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西方国家在抵制2014年冬奥会吗?为什么?

好像说不少国家领导人不参加索契冬奥会开幕式?

推荐  (0) | 2人关注关注
1个答案
0 0

导语:俄在冬奥会开幕前通过的反同性恋法案让索契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西方政府、人权组织、同性恋团体怒不可遏纷纷表达质疑甚至抵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同性恋权利首次成为奥运会政治化的导火索。“反同”争议的背后是美俄两国、普京与西方国家的政治角力。
一、反同阴影笼罩下的冬奥会:俄接连立法高压“反同”
1、俄1月内连颁两法反同 外国人也难逃制裁 半年13名同性恋者遇害
2013年6月下旬,距离索契冬奥会开幕还有半年时间,俄政府通过了禁止向未成年人传播同性恋生活方式的法。甚至通过网络或者新闻媒体传播者也会受到处罚,同时,有关同性恋的集会也遭到禁止。2013年7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又签字通过禁止俄国或外国同性恋人士领养俄国儿童的法律。根据该法律规定,任何违法的俄罗斯公民将被处以最高5000卢布的罚款,作为政府官员则将被处以50000卢布的罚款;组织或商业机构将会受到最高100万卢比的罚金并会被要求暂停运作90日。使用互联网或媒体宣传“非传统性关系”的俄罗斯公民将面临最高10万卢比的罚金。而就在索契冬奥会开始前不久,索契市长帕霍莫夫表示:“我们只想说,你们可以选择你们的生活,但我们所居住的高加索地区不接受(同 性恋),在我们的城市也不会有这种现象。”
同时,该法律同样也针对了外国同性恋者,规定违反者最高可处以10万卢布的罚金,最多可监禁15天,情节严重者还将被逐出俄罗斯并永远不得再次入境。据俄新社报道,在俄罗斯摩尔曼斯克,四名当时正在拍摄有关俄罗斯同性恋人权问题纪录片的荷兰人,成为第一例以散布同性恋言论的罪名遭拘捕的案例。
而反同法案的推出也将俄民众的反同情绪推向高潮。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别有3人和11人因同性恋遭到暴力侵害。这一数字在2013年上半年就达到13人。在5、6月份,俄罗斯接连发生两起杀害同性恋者的罪行。一名伏尔加格勒男子被弃尸后院,头骨被砸烂;另外一名就职于机场的高级管理员,在东部沿海堪察加半岛被三名男子用刀捅死。俄罗斯反同情绪日益高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副台长甚至公开表示:“我认为只是颁布《禁止宣传同性恋法》是不够的,还应该禁止同性恋捐献血液和精子。他们的心脏在他们死后应该被埋葬或者火化,因为他们不应该有生命的延续。”
该法律一经通过,便招致西方同性恋维权组织和人权组织的强烈谴责,人权问题成为西方又一把刺向俄罗斯的利刃,索契冬奥会则成为攻击的靶心。此后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了多种形式的示威抗议活动。2013年9月8日,在温哥华,纽约,华盛顿,巴黎,雅典,巴塞罗那和赫尔辛基的俄罗斯领事馆,同性伴侣发起亲吻活动抗议俄罗斯反同法。2013年8月,位于纽约的同志酒吧发起了“倒掉伏特加”的活动,世界各地的许多酒吧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暂时停止了伏特加的供应。
2、立法背景:保守东正教助长情绪 俄面临人口危机 普京借反同转移民众视线
根据全俄民意研究中心2013年6月的调查,有将近90%的俄罗斯人支持反同性恋宣传法。近年以来持续的民调也显示,俄罗斯人对性少数群体抱持越来越抵制的态度。反同情绪与俄罗斯东正教难脱干系。在信仰无神论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对于共产主义这一“空壳”丧失耐心,急需精神寄托的人大量投入了他们传统的宗教——东正教。东正教有着超乎寻常的保守,因此在西方国家日益对同性恋持尊重和包容的同时,俄罗斯在这一问题上的倒退不难理解。俄罗斯东正教主教基里尔曾表示:“同性婚姻是危险如世界末日的制度,它会导致一个国家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
此外,反同性恋也被以普京为首的俄罗斯当局认为是俄罗斯生存的必然选择。“现如今如果想解决人口危机,我们就必须,请原谅,必须在某些道德价值观和信息开放上把好关,如此生育和抚养孩子才能得到充分的重视,”俄立法委员叶莲娜·米苏琳娜在一档俄访谈节目中公开表示。面对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生育率的直线下降,鼓励生育(通过政府补助和宣传)已经成为普京的标志性政策。对于有着世界第一国土面积的俄罗斯来说,仅有几亿人口可谓地广人稀。普京曾表态人口问题是关乎国家战略的安全战略的“最尖锐问题”。因此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同的是,在俄罗斯生育第二胎和第三胎都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而很显然,同性恋对于面临“人口危机”的俄罗斯不可能有任何益处可言。
同时,普京上任以来,一直试图重建俄罗斯的大国形象。而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对立是普京一直以来为自己选择的生存战略——俄罗斯想真正作为俄罗斯存在,它就必须抵抗西方的思想腐蚀。在欧美对同性婚姻给予的支持日益加强的同时,俄罗斯开始剥夺同性恋者的权利就不难理解了。
二、索契反同法违背奥运精神 索契冬奥=纳粹奥运?
