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通常认为杀死小孩更加残忍?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本人从来没有杀死任何孩子(哪怕熊孩子)的想法,但是对这个观念的产生很好奇。
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死亡总是残忍的。但是往往大家对伤害孩子的做法更加愤慨,比如摔婴事件;在同一事件里对死去的孩子更加惋惜,比如很多人都提到失联飞机上有两个孩子,为他们感到尤为难过。(在事情没有定论的情况下,还是希望更多的人活下来。)但是为什么呢?
很小的孩子对死亡尚没有观念,他们面对死亡的恐惧岂不是比成人要小得多?
一个孩子对社会尚没有价值,他的死亡造成的损失也要小得多。而且,当孩子很小的时候,通常母亲还很年轻,对他的死亡的弥补也容易得多:再生一个就行。如果是一个儿童失去了父亲,妻子失去了丈夫,这样的损失通常是无法弥补的。
而且婴儿这种生物几乎不具有人类特性:无法使用工具劳动,无法使用语言。而且在他短暂的生命里,发生的事件、给家人留下的回忆都要比一个成人要少得多,痛苦也应该要小得多。
有人说孩子尚没有伤害过他人,杀死这样纯洁的生命比杀死成人更残忍;但是成人因为他曾经犯过的错就更deserve死亡了吗?他还创造过价值呢。
有人说孩子尤其是婴儿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因而杀死他们更残忍。但是一个成人因为有自卫的能力,尽力做出了反抗,表现出了极强的生的意愿,依然被杀死,岂不是更加残忍吗?

推荐  (0) | 3人关注关注
2个答案
4 0

杀小孩其实应该是说杀 老弱妇孺。对于那些没有反抗力量的人,而去杀害伤害他们。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转化为,为什么要去关怀弱者。再换句话说,其实可以说是在问什么是正义。
实际上是因为我们都是弱者,大多数人很容易成为弱者。

心理学上,人们越在意的事情,往往是自己越欠缺的。这是一种代入感,这种代入感并不一定要有直接非常明显的共同特征。可能仅仅只是自己所追求的,自己所恐惧的,或者能够引起联想到自己追求或者恐惧等等的因素。

同情弱者,保护未成年人,立法向弱者倾斜,这是一种道德观念上的转变,体现的应该一种权力诉求,是弱者的权力诉求。
新时代有两个经常会被提到的词汇,人文关怀和弱者保护。这在古代是没有的。

古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首创了一个著名的正义的定义,“正义乃是使 每个人获得其应得的东西的永恒不变的意志”。

后来又产生了,形式正义和实质正义两个概念。所谓的形式正义可以理解为,法律是怎么样的就怎么样,不管结果。实质正义则是要对结果做出考量。

凯斯弗提出他自己的“结果选择”、“规则选择” 以后,成为国际私法的选择的重要原则。即依应取得的结果决定法律选择。他认为当法官依据冲突法进行判决时,如果适用某国法律会使得案 件得不到公正的判决,或者是发现其适用会违反自己的社会政策,则应根据法院地 的法律来决定如何解决。

其实,不论政治也好,立法也好,乃至文学,艺术都好,所有的这些人文学科都可以说是人学。这些所有的学科的中心其实都是我们人类自己,体现了主流的人类诉求。比如说古代,杀死士大夫阶层会被认为残忍,而杀死平民会被认为相对不那么残忍(中国在魏晋以前这种观点还非常明显的存在,甚至于连活着的权力都有极大差别)。而在奴隶社会,杀死奴隶就如同损坏一件工具一样,不管是不是小孩。

我们知道立法的基础实质上是来自于道德。古时社会的中心是属于所谓的上层人物的,所以体现了当时的道德观是对于阶级的偏向。
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倡导的是人人平等,倡导的是公平的正义。对于弱者的同情,体现了我们当前的道德诉求。说白了,就是普通人的社会地位在提高,但在道德观念上还没有完善。

我们视杀小孩比杀大人更残忍,实际上是在同情弱者。同情弱者实际上是在同情有一天可能会处于弱势地位不能得到公平对待的自己。

2 1

yangyanggoods私立樱才学园学生会入会积极分子

2014-03-18 02:56
支持者: zzzhu 饭呢

事实上,在农业社会里,【补充:在家庭内部,尤其是在贫困家庭】,儿童的地位远远不如成年人。成年人代表了生产力,而儿童——如你所说——死了也没啥,大不了再生一个。古代儿童早夭非常常见,无论是贫农还是皇室都逃不掉,所以死一两个小孩根本不算什么大事,甚至有些小孩较多的家庭会有意识地把新生下来的孩子溺死,因为实在养不起。反而杀老人是罪大恶极的,因为老人往往代表了更多的经验和知识
现代就不一样了。医疗技术的进步使得孩子早夭的概率大幅降低,而生育成本和教育成本的提高(以及避孕/堕胎技术的发展)使得现代人的后代的数量大幅减少。因此从农业时代的重视数量变成了工业时代的重视质量,每一个孩子都是宝贵的
再加上社会经济发展以后各种人权理念也跟着发展,杀害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者的行为都是要被批判的。那么杀小孩当然应该罪加一等了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