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语言,人的内心独白是个什么模样?

看一篇文章讲思维,说人在冥想状态,思维源源不断,好像有个人在你脑子里讲话。我就想,平时只要用脑子想东西,一般都会转变成语言(有时也用符号),碰上自己形容不了的东西就会难受。那么假如没有语言,人思考起来会是什么样?是不是必须对应地想出实物才能思考?我们没有儿时的记忆是不是也跟当时语言表达不好有关?

推荐  (0) | 51人关注关注
27个答案
18 3

這裡有一個同樣問題的回答:在语言还未形成之前,人类如何与脑中的自己说话?見http://mobile.yeeyan.org/view/415226/365680 和一個相關問題:人類何時出現語言?見http://www.guokr.com/question/457130/
要回答這個問題,大概可以分解為四個元素:即語言、思維、內心獨白、對話是什麼?四者是什麼關係?
初看起來,內心獨白彷彿是指語言在思維活動中的表象:思維活動通過語言的形式在內心沉默地展現,自己與自己無聲地對話。如果是這樣,那麼,在無語言的狀態下,內心獨白幾乎是不存在的。喬姆斯基即持這樣的觀點:“即在语言还未形成之前,人类不与脑中的自我交流,至少不像我们现在这样(自言自语)。他认为恰恰是语言的演变让我们有了自说自话的可能性。”(同前引)於是,這個問題只能轉換成:沒有語言,我們如何思考?或者,沒有語言,我們是否會思考?

在這裡,我們先明確語言和思維為何。按維基詞條解釋,對於語言最广义的理解是:“语言 是一套通过符号来交流、处理概念的规则,一般称为文法。符號可以是视觉的文字、手势,听觉的声音,乃至触觉。”(参见维基词条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A%9E%E8%A8%80)。同樣,對於思維,維基詞條解釋是:“是人腦对现实事物间接的、概括的加工形式,以内隐或外隐的语言或动作表现出来”。並進一步指出:“思维的本质是对语言文字的运用。物为实,思为虚,思命物以虚名,为思所用,人才能思考,或者说有名方能思;无名,则实无所指,思无所用,也就无法转换成言语来表述。”(見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0%9D%E7%BB%B4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0%9D%E7%BB%B4)
這兩個解釋像是互訓:語言是一套處理符號的規則。而思維又是運用規則(邏輯)處理概念-符號的腦活動機制。首先是思維通過其邏輯機制形成了對對象事物的“概念”(概念即是思維指向實物”對象“的一個過程),進而表現為符號(廣義的語言),隨後又反過來通過概念-符號系統處理對象傳達的信息。語言正是我們思維活動的一系列符號表象(對於概念的),是思維的一部分。正如陽光之於太陽[能量]。二者不可分割來說。沒有思維便不會有語言;沒有語言,我們便不會產生真正的思維活動,就好像我們根本不會“問出”這個問題:沒有語言,我們怎麼思考。(像是循環論證,和人擇原理很像: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8B%A9%E5%8E%9F%E7%90%86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8B%A9%E5%8E%9F%E7%90%86)

如果這樣,我們好像該問:如果概念並不表現為符號(缺失這樣一個邏輯過程),純概念的思維活動是怎樣的呢?如此,我們幾乎是在問:心靈感應(像星艦迷航中的瓦肯人)是怎樣的?心靈感應是否可能?或者一個更迷惑的問題:我們是否有可能將一個拒不招供的外星人(假設其腦結構和我們類似)的腦電波信號轉換成我們能理解的東西(比如語言)?或者一個更平實的問題:(人科之外)動物(比如貓)究竟能否思考?它們如何思考?[思維算是人和動物的本質區別嗎?]

