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城”能在多大程度,缓解“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压力?在国外,“分都”的效果如何呢?

【保定楼市癫狂:一天一个价 十日涨两千】受政策利好预期影响,近日保定楼市迅速升温,销量和价格猛涨。实地调查发现,自3月19日以来,保定不少楼盘涨价以天计算,一天一个价




很多投资客连保定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见房就买,买了再说!

推荐  (1) | 9人关注关注
9个答案
19 0

谢邀,卫星城能干啥楼上几位都说了我就不说了。

北京的问题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不是单纯的人口向大城市聚集带来的问题,讨论卫星城是南辕北辙。举个不太妥帖的例子,你生病了是应该治病呢还是抽吗啡镇痛熬到死了算呢?对北京来说,卫星城不是治病的药,是镇痛的吗啡。

京津冀一体化是个很好的从结构上解决北京人口过密的一个办法。但是基于带来这个问题的更根本的原因,京津冀一体化的道路同样不会太好走,如果不伴随政治体制改革,则必将流产,伴随改革,则承受成本的会是现在在北京生活的所有人。以上是委婉的说法,直接说就是这个事儿没戏。

题主题文不一致,我尝试简单回答一下题主可能想问的各种问题吧。
1.北上广,不是一回事儿,上广本质上是市场自然形成的集聚地,市场带来财富也带来问题,市场同样会解决问题。北京不一样,北京是政治原因集聚了财富,财富集聚带来了问题,但是市场无法把这些财富向外调节,也无法把由于这些财富聚集而带来的问题纾解出去。不展开了,展开了很多人不爱听。
2.保定,要想火,那必须真正实现京津冀一体,这个其实简单,大清朝干的不错,顺天府对直隶总督负责即可。翻译过来,叫做河北省长要能管北京市长。而且这样的话要火也不只是保定一个地方。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简单点说吧,没戏。
3.国外分都迁都的事儿不了解,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可借鉴的案例,巴西利亚什么的,都有其自身的各种情况,不好拿来说事儿。

15 0

卫星城对缓解超大城市的压力肯定有作用,但是究竟有多大的作用,还要看具体的规划和实施情况。
现代社会,不同于明朝“大槐树”的故事,也不能搞清朝“湖广填四川”那样的大规模强制移民,所以卫星城能否分流超大城市的人口压力,只能靠良好的规划定位和给力的政策倾斜。

对规划专业不熟悉,只能谈一些主观思路:

  1. 卫星城要有鲜明的功能定位,强化比较优势,形成错位竞争,不能搞小而全,也不能搞抓到篮子都是菜。
  2. 卫星城的规划要重视历史沿革,发挥自身固有的产业优势、区位优势、文化优势、资源优势,不能凭空想象。
  3. 卫星城和主城的道路、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要健全。
  4. 卫星城的生产和生活要相匹配,增加相对独立性,尽量当地居住、当地就业,避免变成单纯的“睡城”,加剧公共交通压力。
  5. 优化卫星城的医疗、教育、商业配套等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吸引人口流入。
  6. 不断调整政策,注意在产业、税收、金融、住房、户口、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的政策倾斜。
  7. 要有长期努力的心理准备,由于家庭和生活习惯的影响,还有产业发展、基础建设的滞后,这种卫星城的分流效应可能要很长时间甚至一两代人的时间才能体现出来。


看看其他城市的经验和教训:
上海,很早就规划了“一城九镇”的卫星城计划,但是更多的注意力在建筑风貌上的差异化定位,搞出“松江英式新城、安亭德式小城、浦江意大利风格、高桥荷兰风格、朱家角江南水乡……”这样的浮于表面的规划定位,而忽视了产业定位规划。其实后来在实施发展的过程中实际上还是以产业发展为先导,反而出现了重生产、轻生活的问题,生活设施整体水平不高,反过来又制约了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韩国,在首都首尔以南约120公里处设立“行政中心城市”世宗市,包括国务总理室在内的17个政府部门在两年多时间里陆续迁往世宗市办公。但由于总统府和外交部等政府部门和国会、法院等仍然留驻首尔,两个首都的并存将造成很多政府人员在两市之间长途跋涉,不免造成行政效率低下。

日本东京,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在距东京25至60公里的东京郊区,在靠近铁路或高速公路干线,建设了7座新城。但是这些卫星城自身功能不健全,生产和生活服务部门不配套,其居民要在中心城市上班和娱乐。因此,它们对疏散大城市人口的作用不大,同时增加了路途往返的复杂性。此外,由于建设资金有限,卫星城在建设过程中,往往先建设住宅,后配套市政和公共福利设施,速度十分缓慢,使新城与母城相比,物质文化条件差别较大,没有吸引力。

