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否拥有迷信的权利?

迷信是否是一种权利?是否应得到保护?

推荐  (0) | 31人关注关注
28个答案
29 3

转自@奥卡姆剃刀 的博客,文题:《人有愚昧的权利吗?》
我父亲迷信张悟本式的养生理论,经常跟一帮志同道合的老伙伴们交流,前阵子迷上了撞树,大清早一帮老头到公园的小树林里集合,一人找上一颗树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去撞,我父亲撞得最卖力,结果因软组织挫伤而进了医院。我指导的助教怀孕了,不仅第一时间穿上了防辐射服,液晶显示器前还多个了盆仙人掌。

父亲以我为豪,常在外面吹牛大儿子是教授和作家,但在家里却对我讲的科学道理一点也听不进去,尽管我陪着小心慢慢讲,触及到核心问题还是会遭到他的强烈反感,我几句话就能把他的歪理邪说将死,他会暴跳起来骂我中了科学的毒,我跟他谈的目的只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若当下把他气进医院就搞反了,只能停止对话,而在背后加强了对他的监控。我指导的助教很清楚我对辐射流言的态度,读过我写的辟谣文章,也当着我面嘲讽过这些流言,当她身穿防辐射服端着仙人掌进办公室时,把我怔了一下,她解释说“都是愚昧的老公买的,没办法啊~”我当然只能微笑地表示祝贺,接过仙人掌帮她摆在显示器前。

有统计称中国人中有科学素养的人不足3%,我应是这少数人中能写科普文章且有一定影响力的更少数的人,可连我都没能影响到亲人和同事。我父亲心里知道我是为他好,但要他彻底否定支撑了他一生的思维方式,这当然是极难的,我也充分理解他的愤怒。我的助教是在应付我还是在应付她老公?这并不重要,思想认识是一回事,在世俗的环境下做的却是另一回事,这也很正常。

有科学素养的人很少,有能力有热情做科普宣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趣的是,在这少之又少的小群体中,还分着鹰派和鸽派。鹰派认为愚昧认识会影响社会进步和人类的福址,应对其进行毫不留情的打击,鸽派没有这种宗教化的使命感,主张用受众乐于接受的方式把科学道理讲出来,并把相信权完全交给受众。其实双方对愚昧思想的认定是一致的,区别的只是对愚昧思想的态度,前者激烈,后者宽容。假若我是鹰派科普人,那该如何对付我的父亲和同事呢?跟我父亲的歪理邪说做坚决斗争,直到把他气进医院,然后在病床前继续交锋?勒令我的助教脱了防辐射服并把仙人掌扔掉,否则就不让她进办公室?想必一般人都不敢这样做,这种极端行为会遭受全社会的唾弃。

科学的深邃强大令我着迷和尊崇,也使我乐于去传播并与大家分享,但同时我也清楚,在人类的认知范畴内,科学主要进行的是客观领域的真伪判断,还有道德领域的善恶判断,艺术领域的美丑判断,生活方式的价值判断等等,不能在所有领域内都坚持唯科学标准。真正懂科学的人都懂得“适用范围是科学理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道理,任何科学理论都是有明确的适用范围的,超越范围使用就是一种伪科学行为。

《NATURE》曾做过统计,相对于多数美国人信上帝来说,科学家信上帝的比例就低很多,美国顶级科学家信上帝的占7%,其中生物科学家的比例最低,仅为5.5%,而且比例还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但宗教作为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而来的一种普遍现象,远不限于客观认知的真伪范畴,还延伸到道德教化,心理安慰,人文想象等众多领域,笼统地把宗教与愚昧划等号是不妥的,不由分说地往信教者的脑门上贴个愚昧的标签,甚至把数学成绩不好的人通通认定为愚昧者,并主张限制他们在公共领域内的言论权,这种打着反宗教旗号的鹰派科普,已隐然有了“科学教”的苗头了。

宪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在无神论者看来,这是国家在保护一部分人选择愚昧的权利。鹰派科普人认为人们没有选择愚昧的权利,我与他们不同,我尊重人们选择愚昧的权利,不仅包括宗教信仰的权利,还包括我父亲相信歪理的权利,我同事信伪科学的权利......权利已不属于客观认知领域的真伪判断范畴,不能再用唯科学标准去划线了,鹰派科普人主张剥夺愚昧权利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让社会更进步人类更幸福,但问题是你能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剥夺呢?例如你准备如何剥夺我父亲的愚昧权?愚昧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有根本性的改观,好比人体里总是存在着很多有害病菌,人类只能选择与其共存,用强射线的确能把它们都杀光,但人也就活不成了。在人类思维领域内剥夺愚昧权是个不可实现的任务,剥夺人们自由的思想认识权,往轻里说是乌托邦,往重里说是法西斯。

