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文章,不知大家对这四点有什么看法?

-------------------------------------------------------------------------------
又是一年春运时,又到了铁老大被集中口水的时分。其中一项口水是:“站票凭啥卖全价?”

学过经济学的同学搬出教科书说,站座同价、站票全价有一二三四种种道理。白话过来就是:买站票的人是自愿出这个高价,他跟铁路的关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单凭教科书之所以说不圆,是它把这个博弈肤浅理解成是一个简单的两方博弈,参与者只有明面上的乘客和铁老大两方,而在实际情形中,还多了台面底下的黄牛和内鬼这两个参与方。把黄牛跟内鬼搁进去,站票全价有以下四点可说。

第一,轮到站票吃香的时候,座票早就黑市高价,涨了50%甚至翻倍了。这里的关节点是,所谓的站票与座票同价,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个时点上的事儿。当站票价格等同于名义上的座票价格时,座票的实际价格(二级市场价格或黑市价格)早就远超座票的名义价格了。春运时的座票,其实际成交价格时时在变,越靠近卖站票的节骨眼,黑市价就越高,甚至远高于票面的名义价格;同时,站票实际价格也时时在变,站票卖得快,黑市价也会轻易超过站票的票面价。结论就是,基于票面价、名义价来纠缠孰便宜孰贵,毫无意义;贵贱与否,得从实际成交价看。

第二,在春运期间站票吃香时,这个扎眼的站票价,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铁路在跟黄牛争利。如果铁路把站票价格定成座票价格的一半,那么得便宜的也不会是乘客,而是黄牛,相当于让利给黄牛。因为黑市价格与站票成本无关。假设站票60元,黄牛卖100元,挣得40元;当站票30元,黄牛还是卖100元,挣得70元。现在铁路把站票从30元提到60元,抢夺的只是黄牛的奶酪,与乘客无关。

第三,这个较高的站票价格,不仅在春运时起作用,在非繁忙时段也有作用:它减少了平常时节铁哥铁嫂的贪腐机会。假定站票价格是座票的一半,那么还剩三五张座票时,黄牛就可以内外勾结买断这些空座和相应站票,然后将这些站票以座票的价格甚至更高价格脱手(那些座票的退票当然不是问题)。这些站票有个名堂,叫做“有座的站票”。这个玩法叫做制造人为短缺。现在站票座票同价,虽不能避免倒票,但减少了桌面下的所得,更减少了制造人为短缺的激励。

第四,并非不重要的是,如果站票便宜座票贵,还会增加维持秩序的压力。因为对价格更敏感的人群会推迟购买,等待座票售罄。由此,会出现为追逐更便宜的票的等待和拥挤,对春运这类情况尤为不利。另外,站票座票同价,增强了对事前预订和提前排队的激励,相比站票便宜的情形,造成了相对更少的时间浪费和相对更好的秩序。现在大量订票都在网上完成,若站票比座票便宜,那么电脑极客又有了用武之地,他们会开发程序不断访问12306来查询站票上线的时刻,这会造成相关服务器压力大大增加,就是对网络窗口秩序的干扰。

概括起来,从实务操作的角度看,铁路的“站坐同价”不可谓不精明的安排。
-----------------------------------------------------------------------------------------

推荐  (0) | 4人关注关注
3个答案
5 0

橡胶万岁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2014-01-20 18:05

这篇文章走的还是阴谋论的路线,黑的手法比较低端。


白话过来就是:买站票的人是自愿出这个高价,他跟铁路的关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如果真有商科学生用这一点来论证,那么他的微观经济学考试要么是挂掉,要么是作弊的。在一个价格管制市场中,基于主观效用论的定价-购买策略的说服力太弱。只有当铁路部门有权自由核定票价,并在春节期间把票价上涨至不超载的情况,才可以使用这个论据。

论证这个问题的思路有很多。从理论的角度,站票乘客增加,对于坐票乘客带来不便。在差异化定价策略中,坐票也需要适当降价。从实证的角度,可以核算边际成本,然后对比边际收益。边际成本相对于总成本极小,且总成本小于总收益的情况下,没有必要降价。从经验的角度,如果站票需要另行定价,那么超限行李也应该收费。那么农民工们还会希望另行定价?

在实际情形中,还多了台面底下的黄牛和内鬼这两个参与方。把黄牛跟内鬼搁进去,站票全价有以下四点可说。

这个说法是整个阴谋论的关键。它试图把火车票销售中的偶然现象,偷换成普遍现象。在下文的描述中,原作以对待二级市场的态度描述黑市交易。这里我特别想引用那句话“离开计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把黑市交易作为常规交易来描述,也是耍流氓。

第一,轮到站票吃香的时候,座票早就黑市高价,涨了50%甚至翻倍了。

我先不吐槽这里的行文逻辑不符合学术规范,因为这个原作明显毫无学术素养。这里,原作做了武断的描述。由于消费者价格弹性的存在,可以反推坐票售罄不必然带来黑市价格上涨。尤其当火车超员足够多的时候,坐票的状况并不明显由于站票。从经验的角度看,对于乘坐舒适度有要求的旅客起码会选择硬卧。此外,原作对于涨价的描述应该是用了“我觉得”统计法。我某年八月底在拉萨准备返回江苏。提前12小时去火车站排队,连售票大厅都没排进去。即便是这样的情况,车票的黑市价格也就在200%-250%之间,且不售站票。而春运的期间和运输方式都远多于当时的拉萨,所以原作的数据可信度并不高,或者即便能达到那个幅度,也是罕见现象。

第二,在春运期间站票吃香时,这个扎眼的站票价,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铁路在跟黄牛争利。

这里就是把黑市描述成二级市场,从而构造阴谋论。当且仅当,消费者很难从一级市场,也就是直接从铁路买到车票的时候,这个论点才有讨论的意义。

第三,这个较高的站票价格,不仅在春运时起作用,在非繁忙时段也有作用:它减少了平常时节铁哥铁嫂的贪腐机会。

铁路一直是货运补客运。客运从来都是亏本的。所以,定价与贪腐没有关系。这里,原作自说自话了。

0 0

第一条没有什么问题。火车票之所以难买,是因为便宜,要是跟方舟一个价,就好买多了——如果你有钱的。当前普铁车票按1996年的价格表执行,现在已经过去将近20年了,工资翻了5倍,房价翻了5倍,大学学费翻了N倍,所以非要分别对待的话,就得提升坐票的价格了

第二条,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坐票一样有这样的问题。

第三条压根不能成立。如果有座位的票没有卖完,直接不能卖站票即可。如果说贪腐,无票也能上车,根本就不要花钱。

第四条,不能成立——谁敢为了省钱推迟买票?为了省100,冒买不到票的风险?

站座同价源于早期售票制度。早期售票制度基本只有始发站有坐票,其他车站基本都是无座的,有座的下车之后,无座的人占了之后,无需担心下一站或者下几站有人持该座位的票上车,所以站票等于是坐票,无需区分。目前实行全程对号入座,即北京到广州的车,如果有人买了北京到石家庄段的,那么从石家庄以远,该座位仍然是可售的,所以无座的人,全程无座。对于新制度,确实应该按不同的价格——可问题是目前的价格已经够低了(详见前文),要分价也只能提坐票的价格,而坐票的价格又提不动,索性维持原状。

0 1

馒头老妖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2014-01-20 17:42

觉得不能搞站票半价,基本赞同本文观点。理由是:执行成本太高,怎么防止买了站票的乘客看到空座位时不去坐呢?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