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晚报》2014年1月1日停刊,这真的意味着传统媒体(比如报媒)不行了吗?

推荐  (0) | 35人关注关注
26个答案
81 0

伯通码字民工、技校精英

2013-12-26 17:07

说也巧。


看到这个讨论的时候,正在微信上和百度新闻的老陈聊天,我说“百度百家再这样办下去,纸媒可怎么活?”

再向前96个小时,虎嗅年会现场,几位年度作者牵头,一众“自媒体”正在海侃未来的经济模式。


如你所知,2013开年,纸媒就是一片萧索声。上半年报纸广告收入下滑6.1%,杂志的下滑更猛,达到了9.3%,北京各报刊亭营业额均再创新低,日均营业额仅为100元左右……


门户网站当然也是传统媒体,虽然收益上并无大的变故,但每家似乎都不算太好过。即便是吸金如土的腾讯网(Q1-Q3广告收入领跑搜狐新浪网易),在公司内部也是一片质疑之声,收入命门亦被另一事业群的广告产品牢牢把住。




其实关于“传统媒体”的命运讨论年年都有,倒闭的报馆期刊也并不鲜见,但这种年经话题在2013愈演愈烈,无非是那个似乎更吸引人的名词——“自媒体”。


没错,2013是优质写作者的变革年,2012年中,虎嗅上线;2012年底,腾讯大家上线;2013年初,百媒体一跑而红;2013年中,微信公众号在折叠前几乎主宰了北上广的舆论场;2013年底,百度百家上线……靠文字吃饭的个体得到越来越多的尊重。与之相映的,则是“传统”媒体的微澜与低走。


把优质写作者从浩瀚码字队伍中提纯出来,无疑是互联网产品更新的贡献。但“自媒体”恐怕并非什么值得推荐的模式——从信息生产的角度来说,自媒体绝对是一种倒退。是对传媒工业社会分工的抹杀,所谓的“内容为王”“个性化生存”,最后往往沦为软文横行、营养缺失的快餐。(类似的案例大家都有数,就不点名了)



所以,可以很肯定的说,所谓“自媒体”敲响“传统媒体”丧钟的说法,基本都是失心疯或者还在上学的孩子们的见解。


那么,“传统媒体”是不是一定要死,一定没有活路?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媒体同行们有个特别不好的习惯,一定要看美国如何如何,今天哪个传媒集团倒了,明天哪个报馆关了。


我在《新京报》工作时,曾经和组里的几位老大专门聊过这话题。他们的答案很简单——


一、在我朝目前的“媒体环境”下,门户网站连个采访权都没有,微博上闹出天大的事来,还是要依靠“传统媒体”去接盘。如果传统媒体迅速倒下,门户的发稿组恐怕要丢饭碗。至于“自媒体”或“公民记者”,恐怕其中很多人这辈子都分不清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的真正含意与区别。让这些人操持舆论场,只能是媒体形态的倒退。


二、即便真到了“那一天”,也简单啊,这些“传统媒体人”,肯定会收据好包裹,等待数字传媒巨头整军收编。你以为腾讯开那么多“大X网”是用来搞笑的?现在是成都商报大战华西都市报,等“那一天”来了,两家报馆主编一个去新浪四川上任,一个进大成网操刀,如鱼得水,逻辑清晰。有什么可疑惑的呢?


同志们啊,“传统媒体”这种模式在我国还好着呢!报纸杂志有采编权不可替代,门户网站手持渠道神挡杀神。你可千万别说“美国人都不看雅虎了”,中国人还正对着几十个卫视上每天播放的假药广告津津有味呢。


别再为“传统媒体”们担心了——每当想起新京报停车场的那辆路虎、光明日报总编室某位兄台的工资数额时,我都会这样告诫自己。

70 0

我来说几句。

过分夸大《新闻晚报》停刊的意义,只能是书生多情的咏叹调。
正如@谭人玮 所说,晚报这种产品多年前早该死掉了。
不过在说这个事情之前,我还是想说说《新闻报》的历史。《新闻报》成立于1893年,以工业界为主要对象,曾经是国内量居前的大报。1949年之后,上海的《文汇报》和《解放日报》作为党报的地位上升,新民晚报作为作为市民报也颇受欢迎,但《新闻报》随着工商业的改造地位有所下降,不过仍然保持第四大报的地位。

1998年,上海搞报业整合,龚学平把上海的报纸捏成了两大集团,文汇新民报业集团和解放报业集团,《新闻报》并入解放报业,随后开始一报改三报的改革,成了早午晚三刊。2000年版署开恩给了三个刊号,《新闻晨报》、《新闻午报》、《新闻晚报》。