我也曾经很鹰派,自05年开始就在网上跟伪科学人士进行斗争,激辩无数树敌良多,虽站在科学逻辑事实的高地上大占上风,但回想起来却没有真正说服过一个人,原因在于当时的针对人的态度,我当众拎着对方的耳朵大喝一声“你是个傻瓜”,然后用强大的事实证据、科学知识和逻辑思辩去证明他的确是个傻瓜,即使他最终无力反驳我,但自尊心也会令他对我讲的道理非常排斥,甚至与我为敌。后来,我把重心放在了人背后的错误观点上,目标对事而不对人,在尊重对方思想认识权利的基础上去分析观点的正误,即使不能说服他本人,但也赢得了大量旁观者的认同。

王小波曾说过,科学把道理讲得如此清晰明白,你要还不信的话,未免会觉得自己太笨。科学本身的强大才是科普影响力的根源,那种在网上给受众贴上愚昧标签并高调呵斥的做法只会令人反感,对科学传播事业来说弊大于利。科普的正途应是把科学的声音大声地说出来,令更多的人听到,而且要在尊重受众人格的基础上,用他们乐于接受的方式去说,这才是更自信更有成效的做法。

10 0

人有信仰自由,但并不是说迷信就是人的权利。从法律意义上说,迷信不是权利。

1、什么叫迷信?迷信就是不加分辨的全盘信任----盲目不加以分辨。维基百科上的定义迷信(英语:Superstition)是对某一些事物迷惘而不知其究竟,但又盲目地相信其说。由此可见:迷信是一种心理状态而非一种利益或者权能。

2、什么叫权利?权利是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力和利益,或者法律关系主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为满足其特定的利益而自主享有的权能和利益。权利与与义务相对应,法学的基本范畴之一,权利同时也是法律原则、法律规范、以及人权概念的核心。

3、从法学角度上讲,我们知道我国宪法以公民基本权利作为人权的一种阐释,其中包括政治权利和自由、人身自由、 社会经济权利、 获得救济的权利、社会生活权利、 公民的平等权利;美国宪法及其权利修正案,也只有公民权利的具体规定,而没有用文字宣布基本人权原则----------但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规定迷信可以作为权利,如果迷信是权利,相对的义务又是谁呢?同样的,作为心理活动的其他行为也不受保护不受约束----因为不能用具体规则进行描述和规制(当然,信仰和迷信是有所不同的,呃,大家不会真以为信仰是自由的吧?)。


4、但是应该明确的是:我们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迷信的根源在于无知,所以解决迷信的根本办法在于有效的教育,还记得1984的那句名言吗?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5 2

Tanfreedom土木工程搬砖党。

2013-11-08 21:16

应该可以说有这种权利。但是是否完全允许应该取决于他的行为是否对公众的权益或思想有消极的影响。有消极影响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制止的。

个人观点。。。

2 0

xingpaul电子工程硕士

2013-11-12 04:16
支持者: rurion 无极殿

当然!
而且你不知道哪个再是迷信。
更应该广开言路,支持辩论

只要是那些唯我独尊的言论,不给人家发言的机会的家伙基本是垃圾!
邪教是第一步是把你的信息来源封闭,不给我独立思考

1 0

孤獨的觀測者电影媒体人、中二程序猿

2013-11-08 21:27
支持者: F.E.M.C.

信仰是自由的 所以迷信请随意 但是不要影响别人 别人有权阻止

1 0
支持者: washingtown

你自己当然有权迷信,实在觉得这个世界不爽的话,自杀也没问题啊,不过好像在国外的某些地方自杀也算违法,这个要注意
如果你跑出去叫别人跟你一起迷信就另说了,你“自由”了绝对不等于其他人也必须跟你一块“自由”,比如你叫人喝芒硝水把人喝死了,这就要跟法律打交道了,就算你证明死者自愿也不行,法律没有赋予你“自由”他人的权利,除非死者是你自己
什么你说你不喝死人光是耍嘴皮子卖如来神掌秘籍啥的行不行?
OK也没问题,顶多就是道德层次低一点,不过你又要注意控制下规模,如果有大堆人奉你为教主的话,赶紧去当地宗教事务局注册一下(能不能注是另一码事,否则你就是所谓邪教没说了,轻则口水淹死,重则防爆警察+武装直升机强力围观,这事可不是本朝专利哈,当年阿美莉卡联邦政府对付大卫圣殿教就就这么干滴,挺好啊,这正是你作为教主挺身护法、捍卫迷信的大好时机,只是你的粉丝真的好无辜啊,作为一个济世救民的邪教头头脑,拜托你别拉上他们垫背好不?