墨西哥城,为了缓解人口过度集中在城市,周围建立了大约30个卫星城。大约有1500万人居住在卫星城中,他们中22%的人每天到墨西哥城工作。与此同时,居住在老城区的居民中也有6%人口到工业集中的卫星城上班。再加上采取了“城乡均等化”策略,遏制住了农村贫困人口盲目流向大城市的趋势,墨西哥城的人口开始出现下降趋势,人口过度拥挤的形势开始缓解。但是由于工业化、城市化发展不均衡,很多周边地区形成大量的平民窟,犯罪率高,成为贫穷而危险的区域

15 0

scythe7三只脚的猫

2014-04-02 09:50

卫星城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典型
个人认为,并无实际改善拥堵的效果,更多的作用是体现在扩大城市规模,淡化行政划分导致的城市发展瓶颈。

人之所以涌向大城市,是因为大城市配套齐全导致生活便利,人口众多导致就业便利。
对于企业也是类似的,因为行政机构效率相对较高而容易办事,因为人口众多导致人才选择便利。

卫星城肯定没有原城市的各项设施齐全和便利,初始时期人口也不会很多,对涌入城市的人吸引力不高。
有的政府将企业强制迁移到这些地方,但却不能将职工的居住一起迁移过去。如果职工一起迁移,这就已经不是卫星城了,而是一座新城,如同大庆这样的因为工业需要而新建的城市,这样的城市活力完全随着企业走,企业走下坡了,城市也就没有了。不迁徙职工就会带来很严重的交通问题,所以很多城市建卫星城是交通先行的,先造好新干线造好地铁线,再慢慢招商引资。即便如此,整个城镇的人流定向流动,不亚于春运压力,还每天都有,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城市规划能解决的问题,势必导致卫星城规模发展不起来,始终只是一个工业区,再大些就要道路瘫痪了。规模发展不起来就永远不是卫星城,只是开发区工业区,只能承载一部分分离出来的工业效用,而不能成为人口分流的根据地。关键其实就在于人不愿意做拓荒者,特别是那些想要来大城市享福的人。与其指望他们来了大城市再搬出大城市,还不如寄希望于留在家乡的那些人,给他们扶持,让他们建设好自己的家园。当中国发达经济圈超过十个的时候,每个都不必建卫星城了。

13 0

爱学习的好萝莉公共关系硕士,传媒博士

2014-04-03 11:03

在下是传媒专业的,不是学规划的。实在无法给出专业回答。
但是个人居住体验是“北上广”需要分类讨论。

上广情况差不多,卫星城能发挥很大作用,本质是讲将远郊定点纳入大城市规划中来,促进周边经济发展,就业在卫星城内部直接消化掉。上海广州有卫星城的产业结构基础,大量的制造业,高科技产业,贸易,港口,石化,转移出去,理所应当,非常可行。可是也没见到有人把文化产业,行政部门,金融业转出去的吧?

北京的话我认为短时间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一来北京三环外五环内还没建设好呢。。。二来就是北京目前的产业和城市职能不适合卫星城,能分出去的东西太少。。。

7 0

我个人觉得,卫星城肯定是缓解中心城市压力的,BUT你要看什么压力了。比如保定他目前是分担了一部分首都的职能。其实,即使他不分担首都的职能,他的环境等容量也足够容纳更多的人。对北京来说,必定有分担,但是同时由于天朝人口众多,我感觉短时间内,可能会从内陆吸引更多的人倒保定,而北京未必有众多的人分流到保定,这其实并不是卫星城的初衷。由于天朝的各种政策才导致大量人口在短时间内融入城市,在国外的话,很多卫星城的确起到了很好的分担作用,当然配合着各种其他的城市政策,和规划初始就考虑城市基础设施来说。尤其是交通方面,逐步发展出来。


PS
城市化是一个过程就如同一个人只要不是体质有问题,他必定会成长,成熟起来,只是说成熟的环境和他成长阶段是否顺利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一个国家只要是正常发展起来,必定会城市化,所以现在就是模糊概念了。健康的城市化和城市化完全不一样,城市化也不是造房子。老百姓也因为不懂,所以也没什么感觉就觉得房价贵的要命。其实本质就是体制问题。你做一个事情从来就不让老百姓看亲你在做什么,你想怎么做,你的目的是什么。就喊口号,等哪天出事了,老百姓也不会管你,就在旁边看热闹。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历来没有遗址能保护好。为什么中国百姓就喜欢看管员出丑。干我什么事儿呢你建造建筑说是你自家的也不让我去。造园林也是你家,圆明园抢了干我什么事儿。现在这也是,只是国家想了另外一个办法让我百姓关注,就是把房价提上去,这样你不关系也得关心了
如果从抄楼的角度上来说,我真心觉得眼光长远点,别买北京的房子,哪怕是国外的,都值得。