当时改版的目标,还是新鲜新闻的原则,希望随时提供新鲜的新闻,但市场需求和人们的生活节奏并不接受这种改变,而且,互联网革命已经到来了。首先受影响的是《新闻午报》,这家报纸几乎就没成功过,如果一个人对新闻有紧迫的需求,他可能随时去上网,而不是中午跑出去买一份《新闻午报》,后来午报改变策略搞娱乐,反反复复,又把中间两个变小,称为《新报》。

2000年前后的报业格局里,一个是都市报的兴起,一个是财经类报纸的兴起。后者不论,都市报的特色就是早报,早上上班翻报纸看看昨天一整天的新鲜事。晚报则非常尴尬,一般中午12点就截版,下午上市,算上记者的写稿时间,基本上都是头一天的旧事,于新闻没有多少价值,而人们下班生活也更加丰富起来,电视和各种夜生活分流了大部分晚报的观众。所以,即便上海这么大的市场,《新闻晚报》一直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最近几年一直在亏损状态。

在上海两大集团合并之后,集团里已经有两个亏损的大爷《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再养一个亏损的“小三”实在多次一举,到不如让《新民晚报》活得好一点,好歹赚钱养活自己。

总体上,《新闻晚报》的停刊,首先是晚报这种产品形态的没落,其次才是整个纸质传媒危机。
其实这种危机早已存在,今天上海报业集团的掌门人裘新曾经就是《新闻晚报》的第一任主编,裘新很早看到了晚报类产品的没落,提前远走高飞。

最后说说新媒体。现代新闻媒体的出现,本质上是解决现代经济和生活中的信息生产的问题,当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作为信息载体出现的时候,原有的依靠地域、行政壁垒存在的简单重复载体和渠道必然面临崩溃。《新闻晚报》不过是陨落在两个叠加波谷中的一颗流星。

时代真的变了,生活的节奏也变了,信息生产的整个体系都改变了。这个转变不是任何人通过努力所能扭转的,如果媒体不能生产具有独特价值的产品,都可能随时陨落。

最近我常常想起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那本《世界是平的》,在互联网让世界变平之前,《新闻晨报》和类似的小兄弟们安逸地生活自己的大山沟里,还有那些党报和行业报生活在权力壕沟围起的城堡里。但网线推到了大山,填平了壕沟,在渐渐变平的世界里,媒介生产者怎样才能为人所见?

这个问题我过段时间在@朴抱一的微博撰文来讨论

67 0

谢母鸡老师邀。(最近刚刚学会这个MS有逼格的说法)

这事,我认为有这样几个层面——

首先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内部整合是一定的;晚报在纸媒产品里本来就是最陈旧的,一个集团里,没必要存在两个。《新民晚报》又差不多算是中国第一晚报品牌,那当然放弃《新闻晚报》,你是决策者,你也会这么干。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旧有的两大集团被强行结姻后的第一轮博弈中,文新棋赢一步。

其次,纸媒确实不太好,但这事作为纸媒冬天的一个例证是不合适的。如果没有两大集团合并,《新闻晚报》至少不会这样突然死亡。

第三,“纸媒不行了”这件事说了挺多年。这就要先弄清楚“纸媒很行”是在什么时代。个人认为有三个阶段,一是晚报一统天下的年代,二是上世纪末都市报雄起的年代,三是21世纪、一财引领的财经媒体大报年代。办报,从有我朝以来直至今日,一直是一个垄断领域,民营资本可以做《周末画报》,但不能做、或者说很难做《新闻晨报》,财经类报纸,也往往是有非常优质的政治资源的老板才能涉足。垄断领域在特定时期,产生了巨大价值,都市报之于晚报,并没有介质上的变化,只是内容和呈现的创新(都很难说是革命),但就是有效,就是吸金,哪个中心城市没有几张收入过亿的都市报?

后来,互联网来了,移动互联网来了,3G来了……它们带来的最大变革是,人人都可以生产内容,等于事实上打破了我朝信息传播烟草专卖化的这个限制。

所以,我的核心观点是:纸媒呈现出“不行了”的境况,当然有介质落后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互联网打破了行业垄断,旧有的盈利泡沫正在被逐渐排空。这更多的是一个市场经济现象。

纸媒的未来如何我不知道。但有两点我认为十年内是肯定没问题的:一是地方性传媒集团影响力仍然巨大,区域资源把握远非互联网巨头可比(当然腾讯一直在推大X网),做转行变现有机会;二是在经营模式调整,内容充分优化,开发新的传播渠道的前提下,作为小而美的存在,是有机会的。

66 0

晚报这种形态好多年前就被认为该死光了,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啦。个人意见,纸媒是式微了,但跟新闻晚报关门关系不大,倒是与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内部资源优化整合关系最直接。