如果我們堅持將”思維“定義為一種邏輯的過程,前兩個問題應該是不存在的(超出了範疇)。最後一個問題,考察關於動物如何思考,或許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純思維活動的可能性。但動物的思維可能缺失了更多的邏輯過程,比如它們是否會形成對某事物的概念?比如貓,它是否能區分人和老鼠(它是通過思維認出我們嗎)?它是否知道”自己“(能否認出自己的鏡像)?它是否能區分一個對象的整體和部份?(比如我們搖動手指逗它,在它看來,它到底是在和我們玩,還是僅僅和一個運動的物體玩?)或一個更簡單的問題:比如貓不喜歡巧克力的味道,便不會吃,對它而言,這個味道的食物不能吃,到底是出於一種本能,還是判斷?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們看見天上飛過一隻鳥,並在腦中留下這樣一幅影像:天空飛過一隻鳥。我們甚至可以像相機一樣將影像存儲起來(印象)。下次再遇到此種情境,我們能提取這個印象(記起),並生出熟悉感(但過一段時間就忘記了,記憶體被重寫)。但此後的思維活動(比較、歸納、抽象、概念、符號、反思)完全缺失,我們是否能說我們在思考?

補充討論:
1、是否可以作一個類比:和計算機類似,我們所有生物體內都存在一套被編程過的機制(編程依靠語言和邏輯),而決定某種根本區別的則是我們是否對這套編程機制有一個自主的意識和控制過程(我們將這個稱為思考,而不是那套編程機制)。計算機也能根據一定的程序得出某個結論,但它並不太“明白”自己的程序邏輯和“語言”;人也有純屬生理本能控制的部分,如食慾,有一套程序控制,這時,我們見到食物就想去吃,多半並不受思維控制,相反地,我們決定不吃,才是判斷。大部分動物發情期吸引異性的嚎叫,或危險時的警戒聲,蜜蜂的8字舞,鸚鵡的學舌,這看起來都像是一種程序設計的結果,在此,難以斷定它們對這個程序機制到底“意識到”多少?能控制多少?如果這些真算是它們的語言,如果它們又發現了自身的程序機制,它們或許會創造更複雜的語言——看起來並不是這樣。
語言在單純使用時(比如語言對於計算機的運算,鳴叫對於動物的行為意義),它並不涉及“自我意識”。比如鸚鵡學舌,它能模仿我們的話,但它不理解。再比如一個思想實驗“猴子和打字機”:給定無限時間,讓無限多猴子在無限多打字機上隨機打字,它們必然打出一部莎士比亞著作(可能性另說)。類似還有中文房間實驗。這樣說的話,語言使用和思維活動可以獨立並行。但說到語言的發生機制及其有意識的控制和創造,則必然涉及自我意識。如此,對智人而言,語言則成為有意識的思維活動的一部分(表象活動)。說其溝通性和概括性也就暗含了“認知主體”。如果語言並不被有意識使用,可以說這是“程式的”(機械的)。何況,我們也無法斷定,我們所謂有意識的思維,是否對於某個更高的存在,也是在程式地使用“語言”?認知科學上關與”心智“和”自由意志“的爭論就更複雜。
@桃蹊-sunny
2、流動,這種感覺更像高級的“純意念活動”“直覺的活動”,而不是早期人類思想的原始狀態[純感覺](?這個說法本身可疑——就像現在的考古證據不支持尼安德特人[直立人])到智人[現代人]的演化一樣),但我不能肯定是否存在不通過對對象概念化符號化的過程就能感知世界這種可能——像我們想像的“神”一樣?還有,如果我們拋棄了思維的“中介”過程(即通過概念和符號連接對象),我們是否還能稱之為思維?實際上,如果這個不夠像神的,它可能更像是計算機(除了我們的輸入動作,它們本身的運算過程並無認知對象可言,它們的機制只是數據(符號)的邏輯流動)@007rl

從這個意義上,我們是否可以說:關於人的內心活動[一旦我們定義了人,“智人”,就是這種能夠意識到自身編程機制並有意識加以控制的物種]就是思維的活動。但如果思維過程缺乏了概念-符號化的過程(純感覺,如貓),或僅止概念符號的過程(純意念的,直覺的,像神。或純符號的,像計算機),也即,我們缺失了對我們思維機制的意識和控制過程,我們便不能再稱之為思維。因此,思維對於我們,這個有限的存在,必然是伴隨語言的。

