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是否有进行修订或改革​的必要?

看了这个帖http://www.guokr.com/post/78679/之后,想到了以前也思考过的一个问题:
汉语拼音是否应该进行一次修订或改革以解决其诸多弊端呢?
现行汉语拼音方案中,很容易想到的一些“缺陷”如下:
1、汉语拼音作为汉语的拉丁化方案,在西方语言 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 实际的发音,甚至误会成不合适的发音。例如,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另外制定一套汉语罗马字方案来解决,但是似乎较为麻烦。
2、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还有字母e也有类似的现象。
3、ü字母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因为输入法习惯的原因,被误记作v的情况也不少。
4、ẑ、ĉ、ŝ、ŋ等符号虽然在方案中存在(代表zh、ch、sh、ng),但是既不常用,而且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推荐  (1) | 18人关注关注
15个答案
62 0

试着说说我的想法。

1、汉语拼音作为汉语的拉丁化方案,在西方语言 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 实际的发音,甚至误会成不合适的发音。例如,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另外制定一套汉语罗马字方案来解决,但是似乎较为麻烦。


首先,个人觉得把汉语拼音看作是汉语的拉丁化方案还是不太妥当的。还是看作注音方案比较好,毕竟它尚未并且目前看来也没有必要将汉语拉丁化。
它在西方语言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实际的发音,这很正常,因为它记写的是汉语普通话的发音,其实本质上不是汉语拼音不像西方语言的发音,而是汉语发音不像。汉语有些音多数大语种都没有,用什么字母记只是个形式问题,那些西方没有的音,拿什么记也像不了。
从另一个角度说,拉丁字母就只有那么多,为了国际通用性,拿它来记各种语言的发音,那么不只是记汉语“不像”,任何两种(用拉丁字母记写的)语言之间一定有些字母相同发音不同的情况。那么以谁为标准呢?谁像谁就“对”了呢?目前似乎不存在一个拉丁字母“应该”发什么音的标准。
具体到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这个例子来看,因为印欧语的一些语言当中,sh的发音是舌叶音,而汉语当中是舌尖后音,这也就是上文说的“西方语言没有此音”的问题,我们只能取近似的字母来记写。同样,韵母 i 在这个音节当中的发音,在西方语言里也比较少见。同时,由于舌叶音比舌尖后音更靠后一些,而汉语普通话当中舌尖后音后面就是舌面音 jqx 了。所以,由于我们有一双高度适应汉语发音的“汉语的耳朵”,许多中国人容易把舌叶音的sh感知为像拼音当中x一样的音。但其实外国人念时,人家也并没有觉得像“希”,只是我们听着像“希”罢了。这是将不熟悉的语音向着第一语言语音同化的问题。

2、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还有字母e也有类似的现象。


这确实是的。这涉及一套拼音方案当中的音位负担的问题。记写字母的选择,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音位归纳的结果。但有些时候并不一定能做到一个音位一个字母,互不重复,因为这样可能需要的字母过多,对简便易用性不利。于是就可能把互补分布或者条件分布的音位(即不易造成混淆的音位)合并在一个字母上。比如普通话中“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bi、pi、mi中 i 的发音,不能够出现在zcs的后面(方言中可以,不在讨论之列)。由于zcs限制了后面的发音,因此这两种发音都用 i 来写也不会混乱,为了简便,就用 i 来记。由于这个原因,字母 i 负担了三个音位(bi zi zhi 三个音节当中的 i 表示的音位各不相同)。这样做的好处是简单、省字母,中国人学过拼音的,看了也不会念错,因为我们有汉语背景,知道哪些组合是不合格的。坏处是外国人确实容易弄不清。但如前文所述,汉语拼音是注音方案,不是拉丁化方案。它的设计初衷当中很重要的一条是扫盲,给国人看是其主要功能。当今它在国际上的通行程度,使用频率,是当初的设计者也没有想到的。
考虑到拼音在今天的使用广泛程度,拼音方案的音位负担确实是应该考虑的问题,有些字母的音位负担过重,有些又过轻。负担重的又不利于国际交流。但如果要让所有字母的音位负担都减轻,要么就要增加字母,至少也要增加字母组合,整个方案的繁难程度就提高了。

3、ü字母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因为输入法习惯的原因,被误记作v的情况也不少。

ü用起来是不方便,但这也是在信息化的今天,它的不便也只是因为标准键盘上没有造成的。在汉语拼音方案设计的时代,不是手写就是铅印,也没啥不方便的。这确实是个时代局限。因为当时出于注音考虑,ü代表的音比较独特,而恰好ü这个字母在有些语言当中就是发类似汉语ü的音,所以为记音准确,就用了这个字母。所以说,这又是一个体现“注音方案”这一基本思想的例子。

