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会对儿童(比如小萝卜头)在成长过程中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影响?

小萝卜头——探究环境对儿童成长的心理学分析(求大神用教育心理学解析下……)
各位大侠你们好,这个问题问出的时候勿喷。
小萝卜头宋振中出生于监狱成长于监狱,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怎么样的?另外他是怎么认识物质的?如果他没死,继续被国民党关到20岁,思想成熟时放出,他能适应这个社会环境吗(假设还是国民党统治的社会环境)?
推荐  (1) | 2人关注关注
1个答案
33 0

射秽主义溅射软件工程师,反病毒达人,数学控

2014-01-10 11:46
各位楼主你们好,这个问题回答的时候勿喷。




免责声明:纯属虚构,情节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他出生在监狱里,生出来不就母亲就撒手人寰。
他身体很弱,营养也跟不上,头都憋大了
同志们教他学唱歌,学说话识字,还没来得及用唯物主义认识这个世界,还给他吃他们奇怪的棒棒糖。说我们在这里生活艰难,这个东西你舔一舔就好,不能用牙咬。
9岁时,他本以为狱友们都很友好,会一直当他坚强的护盾和保护伞, 没想到他们把罪恶的舌头伸进了少年孱弱的喉咙,他们说这是的友谊,是浪漫。他默默地承受着。
而监狱看守即便同情也无法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去拯救这个少年。
12岁时,他即将离去,但是其他人舍不得,他们说要给他留下纪念,他们把棒棒糖一样的东西轮流放到了他的嘴里,还胡乱动着,是的,他们说这叫进入,人们称此为特殊时期的爱。

出来了以后,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还有人用他的经历做成了故事,就跟某人拿着扳手在没有螺丝的地方装模作样修车一样,外面的人希望他是个正能量。

他被一个当地的村长收养了,村长以前是个资本家,留过洋,现在退隐了,老婆也死了,对他很好,但每次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憋大的萝卜头,彷佛看到什么可口的食物。在某天l的时候,村长说要给他庆祝新生,给他买了新的肥皂、毛巾、衣服,就是没有内衣。衣服是苏格兰风格的,是的,村长是这么告诉他的,他穿着裙子,抱着宠物猫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渐渐地进入梦乡。

梦里是妈妈的怀抱,可爱的小猫,可口的食物,现在都成真了。梦里他感觉突然有人压在了自己瘦弱的身体上,有个脑袋埋在了自己两腿之间,一种异样的感觉惊醒了他,村长告诉他,他的萝卜头很可爱,下面的萝卜头更可爱,但好的生活需要自己付出,这就是自己付出的代价吗?他正在思考,村长吃够了萝卜头后,掏出了奇怪的东西,他笑了,他想起了狱中的同志们给他吃的棒棒糖,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但是吃了以后自己的身体不再那么弱了,在村长狞笑的面孔中,他主动含住了他以为是礼物的东西。可能是因为大叔的老婆去世了吧,很孤单,他这么想,大叔也爱他,他也喜欢熟悉的味道和触觉,汗水和腥味充斥在这个堕落的村长家里,每日每夜,却又没日没夜。

每次醒来他都感觉自己很疲惫,由于营养和村长的哺育,也没有能改善多少他的体质,但体力渐渐地能配合村长,每次都能喝道好几次那奇怪味道的营养液了。

13岁了,他还不是很懂算术,很多文字虽然能看懂了,在监狱里大家还给他看连环画,现在大叔竟然不让他看书,好像在怕什么,他双手托着下巴,皱了皱自己小巧的鼻子,穿着村长大叔给他新订座的女仆装,白皙的双腿在桌子下摇晃,被村长大叔亲不够的脚趾彷佛美玉一般,温润,精巧。丢掉了手中的连环画,为什么大叔不让我看书呢,不是说可以学知识的吗,他疑惑着,心中对于知识和外界的渴望日渐强烈,可是大叔总是把他关在屋里,阳光洒向屋内的粉红色玩具和床单上,映在他紫色的眼影上,那双眼仿佛有火焰在闪耀。