2 0
支持者: Megrezz C_hinew

个人所想而得,仅作交流,还望指正,谢!
设想作为原始人,还未有语言出现,那我们脑中的思维应该是形象的,举个日常生活行为的例子:如,获得一只猎物,我们对其想像的”独白“应该是用石器将其宰杀分割,具体着实为想象的预期动作;还不能达到心中自我对白““我是要从哪入手?”、”我要怎么分割它?“诸如此类…… 语言的产生和发展也是有阶段的,发展依据应为人类群体社会进程发展的步骤,各有相应的目的,应运而生吧。

0 0

不可能没有语言吧,要是没有语言也就没有有内心独白了

0 0

那有可能会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表达系统。

0 0

我以前想过类似的问题。。就是冥想的时候,我们都是有“我”的。。。但是我想象那种悟道高人如果能达到”无我“状态,应该就不存在语言了吧,这个我想象不到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佛洛依德说的七个身体,我们一般只存在于肉体或者以大,那种高阶的应该就是”宇宙“的吧。。。心中万事皆无的状态,就包括了一切

0 0

oT_To建筑师 B.Arch

2013-10-14 20:49

其实这个问题在设计行业也讨论过。

作为一个未成熟的,很模糊的造型IDEA(作为一个,怎么把它描述、表达出来。

绘制图像?雕塑?文字描述?怎么判断它和脑袋里面的想法是不是吻合?

0 0

想到思考这个话题,有时候我会去想,比如学霸看一些数学难题,几秒钟就笑而不语,已经知道答案了,答案数十行。再比如,象棋高手路过看到别人下象棋,一两秒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问他们什么情况,他们会分析头头是道,并能说上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在他们脑海里是怎么演化的,像是大脑看到了然后闪电般计算然后自言自语地告诉大脑自己是怎么回事?还是默不作声,瞬间提取记忆里的无数相关逻辑画面,全部对比,但大脑只会汇报给有意识的“自己”关键内容,然后串联在一起,别人问的时候,一张一张拿出来?。。很无聊。

0 0

……我觉得天生听力障碍的朋友也是会思考的吧。

0 0

觉得有一种和人之于计算机的关系类似神马高级的存在之于人,不过不管怎样,都应该让我自己这太计算机成为自己心中的苹果

0 0

视觉化思维模式——特斯拉曾说过他可以在眼前直接构思产品。在新版福尔摩斯电视剧里面,福尔摩斯展开他的“思维殿堂”进行推理时,也是类似。

一般人也可以进行无声思考,就像播默剧一样有画面闪过脑海,蒙太奇一样。躺床上发呆时常见。

当作家构思虚构场景后写作时,也是类似。写作的过程即是用语言将场景描写出来,所谓文笔即是用合适的文字语言勾勒出场景,表达好情感。

0 0

很多时候思维快的时候是先有想法,然后才组织成语言的

有时候紧急的情况下,可能是先有想法,然后立刻行动,但这个想法并不涉及语言,整个过程根本来不及把想法组织成语言,然后再去行动

0 0

听说有的人长期不跟人交流,就不会说话了。那这种人平时怎么思考呢?如果用语言思考,就不会忘了怎么说话,那这个传说就是假的了。

0 0

表示本人可以做到形象化的思维方式……不使用语言作为中介。
不过必须刻意去这样做才可以……就是命令自己不用语言……会发现思维速度变快。

好吧……我承认这和我人格分裂有关……

0 0

我觉得没有语言的话可以用图象来代替...

BTY,楼主的提问让我开始思考聋哑人的内心独白又是怎样的呢?

0 0

在年轻的时候,上班的路上要经过一个残疾人工厂。经常和那些有听障的少男少女们一路同行。观察她们是很有意思的。大家都没有可听的语言。但是男孩子就是沉默一些,表现出来是动作比较少也比较小,而女孩子们则更喋喋不休一些,表现出来的就是手势多,而且很丰富,再加上面部表情也格外丰富。那时候就有一个想法:如果和这样的女孩儿谈恋爱一定非常省心,完全用不着猜想她的心思,所有的想法都在脸上了。

0 0

参天软件工程师

2013-10-15 18:57

哑巴怎么思考呢?
我觉得可以研究一下哑巴的思考方式。
记得有一个作家海伦,聋哑加上目盲。她是怎么思考的呢?