接纳同性成世界趋势 俄反其道行之 国家越富有接纳程度越高
据权威机构对各大洲39个国家的调查显示,俄罗斯是除穆斯林国家和部分亚非国家之外,对同性恋最为仇视的国家之一。仅有14%的民众对同性恋持接受的态度,高达76%的民众排斥同性恋。其中16%的受访俄罗斯人表示同性恋者应该被隔绝于社会,22%认为他们应该被强制治疗,5%认为同性恋者应该被“清除”。
俄罗斯在六年间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从20%降至16%。而大多数国家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越来越高。2007至2013年,亚洲国家中韩国对同性恋人群的接纳程度最高,从18%上升至39%;中国从17%上升至21%;拉丁美洲国家中巴西中国从71%上升至76%;智利从64%上升至68%;阿根廷——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拉美国家,则有四分之三(74%)受访者认为同性恋应该被接受。根据国际同性恋联盟(LGA)的统计,在欧洲同性恋接受程度最高的几个国家分别是瑞典、比利时、西班牙等,这些国家都有比较完善的保护同性恋权益的立法和传统。而俄罗斯和乌克兰则是同性恋接受程度最低的欧洲国家,俄罗斯没有任何针对同性恋权益保护的立法,却有不少反对同性恋的措施。而这个统计也显示出,同性恋接受程度比较高的国家都分布在西欧、北欧等发达国家,可见同性恋接受程度与经济发展有着直接的联系。有关调查显示,世俗化程度越高、越富有的国家(多数为西方国家),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越高。
此外,调查结果承认宗教与同性恋的接纳程度有着密切的关联。在考量了宗教在受访者心中是否重要、是否相信信仰上帝/神明决定道德准则以及是否每天至少祈祷一次之后,得出了一个宗教影响指数——国家受宗教影响的程度。研究表明宗教影响指数越高的国家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越低。但俄罗斯和中国成为其中的例外。在宗教影响指数为0至1.5的19个国家中(指数范围0至3),俄罗斯成为接纳度最低的国家,中国其次。
人权组织:反同违背奥林匹克宪章 Google发彩虹涂鸦暗讽索契
奥林匹克宪章鲜明写道:“对任何国家和个人因为宗教、种族、政治、性别以及其他任何理由进行区别对待,就是与奥林匹克精神的对立。”在俄罗斯反同性恋法的阴云下,尽管没有禁止同性恋者入境比赛,但是绝对不支持、不允许同性恋者公开地展现自身的性取向,公共传播则更是被严禁,剥夺同性恋者的言论自由权,国际人权组织曾明确表示,俄国通过的反同法违背了国际奥林比克宪章。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曾表态:“国际奥委会将一直致力于保证奥运会上没有任何形式的歧视,对于任何威胁到这一标准的行为,我们都会予以强烈的反对。”
而就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式的前一天,著名互联网公司Google发布了最新doodle涂鸦,饰以冬奥运动项目剪影的彩虹旗显得格外显眼。众所周知,彩虹旗是同性恋群体的象征。在搜索框的下部,还附着一段奥林匹克宪章精神的内容——“参与体育是人的权利,每个人都必须拥有在没有任何形式的歧视下和在追求以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相互理解的奥林匹克精神中参与体育的可能。”事实上,对于不同群体的接纳已经成为历届奥运会的常态,比如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伦敦奥组委推出了代表同性群体的彩虹徽章,以提倡多元文化和包容精神。新西兰同性恋速滑选手斯哥耶勒卢坡计划也佩戴这种徽章参加索契冬奥会。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针对俄反同法爆发了如此多的抗议。2014年2月6日,同性恋群体在圣彼得堡进行了示威抗议,在活动中甚至有示威者拿着写有“1936柏林=2014索契”的旗子,讽刺索契冬奥会与1936年希特勒独裁统治下纳粹德国举办的柏林奥运会一样,是不平等的奥运会,因为两者都对特定群体存在严重的歧视。抗议活动的发起人玛丽·坎贝尔对英国媒体说,“我们的成员都想跟其他人一样,大家都想庆祝这次奥运会的举行,但是我们不能选择性遗忘俄罗斯反同性恋的法律,这部法律让几百万人无法享受奥运会的快乐。”
