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折变化是只有屈折语才有的现象么?在分析语或者黏着语中,是不是也有通过词形变化来表示语法功能的现象?如果词形变化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于各种语言之中,这又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说清楚了没有,我想到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我感觉不只是印欧语,其他语系的一些语言似乎也有时态的概念,比如我知道日语里助词就因为现在和过去而不同。我想请教一下这种现象是巧合么?还是文化影响的产物,还是因为其本身在表意上的优越性?

推荐  (0) | 5人关注关注
3个答案
19 0

切斯特日语语言学 PhD 在读,设计爱好者

2013-10-22 11:10

说到语言的形态,首先提一下「语素(morpheme)」这个概念,指具有意义的最小语言单位。汉语当然一般是一个字为一个语素了;印欧语里常说的词根、词缀,则分别是不同的语素,共同构成一个词。

所谓的孤立语、黏着语、屈折语、复综语的分类,其实是指语言构词时语素的不同结合方式。说到底,大家只是语素结合的紧密程度(「综合」程度)有高有低,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称一种语言为「屈折语」只是因为它的屈折特征更明显,而不是因为它只有屈折特征,或者只有它有屈折特征。

屈折(inflection)是语素结合的一个极端。一个词的词根不变但词缀变化,或者是内部的元音发生变化,虽然意义并没有改变,但这个词体现的语法信息(时、体、态、数、性、格等)发生了改变,这就是屈折。比如英语,come 变为 came,还是「来」的意思,但变成了过去的动作。又比如西班牙语,comer 变为 comí,都是「吃」的意思,但后者是第一人称过去完整形式。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屈折的两个特征:①语素和语素的界限有时候并不明显;②一个语素里可能会同时携带许多语法信息。

黏着(agglutination)则是语素结合比较松散的情况。在黏着的过程中,词的意义有可能不改变,也有可能改变。比如英语,unbreakable 是在词干 break 上「黏」上 un- 和 -able 结合成的。土耳其语,evlerinizden 这个词是 ev-ler-iniz-den 四个语素的结合,分别表示「房子-复数-你们-夺格」。日语,常见的黏着特征有两种,一是名词通过黏着助词来添加语法信息,比如「私がスタバでコーヒーを飲む(我在星巴克喝咖啡)」,「が」「で」「を」分别标示了前方名词的主格、场所格、宾格;另一种是动词、形容词通过黏着词缀来改变意义或者添加语法信息,比如「食べ-る」这个动词,词干部分是「食べ」,「る」是非过去时或者无时态的词缀,换成「食べ-た」就成了「吃-过去时」=「吃了」,换成「食べ-させ-られ-た」就成了「吃-使动-被动-过去时」=「被人强迫吃了」。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黏着的特征:①语素和语素的界限一般很明显;②一个语素一般只承担单一语法信息;③词缀能够结合成长长的链状。

(日语的例子里,前一种名词的变格,和后一种里「食べ-た」这样只改变语法信息的(活用),也有学者主张称为「屈折」,不过这不是重点。)

孤立(isolating)则是语素结合这条线上的另一极端。每个语素单独成为一个词,没有明显的词形变化,词和词简单并列组成句子。

由此可见,「屈折」「黏着」「孤立」只是语素的不同结合方式,没有哪门语言能够只用到其中的一种来组词,我们只是根据它更多体现出哪一种特征来大致分个类。

我们也可以顺便看一下汉语。够孤立了吧——但也未必。汉语虽然语素的结合程度非常低,形态上没有明显的屈折,但我们有时也能看到这样的例子:「饮」,读三声是「主动喝」,读四声是「让(马)喝」。这是古汉语的屈折在现代汉语的残留。而「-儿」「-们」这样的也是单独不能成词,需要结合别的名词才能发挥语法功能,可以认为是黏着特征。

最后,不管是屈折也好黏着也好,为什么词形变化普遍存在呢?这个问题目前是没有答案的。只不过,如果语言更加综合就更加「优越」,那我们应该可以预见到大部分语言向综合的方向发展,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再说,什么又是「优越」呢?语言真的有优越性吗?

从根本上来说,词形变化这种手段,应该归因于人的网状思考模式;用从一个主节点发散出无数个次节点的模式来扩展表达的复杂程度,显然比创造无数个主节点并列起来要经济得多,也能形成更大的规模。但是,人的网状思维在语言中并不只是体现在词形变化这一个 somewhere 上,而是 everywhere。词形变化是否丰富,和这门语言是否「优秀」是无关的。

15 0

llanfairpwllgwyngyllIeithydd/Ysgrifennwr/Ath...

2013-10-22 07:55

屈折(Inflection)的定义是通过词的变化,而体现出不同语法类别(grammatical category 比如 性、单复数、时、态等等)。改变动词的变化叫变位(conjugation), 改变代词、形容词、名词的叫变格(declension)。

按照形态来分,语言分为孤立语(isolating language)和综合语(synthetic language),而综合语可细分为屈折语(infelctional language),黏着语(agglunative language)和多式分析语(polysynthetic language )。

对于综合语来讲,所有语言都或多或少有屈折的变化。典型的屈折语里也有屈折变化相对多少的问题,屈折度很高的比如拉丁语,屈折度较低的如英语。在屈折语之外,一个语言里的一句话可以完全由一个高度屈折的变化的词组成的,叫多式综合语。而一类语言的每一个屈折变化只能反映一个语法类别的叫黏着语。按照屈折度来讲,多式综合语〉=屈折语〉黏着语。

对于孤立语来讲,比如汉语,完全不存在屈折变化。因为汉语体现语法类别,不是通过词的变化,而是通过加入语法结构。比如表示时态,汉语不需要改变动词或者其他结构,而是加入时间,或者加入助词“了”,“完”等等。

至于日语,介于孤立语和黏着语之间。有的语言学家认为日语本身存在着通过加入助词而进行的动词变化以及格变,因此是黏着语。有的语言学家认为 这些助词类似汉语的助词,是单独的语法成分,因此日语是屈折语。我对日语了解不深,希望@切斯特 兄不吝赐教,举一些例子。

总之,除了孤立语,综合语的三大类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屈折变化。

1 1
支持者: 洼田

黏着语说着说着就会粘到一起无法分开,逐渐进化成屈折语,然后曲折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规则,于是又忘了屈折变化,转向分析语,分析着分析着,独立的助词又会丧失独立性,退化为黏着的语素。好像语言就是这么不停地变化着,没有优越性,风水轮流转而已
至于时态,不管语言形式如何变化,这个信息总是要表达的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