0 0

形象思维?都是图像,情景,没有旁白,就像mtv。。。。

0 0

Language is the means, and thought is the end product; without language, thought is impossible.
——Edward Sapir

0 0

万行门中M.A., M.Des., CCD, 设计师(视...

2013-11-28 07:43

这要先圈定一下是广义的语言还是狭义的语言。。。

0 0

自相矛盾的问题,就如同人如果没有思想那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一样。独白本身是将思想活动模拟成语言的艺术表现手法,没有语言也就没有独白。并且人的大脑是一图像为思考基础的,语言是图形的逻辑延伸。

0 0

我一般想到啥都是以图像、色彩为主……囧……导致我特别怕记别人名字。

0 0

一个又聋又哑又失明的人是怎么思考的····

0 0

参见无声电影。那种表现手法很地道的。

0 3

诚然,我们都说是靠“概念/范畴category”来理解这个世界的。
我们从小所学,包括语言的学习,其核心要义就是把原本混沌一体的世界作出区分。
这样我们才能确立我们自己与世界的关系1,也才能构成人与人之间的交流2。
简略岔开解释1,2过程

1即主客体间的分别,我们通过使用概念,就模拟了上帝的权能,通过给予“物”之“名”,而确立了自己作为主体的身份。
因此婴孩对自身的指认是尤为重要的一件事情。在婴孩从镜中指认出自己之前,婴孩不过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而当我们指认出了自己,我们才称得上是具有独立意志的人了。同样,这里仍旧是一种分类学原则,把自己给摘出去,特殊化,中二病一生。

2即便我们通过掌握范畴而确立了自己的主体独一性,然而我们也发现,概念实际上是先于我们而存在的,这个先验性就寄托在主体间性中intersubjectivity,任何社会都自有一套概念系统(同样也就有相应的语言系统)。
---------------

然而,上述过程至少说明了三件事,这三个情况也正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都能体会到的'不通过语言来思考'的情况:
1 概念体系只是我们与世界的一个惯用中介,而不是我们在世界存在的全部方式。
2 存在一个“前主体”时期。
3 概念系统和语言系统并不一定能互相替代。

我简要地解释上面三点
---------
1 楼主题目里特别提到了“记忆”,赞楼主的敏感。记忆确实最为肯綮地切中要害了。
不谈生理学上的记忆,仅仅从哲学角度上说,记忆无他,不过是对概念的存储而已。
实际上以概念方式存储记忆也最符合效率原则。
我们回忆起某事某地的一次温存,不过也就是一些碎片化的概念,然后从这些概念中勾连其当时当地的感觉。
在这里,感觉成为纯粹私人化的东西,而使得每个人的概念库存也带有私人化的印记。
比如,同样是 “温柔”二字,每个人的理解又都会千差万别,甚至名词和动词这些更为确定的实词都会如此。


然而,并非所有的体验都是经由记忆而来(即便往往要靠事后的记忆来获得意义),我们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体验全新的东西,人生说到底就是一场漫长的“冥想”。这里总是(1)存在既有概念无法容纳的东西,这一点可能对于理科生要更容易体会到,科学的内在不完美性,使得奇异理论总是存有空间。另外,我相信许多人也有“自造”概念的体验,使用已有的概念去重新制造概念,这也接近楼主说的“没有语言的思考会是如何?”。因为这里需要的更多的“直觉Instinct"。

有关直觉的问题,柏格森当然无法绕过。他有一本名字颇为理科的名著《创造进化论》,楼主可以看看。柏格森的直觉,以及由他开始的”生命哲学“,包括后来的”现象学“,”存在主义“,都可谓是一脉的,都是反对对世界进行外部区分的理性主义,而强调统一,直接,物我合一的理解世界。

这种体验其实不复杂,楼主可以尝试以下”脑补“,你在脑中想一个事物,随便什么事物,实存的或者虚构的都可以,然后不要约束它,任由这个事物变化,勾连你的情感与回忆,这些都是无法被范畴化的---仅仅是你最初设定的那个时候是范畴化的。