4 0

周游丝IT硕士,城规经济硕士,Gadgetholic

2014-09-13 17:55

交通方便能每天两小时内往返,环境好,配套设施教育体系齐全,才能缓解压力,现在看北上广的卫星城都不行。

1 0
支持者: 已注销用户

谢邀
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
要说这个问题,首先要分析我们城市拥挤的根本原因
然后再说城市规划
最后甚至要讨论到政治结构等方面
最后,不但可能敏感了,而且还会洋洋洒洒的写一部不薄的论文
简单的来讲,我们北上广之所以拥堵的很严重,最基本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1. 地区发展不平衡
这是最最最最最重要的原因,不仅投资方面不平衡,政策方面不平衡,公共资源上面的不平衡,等等几乎你能想到的一切不平衡,都出现了),人会选择条件更好的地方去居住工作生活,这是必然趋势。现在的北上广的局面,并不是这两年形成的,而是自改革开放以来,逐步累积起来的,这种累积,和附近省市城市形成了巨大的差异。以北京为例,著名的大学、中学、科研单位、企业、工厂、医疗机构等等不胜枚举,而周边的河北山东辽宁内蒙,可以说就寂寂无名了。你要是这周边省份的,你会如何选择?大家都会这么选。
2. 城市规划的问题
我们的城市规划,简单粗暴,但是没有效。拉链路这个词见过吧?这就是“规划”,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开挖,也就是没有规划。至于管线图纸,对不起,你去问一下规划局城建局,看看有多少能拿出详细的图纸,并且按图索骥能找到真正的管线的。至于道路,这可是资源,竞争很激烈的,一条马路、一线地铁,带来的都是满满的金钱,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懂的。
3. 资源配置问题
现在有个名词叫“学区房”,什么意思呢?就是学校区域的房子。这是很耻辱的一个词,按说教育资源虽然不能做到平均分布,但是应该做到按需分配。现在是教育资源定额定点,你们去竞争房产资源吧。把教育跟房子绑上(或者间接的被绑上),都是配置上的愚昧。别的医疗资源、就业资源、交通资源、行政资源,我就不一一分析了。
4. 管理问题
限牌、限行、摇号,这些都是通过遏制公众的需要来达到减轻管理压力的目的。我们太挤、太堵,真的是人多车多吗?看看那个要生孩子跑了十几趟还是几十趟的新闻吧,一趟能办下来的事情,你跑十几趟,一个人无所谓,千万人的大城市,十亿人的大国家,这就是问题了。开车一趟能搞定的,要开车几十趟才能搞定,这路上要多多少车?飞一次能搞定的,要飞十几次才能搞定,这机场高铁能不堵?香港人口密度不比北京小,为什么他们没这个问题?

好,上面就简单分析了一下拥堵拥挤的根源
再来看看卫星城的可行性
就目前世界上的国家来讲,英美德的规划都相当好,地区发展不平衡的差距也相对来讲比较小一点。美国大家都比较清楚,大城小市,甚至大农村,当然他们人口少,大概是我们三分之一。美国的卫星城也不少,可以说做的相当好。
卫星城会带来另一个问题,卫星城和母城,以及卫星城之间的交通,第一会增加物流成本,第二会导致高速交通压力。好,问题来了,我们如果也建卫星城,会怎么样呢?
1. 的确会改善母城的拥挤状况,程度则跟卫星城的规划配置有关。配置合理的卫星城,会极大的改善,否则,不过是造一个更堵的卫星而已
2. 我们的交通物流费用,众所周知,我们的油价、高速过路费、进城费、(拥堵费),这些最终都要转嫁给消费者。我们的油价+过路费已经形成了世界上最高的“油价”了。这样增加的成本,物价还会进一步上升。很多基本生产资料价格上升,会拉动经济中所有的骨头联动
这是简单的分析一下,当然还有一系列其他问题出现,就不详述了

然后看看卫星城自身又怎样?我不忍继续分析了,请参考母城。OMG,以后给卫星城再配一个卫星镇?嘿嘿

当然,卫星城必定会缓解母城的压力,会有不少好处,但是怎么好好的利用卫星城,不是放个大卫星就万事大吉了的(参考当年的放卫星)。

话说回来,其实我对这些比较悲观,尽管如此,卫星城还是有积极的方面,如
1. 缓解母城压力
2. 促进周边发展
3. 增加就业
4. 拉动GDP(嘿嘿+呵呵)