是夜,村长大叔喝得醉醺醺地,拉着他的手说要给他洗澡,这是头一次有人帮自己洗澡,他这么想,笑着就进了浴盆,村长大叔拿了一瓶牛奶给他洗了洗菊花,不知道为什么要洗那里的他还是忍受了那股奇怪的感觉,村长还拿手指头伸了进来,手指还在旋转。

洗完澡,村长大叔给他喝了点酒,说:“今年你14岁了,以后就不是正太了。” 他没有听懂,稀里糊涂地就被大叔压在了床上,村长扒下了那件小裙,拿小皮鞭抽打着那经常被自己揉捏的略显粉嫩的臀部,他感觉还是村长大叔的手温柔一些,不过这样也还好,但是猛然间剧痛袭击了他的雏菊,村长就那么生生的进入了他,对的,当初他们也说这是进入,不用经过自己允许的进入。小萝卜头的脑袋在不断地晃动,村长和他的娇喘彷佛月夜邪恶的交响曲一般,汗水伴着月光还有点点血液,洒在了粉红色的床单上。小萝卜头感觉到了那股前所未有的充实,仿佛失重一般的感觉。他像旁边的猫一样在咿呀叫着,企图挣脱这种痛并充实的压力。但他没有力气,没有人教过他该怎么办。最后,村长将朋友送的蜡烛拿了出来,滴得他满身都是,他感觉大叔对自己有点过分。

村长自那天以后就没有再爱过他了,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眼中含着委屈的泪水,是因为我再也不是正太了吗?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他想不通,自己穿的那么漂亮的裙子也没用。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寻找答案。

他开始偷偷读书,如饥似渴地汲取各种知识,终于他明白了一切,他们都是坏人!他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崩塌,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些监狱里的“同志”给毁掉了,自己不再纯洁了,“大叔”骗了我,自己那么爱他,他怎么能这么欺骗自己,晶莹的泪水断了线一般汹涌,他痛苦地蜷缩在屋子里,在他眼中,屋子里是被撕烂的床单和被罩、还有扯烂的玩具,还有被他掐死的猫咪。

他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穿上最漂亮的仆人装和裙子,还有裤袜,给村长大叔敬了很多酒,村长醉了,他扶着村长进了自己的屋子,然后拎起了那把斧子。

第二天一早,他熬了一大锅汤,有菜有肉,他含着泪喝下了好几碗汤,轻声地说:“这样你就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警方随后开始调查村长失踪的事件,最终怀疑目标锁定在了那个打扮时髦的“大头娃娃”身上。他交代了一切,是的,这样的人生还不如不要,生下来不快乐,为什么要被生出来?!

他在17岁的雨季,又进入了另一座监狱,望着四周冒着绿光盯着自己莹润身体的“同志们”,他笑了,嫩唇像沸腾的毒药一般鲜艳,他知道自己无法反抗这一切的一切。

他死得很早,因为营养不均衡,死前他在监狱的墙上留下了狰狞的指甲印,那里还有他曾经纯洁的雏菊渗出的血迹。但他一直在笑,像一朵蔷薇。

埋葬他的那片土地,现在承包给了香蕉种植园,旁边挨着肥皂厂,晚霞映在地上,天空中的云朵仿佛凝聚成了他狰狞的笑脸和无神的双眼。他在呐喊,无声的呐喊:“Give it to me !”

----------------------------------------我是调皮性感的分割线----------------------------------------------------

同学们,现在你们认为环境对儿童的成长有影响吗?
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从我们出生开始,就已经固定,你无从选择生长环境。你的心理也无法说正确的成长。知识是靠别人教或者读书,这个故事里反映了,三观也会根据知识的摄取来建立或崩塌。他是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等感受物质的。
当然,还是有积极的例子的,关爱和正能量嘛。
适应社会是看脱离了社会多久了,太久了也无法适应。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