66 0

感觉纸媒的危机感好像每过一两年就要席卷业界一圈,说了好些年,大部分纸媒还是活得不错。直到今年,风特别冷的样子……
这两天也和几个朋友或同事聊到上海报业的事,加上财新换东家的事,大家说的都差不多:死不了,也活不好。好死还是赖活,你选哪个?
《新闻晚报》算是开了“好死”这扇门,上海原来的两大集团本来就有很多重叠产品,整合起来必然要干掉几个,以避免资源浪费。但是很多人没想到第一个关门的是《新闻晚报》,这张报纸肯定不是最差劲的好不好。这只能说明,很多时候死活不是市场说了算,在媒体这种没有放开行政管制的领域更是如此。
纸媒不会死,最不济也是个喉舌,天朝怎会自绝喉舌呢。但是活不好的原因则是,大伙已经不爱听你得啵了。纸媒的童鞋们最大的焦虑不是市场,而是影响力的迅速滑坡,公信力就更别提了……不能说,都是泪啊。以上。

64 0

何山pophe知名球评人,专栏作家

2013-12-26 17:36

以上老师说的都很有道理。简单的说:纸媒的式微是个漫长的过程,不会在一昼夜间全部倒下。新闻晚报很早就不被看好了,这次也是因为内部调整才关张。国内的一些传媒集团,如大众日报传媒集团,浙江日报集团,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不是广告了,而是房地产。合并的上海传媒集团好像也在搞房地产,说倒就倒?不可能的。

62 0

这属于一种宗教性观点,比较文艺,释迦牟尼看见老牛耕地,老农流汗,就觉得人生是苦的。但是你作为一个老农,如果发这种感叹,不如好好去选选种子——人可以感叹,因为人是王子啊!

57 0

moogee果壳网主编,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3-12-26 15:57

《新闻晚报》在上海的都市报序列当中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它的倒掉本身并不算是什么。很多年前,很多人的看法就是,这个报纸的倒掉是早晚问题。如@谭人玮 老师所说,新闻晚报的倒掉,出现在上海报业集团成立之后不久,这个时间点似乎更可观一些,看起来比较像是资源整合。(虽然我个人不觉得新闻晚报会掌握有多少资源)

至于“平媒之死”,这个说法由来已久。我是从平媒出来的,是“报媒逃兵”,但我从来不觉得报媒会“死”。即使在互联网平台上,无论平台怎么变,产品怎么变,内容的生产、组织方式,还是具有一些基本规则的,这个规则,就是平媒的价值,或者说,是“平媒化的内容生产方式”的延续。当然,也许会有人说,不是啊,互联网的炒作方式变化了呀。。那我只能说,你看到了A叠B叠,没有看到C叠D叠。。

说到目前的情况,我倒是很担心一些报媒内部的焦虑和恐慌感。。

黑云蔓延开来的时候,你是躲在楼梯下的储藏间里瑟瑟发抖,还是拿起魔杖,默念咒语,出发迎战?

55 0

Lithium42地球科学、心理学专业,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3-12-27 10:16

moogee你竟然邀请了这么多的人。。首先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哪里的传统媒体?(国内外差别太大。有没有言论管制?有没有政府扶持?)什么样的传统媒体?(党报和市场化媒体差别也太大)问题的时间范围是多少?是整体行业还是几家?如果你把报纸和杂志上弄到互联网上、iPad、手机上,你觉得还能叫传统媒体吗?(如果是,好多媒体都活的挺好的呀)。。。。问题本身在泛泛而谈,那我也就随便说几句吧。。

首先伴随着互联网,受众可以选择的信息增多。你的内容有足够高的门槛,并且难以找到替代品吗?你的读者必须依赖你的信息吗?比如,像报纸这样报道些社会新闻什么的,从门户、社交媒体都可以得到,为什么还要用你的信息?在中国,还要考虑,你生产出来的内容会被轻易复制吗?(好多人都喜欢说“内容为王”这句话。先别自恋,你做出了“为王”的内容吗?)

相应的,用户表现出来的选择性增强,大家可以完全只看自己关注的内容。你凭什么还要强迫卖给用户他们不需要的内容?(大众媒体解体,有广泛兴趣的读者减少,这种情况下只针对某一小撮受众的niche media就会活得很好,比如某F电视台。)

然后是娱乐内容的兴起。大家有空完全可以看看美剧八卦什么的,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充斥着大量负面信息、占据大量认知资源的“时事”?可以说,严肃内容的消费一定是在降低,你的内容凭什么让大家静下心来去读?当然,你也可以做娱乐内容或者新闻娱乐化啊,比如某H报。(不过在把领导人对比维尼熊都要禁止的国家似乎是很难的。。)

移动端的兴起。有多少传统媒体是对手机的碎片化阅读是友好的?有多少甚至会考虑它的移动性?

