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中,运用不同的人称“你、我和他”有什么诀窍?

推荐  (2) | 24人关注关注
8个答案
41 1

红色皇后科普爱好者,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4-10-19 16:11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人称的区别,会很微妙地影响到读者的反应,导致读者情绪南辕北辙的巨大差别。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是柔媚风情的水滋养出来的妖魅,有着水流般的曲线,水浪般的激情,水态的沉静和温柔,水质的纯净和甘美,像水一样快乐歌唱,像水一样疯狂舞蹈,像水一样不受羁绊,像水一样超凡脱俗,像水一样自由自在。
(出处你们都懂得)


这段话之所以可笑,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是第一人称。“我是怎样怎样”,毫无掩饰的自夸总是讨人厌的,加上自夸的人并没有资本,就创造出喜剧效果。

再来看看这两段:

)在学校成天练摔跤打拳,收拾这老头儿跟玩儿一样,几个手指头就能对付。一个右直拳打在贡哥勒面部,砸茄子般,把他砸得后退了两步,又抓住他脖领一扭,这老头儿就像麻花被扭了一个弯儿,拖了好几步远,雪地上留下了一道印痕。
老鬼《血色黄昏

多亏我们人多势众,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有几个同学手中还举着砖块,将他砸得满脸是血,把他摁倒在地。这时他右手仍然紧握拳头,左手还在努力推开我们。我们知道他的右手里会有油票,我们怎么使劲,也无法掰开他的手指。两个同学将他的右臂死死摁在地上,一个同学用砖块击打他的右拳,把他的右拳打得鲜血淋淋,把他隆起的拳头打成伸平的手掌之后,我们看到几张沾上血迹的油票,数了一下刚好是一斤。
余华《差距


两个写的都是WG时期学生(知青)殴打底层人的事例,都有自责和忏悔的性质。老鬼用的是第一人称,是口供,余华把自己掩埋在“我们”、“同学”之中了。但实际上,是余华的语言效果自责更为诚恳,用情更真,老鬼有一种做了错事还沾沾自喜的感觉。

一方面,第一人称(不是绝对的)容易造成代入感,当一个人进入到“我就是那个文中的我”的气氛中去时,“文中的我”的所作所为,就容易触发读者的反应。这时候,如果读者认定“文中的我”的行为是让人厌恶的,这种强代入感就会造成很大的厌恶。余华描写暴力,产生冷峻旁观的效果,跟他的人称运用是有关系的,因为这是一种远观的角度。

另一方面,作者使用第一人称,有时(不是绝对的)实际上说明了作者的缺陷:ta只会从自己的角度看待世界。

人的心理会下意识地偏袒自己,更多时候,是文化使人偏袒自己所属的人群(种族、国籍、性别、性取向等),并认为这是正确的。这就造成一种不公平的评判:同样是与多个异性暧昧,杨过是风流英雄,马夫人就是该nèng死(虽然金庸都是第三人称的)。

老鬼的语言,虽然没有直接点出,但很容易察觉到,作者为“我”力气大能打架而自豪(摔跤,收拾老头跟玩儿一样),以及对受害者被打倒的姿态的嘲笑(像麻花,雪地上留下印痕)。这其实反映了作者能力的局限,主观意识太强,乃至于撒出拙劣的谎。

这种毛病在天涯和豆瓣的《八一八我的奇葩xxx》里常见,凡是错都是奇葩和时臣的错,叙事者是不会错的。也许就是因此,还出现了一种反转贴,叙事者自己就是奇葩,却指责无辜的他人。


文学是感性的艺术,不用真正客观,但正因为它是感性的,它的语言应该给读者一个客观的感觉,即使这种感觉,是比较好的谎言造成的,也可以,但拙劣的谎不能接受。~

26 0

llanfairpwllgwyngyllIeithydd/Ysgrifennwr/Ath...

2014-10-20 10:03

不同人称的作用不一样,最合适的文体也不一样。

这个话题往大了说上一个学期的课都可以,这里我就简单说说。


第一人称
让读者只读到叙述者的思想,而了解不了其他角色的思想。读者和叙述者的关系最紧密。第一人称不仅仅可以使“我”也可以是“我们”(比如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

这种手法最适合用于意识流(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大段内心独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笔记》 ) 、或者以第一人称代入次要角色来描写真正的主角(如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此外第一人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创造出一个身份神秘的角色,一个不可信的叙述者(unreliable narrator)的感觉。(比如康拉德的《黑暗之心》),又是甚至通过前后矛盾制造出记忆扭曲的角色(如《去日留痕》、《飞越疯人院》)。


第二人称
强调与读者的直接沟通。

这种叙事手法一般大量运用于诗歌、歌词、甚至互动冒险小说等文体。一些后现代小说作家喜欢把第二人称运用到一般的小说里,比如加缪、杜拉斯、福克纳、君特格拉斯等等


第三人称
最常见的叙事手法,大概分为两大 类:

主观第三人称:
主要描写一到两个人、着重描写思想和感情。

客观第三人称:
不侧重个人思想和感情的描绘,而是极力创造出一个客观的叙事。而这一叙事又可分两类:

全知第三人称(omniscient):俗称上帝视角,读者可以了解到所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甚至思想。
限制第三人称(limited):读者对上述背景只有有限的知识。


除此之外,还有角色切换(alternating point of view narration)的描写手法。
早年的书信体小说就是经常切换不同人的信件而切换角色(比如法国的孟德斯鸠的《波斯书简》、拉克洛的《危险关系》; 美国第一部小说威廉布朗的《同情的力量》、维多利亚时期的哥特小说如《弗兰肯斯坦》、《德库拉伯爵》、《化身博士》等等)

近些年非常火的冰与火之歌系列,也是在多个角色之间来回切换主观叙事的。



11 0

红皇讲的不错,不过光是说了第一人称的问题,我根据自己的经验补充点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的看法。

第二人称,也就是“你”,用作文学作品中的主角角色极为少见。主要是因为你具有强烈的指向性,当对“你”产生了一系列的描述之后,阅读者会因为“你”的指向性(指向阅读者)和描述之间的差异而产生巨大的认识落差,所以读起来超级别扭。当然,在某些特定的题材上是可以,比方说情感宣泄类的,情书、檄文等等,这个时候读者实际代入的角色是那个隐含的“我”。

第三人称,“他”或者直接就是一个人名、称呼为主要角色的文学作品可以说是占了绝大多数的。最主要的好处就是“上帝视角”,这样一方面可以从容的布置情节,二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更好的调配角色的权重。更容易勾画出一个相对较为宽阔的叙事场景。所以一般来说,如果是刚开始写作,不妨首先从第三人称主角开始练起。这样更容易锻炼自己对角色权重、故事空间的规划把握能力。

但是有时候也需要注意一个问题,如果题材本身决定了这东西是大量描写“一个”角色的内心感受、经历等等内容,那么确实更适合用第一人称来表达。如果还是刻意选择第三人称,很容易就显得矫揉造作人格分裂。

7 0

方程应用数学专业

2014-10-22 10:05

之前几位说得很清楚了,我补充一个比较小众的角度——人称对悬疑侦探小说的意义。


驾笼真太郎的漫画《Fraction》里,提到的一个观念:叙述trick
漫画地址:http://www.77mh.com/colist_234958.html


漫画里,叙述trick指的是:作者通过编剧与叙述本身,而非通过剧情,而设置悬念的手段。在贴图中已经略略提及了一点皮毛;想了解更深的话,建议读读《Fraction》本篇漫画。

漫画提到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罗杰疑案》,可谓运用叙述trick 欺骗读者的「祖师爷」。它是以第一人称写的侦探小说,主角是「我」,故事于是看上去跟《福尔摩斯探案集》的「我 / 华生」没啥区别——只是作者为使作品真实感变强,而用的叙述手段。
和《福尔摩斯》不同,《罗杰疑案》的第一人称叙述其实是叙述trick——在故事的结局,波洛侦探指证的真凶居然是:「我」!故事的叙述者!对没有接触叙述trick 经验的读者,这是很震撼的结局(对不起,这里我剧透了……)。
毕竟没经验的读者,大多习惯了小说中的「我」是旁观者,或者至少是一个三观比较正常的人;他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读者的思维盲区,一向就是小说作者喜闻乐见的创意开发区域。(所以说现在写出好的悬疑小说比较难,传统的 trick 骗不到读者了)

这类叙述trick,关注悬疑小说的同学也许比其他小说的同学接触得很多。很久以前我也在天涯论坛也见过一篇,大概也是「凶手居然是我」之类的构思。关于人称的叙述trick 还有别的一些,我见过比较坑的是《凉宫春日的惊愕》,中途换了主角,但人称还是不变,继续用「我」……


总结一下,「人称」在侦探小说里充当的角色,决不限于「叙述」;它还充当设置剧情伏笔、悬念的作用。这是因为「第一人称」对作品本身有如下限制:

  1. 「我」在关键时刻的心理不能被轻易隐藏;若太刻意拒绝描写大事件发生时主角的心理,读者会有违和感
  2. 读者并不能知道现场的所有真相,甚至不能知道其他人的心理活动;毕竟读者是透过主角「我」的眼去了解故事的


而一部具有优秀创意的悬疑/ 侦探小说,却是反其道、专挑战这些「写作限制」,将它们变为「读者的阅读思维限制」。能做到这步的作家,我认为,起码要求有一定的语言功底,确保能玩弄「人称」于鼓掌之间,而不让读者产生违和感;否则,恐怕就如天涯论坛的某些网络新写手那样,是在耍宝了。

5 5

“我操你妈!”

“你妈逼!”

“干他妈!”

第一种强调自身的愤怒情感无法宣泄,只能选择另外一个对象来衬托程度强烈。

第二个强调对象,即一定要是“你妈”,表明绝对的对立态度。

第三个则更多倾向于调动其他人情绪,要求大家跟自己一起上。

以上纯属举例,请勿见怪……

0 0

如果是网络小说的哈,第一人称确实如楼上所说,自我夸耀的让人腻烦,写来写去,谁的角度都分不清了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