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中有大量的希伯来语词汇吗?

看到朋友圈有人转的这个贴,这有道理吗?


陈功:为你的北京话自豪吧,全是希伯来语
http://www.vjianke.com/XNTLN.clip

学者石旭昊考证的结果是令人吃惊的,北京属于大河北地区,这一地区包括河北、北京、天津、山西、陕西,甚至远达现在西南的重庆东北部。由于古代羯胡人长期活跃在中国北方一带,而且羯胡人的祖先是古希伯来人,因此北京话中存有大量的希伯来语词汇。

比如“的吧”,在北京话中是“说话”的意思,与古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发音Dabar。再比如,北京人常吃的“烧麦”,这也是羯胡人迁徙到中国北方发明的食品,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Shemesh。北京人常称村庄为“屯厄”(带儿化音),而在《旧约圣经》中的希伯来语,

也是如此称呼村庄的,希伯来语的发音是Duwr。其实,北京儿化音的形成原因,就与很多外来词汇有关。
类似的还有很多,很多……

“俺”,这个词是北京和北方人“我”、“我的”意思,希伯来语也是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An和Ammi。

“丫头”,“鸭蛋儿”,是北京人或北方人形容小女孩的,希伯来语同样是这个意思,希伯来语的发音是Yaldah。

“别介”,是北京人表达否定的说法,相当于英语中No的意思,希伯来的发音是Bil-tsi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

“甭”,这个词汇是北京表示否定之意,《旧约圣经》中的希伯来语同样也是这个意思,发音是Bal。

“胡同”,这个北京最常见的地方,很多人以为是来自蒙古语,其实不对。实际也是希伯来语,发音是Hoot,同样也是小街道的意思。

“捻儿”,在北京话中是灯芯的意思,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一样的,也是照亮、照明以及光明有关的东西。希伯来语的发音是Ryn,Niyr。实际上我认为北京著名的儿化音,就是外来语的明显印迹。

“坷垃”,表示硬土块和石头等意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Kela。

“疙瘩”,北京、河北一带的话表示团块的意思,希伯来语发音是Qaneh,同音同义。

“窟”、“窟窿”,在中国北方是洞眼、洞穴、山洞之意,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发音是Chowr。

“戏”,游戏、戏耍之意,希伯来语的发音是Shiyr,意思是唱、演唱的意思。

类似中国北方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还有很多、很多词汇,而且在历史长河中,很多词汇出现了符合与叠加,形成了意思或发音的改变。比如,北京话中“丫的”,表示你、你们的人称代词,其实希伯来语的发音是Yad,意思完全一样。

只是现代北京话中的“丫的”已经是骂人的话了,这就是历史与时间的扭曲了。

历史上的中国是分南北的,北中国长期以来就是史书上所讲的胡人地界,而“胡”是汉民族对外来人口和外来民族包括白种人的称谓。语言只是一种印迹,一种外来的印迹而已。

推荐  (3) | 54人关注关注
38个答案
101 1

这是一则老流言了。这里搬运一下我之前在流言百科上的辟谣文吧。

事实上,这项“研究”似乎并不来自于已发表的任何论文。这项研究的成果,无论是在CNKI,读秀还是Google Scholar 中,均无法搜到。所以,我们也只能根据网上流传的这个帖子来对其进行判断。

“大河北地区”与羯胡人的起源


事实上,“大河北地区”并不是语言学或史学的一个专有名词。根据其描述,即包括淮河以北多省直至重庆等地,我们判断这可能接近于语言学上的北方方言区。但是事实上,北方方言区的范围与该描述仍然相差很多。


图中绿色的部分大致是“北方方言区”。它包括了地理上属于南方的渝、川、滇、黔等省的许多地区。

羯胡是南北朝时期北方重要的少数民族,“十六国”中的强国后赵就是一个由羯胡族统治的政权。关于羯胡族的起源,学术界目前尚未统一定论,传统上很多学者倾向于这个民族是由匈奴人分化出来的,但近代以来也有学者认为它与西域、羌,甚至中亚的某些民族有关。但这些被认为与羯族起源有关的民族基本都一直盘踞在今天的中国西北部附近地区,而与使用希伯来语的古犹太人盘踞的,以今巴勒斯坦、以色列地区为核心的“迦南”(Canaan)地区相去上万里之遥。如果要表明羯族和古犹太族这两个地理分布上距离这么远,文献记载中又没有什么联系的民族有什么同源关系,大概需要很多很多的证据。羯族虽然在中原大地上盛极一时,但在后赵灭亡后受到了民族屠杀,此后便在历史中湮没无闻,找不到关于这个民族的可信记录了。