生产方式的变革。是的,你现在也可以搞UGC啊,不过你有足够好的鼓励用户生产的激励机制吗?你有足够好的筛选各种泥沙俱下的内容的方法吗?

。。。。。
总结一下,传统媒体肯定死不了,但活的怎样完全看它怎么应对互联网的挑战的。就算是严肃+长篇+无互动+用户不友好的内容,也可以有市场。我们老师就说过,以后可以在非盈利组织搞调查报道嘛。现在不是还可也以搞众筹嘛?

52 0

1.传统媒体式微这一趋势是肯定的,但“式微”跟“死掉”还是两码事。平媒的价值肯定不是纸张这一载体上,电视台的价值也不完全维系在电视机屏幕上。我个人的观点是,核心价值还是专业主义。从这个角度说,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并非是对立关系。
2.即便是传统媒体里,也有很多细分的不同类型。有些类型像都市晚报这种类型,倒掉也不奇怪。所以从一个个案出发,不太能得出一个宏观的、绝对意义上的“不行”了或者“死掉”了。

39 0

@moogee 老师之邀,拖欠数日,罪过。[“声明”一下,果壳为首发,能够克服懒惰,全靠moogee老师唤起哦~]
报业转型是个大课题,身在其中,感受良多。(注:井底之见,有些更启迪自上海报业决策层高人们的思想,不敢都据为己有。)

1、“平媒不行了”这个大势来得很早,可惜业内反应偏慢。

大家很清楚,《新闻晚报》关停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大约进入2012年后,英美出版业的关停事件开始高潮迭起,在此不表;即使在上海,晚报也不算先例,今年上半年,在各自细分市场颇具影响的沪上知名杂志《万象》、《好运Money+》,因无力扭亏,也停止出版(比较起来,晚报发行量15万、全年广告收入近亿,算是一张大报,动静难免会大些)。

如果说平媒的这种寒意是在近三年出现,那么,真正的拐点其实比人们的感受来得更早。苗头最早出现在国内一线城市(越发达的区域受冲击越早),北上广一些主流报纸在2006、2007年开始出现拐点,此前的迅猛增速到2006年、2007年时走到最高点,之后掉头向下。有一点大家都懂:增速下降,增长可以依旧,所以,苗头往往易被结果所遮蔽。当时一种普遍现象是,习惯了处在快速增长期,尝过了甜头,就不愿跳出加热中的糖水,甚至用提前确认收入、延缓确认成本的方式来锁定预期业绩,这是一种透支今后发展作为代价的“表象式增长”,表象之下的真相却是——一边是业绩继续走高,一边是下行速度越来越难以扭转。

有上报高人指,拐点之后的“透支期”通常为2?3年,这段时间里,一些报纸安于原地,在危机临近时依然在单一广告投放上加大赌注,就会错失原本应对衰退更好的先机。以此验证新闻晚报,表象增长一直持续到了2011年度(广告营收2010年约1.6亿,2011年约1.7亿,2012年降至1.5亿,今年为将近1亿),主业出现大幅亏损也不过是今年的事情,但拐点其实很早就出现了。

现在,传媒业内判断一个人远见高下的标准,大致为——2006年前就能预见到今天这个境况的,属于最高境界,即“先知”;2010年过后察觉到大势的,次之,即“高人”;最近两年才在困局中体悟大势的,属于“常人”。回头看历史,各行各业受互联网冲击,其实是一个逐步被洪水浸没的过程,文化领域一些业态触摸到拐点的时间各有先后,最早是音乐工业,然后是图书出版,之后是报业,广电业的拐点或许就在今天,而眼下被视为如日中天的电影产业,有谁敢大胆揣测一下5年后的景象?

多说两句。按以上境界来划分人,纵观当今“思想界”,多数外部观察人士其实处于第二、第三种境界之间;学界评论家多、高人少,在国内很多行业是一种很常见的缺憾。至于“先知”、“高人”,在业内还能找到个别一些,但难挽狂澜。比如,上海报业集团前身之一的原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国内最早上市的报业集团),一些人意识和起步已属相当早,还精选一批干将在技术层面探索新媒体、在资本层面探索新领域,可惜局限于执行不力或方法不当,如内生式发展新媒体造成基因不合、难以成长;此后,放眼全国传媒集团,每家每户都不同程度经历过类似的试错,至这两年,国内报业的新媒体转型均普遍采取资本控制方式,引入外部酵母,逐步浣洗传统思维。

2、晚报之败,有战术层面的失败,也有战略层面的失败。

业内一些人说,新闻晚报不够格、不足以代表行业谈意义,这话也有道理。比如,本人的矮小,就不能意味着国人的体格不行。一份报纸关张,多少有生不逢时的因素,但也不能绕开竞争力下降的内因。稿件水准、读者评价、广告收入,都是检验战术层面有否出现问题的标尺,在此不作评判。当然,一张大报里,总能找到一批好作品、好选题、好记者,绝不能一棍子打死。

