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创造力之类的东西能用比较科学的方法研究吗?一般可以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呢?

推荐  (0) | 10人关注关注
5个答案
48 0

沉默的马大爷富有激情的心理学工作者

2014-02-26 14:44

创造力这个东西,看不见又摸不着,确实不好把握,但还是可以用科学方法来研究的。实际上,心理学研究创造力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现在也是一个非常热门的研究领域。有人统计过,光是2000年以后,就有上万篇关于创造力的心理学论文发表出来。

研究数量这么多,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创造力”本身是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涵盖了不同层面的现象和过程。实证研究大多会选择其中某个具体的角度来切入,相应的研究方法也就各不相同。

比如,你想研究创造性思维的认知过程到底是什么样的,那么可以提出一套描述这个过程的理论模型,然后检验其中的具体成分。有人认为创造力与认知控制有关,那么就可以测量或操纵被试的认知控制过程,看看会不会影响到创造力任务中的表现。

还有些研究将创造力看成是一种个人特质,考察它的前因后果。这类研究不会细致分解创造性思维的具体认知过程,但需要找到可靠的指标来评估一个人的创造力水平。目前常见的指标包括:1)成熟的创造力测验得分;2)自我评定,就是觉得自己有没有创造力;3)他人评定;4)客观成果,比如企业研发部门员工的专利数量,或是科研人员的论文数量。有了这些指标,就可以考察它们和其它变量的关系了。每种指标都有自己的局限,因此目前比较强调聚合的证据。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它的研究角度(和上面的两种不是互斥的关系),比如研究神经基础的,研究创造性成果的,研究文化差异的,研究进化起源的,研究名人艺术家的,研究创造力教育的,等等。

当然,就像前面说的,创造力涵盖范围太广,又不好把握,所以尽管研究了这么久,还是处于比较初步的阶段。

3 0

冰火梦幻信息与计算科学学士,算法控,AI爱好者

2014-02-27 01:06
支持者: Stargi 卖萌者赵 木容

我曾想到一个理论:

任何知识,都是一个问题的解答。所谓的创新,其实就是联想,具体来说就是将一个方面的理论进行抽象化,抽象程度越高,抽象得到的”元理论“越能适用于其他方面的问题解决。当你将”元理论“和另一个方面的具体问题结合起来时,所得到的”灵感“就是创造了。其实就是举一反三。

实际上,尝试将一个理论抽象化也好,将元理论和另一个方面的具体问题结合也好,都不是显意识能做到的。那是潜意识的工作。潜意识,也就是意识之外的神经元活动,正在以类似图论或搜索算法的方式反复对比问题和过去的知识的相似之处(没错,判断两个概念相似的程度也是潜意识的工作,这也就是AI图像识别那么困难的原因)。
所以”灵感“往往是不知什么时候闪现的,冥思苦想反而求而不得。显意识的工作,其实就是抓住潜意识产生的”元理论“或者结合另一个问题产生的解题方法,一边努力将其维持在脑海中不至于遗忘,一边将其具现为可以用文字或口头描述的理论。这很像你从梦里醒来后尝试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梦境的“一切细节”时的感受。

《三体2·黑暗森林》里关于罗辑领悟黑暗森林理论的过程有一段很精彩的描写:


这天夜里比往常冷,罗辑站在湖边,严寒似乎使星空更加纯净,那些黑色空间中的银色点阵,把那明晰的数学结构再一次庄严地显示出来。突然间,罗辑进入一种从未有过的状态中,在他的感觉里,整个宇宙都被冻结了,一切运动都已停止,从恒星到原子,一切都处于静止状态,群星只是无数冰冷的没有大小的点,反射着世外的冷光一切都在静止中等待,在等待着他最后的觉醒。

远处一声狗叫,把罗辑拉回了现实,可能是警卫部队的军犬。

罗辑激动不已,刚才,他并没有看到那个最后的奥秘,但真切地感到了它的存在。


最后一句就是那种潜意识已经产生了问题的答案,但是显意识尚未彻底捕获它并将它上升到意识层面,因此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自然,一旦能用语言描述了,就不大可能遗忘了。

不过,虽然在小说的这一段里,显意识尚未彻底抓住潜意识提供的答案,但却能模糊地感受到存在一个理论,且这个理论很可能是正确的答案。显意识对这尚在意识之海的水面之下,模模糊糊的答案的感受能力是可以训练的。这种感受能力的一个例子是《三体2·黑暗森林》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

罗辑无数遍地回想着这些话,从各个角度分析每个句子,咀嚼每一个字。组成这些话的字已经串成了一串念珠,他像一个虔诚的僧人那样一遍遍地抚摸着,他甚至解开连线把念珠撒成一片,再把它们按各种顺序串起来,直到每粒珠子都磨掉了一层。

不管怎样,罗辑也无法从这些话中提炼出那个提示,那个使他成为三体世界唯一要消灭的人的提示。

漫长的思考是在漫无目的的散步中进行的,罗辑走在萧瑟的湖边,走在越来越冷的风中,常常不知不觉中已经绕湖走了一周。有两次,他甚至走到了雪山脚下,那片像月球表面的裸露岩石带已经被白雪覆盖,与前面的雪山连为一体。只有在这时,他的心绪才离开思考的轨道,在这自然画卷中的无边的空白上,庄颜的眼睛浮现出来。但他总是能够及时控制住这种心绪,继续把自己变成一台思维机器。

不知不觉中,一个月过去了,冬天彻底来临,但罗辑仍在外面进行着他那漫长的思想行程,寒冷使他的思想锐利起来。

这时,那串念珠上大部分的珠子已经被磨损得黯淡了,但有三十二粒除外,它们似乎越磨越新,最后竟发出淡淡的光来: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罗辑锁定了这两句话,虽然还不知道最终的奥秘,但漫长的思考告诉他,奥秘就在这两句话中,在叶文洁提出的宇宙文明公理中。