再比如,你可以玩玩”现象学“的”悬置“,”体会“一下从心指向物的意向性。不说那么玄乎,你就是盯着一张桌子或者一个杯子或者无论什么东西去看,忘掉它是杯子,它有什么功用,先把这些加诸在它身上的概念”悬置“,然后慢慢体会这个物体在这个时空的独特性与多样性,慢慢圆满它,以你自己的角度圆满它,把概念带回来。这样,你就会发现除了直觉,还有意识,想象,欲望,良心,美等等是超越概念的,概念说到底是从外部规定你要怎么去看这个物体,而意识,欲望,想象等等都是从你自身的需要去理解这个物体,因此根本上是无法言传的---当然其实还是可以去分析,并与人分享的。

(2)存在概念互相冲突的地方。最为典型的就是文化冲突了。同样是”菊花“一词,两类人脑海里会有不同的意象。因此,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有许多只可”意会“的地方。这里,虽然看似仍旧是通过语言来交流,但其实语言已经不存在一一对应的情况了,而仅仅是一个符号入口。

------
2前主体时期。
按照拉康的说法---我也不晓得他的这一说法出自是哪,但是他确实是根据他当时的科学研究结论而阐发的--”镜像阶段“应该是6-18个月大的时候。一般小孩会说话也要至少1岁了。因此,镜像阶段应该要稍微早于小孩会说话的年纪,即小孩在会说出概念的时候,应该已经掌握了一些基本概念。
不过,拿小孩来讨论楼主的问题,我觉得没什么大的意义,类似的假设一个前语言的人类文明时期我觉得也没有多大意义,我们毕竟不是在讨论语言是如何产生的,而是讨论跳脱语言我们是如何思考的。

前主体的存在,并不仅仅在于这种完全的主体性缺乏的时刻,更为一般的还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前主体“状态。
实际上,世界并非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敞亮,而是有许多阴暗的地方我们(因为无知或者恐惧)而无法指明它们,面对它们,我们就丧失了主体身份。
拿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作为例子,《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巫师们害怕他因此无法叫出他的名字”you know who“。因此,在这些巫师的世界里,就存在一个”you know who"构成的空白禁区。一旦不得不涉及这个禁区,这个时候语言就停摆了,这时候人的意识活动就是楼主提到的那种状态。
其实在我们生活的天朝,也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啊。想一想,我们有多少次并不是靠思考,对范畴的运用来处理那些禁区的,而是靠修辞的技艺,文字的游戏来引涉我们的情感。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我们要感谢这些禁区,因为正是他们让我们充满活力,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了修辞家,想象大师,直觉与灵感的术士,生活才不会平淡无奇----不会像米国人那样闹闹哄哄又空虚乏味。
俄罗斯人对于这一点或许最有感触,俄罗斯文学因此最为深沉凝重,有着别样的幽默。
------
3 退一万说,概念系统和语言系统也不是完全同一的。
概念是顽固,确定的,对世界的区分是固定的,就像上帝在头七天所做的那样。
实际上,中世纪的那些修道士们所做的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工作,就是要区分出语言和概念的区别,就是要纯粹化语言,以使得语言能够恢复到巴别塔倒塌之前那种状态,那种能够完全体现上帝对世界区分的情况。

因此,修道士们孜孜不倦地讨论 “共相”与“殊相”的问题。
到底是 抽象的“桌子”是本质还是 具体的“一张红木桌子”是本质。

这个看似是语言学的,实际根本上是神学的,我就不多谈了。

但是语言的歧义性是确实存在的---当然你可以说不存在歧义,这些所谓的歧义才是语言的本真状态,那些非歧义的解释只是语言的人为的正统理解。

不过,这种语言与概念的间隙也说明,人的思考即便借助语言进行,那也是特异的,也是直觉性的,而不是理性的。所以,楼主的问题也就消解掉了,也就是说,人靠语言或者不用语言思考,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语言可能完全是你自己灵机一动的产物,灵机一动的引用或者误用,本身就是直觉性的。

我想这一体验的例子也很好举,就是写诗了。我记得上次有一个问题是问,诗人在写诗的时候都想些什么,那,楼主可以自己尝试去写诗,你理解,语言其实本身也是你自己创造(悟)出来的这一点。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