一句话,自己闹腾没问题,拉帮结伙一起闹腾?这世界没有任何政府会容忍。对对对,就算是英明神武一统江湖的阿美莉卡联邦主席也不会容忍,对对对 from脚趾·我心疼 to扒拉客·猴赛婴·獒八马任何一个都不会容忍

1 0

Kevin L航空动力工程师

2013-11-12 13:57
支持者: None

科学能造出飞机,迷信不能。迷信=愚昧。
迷信是个人自由,但迷信的人不能被允许影响他人,更不可在公共场合传播。这是我对迷信宽容的底线。如同人可以保留愚昧的权力,但不能被允许教唆别人愚昧。
“尝试用非科学的方法解释某些科学难以解释的现象”这种思想非常危险。

1 0

傅里叶变黄油猫软件工程师,应用数学专业

2013-11-12 15:07
支持者: Maisie兔子喵

有图上所说这种迷信,可能有10亿人。


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4196227/

这种迷信,有各大媒体和政府的支持。

1 0
支持者: 艾特君

有的,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宗教信仰科学吗?不科学,但宗教信仰的自由是受到宪法保护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为什么看起来明显不科学的东西,会受到人们的追捧,这根本不是智商和理解的问题,这是心理的问题,这是自我的问题

当你发现小伙伴篮球打得比你好,你可能会转移兴趣,去打板球,以保全自己的面子,尽管你知道板球在中国并不流行,你也并不真正感兴趣

对大多数人来说,自我是否被满足,远远比什么正确,什么错误来得重要

自我的特性是什么?就是想变得特殊,变得独一无二,得到大家关注与认同

所以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thing”,来变得特别,对于果壳的网友,你们的“thing”也许就是科学,你们喜欢通过科学来证明自己是个聪明而理性的人,而对于你们所谓迷信的人,同样需要一个“thing”来证明自己是特别的,他们的“thing”或许就是绿豆汤,张悟本之类的。

并不是说那些迷信的人不能看到迷信的错误,而是因为那个错误和满足自我相比是无关紧要的,换句话说,“我宁愿做某个迷信领域的专家,也不要做一个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的科学菜鸟。”

我想对于迷信,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们应该予以宽容和理解

来来来,欢迎讨论

1 0

Mrtn好吐槽,脑洞大

2013-11-25 19:18

我没举什么例子,说的话也像是上个世纪的政治教条,不好意思。

迷信主要说得是宗教,我引用的地方有些原文用“宗教”一词代指了。

迷信产生于原始社会生产力极低、人类在没有力量同自然斗争时对自然的恐惧。中学教材上有马克思的一句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原始的迷信在国家诞生后形成了宗教,摇身一变成了统治阶级愚弄被统治者的工具,是统治阶级施加的“精神鸦片”。但另一方面,“宗教的苦难是对现实中苦难的表现,同时也是对现实中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的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当中的有情”。

科学必须同迷信划清界限,同宗教唯心主义进行斗争。“废除作为人们幻想当中幸福的宗教,就是实现他们真正的幸福。”但是,人们有迷信和愚蠢的权利。这是私人的权利,不容干涉。任何人都应可以自由信仰任何思想,或者不承认任何迷信。“宗教对国家来说仅仅是私人的事情”,“用取缔手段对待宗教信仰,不仅达不到取缔的目的,反而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其结果只能提高人们对迷信的兴趣,这实际上是妨碍迷信消亡的最好手段。而且一个能以强制的法律性措施或各种弹压措施去对迷信进行打击的政权,必然也能在其它方面限制人民的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迷信既然是作为精神鸦片的存在,强制废除也会激发反抗。不过还要说明的是,诸如宗教组织的暴力活动等类似情况,因为这已经不是私人或一个机构内部的事情,而且也不再是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的范畴,所以信仰无罪,但把试图犯罪的信仰进行实践的话,法庭和笼子在等着你。

如果能消除掉迷信存在的土壤,迷信自然而然也就消除了。阶级社会里,社会压迫相比原始社会中的自然压迫更加使人迷惘和令人生畏, 对这种盲目社会势力的恐惧,是迷信继续存在和发展的社会根源。只有人类将获得越来越多的自由, 而迷信失去其反映的对象——那些支配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异己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成为自然和社会的主人,才能从根本上消除迷信赖以存在的一切根源,使迷信自然消亡。