战术的失败,晚报自身有责任;但战略的失败,也不能完全怪在晚报头上。

在解放、文新两大集团合并之前,上海报业多年来处于“同城竞争”态势,并在都市报、晚报、时尚报、地铁报等各个细分领域均直面对抗,“捉对厮杀”。新闻晚报的本地对手,是上海第一市民报——新民晚报,后者无论在知晓度、发行量、广告额上均是公认的“大巫”。

当年的“设计师”们这么做,本意是以充分竞争挖掘市场潜力,意图是良好的。

可惜时代变了。原本为激发上海迅猛增长的市场而构建的“一山二虎式竞争”,在行业涤荡的几年里,变得越来越不适用。实践教训与智囊警示下,文化宣传系统也逐渐深感“必须形成地方合力,才能直面全国竞争”。2005年前后,上海广电系统内原本处于本地竞争的主体开始整合。到今年10月,上海文化产业的基本格局是:完整的图书发行集团、整合的广电集团、独立的电影集团;仍在延续本地竞争的只有报业。

这就是前面说到的,当拐点出现,在本该合力突围、精耕细作的时刻,却依然各自圈地、加大赌注,晚报的命运走向,在那一刻已经书写。上海报业整合,只是让这一结局加速来临而已。行业大势不占天时,本地竞争不占地利,运作能力不占人和,晚报人面对今天这个结果,仅仅感伤是不够的。

至于报纸们的未来,下一步的整合应该不会限于同城范畴,而更可能是一个覆及全国全行业的大浪淘沙的过程,最终逐步涤荡至一批权威、专业、有影响力的全国性产品。

3、立报之基不是经营,而是报品;影响力变现不能固守广告一条路。

最近看一些自媒体评论,发现有个观点很唬人,由于煞有介事,估计还能唬得深得人心。此观点把报媒不行归咎于“文人办报”,说“君子远离庖厨,只有饿死”;说当今报纸“并未输在内容上,而是输在经营上”。

这样的解读,我认为只是表象。品相才是立报之基。更可怕的应该是文人不关注办报、一头扑进“经营”。从近年实践趋势来看,一些报人不是太远离经营,而是太过于功利、短视,搞砸了内容。

要紧的是,这样的观点特别容易被那些心生恐慌的从业者赞同,不假思索倒向了经营,任由产品功利化,等于变相贱卖版面,这才是自掘坟墓。与之相比,没有所谓“专业背景”、但眼光到位的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曾提过“报纸越一味关注经营,经营越差;越关注内容,报纸反而办得越好”的观点,还是比较符合办报规律的。

那么,报纸怎么赚钱?这里有一个认识要廓清。如果说卖广告是媒体影响力变现的一种方式的话,那么它并非唯一方式,也正在变成一种越来越次要的方式。一家媒体的价值,不简单等同于发行量或者广告额,而本质上是“影响力”及依托于影响力之上的对产品和服务的定价权。

如果说晚报等一批报纸关停,要带给人们什么启示,那也绝不是要更加注重广告经营,而是提示各位同行,继续坚守单一平面广告将没有出路。比如,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等财经类媒体,一段时间来成功开拓了信息研究、论坛活动等变现途径;同在上海报业集团,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旗下时尚周报《申江服务导报》探索的“申活馆”线下时尚体验店,与设计师合作搞销售,并为企业提供线下品牌活动营销,两年间干得有声有色,几个著名商业地产陆续抛去绣球;又比如从原报业集团旗下房产类广告代理蜕变出的置城团队,通过“免费房产广告投放+代销住宅提成”,开创了国内传媒企业介入房产销售的先河。

以上绕来绕去,无非两句:一,做好产品是关键,通过品相成功打造影响力,才有可能尽快跳出单一广告模式;二,跳出之后,须将影响力嵌入对应产业链, 用商务服务来变现。

4、“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边界将越来越模糊,人才将是制胜的关键。

不管是安然还是雷曼兄弟,再大的企业倒下,也不会是行业的末日。只要是人才,想必东家会尽力留,外头会努力抢,到哪里总会发光的。这个观点没新意,打住。

最近关注报业,也读了不少自媒体各界有识之士的评头论足。发现当今“自媒体”,在总体有闪光、有智慧的同时,也隐藏着一丝乱象——

在生产环节,道听途说、捕风捉影、哗众取宠,犹如苏丹红、三聚氰胺,嵌入创作中成为一种套路,这倒也罢;

在原材料环节,尤其可怕,或窃用、整合传统媒体的一手信息,或变相搬运企业内部保密决策信息,拿来后幻变为一家之高见,比如在传媒领域的观察者中,我就发现有那么几位“大自然的搬运工”。

