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摇晃”,“跳跃”,“掉落”这类两个字表示一个意思的词语?

这样不是显得很没有效率么?
个人猜测的话
1,人们习惯两字词语----为什么?
2,这两个字在意思上有细微差别----具体来说的话差别在哪?
3,这是由古代的遣词造句逐渐演化过来的----说了当没说。
还有其他语言当中是否也有这类词汇?

推荐  (0) | 21人关注关注
13个答案
84 0

楼主猜测的三个原因其实都与此事有关
1,人们习惯两字词语(有此原因,可参见下方“韵律因素推动”)
2,这两个字在意思上有细微差别(不见得都是,有的是,但这不是产生双音节词的主要原因)
3,这是由古代的遣词造句逐渐演化过来的(这是我下面回答的主题,我想还不至于差到“等于没说”的程度)

---------------------------------以上承题,下面开始。--------------------------------------------

汉语在上古阶段(先秦时期以前)是以单音节词为主的,多数情况下一个音节就是一个词,后来逐渐向着双音节词为主过渡。这个过程一般称为“汉语词汇复音化”或者“双音化”。(下文简称“双音化”)至于为什么过渡以及怎么过渡的,这是一个宏大的课题,以我的能力是说不清楚的。这在汉语研究中属于词汇学及汉语史的问题,只能说由单到双过渡这个问题现在还在讨论中,不同学者有不同的看法。

一般认为先秦以前汉语以单音节词为主,双音节词萌芽可能在春秋战国时期,到魏晋时期是第二个高潮,双音词大量产生,之后一直到现代汉语,双音词数量逐渐上升,单音词渐少,目前汉语中大多数已经是双音词了。

以上是个大概的发展过程,要说“从单到双”的原因,我想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方面:

一、语音因素的推动。

上古汉语的音节结构比现在复杂得多,有复元音(现在也有,比如ai、ao等),也有复辅音(现在基本没有了)。组合效果有多复杂,可以参见以下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2MTA2MjA4.html
(但也请不要认为上古汉语一定就是这样的,因为上古距今遥远,别说没有录音资料,文献资料也很少,所以我们现在对上古汉语发音的再现,只是一种推测。和许多其它汉语史问题一样,对上古音的推测,不同名家有不同见解,视频里反映的是其中一派的推测。)

言归正传,上古复杂的音节结构也就是复杂的音素的排列组合。排列组合复杂了,其组合结果自然也就多。也就是说,上古时期虽然单音节词居多,但是因为不同的单音节也不少,所以区分度也还够用。可是这种复杂的音节说起来太麻(bian4)烦(tai4)了不是吗?所以,音节结构的简化是大势所趋。音节简单了,带来的问题就是单音节的总数减少了,同音字就多了,就开始分不清了(就像@zzzhu 举的例子)。目前汉语普通话的音节数量,如果 妈 麻 马 骂 算是一个音节,也就是声调不同不计的话,大概是四百多点;如果 妈 麻 马 骂 算是四个音节,大概是一千二三百的样子(到底是多少,说法很多,不列举了)。就这一千多个音节,要指称我们生活中无穷多的事物,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汉语早在音节简化到今天这个数量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词汇双音化的过程。

二、表意因素的推动。

上面从语音的角度来说,双音化解决的其实是“同音字”的问题。那么假设同音字——不论什么原因——没有给我们造成麻烦,就没事了吗?当然也不是。上文说双音词萌芽于春秋战国时代,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应该就是当时世道纷乱,百家争鸣,新事物新思想层出不穷。这些新东西总得用话说出来,用笔记下来。这就需要新词。又如果,我们坚守单音节词这个原则不放,坚决不用双音节词,那么新词的创造可能有两条路,要说时在语音上想办法,要写时在字形上想办法。

语音这条路,上文说了,语音已经很复杂了,尚需要简化,没有什么空间再因为表意需求的推动去增加其复杂程度了。(实际上我们的祖先还是想了另一个办法来提高语音的信息承载能力的,那就是声调。有研究认为上古时期没有声调,随着音节结构的简化,音节迅速减少,我们为音节增加了声调,以另一种方式保持了音节的总数。但实践证明,这样也还是不够的。参见上节。)