0 0

信仰迷信,只要没有逼着别人搞自杀攻击之类的行动,
单是信仰上帝或信仰马克思或信仰毛泽东或信仰神棍都是个人自由,
社会不能对此作直接干涉,但可以提供教育或其它劝导形式来间接干涉。
可以看一下台大的公开课<自由主义>比较容易理解。

0 0

人的基本权利由宪法所规定,宪法条款中没有表明人有迷信的权利,因此迷信不是一种基本人权,也无从谈到对其保护。法无明文禁止不为罪,因此你可以迷信,但你的行为受不受法律保护,则需要根据你的迷信行为和造成后果与对应现行法律中规定的具体权利义务关系来确定。

0 0

我觉得小时候的《十万个为什么》真是好东西……从那之后就“信奉”科学了。

0 0

Greed_Mammon洋芋神教·Potamen!

2013-11-24 23:14

迷信啊......
我认为人是否有某种权利,这个应该是被法律所保障的,如果咱们国家的法律没有对迷信本身有什么禁止,那么我认为咱们国家的公民应该是都有迷信的权利的。

0 0

承认科学,但不能抹杀信仰。
若干年前,巫术也是曾经是科学的。
不要把自己的东西强加于人!
你认为科学是对的,反对所有的你认为是非科学的,和烧死布鲁诺的有区别吗!
做好自己的事(比如科普),对错自有人评价的。

1 1
支持者: 灰色小亭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妥妥的。人文科学也是科学。

0 0

权利的本质是有选择自由。把自己的标准加给别人,就是在侵害和剥夺他人的权利。而且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纯理性的。人总会有所恐惧。

0 0

按照“法无禁止即许可”的原则,人当然拥有迷信的权利,不仅如此,还拥有宣传迷信的权利、写自传编造虚假事迹自吹自擂的权利、写书谎称吃某物包治百病的权利、写报道危言耸听不加验证的权利等等。

这些都没有法律明文禁止,也一向不受法律制裁,而且由于谎言比真话动听,市场还很大哦。

0 0

从个人角度上来说,别人当然有迷信权利。你信你的,关我甚事?

站在社会角度的立场上来看,迷信不可取不可存留,由于迷信对一些事物盲目相信沉迷其说的特点,知识、理解、意志上有缺陷的人一旦陷入其中很难自拔,各种现代邪教的案例已经很能证明其危害性了。

当然迷信可以用存在及合理来解释,我们的文明发展不过几千年历史而已,而大规模普及教育和知识传播不过才是近代才开始的,几百年前的平民百姓们恐怕大多数都很迷信,不过随着科学教育的普及和总体知识量的增长,宗教迷信会越来越难生存,无它,优胜劣汰的体现而已。

在中国宗教迷信不是最可怕的,我们国家对宗教管理是相当严格的,真正可怕的是迷信披着科学外衣的伪科学言论,一句绿豆能治百病这样的话彻底暴露了老百姓对伪科学言论的鉴别能力,当某些为了利益的人,披着科学权威的外衣,散播非科学言论时,缺少鉴别真伪能力的老百姓们是很容易沉迷其中盲目上当的。

只有自身知识,理解和分析能力,意志和阅历都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免疫迷信和宗教信仰,这样的人在我们社会上并不多见,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总是会越来越多。

愚昧无知是往往是各种迷信言论的最佳攻入口,对于各种迷信和散播迷信的人,我敬谢不敏,就等着社会发展来慢慢淘汰吧。

0 0

你有迷信的权利,但是没有让别人也跟着迷信的权利。

0 1

参天软件工程师

2013-11-12 12:16

每个人都在迷信。没有不迷信的人。。。
因为每个人都有迷惑,而大脑都行成了一定的应对策略。。。遇到不同情况是用相应的策略,如此而已。

0 1

首先不可能完全消灭迷信和愚昧,相对精英来说大众永远是傻呵呵的一群……其次任何强制改造别人思想的行为,不管动机多美好最后都会造成灾难

0 1

信教 的权利 当然

传教 的权利 问号?

而信教的后果 与传教的责任。

这四个词 只有把其分开来,后果列出,这里如黑社会 拉人头 或强迫妇女卖淫 有相似性,如果有问题谁来承担责任。

0 1

只要理性主义者没能力把迷信者火刑,那人就有迷信的权力。

说到底,理性主义者(以及其他人)有权宣传任何东西,但是否赞同全看个人选择,毕竟我们没能力学宗教裁判所,把所有的邪教、宗教信徒全部抓起来然后逼着在火刑和理性之中二选一。

以下是政治不正确的个人见解(或者说梦呓):

人是否有迷信的权力?当然没有!