不少在报纸、杂志、通讯社干活的朋友,都跟我表达了同一种感受,那就是,那些公众号、观察员们,天天鼓吹“传统媒体已死”,殊不知,假如没有了“传统”的供应,一些人可能连文字都不会写。

如今,自媒体火了,但信息的水准也让“传统”者们忍不住上火。从产业链角度来说,他们只是占有了更好的入口和通道,也因此生机勃勃,但产品水准却不见得就更高。我的总体评价是,论素养、训练度、节奏适应力,自媒体人整体不敌专业老笔杆,但前者束缚更少、空间更大、离读者更近。

借此,很想送给晚报和更多“传统界”记者们一句热乎乎的宽慰:人们对权威公信的信息的怀念,迟早会回来。

下个结论:好记者们,是“死”不了的。抛开“线上”或“线下”的阵营思维,不论在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内容的创造者才是制胜的关键。

遥想当年各高校新闻系的毕业生,有一种偏激的说法是“一等生去报纸,二等生去电视,三等生去网站”,而今,一些当年未被报纸录取的网站编辑,已经升至总监级别,反过来向当年同窗抛出招聘邀请,这样的故事正在越来越多地上演。不必感怀,这是“世道”变了。一些赢家可能不过是转移得稍早一步而已,无他,但报人们真正的才华不会因此被磨灭。我的看法是,只要能够打破“体制内得失”的心态,他们勇敢地去到哪里,都将无往不胜。

33 0

纸媒会死吗?下面有些回答的人都和搞纸媒似的,深刻了解了媒体夸张、夺眼但又不过于恶心儿戏的手法,你看,各位小伙伴们都受纸媒影响这么多,可见大家对媒体的需要,怎么会死呢?

其实要说纸媒怎么样,会不会死,首先要分析的就是其财务报表吧。
说说入账,纸媒一个广告、一个发行,还有一个品牌活动,以及一个zf投入。前二者越来越不行,后二者随着其渠道弱势,表现性单一化,所以也会越来越下降。(当然,应该还有一些列表外收入,不过那些就不是为外人、为小记者道的东西了,我也不懂啊)
说说支出,一个印刷,后者纸张价格这几年涨了不止30%吧,我记得几年前还是3元80版左右呢,如今听说快4.5元啦?而且为了广告效果,现在动不动就玩铜版纸。
一个人员,人越来越老年化,负担越来越重,不是说纸媒没有人才。但,要看纸媒能不能靠这些人才,至于这些是不是人才,从来不应该用“铁肩担道义 妙手著文章”的理念化角度去看,而要用有没有产品观的角度。
最核心的,作为一个青年人受众,你真的愿意拿着这么厚一叠的累赘带在路上跑吗?就算只是在前台拿了,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摊开看,也很占地方费力气吧?更何一个况在北京竟然有地铁报如此凶残的玩意,请问早八点早九点时连人都挤不进去,谁能摊开看报纸呢?那作为一个有着产品观和表达欲的好媒体人,难道不期待着能用更准确、更多元、更能击中人心的方法去影响受众吗?一个有追求的媒体人,怎么能不在表达工具上精益求精呢?媒介即信息、媒介即隐喻,没有好的媒介,媒体人还配叫媒体人吗?

但人都多么惰性啊,在如今还能维持所谓无冕之王尊严的时候,有几个又有产品观又有媒体技巧的同行能在高位选择跳槽呢?我也是懒惰的,但我真心敬佩那些勇敢的前辈。鄙人不跑it圈,接触的牛人不多,但如yy网的创始人李学凌、乐视影业的张昭、NTA创始人申音,我曾经试图去了解他们的过往,很明显他们当年,都是用当记者所感受到的社会架构变化,在变革的空隙中找到了自己的媒介,甚至改变了大家对媒介的定义。
所以,纸媒在我心中,其实早已死去,我想看见的,是更新鲜的媒介,以及依附于其媒介上的真正的媒体人。


说个果壳众山魈组们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的吧,你们亲爱的 @moogee 老师,大家知道他之前是新京报的大编和牛博网的大牛吗?他当年有着极其肿胀的笔名,我虽至今无缘一见,但当年还是学生时就听过他的事迹。所以今天也借贵宝地,想肿胀的问一声,您当年为什么要离开纸媒呢?