4、ẑ、ĉ、ŝ、ŋ等符号虽然在方案中存在(代表zh、ch、sh、ng),但是既不常用,而且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就我个人所知,汉语拼音方案里应该是没有ẑ、ĉ、ŝ、ŋ这样的符号的,不知楼主是在哪里看到的。

窃以为,如果说汉语拼音方案在当今有什么值得改善的地方,那么我想音位负担的问题可能能算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但是,不管从理论上说是否值得考虑,对拼音进行改革的现实成本都是巨大的。从1958年至今,汉语拼音已经走过了55年,渗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尤其在电脑普及之后,它在汉语输入法上的地位更是不可动摇,因为它是一种在编码上不需要学习成本的输入方法。它在汉字信息化方面做出的贡献是设计者也始料未及的。今天它已经成为联合国遵守的汉语汉字拉丁字母拼写的标准。确实,它存在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但就它目前的普及程度和它正在发挥着的作用。要想对它进行改革,还是要非常慎重的。

45 0

刘夙植物学博士,植物园工程师

2013-12-04 15:52
1、汉语拼音作为汉语的拉丁化方案,在西方语言 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 实际的发音,甚至误会成不合适的发音。例如,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另外制定一套汉语罗马字方案来解决,但是似乎较为麻烦。

参照@ 口耳之学 的回答。

2、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还有字母e也有类似的现象。

除了@口耳之学 所说的拉丁字母不够的原因外,把(z)i、(zh)i和(j)i三个音位都用字母i表示,是有历史语言学(音韵学)的依据的。试举杜甫诗为例:
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
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昔时。
直北关山金鼓震,征西车马羽书迟。
鱼龙寂寞秋江冷,故国平居有所思。
“棋”、“悲”、“时”、“迟”、“思”能押韵,因为它们在中古时代都是广义的支韵字(按《广韵》按狭义分韵的话,“棋”、“时”、“思”是之韵,“悲”、“迟”是脂韵,但在杜甫时代,之韵和脂韵已无区别)。(z)i、(zh)i和(j)i在北方方言中的分化已经是元代以后的事情了。这种历史语言学依据,也正是把这三个音素合并为同一个音位,并用同一个字母表示的理由。
e的情况也是一样。

3、ü字母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因为输入法习惯的原因,被误记作v的情况也不少。

参照@ 口耳之学 的回答。另外,正是因为ü写起来不方便,汉语拼音方案又规定它与j, q, x相拼或前有y时,可以省作u,只有在单用或与l, n相拼时不可省略。

4、ẑ、ĉ、ŝ、ŋ等符号虽然在方案中存在(代表zh、ch、sh、ng),但是既不常用,而且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个是事实,但也没办法。当初并不会想到这几个符号在后来会受到如此大的冷遇。

实际上,你举的这几个例子并不是汉语拼音方案最大的缺陷。汉语拼音方案真正的缺陷在于,当初设计的时候,的确是希望后来能够用它代替汉字书写汉语的,所以为了书写的时候有更好的识别度,方案中硬性规定了几个破坏音位一致性的地方,包括把uei, iou, uen简作ui, iu, un;还有ao本来应该是au,ong本来应该是ung,但因为u的手写体和n相似,就故意改u为o,等等。但总的来说,瑕不掩瑜,长期的使用已经让我们对汉语拼音方案形成了“路径依赖”,修改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1 0
支持者: 浮生n若茶

嘛 没什么好改的,毕竟是自成一体本来就是为中国人用的。很多字母组合在不同语言中发音也不一样。
既然英语能习惯法语r发h,中国人能学会如何发音θ,那么外国人应该也能学会认识拼音在中文中的发音

1 0
支持者: 口耳之学

拼音方案只是注音使用,不是字母语言,没必要大改。不过,对外汉语学拼音的老外头疼去吧。
ong是非常正确的拼法。现在主流是比o还要低的元音。

0 0

zi ci si的问题,这些音本来并没有韵母,写为i只表示嘴唇与发i时候的扁唇一致。与之类似,日语的zu tsu su也是,本没有韵母,u只表示嘴唇与发u时候的圆唇一致。