三、“冷战”再起:索契成冷战后美俄政治对立最深重奥运
1、美派同性恋代表参会叫板普京 奥巴马拒绝出席
在西方国家看来,俄罗斯仍旧是“封闭”“强权统治”的国家,与“民主”“人权”等词汇沾不上边。因此,大部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从未放弃可以质疑批判俄罗斯人权环境的机会。而索契冬奥会的反同争议则引发了美国与俄罗斯的又一次“冷战”。针对普京当局的反同立法,美国虽然表态不会抵制冬奥会,但同时却派出了同性恋代表参加索契冬奥会的开幕式。早在2013年12月17日,美国就宣布将有两位同性恋者加入美国的冬奥代表团,分别是网球名宿比莉·琼·金,还有奥运冰球女子金牌项目的得主凯特琳·嘉豪。2天后,12月19日,又一名美国名将博伊塔诺也公开宣称自己是同性恋。奥巴马表示:“同性恋运动员拿到奖牌将是更加有力的公开声明”,反对俄罗斯的态度彰显无余。
同时,奥巴马及其夫人米歇尔以及美国副总统拜登都不会出席索契冬奥会的开、闭幕式。这是自2000年的夏季奥运会以来,第一次出现美国总统、副总统、总统夫人或者前总统都不出席开幕式。要知道,在温哥华冬奥会上,美国副总统拜登出席了仪式。在北京奥运会上,前总统小布什也是欣然出席以示对中国的友好。而在2012年伦敦,奥巴马坚定地为盟友英国站场助威。索契冬奥会俨然成为了“冷战”之后美俄政治对立最为深重的一届奥运会。2013年6月奥巴马在做客美国一档谈话节目时曾坚定的表示,自己对于那些对待同性恋者不友好的国家缺乏耐心。《赫芬顿邮报》撰文表示,在某种程度上美国此举是对索契冬奥会的轻视。而美国著名媒体《华盛顿邮报》甚至曾公开呼吁奥巴马抵制俄罗斯冬奥会。该文章说,运动员不得已要参加比赛,但政治家并不是这一流程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美国没有理由纵容俄罗斯,更没必要让他们获得国际社会的掌声。
除了美国之外,欧洲国家也纷纷抵制俄的“反同”做法。德国总统高克成为欧洲第一个宣布不参加索契冬奥会的国家元首。同时,据路透社报道,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雷丁表示,将不会前往索契。报道称,雷丁公开反对俄罗斯关于同性恋的立法,是迄今为止政治家发出的最强烈声明。“索契雪前的寂寞普京”,德国《世界报》11日以此为题写道,一个又一个取消索契之行的消息让俄罗斯难堪,欧洲议会人权事务委员会官员芭芭拉·罗西比勒尔表示,这是一个“政治信号”,俄罗斯必须改变其人权政策。
2、普京借反同塑“反西方”形象 暗指俄罗斯比美国更自由
面对众多西方国家的抵制,普京虽然表面上表现出了服软的迹象,比如虽然通过了反同宣传的立法,他仍一再强调索契不会歧视同性恋。但同时,据乌克兰媒体报道,普京阵营对西方国家的抵制却并不在乎。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表示,那些人应当谴责的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杀死妇女和儿童,而不是俄罗斯的人权问题。俄罗斯媒体也曾撰文回击抵制索契的德国总统,称高克是一名老牌的反俄分子。他担任总统后从来没有对俄罗斯进行过正式访问。他曾多次批评俄罗斯压制反对派。去年6月他还拒绝与普京举行计划中的会面。德国总统此举在俄社会引起强烈不满,从而将影响德国人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形象。
对于美国的抵制,普京则表现的态度强硬。据英国《卫报》的报道,普京曾特别强调,俄罗斯要比其他国家更自由,至少不像在美国某些州同性恋仍受法律惩罚。“对于同性恋,我们并不加以禁止,也没有任何人因此被抓。在俄罗斯你大可感到放松和自在,但前提是你要让同性恋远离孩子。”同时他还表示,俄罗斯是一个传统国家,拒绝接受欧洲在性取向上的价值观。对于一些国家甚至讨论将恋童癖合法化,俄罗斯必然坚决反对。至于到底是哪些国家普京并未透露,他表示人们在互联网上一查便知。的确,在普京的思维中,俄罗斯想真正作为俄罗斯存在,就必须抵抗西方的思想腐蚀。在维护同性恋权益日渐成为欧美社会主流的共识之际,普京反其道而行,意在与其一直塑造的“非西方”形象一脉相承。(文:马昕、Lee)


本文链接http://www.danlan.org/disparticle_46107.htm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