现代语言学意义上的“北京话”是清代以后才产生的。网上流传的帖子里所谓的“北京话”词汇,则一般产生于元明时期,这时距离羯胡族从历史记载中消失已经经过了上千年的时间。事实上,如果一个词流传了几千年,却从来未见于任何文献记载,后来有一天突然像雨后的蘑菇一样大量地出现在语料中,这无疑是很奇怪的现象,如果不给出合理的解释,是不足采信的。

帖子涉及的部分词的起源


两种完全无关的语言中有个别单词偶然地相似,这在语言中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这是因为人类语言中最常用的元音和辅音经常是比较相似的,而二者经过排列组合,形成了数量巨大的单词,这其中难免会有一些单词与其它语言表示类似意义的单词读音有所相似。专业的语言学学者的语言学的同源词或语言接触研究也不会单纯依据发音的偶然相似就断定两种语言的某个单词之间存在同源关系。具体到这篇文章,它所涉及的单词,有的目前我们还不太清楚其确切起源,有的起源尚存争议,但一般学术界不会仅仅靠偶然地几个单词就轻易认为大约产生于十七至十八世纪的北京话的词汇与大约消亡于公元一二世纪的希伯来语词汇之间存在怎样的同源关系。下面,我们对这组词中来源相对确定,争议比较小的几个词的词源问题,进行一下介绍。

“俺”。这个词在汉语中出现大概是宋、金时期的事情。一般认为,这个词是“我”的历史音变的产物,这在学术界基本没有争议。近年来确实有学者认为这个音变的发生与外语的影响有关,但这些学者主张的这个影响源是在当时强烈影响着汉语的蒙古语,而不是当时已经灭绝了一千年的羯族的语言。

“屯”。“屯”可能与“村”是同源的。“村”最初的字形就是“邨”,这体现了二者在古音上的密切联系。

“丫头”。关于这个词的来源的说法争议比较大。传统的说法是这是说古代幼女的发式是一个丫髻的样子,所以以“丫”代指女孩子。现在影响比较大的说法是“丫”是生殖器的意思(有人以为女性,有人以为男性),而以生殖器指幼儿是许多民族的一个共有的语言现象。

“烧麦”。“烧麦”在中国的最早的记录是元代的,这个时候距离羯族消亡更为遥远。早期文献中“烧麦”大多数写作“烧卖”,其确切来源尚难以确定,有可能只是说它是一种经过烧制的外卖食品。似乎没有证据显示烧麦这种食品或这个单词来自于海外。

“别介”。将“这”或以“这”开头的一些词语读为“介”,这并不是一个北方方言区特有的音变现象。这个现象很多方言中都存在着。事实上,一些方言学的音理研究认为它的最初来源有可能并不是北方方言。这里会涉及到汉语历史音变现象中的腭化问题,很可能同时也与合音现象有关。总之,这个词是汉语自身音变的产物,与其它语言并无关系。

“甭”。一般认为,“甭”是“不用”的合音。这是高频口语词的两个音节连读合并的一个例子。

“胡同”。关于这个词的来源有争议,其中目前最流行的一种看法认为它来自于蒙古语“gudum”(意为“水井”),此外也有人认为它最早叫“火{山厨}”,源于南宋“火巷”(防火的小隔弄)。具体哪个说法是这个词的真正的词源,我们还并不清楚,但是作为一个元代才出现的词汇,如果没有证据,一般不会考虑它和某个到当时已经销声匿迹了上千年的语言有什么联系。

“捻儿”。这个词来源于灯芯的制作方法。古代的灯芯确实是用手“捻”出来的。

“窟窿”。“窟”指洞是一个上古汉语中就存在的现象。《孟子·滕文公下》:“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窟。”

“戏”。“戏”指戏耍同样是上古汉语就有的现象。《论语·阳货》:“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52 0

llanfairpwllgwyngyllIeithydd/Ysgrifennwr/Ath...

