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用卑鄙的手段灭了两只老鼠,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有强大的负罪感?跪求心理医生解救!

办公室老鼠经常咬东西,很多文件都咬坏了,今天我把老鼠窝找到了,有只小老鼠在窝里(比大拇指小),然后我用牙签把小老鼠挑起来让它叫,然后把大老鼠引来了,然后我一脚把大的踩死。世界从此安静了,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有强大的负罪感?跪求心理医生解救!!!!

推荐  (0) | 5人关注关注
3个答案
1 0
支持者: 水草贝贝

让我想起了一篇名叫残忍教育的文章
截取一段


残忍,许多时候是难以分清其善恶性质的。我们在一个充满蚊虫的房间,紧闭门窗,点燃毒气,彻底消灭害虫,没有人会质疑这样的行为。那么老鼠呢?它传播疾病,盗窃粮食,当然也应该灭绝。至于灭绝的手段,一般不会被追究。

我十岁左右时被母亲送到了煤矿,那时父亲正经受被打倒后的各种体罚。他的同僚不堪忍受而自杀,母亲担心他的绝望而将我送去作陪,于是我开始生活在真正的工人阶级之间。那时的煤矿老鼠很多,每天经历死亡的井下工人没有娱乐,灭鼠则成了他们的闲情逸致。

他们用各种智慧的方式活捉老鼠,然后将生黄豆塞进其直肠,再将其肛门缝住。黄豆在体内发胀,痛不欲生的耗子在放生后开始疯狂乱窜,闯进它们熟悉的家撕咬同类,一场大规模的自相残杀壮观而刺激,比任何毒药更惨绝鼠寰。或者将鼠尾捆上浸透汽油的棉花,点燃后放手,再欣然观看那团狂奔的火球。我每每为此触目惊心的场景油然而生一种彻骨的恐惧,因为厌恶和仇恨,他们如此折磨鼠类--是代表人类的正义吗?

那么人类自身的相互残杀呢?纳粹对于犹太人的厌恶以及导演的屠杀,与此无异自不用举例。我们曾经对所谓剥削阶级的仇恨,似乎也不亚于此。我的故乡有个大地主叫李盖武,在土改时被愤怒的农民装在笼中,架在火上烤死。我们可曾分担那种灼痛,那是怎样一种漫长煎熬的死亡啊。如果再看看我们的刑罚史,了解凌迟和幽闭等等的含义,我怎能相信族类的理性。

0 0

是因为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太多美好,它宣扬真善美,这没什么不对,但是,生活本身就不会是光明一片的,你还在用外界教授的那层光鲜亮丽去解决问题,就会产生认知冲突,所以,睁开眼看看吧!这个世界不是这么单纯美好的!

0 0

我想分享自己的一次经历。有次家里有很多小虫子,家里就关完了窗,喷杀虫剂。后来我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满地的虫子尸体,那晚上,我做梦就梦到了所有的虫子都在我的床上爬,然后我就惊醒了,翻开被子,看到没虫子才安心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