1 0

谢邀,前面说得很好了,我从近期关注的角度来掰扯一下“为什么大城市不让人住,却又不愿意让他们滚太远”这个问题吧。

先补充几个恶心人的idea——

1. 路径依赖,就是看别人啥好自己也想要个看上去一样的。
王辑慈吧,前两天在微博跟了个爆料的贴——当年罗刹建卫星城,所以咱也建。等到咱们二三线城市开始打算建卫星城了,人家开始建经济特区……然后,你懂的。现在再去看莫斯科,能发现环城一圈的火电厂,这与北京新中国那会的规划是一样的,只是咱的城市化实在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2. 卫星城的建设,景观界,在天朝,很多情况下是中了《明日花园城市》的毒,老师们(文人)都觉得霍华德说的“花园城市”就是古代文人说的“乡村田园”,所以直到现在,文人阶级还在以“城市反传统”的反城市化道路上执着地奔跑——而他们真看过《明日花园城市》的原文版么?但显然他们误会了,景观史学得太烂了……有兴趣的亲们可以搜一下Milton Kayens,英国第三代花园城市的发展史,然后对比第一代和第二代,可以看到在卫星城的建设上走了哪些弯路。

所以问题来了——咱为什么要建卫星城?为了赶人出大城市?为什么人不能住在大城市?为什么大城市不能拥挤?为什么大城市不能环境差?等等……
所以上两个全不是理由,因为没有原因,也没有目的,咱们要科学些。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从经济学角度探讨土地经济和城镇化,里面给出了“大城市为什么要赶人出去”的理由。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jQ4NzIwMg==&mid=200664622&idx=1&sn=0f0bacf61054e97930ad532e4ba7a303&key=447121a1e7329b0da8ba2eb778a6f2fd0067f1583bf9f1f5f8fb29a45de20fef74ac61402962e629e6200b9c378d2e06&ascene=1&uin=MjAyMzcwMTM2Mg%3D%3D&devicetype=iPhone+OS7.0&version=15000100&pass_ticket=F8VlMZ27c0OAXZA87Y9uJiUON%2F0XDQL77SQNQMXb7Limo6IxtmM2WEOjmucF0cAO
“城市的特征,就是能提供农村所没有的公共服务。公共服务是城市土地价值的唯一来源。城市不动产的价值,说到底,就是其所处区位公共服务的投影。无论城墙,还是道路,或是引水工程,公共服务都需要大规模的一次性投资(fixed cost)。传统经济中,一次性投资的获得,主要是通过过去剩余的积累。这就极大地限制了大型公共设施的建设。基础设施巨大的一次性投资,成为制约城市发展的主要障碍。”
……
“中国城市化模式的大突破,起始于1980年代后期。当时,依靠农业部门为中国的工业化提供积累的模式已难以为继。深圳、厦门等经济特区被迫仿效香港,尝试通过出让城市土地使用权,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从此开创了一条以土地为信用基础,积累城市化原始资本的独特道路。这就是后来广受诟病的“土地财政”。
……
所以,赶人去卫星城的原因就是,人太多的话,现有的大城市公共基础设施资源就被稀释得太多了。但那些人又不能滚回农村,城市要发展,需要有资源,即”历史表明,完全靠内部积累,很难跨越最低的原始资本门槛。强行积累,则会引发大规模社会动乱。因此,早期资本主义的原始资本积累,很大程度上是靠外部掠夺完成的。几乎每一个发达国家,都可以追溯到其城市化早期阶段的“原罪”。“为什么要向外掠夺?”任何一种改革,如果想成功,前提就是纳税人的负担不能恶化。

然后就是户口问题——怎么判断谁是纳税人,谁不是?公共基础设施如何定向服务?
那篇文章很好的……


国外”分都“的话,如果不是批量行政机关跟着走,看看伦敦和东京就知道了。

2 2

果壳网洗厕所阿姨城市规划师,手工爱好者

2014-04-01 15:37
支持者: house控 真布三布四

诚惶诚恐,虽然是学规划出身的但是是偏设计类,理论学得不多忘得倒不少,在果壳上是第一次回答和专业有关的问题……随便扯一下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北上广深的房价贵,首先是因为就业的问题,就业机会多,并且一些信息啊金融啊这类行业在二三线城市连公司都没几个找工作选择余地太小……在这一个层面上京津冀一体化还是能解决问题的,产业疏散到周边城市对周边的经济能起带动作用,也能缓解大城市的压力,大家都好

不过说到户口这个位面嘛,由于自己是广州长大的孩子所以其实感受不深刻,但是也听过不少为了结婚为了以后小孩的户口而节衣缩食买房的故事。卫星城能解决一部分“因为买不起大城市的房于是孩子只能回老家读书”的问题,但是不能解决外地孩子挤破头都考不进北京知名大学的问题……说到底,北京户口值钱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高考加成,谁不希望自己小孩能赢在起跑线上呀。所以这个还是得观望一下后续政策……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