2014-04-01 23:57

估计文章作者不知道有一个语言学概念叫做“假同源词”(false cognate

我还买过一本论证汉语跟芬兰语同源的书呢,找出来上百个“同源词”,比这个系统得多: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261749/

总之,理论基础错了,论据越多离真相越远。盖房子,地基打错了,盖得越高楼越容易塌掉。

37 0

仅就一部分他所提供的所谓同音同义的北京方言发音和希伯来文词汇及发音作一下比较(我虽然以前在北京读书,但是对北京方言并不是很了解,不清楚原文中的北京方言的意思是否和原作者所说一致):

原文当中的错误之处(———前乃作者提供例证,————后是我的分析):

1。“的吧”,北京方言“说话”;希伯来文发音 dabar————希伯来文词汇,动词דָּבַר,名词דָּבָר,其发音虽然被标注成dabar,实际发音却为da'var;和“的吧”的现代中文发音相去甚远,只有辅音勉强一致,而元音则完全不同;

2。“烧麦”;希伯来文发音,shemesh————希伯来词汇 שָׁ֫מֶשׁ,“太阳”;我不明白太阳和烧麦如何同义;

3。“俺”,我;希伯来语的发音An和Ammi————希伯来词汇אֲנִי,发音anee,或אָנֹכִי,发音anouhee,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希伯来语发音;

4。“疙瘩”,北京、河北一带的话表示团块的意思;希伯来语发音是Qaneh,同音同义--————希伯来词汇קָנֶה,发音kaneh,意思”茎,水里的植物,菖蒲“和疙瘩如何同音同义?


这类牵强附会的文字并不少见,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实,不可信。楼上其中一位说得对,石先生A,不能假设自己是石勒后裔,不能假设羯族就是希伯来人;B,不能假设北京方言古时发音和今时发音相同;C,需排除这些方言词汇受其他语言影响的因素。

石先生说自己是羯族后裔,且相信羯族就是希伯来人,即与耶和华立约的以色列人(雅各,即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的后裔),建议石先生去找以色列大使馆作DNA鉴定,应该马上就解除疑问了,单凭眼睛毛发颜色外观并不可靠。之前BBC做过一起复原公元一世纪犹太人面貌的纪录片,和现在看到的金发碧眼的耶稣完全不同。另外,如果一定要拿圣经来做依据,麻烦学习一下古希伯来文。。。

P.S. 小女子目前在读旧约博士研究生,此之前是圣经语言(希伯来文,希腊文)专业和圣经考古学专业。

7 0

Maverick506非爱好翻译者

2014-04-01 14:41

虽然是朋友圈上的东西,我们还是不要jump to conclusion吧,let evidence talk.
按GRE写作Argument的思路分析,这个结论正确的前提有:1.羯胡祖先的确是古希伯来人;2.希伯来语依然是羯胡在当时正在使用的语言,而没有在羯胡社会内部产生足够规模的演变而使其在中国北方活动时期不同于原来的希伯来语;3.羯胡人的活动在古代北京地区有过重要的历史文化影响,重要到这些活动对语言中词汇和语音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并流传下来;4.古代北京地区方言到现在在语音、词汇方面基本没有变化。逐层考证这些前提的正确性,以及参考北京方言演变的历史文献资料即可判断这个人的研究成果是否可信。最好能找到这个石旭昊写的论文。

7 0

好民科的论证啊。。。。

楼上已经提到了,这就是典型的 false cognate. 用这种方法,我们也可以论证汉语中有大量的英语词汇。

比如:
餐厅 - canteen
爱慕 - amour
妈妈- mom
石头 - stone
费 - fee
配 - pay
耳 - ear
转 - drive
打 - do
破 - poor
酸 - sour
被 - by

这种生拉硬套,牵强附会的列表可以写的无限长。

4 0

“坷垃”,表示硬土块和石头等意思……
突然知道金坷垃是什么东西了

3 0

Greed_Mammon洋芋神教·Potamen!

2014-10-27 20:16

北京其实很少有叫“屯”的村庄。大多数村庄叫做“庄儿(方庄)”,“各庄儿(庞各庄)”,“店儿(长辛店)”,“疃(tuan,三声,郝家疃)”等,或者直接就是地名加村。如大井村,垡头村等等。可见这个流言的始作俑者根本不了解北京话,只不过是想当然脑补而已。

4 1

中文:塔
英语:tower

因此中国人是欧洲人的祖先

3 1

哈哈,汉语中有许多词汇和英语一样,证明汉语和英语是源于同一个祖先的。比如
沙发:sofa
歇斯底里:hysteria
幽默:humor
逻辑:logic
甚至有一些词汇直接和英语一模一样,比如:
DVD
CPU
ROM
DNA
这太神奇了。

1 0
支持者:

来自希伯来语就要自豪,这是个神马道理?

1 0

托马斯_豆第三类医学生

2014-10-27 22:22
支持者: 林楠不睡觉

当我看到“戏”时,就呵呵了

1 0
支持者: Tedward

吃货表示,烧卖都是猪肉做的,会是胡人传进来的?!