这说明,显意识其实是能感受到潜意识目前的位置是否是在接近着最终答案。虽然这种感知还是脱了潜意识的某种能力的福,就像我们用Windows提供的系统工具——任务管理器,去感知Windows系统某种深层状态。能大致感受到答案,但答案是怎么来的,显意识对此还是一无所知。

潜意识这种将答案呈现给显意识的能力,和显意识把握潜意识提供的模模糊糊的答案的能力,都是可以训练的。前者就好比在水下让答案发出更强烈的光芒,从而显意识能更轻易地把握答案;后者则是对这种模模糊糊的答案的认知经验了。在昏暗树林里一个黑影一闪而过,经验丰富的猎人能瞬间判断出是什么动物(也许吧),而普通人可能绞尽脑汁也猜不出来,这是因为猎人对那种模模糊糊的黑影也很熟悉了,如同我们对清晰的动物照片的熟悉。魏成那种天生的数学能力属于前者,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属于后者。

我们在做数学证明题的时候,显意识对潜意识是否正在朝着正确方向前进,也有一定的认知。当你做过很多题目时,显意识对潜意识的当前进度的感知精确度也会上升,所以数学家才能想到那种匪夷所思的证明方法。这种被磨练出来的显意识把握意识之海水下答案的能力,被我们称为“直觉”。


由于灵感由潜意识提供,而潜意识什么时候将答案浮现到较浅的位置是显意识无法控制的,所以那些时时刻刻都在想一个问题的人(其实就是显意识时时刻刻都在扫描意识之海的水面,看看潜意识有没有提供些灵感)往往能抓住潜意识将答案浮出水面的一瞬间,将其保持在意识之中久一点,从而将其彻底看清楚。

显意识的各种思维活动很像是在意识之海上的船只,当专注于某些具体事务时(β脑波?),意识之海的水面浪潮涌动,这时虽然潜意识还是在工作,但从水上就较难看清楚水下的潜意识提供的答案了,所以思考困难问题(没有固定解题步骤的问题)时,或者说需要灵感时,最好还是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安静地坐着(α脑波?)。

一些固定的结题套路(比如G·波利亚的《怎样解题》,一本超级经典的数学科普读物),其实并不能强化潜意识提供答案的能力。相反,这是一种将问题分解成子问题,从而让问题和答案的距离(也就是显意识和潜意识自动提供的答案的距离,或者说显意识距离意识之海睡眠的高度,也就是“海拔”的高度)缩短。较短的距离使得显意识能更容易把握从深海慢慢浮起来的问题的答案。

我曾想过这可能是计算机除了提供永恒的记忆力和随用随查的知识库之外,提升人脑创造力的方式:接替潜意识在缓慢的神经元网络里的工作,用电脑高速分析问题并将其和已有知识库比对,将“很可能是思路”的东西提交给意识,让意识去审查这些思路是不是答案。比如几何题里的辅助线。意识在得到一个提示的时候往往会一拍大腿:这就是关键步骤!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

各种外来的知识,不管是来自讲座还是来自书本,都首先进入显意识。知识从显意识进入潜意识,是大脑对知识的一种编码,只有编码后进入了潜意识,潜意识才会开始对这种知识进行抽象化或者推广到其他问题的解决过程中。这种过程有人称之为“内化”,或者“变成自己的知识”。编码过程是潜意识的工作,就像显意识不停地在水面上广播知识,潜意识渐渐被“潜移默化”,也就是接受了这个知识。当然,编码过程取决于大脑当前的神经网络,或者说取决于大脑当前的(广义的,而非书本的)知识结构,所以每个人的编码过程、编码速度、编码结果都不同。学霸的编码速度肯定很快,而普通人如果不用数倍的时间让书本知识保持在意识之中,编码就不完全,最终也就难以举一反三了。《语言本能》里有一个观点:每个人说的英语都是不同的语言,只是碰巧相似罢了。其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话说我也想不起来这是书里的观点还是我受书里观点的启发自己想出来的观点了)。

我没系统学过相关课程,以上这篇文章的基础知识来自我读《语言本能》、《三体2·黑暗森林》、《怎样解题》、《思考:快与慢》,还有学英语时反复想怎么提高学习效率(估计每个人都想过),还有常常思考人脑的机制,最后再某一天潜意识将种种积累的信息组装出了上面这套理论,被我匆匆忙忙记录到了印象笔记(Evernote)里了。

0 0

应该没法研究,其实这是系统随机过程……

0 0

1穷举法 诗云里面的方法。缺点慢
2字典穷举,每一个黑客都有他自己的密码词典,这是半自动。
3机器人学习法,果壳上有很多类似机器人学习语言的文章,科学家一直努力让其明白语言本意语法等等问题,但效果欠佳,而这种方法的理念就是把如此一大堆玩意给机器不管他明不明白,能用就行。

从中我们可以对创造或灵感本质的方法。

其实也不过是常识新鲜的组合,在不同的标准下做取舍,从而反推出其标准。
如果没有绝对的标准就设法找出变化曲线即函数,如果没有那就找出禁忌。
艺术是以人为标准,工业品可能不是,

我觉得其本质都是穷举,只不过人的穷举能力低,反而显得他的效率高。
其实我们也是跟着感觉的惯性尝试下一步的新奇,那么其本质与函数的差异是?

0 0

没有创造物是凭空产生的
把事物的功能与我们的需求相结合的过程就是创造
因此所谓创造力可以归属于分类能力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