32 0

饭呢通信工程、计算机硕士

2013-12-26 15:19

人每天能接受的信息量其实是有限的,现在新的传播途径很多,又比报纸更容易获得,所以报纸看得人就少了。

31 0

猫三剁萌可萌非常萌

2013-12-27 00:25

1.对读者而言,其实是大家获得新闻或者说信息,更容易,更多样化,平媒不是唯一选择。读者的阅读习惯在改变。这是最致命的。
2.广告主的放弃,这是对平媒的最后一击,性价比不高。印刷成本太高,就算时尚杂志也是一样。2000年左右新闻纸才2000多一吨,甚至更低,08年都到5700一吨。铜版纸,胶版纸更高。
3.平媒建个网站就叫转型,成功的案例不多。以平媒的思路去做移动新闻,网站新闻,基本上不太可能。
4. 还幻想平媒是权威,输出观点 ,有采编权,还是平媒的思路,这个采编权和刊号一样的中国特有的。你再权威,你传达不出去一样没用,何况互联网其实就是去权威化,去中心化。只有经得住时间和众人的考验的才是权威。
5.那些总认为平媒还有市场的人,或者鄙视天天喊狼来的人,都是逐渐哑口无言的。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关系也是如此。
6.就新闻传播的要素而言,贴近性,时效性,平媒天生不如网络。如果你是广告主,谁都希望自己的广告投入有效果。平媒能说什么?发行量?还有啥,其他都是瞎掰而已,你只要做过刊例就明白。甚至平媒连自己的文章,那篇读者最喜欢都不知道。都是几封读者来信,编辑会几个人拍脑袋就定了,如果还能活着才是奇迹。
7.编辑最有价值的工作其实和搜索引擎的性质是一样的,筛选和判断。如果说搜索引擎不够聪明的话,互联网用人际关系解决了这个问题。
8.不管什么时候原创和作者永远是最核心的。

29 0

受到欺压是真,但倒是没可能。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它们最稳定的受众中老年朋友是离不开纸媒的,而且目前尚有很多的杂志控兢兢业业的追逐着某基本历史悠久的杂志。电子信息行业经济力及其剧烈的今天,我们其实不仅要考虑获取信息的速度,同时还得多方斟酌信息来源可靠性。
我自己的朋友圈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有朋友早上看到一条广告,谁谁谁是低层劳动人民但是被政府执法人员欺负了,朋友无限愤慨发帖声讨,可是到了下午事情好像又有什么变化,又觉得这个底层劳动人民貌似又罪有应得,等等之类。
在信息迅速传播的今天民众的情绪是最容易加以利用的,因此看起来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就更加巨大。
可是相反的是,我更期待,还能在3~4个星期一本的某杂志上,看到一篇犀利的文字,它不靠猎奇,不靠制造声浪种种,只因它源于发自肺腑,对事物的感叹也好,评述也罢,甚至拥有激烈的语言也不过分。但它出于真心,就能俘获我的心。
我想,媒体人的内心,才是主宰我们信息渠道最终的决定力量。

27 0

上面各位老师已经讲得很到位,我把类似观点再说一遍吧。

首先要看我们讨论是媒体还是媒体人,纸媒作为一个整体其趋势无疑是走下坡路的,网络媒体比起纸媒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虽然最后仍会有少数纸媒会像钢笔之于圆珠笔那样被传承下来,但毕竟那是装逼用的。所以问题就在于下坡路是滚下去还是慢慢蹭下去,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宣宣何时给予这些网站采编权,如果这点一放开,传统媒体的所谓权威和正统会迅速瓦解。但现在各大网站断章取义,以传谣为业的做法恰恰在替传统媒体续命,虽然纸媒也经常瞎说但不是一个量级,宣宣一直在做舆情监测嘛。另外就看那些爱看报的老年朋友何时退出历史舞台。总之,这不是三五年会出现的事。急什么呢?三五年后会有什么互联网新技术,网站过得怎么样,都还不知道呢。

对于媒体人来说,纸媒衰退并不是什么好焦虑的事,这家不行换另一家,都不行了也可以去网站,网站的记者编辑并没有什么不同的门槛,核心能力要求都一样。很多人如果不能去网站任核心职位还不如去传统媒体做个普通记者,除了纸媒听起来光亮一点,是因为他也确实更能锻炼采编能力,还稍微轻松一点。采编能力才能让你到哪都有饭吃。

14 0

刚看到 @moogee 老师的私信。。。

简单说两句。
1,我进入新京报的时候,有四十多位在同一个部门---北京新闻部工作的同事。现在他们绝大多数都不从事新闻。从事公关市场经营的比较多,还有两个当了和尚与尼姑,不过其中一位上周又还俗了。09年我离开新京报的时候,跟王跃春说,纸媒一定会死的,因为因为他不环保啊,浪费这么多森林资源。。。。。哈。
上面是两个段子,下面开始说正事