我有一个梦想!

现在中国社会满着愚昧!所有的宗教信徒都不值得信任!尽管许多宗教信徒已经认识到,理性的光芒不可磨灭 ,他们如今承认进化论和日心说就是明证。

但科学与理性之光仍然暗淡。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绝不能倒退!

不是我们踩着愚昧迷信之人的尸体过去,就是愚昧迷信之人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现在有人质问热心理性与科学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有孩子仍然遭受其父母难以形容的愚昧迷信的教育灌输,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科学昌明的城市中仍然伫立着象征愚昧与迷信的各色庙宇,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宣传科普之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一线城市扩展到二线城市,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的孩子在“信仰自由”的名义下被灌输愚昧和无知,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中国仍然有一个人不能理性思考,只要共和国仍然有一个公民心安理得的沉迷于愚昧无知,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科学和理性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我们应当建立理性裁判所!审查每一个人的思想和言论!

迷信者禁止担任公职!禁止在任何一所学校中担任教师!(学自罗马帝国末期耶稣教徒如何对待异教徒)

禁止在公开场合宣扬迷信和举行迷信活动,违者将被剥夺个人财产和放逐!(同上)

维持迷信者必须额外缴纳人丁税!(学自阿拉伯帝国对待异教徒的做法)

我们必须学习迷信者曾经的所作所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们失去的只是名为宽容实为绥靖的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新世界!

0 1

这世界本来就会鬼魂,不要以为看不见就否定。说迷信是有些人怕毁了他们所谓的学术而已。

1 15
支持者: 灰色小亭

我觉得科学才是最大的迷信。
曾经我觉得能描述世界规律的物理学家很牛,但是后来逐渐觉得,不管他们对自然世界的理解有多深入,他们能做的,只是描述而已。但是背后的原因,根本说不出来。
比如说光速为什么是这个数值,“为什么”?
有时候我觉得,直接跳过科学这一步,尝试去用非科学的方式去解答对世界疑惑的《易经》《道德经》等,才是真的厉害。

==============================================================================

当时只是随手敲击的内容,没想到会因为表述不严谨引起注意……

补充说明一下:

如果认为自然科学能解释一切现实(假设无限远的将来可以达到),那么我们追求的也只是一个世俗化的全知全能的神而已。

我的原文表达不准确,“科学才是最大的迷信”是指人们死守科学,不愿意尝试从其他角度例如玄学或宗教去进行研究和看待世界,这种行为本身就有违科学的精神,已经不知不觉滑入迷信的范畴了,只是对象是“科学”而已。

其实人类作为困在低维的生物,即使能写出终极方程,也只是对我们目前这个宇宙的描述而已。说不定目前的宇宙是被更高级的生物所设计的,不过更高级的运行规律以我们的智慧无法理解。就像我们目前的理论认为宇宙最多只能11维或者26维,没法再多了。

认识到科学的局限,尝试同时用别的角度去研究和看待世界,何尝不可?

我的意思是,古代的玄学的思维范畴表现出一种打破我们智慧界限,尝试(注意这个词)去捕捉更高的智慧的一丝一毫而已,虽然这常常是以失败告终的。自然科学尝试去解释运作规律,玄学在尝试着向可能存在的更高级的生物(神?)询问:“设计我们目前世界运行规律的过程中所用到的规律或依据是什么啊?”

打个不甚恰当的比方,比如柯西不等式是自然科学能推导出来的,人类智慧能理解的最高宇宙法则了,玄学尝试(注意这个词)跑去问柯西:“这个公式推导出来的过程和依据是什么?”但是这个两样东西都是超出人类智慧的,只好自己胡乱解释了,这就是玄学的局限性。

所以在某些角度看来,玄学、宗教和科学的互相嘲笑都是极其可笑的事情。

我更不是尝试用玄学压倒科学,这些讨论其实都是没有结果的,只能从哲学的角度尝试去进行给出自己的看法而已。

牛顿晚年去研究宗教和西方的玄学,我认为这也是大科学家的境界。他认识到了科学的局限,明白了其实科学非科学,都是殊途同归的,那就是对真理的追求。即使这个真理不能像科学那样,所表现的一面不是人人可以理解的。

我相信科学,也追求科学带来的真理和美,但是我也认为非科学角度的对真理的追求,同样值得尊敬。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