

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说一些我的亲身经历。

语言可以算是一项技能,长期不用有不熟练的可能。(所以脱离社会,不与人交流也属于长期不用的一种)
我本人初中时出国,在高中时遇到中国人还好,看好几年不看的春晚的时候明显听不懂小品相声在讲些什么。(我是正经的北方人)
现在已经好了太多,因为中间有回过国内呆过一年。不过听喜欢的相声不看字幕有时候还是吃力。(可是我觉得我还蛮好的啊啊啊啊)

我曾经遇到过这么一个人。本人是朝鲜族人。东北的人可能有的人会知道,朝鲜族人大多数都是天生的双语者,尽管两边语言说的都不太正的人很多(有两边都说的非常好的人,可是很多人说汉语明显可以听出来是朝鲜族人,而且听说这帮人去韩国的时候,人家也能听出来这货不是韩国人,大概在东北的时间太长,他们说的韩语已经变成了韩语的一种方言了)。
先声明她是一位女性。因为我个人觉得女性和男性对语言的能力会有差异(注意不是差距)。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来到日本已经10年有余了。(大概20岁30岁来的日本?)
也就是说,她掌握的语言有三种。韩语,汉语,日语。
可是事实上,三种语言她听是都能理解,可是长期不与中国人接触,她汉语基本吐不出词来,说话都是单个单词单个单词的说,很难连贯迅速的串成完整的句子。不过大约说了一会之后,就会好很多。日语也是类似,不过比汉语要强。她目前交流的主要就是韩语。
据她本人说,她每次回国(她中国人)的时候,一开始都是基本说不太通汉语,大约过了一个月之后就会恢复到正常水平。
她那次看到我们很高兴,还叫我们多去她那,和她多聊聊天,用汉语聊。

所以脱离社会且不说心理上的问题。
明显听力口语,由于长期不使用,应该会有影响。

2 0
支持者: lyounger 神经丙

必须会。。我高中是辩论队的,大学宅了四年结果说话结巴了。。

1 0

parkin-man遗传硕士生,neuron-degeneratio...

2013-08-24 21:35
支持者: 李帮主

这很正常,大脑的用作基本是通过很多交织的神经通路的交替兴奋或抑制来实现的。而神经通路的建立需要有合适的刺激,特别是小孩处在大脑发育时期,语言中枢以及其他相应与之配合的其他大脑区域如果没有正常的语言处理通路,就不会有语言反馈。当然后天的培养也能可以弥补,但是程度多大就取决于此功能相关神经元的可变性有多大了,神经元的数目和位置,以及它的dendrites,axon都是一直变化的,还有很多神经元里的信号分子。

1 0
支持者: flashthunder

语言能力是人与人之间沟通最直白的表达方式,还有就是熟能生巧,当我们长期从事一项工作时,我们不会感觉到生硬,我会熟练掌握,语言也是如此当我们长期处于无人交流的状态时,我们的思维能力会下降,语言系统也随之下降,这样慢慢的就会丧失了说的能力,所以我们当我们远离人群或是脱离了社会一定时间,我们就有可能丧失了语言或是弱化了与人沟通的能力。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