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把中文恢复为“纯洁”的语言,首先我们要做什么?

人民日报似乎发了奇怪的文章……前几年、前前几年其实都有过类似的事,当时也被网友调侃得不行。
对于规范语言,硬性的规定总是显得比较傻,九十年代的时候也有过一次要求把文章中的中文数字全部改成阿拉伯数字……黄爱东西写了篇小杂文说那以后报纸上就会出现7上8下、3心2意这种词啦。
当然,最后也没成功。
走在路上我自己脑补了一下,如果真的要恢复“纯洁正统”的汉语,把英语词踢出去的话,
日语词也要踢出去吧。
桥岛麻袋之类的踢掉踢掉。
像“介绍”、“规则“之类的现代汉语常用语也统统踢掉踢掉,改说”引见“、”章程“……?
姓慕容、拓跋、独孤的统统改姓。
医学名词统统踢掉自己造啦。
阿拉伯数字踢掉。
标点符号踢掉。
恢复通假字,拒绝标准字典。
还有啥……?

推荐  (0) | 7人关注关注
6个答案
30 0

(如果想看针对《人民日报》的那篇文章的讨论,请直接跳到第二部分。)
什么叫纯洁的语言呢?
如果是废除阿拉伯数字一类的东西,那完全是文字层面的调整,与语言没有啥关系。
调整语言,就是调整发声的那个交际语音形式。让汉语变成“纯洁”的汉语,这个命题存在两种可能。一是删除汉语交际中直接使用的其它语言的单词和语法形式,二是删除汉语中的一切由其它语言影响所产生的因素。我们分开来看。
如果是第一种,也就是直接删掉直接从外语中借的词或语法形式,主要也就是诸如X射线、pH值、CCTV、PowerPoint一类的词。你要是非这样做当然也没关系,但是问题是这些词已经进入了中国人的语言当中,比如如果你做田野调查,做统计,比较“X射线”和“爱克斯射线”,再比较“Excel”和“胜出软件”,好吧,我承认,其实多余去比,随便谁都可以用小手指想出来,前者的语频对后者是绝对的压倒性优势。那么我们为什么就可以说这些词不是汉语的一部分呢?
如果是第二种,语言由很多方面构成了。根据目前最通行的普通语言学理论,语言有五大系统,包括音位系统、语素音位系统、语法系统三大核心系统,和语音系统、语义系统两大非核心系统。我们认为,任何一种现代仍在作为人的母语而使用语言,其所有系统都在语言接触的过程中受到了其它语言的影响。由于对古代汉语语音的研究尚不完善,我们对汉语史上外语影响汉语的具体过程尚有大量未能确定之处。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我们去掉这些来自侗台语、南岛语、蒙古语等各方面的因素,目前的声母体系、韵母体系和声调体系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就算我们只考虑词汇,也不可以。单就日语而言,汉语中明确借自日语的词大概在常见词汇中占了百分之二三十之多(援引我在讲座中听到日本某高校研究东亚语言交际的教师的说法),包括方法、肯定、支持、交流、对象、主义、~化、~型、~品、~力等等大量的高频词汇。这些都删了,中国人除了“你吃饭”、“我喝水”以外,还会说话吗?其实同样的道理,把日语中的汉语词或者英语词去掉,日本人还会说话吗?把英语中的法语词或者德语词去掉,英国人还会说话吗?只怕哪个语言也经不起这样的“纯洁”化运动吧。
总之,我一向认为,为了交流和学习的便利而规范汉语的某些书写方式,包括字形、词形,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行为。但是如果是直接规范汉语,要删掉汉语中“不纯洁”的部分,这通常都是很奇怪的行为。包括汉语在内的任何现代实际作为一些人的母语在使用着的语言,都是一个开放包容,不断变化发展的系统。而那些僵化不变的语言,语言学上管它们叫做“死语言”。我们的母语怎么就突然被按照死语言规范、要求了呢?我们又很奇怪,为什么说一种语言现象,或者一个词,汉语有,外语也有,这就一定算外语的,一定不算汉语的呢?这个辱国丧权的条约,是哪位李鸿章没打败仗就替我们签下的呢?

======
答完以后我才看到这个问题原来好像有一个提问的背景。背景是《人民日报》的一篇很难恭维的文章。我个人归纳一下这篇文章里面没跑题的部分,大概是主要谈到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应将外语词规范为汉字书写,一个是批评没有将外语词翻译为汉语词。
文章批评没有翻译的直接借用的词语,它给的理由是看不懂,例子是“采用了基于OpenEdX开源平台,开发了HTML5视频播放器,不再依赖国外课程播放首选的YouTube,解决了国内用户无法访问国外edX平台问题”,其实,这个《人民日报》的编辑看不懂这句话完全是因为这里面涉及了许多术语,如果这位编辑不去了解背景知识,无论什么翻译大师再来翻译,这位编辑只怕是仍然看不懂。事实上,这些词汇可以认为是社会方言,是一个社群内部可以互相理解,但是社群以外的人未必会懂的词汇。很多专业词汇、网络用语等,都属于社会方言的范畴。而编辑后面枚举的WiFi、CEO、MBA、CBD、VIP、PM2.5等等,则是通语,是大家基本上都听得懂看得懂的词了。对于那些没有学习过edX平台是什么的人,大概没有证据表明这种人学到“edX”这个词不会比学到它的中文翻译(抱歉我不知道它的汉语译法)更困难。综上,这个理由其实不能成立。后面又提到了翻译人才短缺、翻译工作工资较低的问题,显得好像是这些词译成汉语很困难,只有大师才能做一样。其实“WiFi”的中文译法叫“无线保真连接技术”,“CEO”的中文译法叫“首席执行官”,后者的翻译难度大概也就是初中级别。但是这样的翻译和之前的来自英语的单词比较一下词频的话,后者无疑具有碾压式的优势。放弃绝对优势词频的词,而选用一种非常低频的词,这当然是每个人交流时选择措辞的权利,却对交际本身意义不大,只会造成更多的麻烦。至于翻译工资较低,这或许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冠在这个标题底下,无疑有离题万里之嫌了。
规范词形的提法倒没有与这个命题偏题。前面说过,我也很支持规范书写形式。但是问题在于,应该以哪种写法为规范写法呢?如果我们要将“WiFi”写成“无线保真连接技术”,这会造成书面语与口语的巨大脱离,创造交际中的麻烦;如果改成将“WiFi”改写成“外福埃”这一类的音译,一方面书面语与口语的脱离仍然存在,另一方面这是创造了一个零频写法去取代高频写法,除了创造很多的交流障碍,我个人没看出来有什么意义。
综上,我个人认为,那是一篇很糟糕的文章。

16 0

冬鼠包金属有机,围棋

2014-04-25 15:45

吡啶、吡咯、吡嗪、吡喃、吖啶、呋喃、噻吩、嘧啶、吖嗪、噻嗪、卟啉、卟吩……钬铒铥镱镥……

翻译得多好,别踢出去啊~

==========================================
嗯,根据人民日报的言论,以上应该不属于“零翻译”的
不过题主不是进一步开了脑洞了嘛……

10 0

FlyerT水文学与水资源

2014-04-30 09:14

首先要定义什么叫“纯洁”

4 2

正统? 退回到甲骨文行吗?

任何文明都是在不断发展的,只有不断吸纳新的元素,包容并蓄才有前途.停止发展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有一天你英文或是其它西方语言字母被收入新华字典,才是中华文明的幸事.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