2,纸制媒体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这是一个大趋势的问题。相当于冲锋枪出现了,大刀就没什么价值了。中国纸媒体比世界纸媒体还要悲哀一些,用老男孩的一句歌词唱是,未曾绽放就要枯萎。
传播媒介在今天发生了天翻地复的变化,明显的趋势就是移动化,手机与平板。媒介即信息,在笔墨纸砚的时代,诗书字画当红。在印刷术的时代,绣像小说当红。在电子屏的时代,大波美人当红。换一个说法,有石子的时候,小朋友玩石子,有橡皮绳的时候,小朋友玩橡皮绳,忘了石子。有变形金刚的时候,小朋友忘了橡皮绳。现在有了pad,小朋友把前面的东西都忘了。
当下的媒介能承载什么,受众就接受什么。手机作为最大众的媒介,他承载什么最合适?目标指向依托于人性,什么东西最能消除人的困乏,疲劳,恐惧?什么东西最能给人带来快乐,安详,满足感?肯定不是阅读。
我觉得在手机上,阅读会变成一个很小众的需求,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干别的。比如打游戏、看韩剧。社交是秀与八,视频是主菜,游戏是甜点,阅读这么苦逼的事可能会变成工作与学习——只有有用的文章才会被拿来读。
大众对新闻信息的需求有没有这么强?还是因为旧时代工具限制,所以没有办法才去消费这么低端的娱乐方式。当家里只有一本黄历的时候我们只能看黄历,但是有了电视,我们还会看黄历吗?

3,传统媒体人怎么办,是留下来搞什么报网联合,app啥的结合么?我觉得基本没什么好结合的。用我友彭远文的话说新旧媒体完全是两回事,两个行业。传统媒体人如果还用原来的思维来干活,完全属于外行耍大刀。
传统媒体要实现转型,需要资本、人才、体制,什么都没有,咋整?
所以咱们还想干传播的传统媒体人早点离船上岸才是正经。也就咱们原来的内容生产方面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的训练与经验还是有用的,人人都是记者只是在突发事件当中,可能会担任一定的角色。或者在相关专业涉及的事件当中,一些专业人士做出自己的分析。记者作为超脱于事件之外的第三方,做出自己独立的观察,这一点是无法被取代的。
普通的社会新闻基本上都可以从微博上去获取,但是深度的观察报道还是专业媒体人做得更好。

4,中国记者人数太多。没有必要有这么多的内容生产者,大量的重复工作和冗余内容。所以很多记者会转行或失业。剩下的人会更加精英化,有很强的专业能力。通过市场化的竞争形成顶尖高手。收入也会上一个台阶。昨天石扉客要写陈有西,一夜筹了万余元,大家愿意付费给明星记者。
记者大量失业还在于上述的2,正因为阅读这个需求会越来越小,所以才不需要那么多的内容生产者。同时也因为内容的传播成本越来越小。渠道越来越集中。好的内容能够迅速到达读者。不需要有那么多的抄袭者和分发者。所以某一个领域,只要有那么,十几二十个最高水平的记者就行了。其他的不知名的互相竞争,以进入这十几二十个明星之列。
将来,专业主义是对记者的起码职业要求。干任何一行都要有专业主义。不然这个职业的门槛太低了,什么人都能干。那这个职业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12 0

呵呵,我可以说是因为两家报业集团合并造成同类型晚报冲突而导致的吗?
当然,你说的问题固然也存在,但我比较喜欢看纸质的文字
---罢特,我貌似现在看的电子的比纸质的多,泪崩

9 0

纸媒的一个缺点是信息传播速度不如网络媒体快。但是纸媒拥有巨大的地方影响力,受ZF扶持力度比较大。

1 0
支持者: fekn

如今年轻人很少看报纸了,杂志类的更多人看,一个星期一次。大概不会养成看报纸的习惯。

1 0
支持者: fekn

这里只能说是时势所迫,传统媒体在如今的信息时代,其满足大众需求的能力下降,必然会面临网络等新媒体的挑战。穷则变,变则通。《新闻晚报》报纸停刊,并不意味“报纸”不被我们需要,相反电子版的各种报纸关注量是呈上升趋势的。我本人从五年前就订阅手机版的报纸,方便阅读、物美价廉,就觉得是一种知天下事的好方式。

0 0

血花刀剪科普编辑,古生物爱好者

2013-12-27 10:57

纸媒作为新闻载体,劣势是越来越大了
但有收藏功能的杂志一时还倒不了吧……而且在物流高度发达的当今,发行反而更容易了

0 0

电子媒体公信力毕竟不够,传统媒体只能朝集约化专业化的方向发展,最终应该不至于会消失
顶多
转战电子信息平台而已

0 0

其实很简单吧,网络媒体在八卦炒作引爆眼球这方面比传统媒体有太多的优越性。。。
所以传统媒体不会死,不过丢一条财路是必然的了。

0 0

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过中国的报业只准增加不准减少,就算干的再差也要干下去,不允许倒闭的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