0 0

果壳巨型问号龟控 体验感迷信者 涂装工程师

2013-12-05 17:06

主要是好写,而且不需要太费劲就可以让说英语的人读个差不多

0 0

1、汉语拼音作为汉语的拉丁化方案,在西方语言 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 实际的发音,甚至误会成不合适的发音。例如,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另外制定一套汉语罗马字方案来解决,但是似乎较为麻烦。

汉语为什么要拉丁化。。。我们的发音自己习惯就好,别人发音准不准,只要太影响理解,没必要改变。。。

2、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还有字母e也有类似的现象。

这个也没什么不妥啊,浊辅音和清辅音的区别。。。英语里还有e的发音和不发音,a也发两种音,这个根本不是问题

3、ü字母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因为输入法习惯的原因,被误记作v的情况也不少。

这个是因为现在孩子接触电脑的时间太早,对于之前学习拼音的人应该不存在这个问题,对应起来也不存在问题,问题是键盘打ü太麻烦。。。。

4、ẑ、ĉ、ŝ、ŋ等符号虽然在方案中存在(代表zh、ch、sh、ng),但是既不常用,而且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不知道这个不常用是怎么来的,但是拼音这个东西跟音标的作用是一样的,用的到就有存在的必要,你不能因为有个字或者音少,用的少就去掉。。。佛这个音的字的在汉语里应该对应不超过3个字吧,x在英文字典那一页也不超过3个字,总不能因为用的少去掉吧。。。

最后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我们人的惰性,只要没有非常影响到使用,我们就不会改这些东西。。。改了也推行不了,只能让那些委员会的人自娱自乐一下。。。。典型的案例就是键盘的排序。。。

0 0

hetaoljt专业烧开水

2013-12-06 07:43

ü这个字母至少在西语的德语中存在的,使用频率不低而且常用发音也与汉语拼音一致
不同西方语言的发音规则本身也是互不相同的

0 0

干嘛要改。我们又不是用拼音写字。只是读音而已,就相当于英语的音标。

0 0

http://www.guokr.com/post/71556


1、汉语拼音作为汉语的拉丁化方案,在西方语言 中的读音往往不接近 实际的发音,甚至误会成不合适的发音。例如,shi似乎更接近“希”而不是“是”。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另外制定一套汉语罗马字方案来解决,但是似乎较为麻烦。
---------------------------------------------
不同的字母语言也有类似的问题吧. 况且, 为什么是拼音去适应/迁就别国的发音习惯而不是他们学习我们的拼音? 话说, 若是100年前是阿拉伯国家强大, 那么, 我们现在用的是阿拉伯那套发音方式吧?

不需要另外制定, 参见->常申凯的魏玛拼音方案.

2、zi、ci、si的i发音和bi、pi、mi明显不同,还有字母e也有类似的现象。
---------------------------------------------
没看明白

3、ü字母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因为输入法习惯的原因,被误记作v的情况也不少。
---------------------------------------------
德语里也有ü, 但常常会写成ue, 为嘛不方便?因为键盘上没有?为嘛没有?因为用的是英文的键盘, 而不是转为中文设计的? 在欧洲几乎一个国家就一种当地特色的键盘, 为什么这么大的中国, 却没有"中国特色"的键盘呢?

0 0

作为一个小学语文老师,觉得这个很有必要。

1、于的韵母用v

2、yan 和ban 的韵母写起来一样,但读起来完全不一样。可以把yan做为整体认读音节。

3、en和 eng, in和ing 觉得完全可以合并。我完全听不出来这两个音有什么分别,自己也读不出来有什么区别。

0 2

汉语拼音由于路线依赖,大的方向已定,但是还有可以微调的地方。而且,我觉得这些微调的地方应该更多的和电脑输入结合,在减小输入码长前提下,不造成过多重码
除了保留ang以外,取消eng, ing, ong,以en, in, on替代。这三个前后鼻音听起来不明显,除了in-ing外,很多声母韵母匹配中,有很多场合前后鼻音只出现一种,这样可以仅用一个。


另外,除了现有的四声+轻声外,应该增加第六声——促音。这样,有利于文化传承,并加大汉语信息量

1 4
支持者: 戴戴o0

1.看我的id,嗯嗯.
2.韵母于的写法不妥.写成v,直接就跟现代键盘完全兼容了.虽然现在也兼容,用v代替.
3.零声母和隔音符,对于拼音输入是不太好的东东.最好能重新设计方案,让这两样东西都消失.
4.长韵母可以并应当缩短,并且避免使用隔音符号.
5.干脆来个革命,直接就26个字母表示双拼,比如:vk=zhuang

1 0
支持者: __蘑菇有毒

首页的图片“好像许多小眼睛”写成了“象”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