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对接会使人进行怎样的交流?

人类脑对脑接口实验首获成功 http://tech.ifeng.com/discovery/front/detail_2013_08/29/29122535_0.shtml#_tansuo_wen

有人可能会担忧这项技术的安全运用,但拉奥说,这一技术只能读取特定的简单脑信号,并不能读取人类思想,也不能使任何人违背你的意志来控制你的行动。“这次只是基本的单向信息流,下一步将在两个大脑之间,直接进行更加对等的双向交流。”拉奥说。


1、不读取思想要怎么交流呢?
2、这种交流是不是可以不受语言的限制?这种凭意念的交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交流,用什么来作为信息的载体呢?

推荐  (0) | 10人关注关注
5个答案
35 0

影歌社会应激与抑郁症,副教授

2013-08-29 21:06

这个实验虽然看上去很牛逼(当然事实上也很牛逼),但是和意识交流还相差甚远……我不是做相关研究的,只能大概猜测一下这个实验的大致原理,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首先EEG只是一个脑电记录仪,它只能记录每个电极所接收到的脑电信息,而这个信息并不携带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意识片段——例如人说话的时候颞叶都会活跃,至于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是中文还是外文,EEG接受到的颞叶部分的脑电信息都没有特别大的分别(除非有特别不同的情感因素等),它只是大脑某个特定区域活动的信息而已。实验小组必然是事先记录过当脑中模拟“开火”时哪部分脑区会活跃,然后做出了特定的软件自动处理这部分相关电活动,进而转化成Skype能够识别的信息发送给对方(等等,真的是Skype?确定不是在打广告么?)。EEG接收到的脑电活动被解析成某种音频,通过音频通讯软件和互联网链接到另一端,形成一种刺激和指令,使得磁刺激位点——左运动皮层部被激活,对方自然而然的在大脑的控制下活动了右手。

简单来说,就是A进行了某个特定脑区活跃的活动,仪器EEG记录该活动并转化成指令,通过互联网让另一端的仪器磁刺激仪器刺激运动皮层使B发出动作。这并不是A控制B,而是一个精心设计好的实验同时通过A来控制B发出动作——当然设计的十分精准和巧妙。B虽然在仪器的刺激下做出了动作,但是他并不知道A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除非有人告诉他),他所能知道的只是头上戴的仪器让自己动了右手。同样,A也无法知道B是否做了这个动作。这根本就不能算交流……

虽然这个实验并不是真正的意识交流,还是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意识交流的前景——不过这得等到人类真正准确定位脑区的不同功能和精确解读脑电和思维的关系之后才能实现了。

15 0

大脑在思维时,脑神经元会产生电流,这种电流在头皮的相应部位会产生不同的、十分微弱的电压差。如果将人脑比作电脑,那么头皮上的侦测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看成是脑电的输出端。而美国的这项实验表明,这个点或许也能作为信号输入端。在另一个人的头皮相应位置施加相应的电信号,可能会刺激此人产生相应的动作。
应该说,头皮上检测出的电信号与人的思维之间,有一定的对应关系,但这种关系是很模糊的。不同的个体,不同的情绪会产生很大的差异。不同的个体之间可能很难通过脑电流直接有效的沟通。而头皮是否能成为脑信号的有效输入端,也有很大的疑问。因此,这项实验只是初级试验,离所谓的意识交流,还差的很远。

0 0

想到了前几天刚看的《环太平洋》,人和机甲对接···看了还真有这事···好吧,差距有点大······

0 0

恩 我还是坚持量子论 我的意思是 人的意识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精神现象乃至由精神带动肉体所产生的一切物理现象都是由量子场引发的 那么人的意识是否能通过特殊的量子场连接 实现意识共有 甚至拥有强大精神力的人 能够通过这一特殊的量子场实现 对他人意识的控制 也许这和电报通信中只要在某些特殊频率的频道就能实现远距离传输数据是一个道理 人类只要找到这一特殊的量子场并能够制造出类似的量子场就能实现 意识共有和意识掠夺

0 0

这个完全还称不上交流,甚至连控制都说不上。勉强算得上借助特定的机械和特定的程序实现一些简单的动作
对大脑皮层的刺激,促使人产生特定的行为,这个即使不通过他人的脑电的活动也能实现。
其实人和人类口中的“机器人”没太大差别,都是通过电信号进行“事件”/“消息”传递/驱动的。微软做了一个很好的事情,就是从DOS进化到Windows,实现了多任务。其实人也是个多任务系统,也是有事件/消息驱动,饥饿驱动你去吃饭,疼痛驱动你远离危险,恐惧心理驱动你追求自由……,所不同的是,人类的这个多任务系统相当复杂而精密。要实现人脑的对接,首先要做到简单指令的识别与分析。人类的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都能驱动几十甚至几百块肌肉产生一个精确度相当高的运动,从而达到特定的目的。目前人类能读取到的脑电信号非常少,能准确解码并加以运用的指令则更是少而且简陋。例如,我是控制端,你是受控端。我想要你打个喷嚏,目前我还不能仅仅通过想象喷嚏这个动作来促使你打喷嚏,我可以想象一个更简单的动作如左手向前推一下,然后控制端程序能识别这个简陋的动作指令,发送到受控端设备上,受控端再对你的大脑皮层相应的区域施加一个点刺激,这时候你就能打喷嚏了。而如果我要促使你产生如微笑/咀嚼/行走等这样复杂的动作的话,目前人类的研究水平还做不到这么牛X,所以严格的来说,文中的那个还能算是对接。


至于脑部记忆功能区的读取,则更加复杂。至于记忆功能区的写入/篡改,则更困难了。而且我相信,上帝是个伟大的系统工程师,应该不会轻易让人类破解存储。不过很期待这个破解啊,这样人类获取知识的时间将从原来普通教育的20年,缩短到可能只要几秒钟。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