1 0
支持者: MineJohn

如果有必要,我觉得可以考证出来北京话有大量马达加斯加语的词汇

0 0

我一直觉得餐厅和canteen根本不用互译。。
嗯,我是来搅和的……人类就能发那么些音,各语言硬要扒总能扒出个几个听起来有点像,意思也差不多的词

0 0

参天软件工程师

2014-10-27 21:27

请查:斯瓦迪士百词表。

0 0

总觉得发出这类言论的人不怀好意

0 0

升州药师药学(国家生命科学与技术人才培养基地)

2014-10-27 23:46

北京话有一些常用词是来自满语吧,比如“巴不得”。我在天津,天津方言是融合周边唐山方言、北京方言和静海方言,加之原有的江淮官话形成一种方言。因为和北京的关系紧密,两地有许多通用词。即便华北方言来自于羯族语言,羯族与犹太人的关系太过牵强。我来举一个反例,汉语词“白”与俄语的“白”(Bel,“白俄罗斯”的称呼即使用这个词头)发音极为近似,但是两种语言分属不同语系,很难找到共同点。而且如果细究其发音的话,我们汉语中根本不存在字母L这种舌顶上颚的尾音。反而在韩语和蒙语中经常出现。

0 0

这位石旭昊自称是后赵石勒嫡系……哈哈哈。

0 0

别的不说,“俺”根本不是北京话,北京话里用“姆”,“屯”用得也不多,更多的是“庄”、“店”。

0 0

“坷垃”,表示硬土块和石头等意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Kela。
............终于知道金坷垃是整么来的了...:-D

0 0

TentacleSCP基金会站长,软件工程师

2014-10-28 10:28

卧草?以后我出门打招呼能说沙拉姆了?多么高大上

0 0

渚熏软件工程师,网路安全从业者

2014-10-28 15:25

我记得“丫的”大概是“丫挺的”的简称,而“丫挺的”则是骂人的话大意是丫头生得,也就是私生子的意思,不是一个单独的词语。

0 0

“甭”,这个词汇是北京表示否定之意,《旧约圣经》中的希伯来语同样也是这个意思,发音是Bal。


看到这里笑了。。。

0 0

圣经语言(希伯来文,希腊文)专业和圣经考古学专业。
好神奇。以后我也想研究这个。

0 0

黑暗之蛊生物信息学硕士

2014-10-31 21:53

芬兰语 talo 发音与意思 跟汉语 “大楼” 完全一样,是不是意味着汉语源自 芬兰语?

0 0

原以为是某基督教人士的手笔。

比如那个 舟八口。

也就骗骗村里的。都未必奏效。

0 0

羯胡人是犹太人?这个,五代时期羯胡人被冉闵杀光了呢,当然之前他们吃了不少汉人。

0 0
0 1

hungry这词说明有些汉语词汇是有先见之明的英国人发明的
是不是

0 1

我觉得挺有道理~先秦各民族之间的思想和文化的交流,包括语言交流在内,其复杂性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想像~
假如原作者只是指出这种语言类似现象的存在,没有做出一个匆忙的结论说汉语源于希伯来语等等,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嗯!
|来自guokr移动端
VDOTA

0 3

有兴趣的童鞋,不妨去读读《圣经.旧约》里关于巴别塔的故事。从前天下的语言原本是一致的,后来被变得不同。顺便说一下,被变乱的原因,是因为人不希望通过跟随神的方式回到神那里,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来通天,并与神平齐。

0 6

我觉得挺有道理~先秦各民族之间的思想和文化的交流,包括语言交流在内,其复杂性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想像~
假如原作者只是指出这种语言类似现象的存在,没有做出一个匆忙的结论说汉语源于希伯来语等等,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现象的存在需要的不是嘲笑,而是经过合理假设和验证后的解释。

~~~~~~我承认我是个民科。

0 1
“丫头”。关于这个词的来源的说法争议比较大。传统的说法是这是说古代幼女的发式是一个丫髻的样子,所以以“丫”代指女孩子。现在影响比较大的说法是“丫”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而以生殖器指幼儿是许多民族的一个共有的语言现象。



所以丫头就是gui头咯?

0 14

“坷垃”,表示硬土块和石头等意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Kela。

“疙瘩”,北京、河北一带的话表示团块的意思,希伯来语发音是Qaneh,同音同义。

“窟”、“窟窿”,在中国北方是洞眼、洞穴、山洞之意,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发音是Chowr。

“戏”,游戏、戏耍之意,希伯来语的发音是Shiyr,意思是唱、演唱的意思。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