从写的角度看,当然,方块字的创造,理论上是没有数量上限的,想写出多少来都行。但是实践中它会有三个问题,第一,如果为每个新事物都新造一个字,那么汉字的数量很快就会超出人脑的极限的,记不住也用不了。第二,我们只用那有限的汉字,让一个汉字有很多意思,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这样的结果是会有很多字义项太多,表意负担太重。在书写上造成很多“同形词”(即意义上可能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写出来一样)。这样也不利于书写交流。第三,当时教育为社会高层所垄断,会写字的人很少,就算写,也得在竹简上写,写字的成本很大。人们生活中,说的机会远远大于写。毕竟语言是第一性的,文字是第二性的,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书写符号的发达程度和区分度不可能超越语言。受到语音音节数量的限制,就算我们可以在字形上分辨很多词,说话时重复太厉害也不利于交流。

因此,想要坚持单音节这条路是行不通的。表意的需求使我们不得不走向双音化。

三、外来词的影响。

汉语可以一音节一个词,但你总不能要求全世界的语言都这样。中国对外交流的历史很长,许多从外国引进的新事物,本土没有,需要指称时就可能用到音译词。音译往往就不只一个音节,这取决于外国名字有几个音节。比如葡萄、石榴、琉璃等等。除音译之外,有时也用我们已有的一些东西来类比,但如果用同样的名字就分不开了,于是在前面加上一个字表示其来自外国。比如萝卜和“胡”萝卜,琴和“胡”琴,椒和“胡”椒,X和“胡”X,Y和“洋”Y,Z和“番”Z 等等结构都是这样的。

除了外来的一般事物之外,还有一支外来词的重要力量就是佛教音译词汇。随着汉末佛教的传入,佛经渐渐译介到中国。其中有些概念是中国本没有的,但意思比较单纯,可以借用汉字表达一下,也就意译了(但也常用双音节词来译)。有些东西中国本没有,就只能音译了。还有些词,其所指的概念我们本来有,但它同时指的概念太多,没法概括在一个词的长度里,也就音译了。于是到唐代,唐僧主持翻译佛经时干脆规定了“五不翻”的原则,这五类词,一般都音译。关于“五不翻”,参见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51258163.html


四、韵律因素推动。

韵律因素推动,说到底,差不多也就是楼主所说的“我们习惯两个字的词语”。这是中国人的一种审美情趣,很难说清是为什么。或许对称美是全人类共同的一种审美情趣。我们从诗经起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样四字一句地吟唱着,偶数节奏一直是中国人深爱的一种韵律型。虽然后世的五言七言诗仿佛是奇数字,但是我们在念它的时候,总是会在每句最后一个字之后空一拍,将五言七言合成六拍八拍,还是偶数节奏。

在语音、语意、外来词等多种因素的推动下,双音化的大潮不可避免,而双音化的结果又正符合了我们传统的审美情趣。汉语对韵律的高要求,又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双音化。当我们的句子中有些词是双音节之后,我们的韵律习惯迫使我们将其它一些词也变成双音节,以在节奏上相互适应。比如,我们可以说“清理垃圾”,也可以说“扫垃圾”,但“对垃圾进行清理”是对的,“对垃圾进行扫”就是不对的。前面有“进行”,后面必须是两个音节。“三十而立”中的“而”本来是个连词,没有实在的意义。我们现在说“而立之年”,按实在意义说应该是“立之年”,但我们一定要把那个“而”带上,虽然没有用,但是节奏要求我们这么做。这也是许多人会说“凯旋而归”的主要原因,虽然“旋”已经是“归”了,但不加上两个字,仿佛就是缺点什么。再比如“北京电影制片厂”,仔细想一想,其它的类似“厂”是这么命名的吗?“制衣厂”、“制鞋厂”、“制药厂”等等,其产品名都在“制”和“厂”中间,按此思路,北京电影制片厂,应该叫“北京制电影片厂”才对。但是这种2+1+3+1的节奏我们实在觉得难受,于是就改造成了七言诗一样的2+2+3的结构。因此可以有“北京塑料二厂”,但不能有“北京二塑料厂”。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韵律在汉语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有时它甚至可以强迫改变一般的语法结构,强迫我们不按平常的习惯说话。因此我想,说韵律因素可以推动双音化,是讲得通的。

-----------------------------------------我是那啥和那啥的分割线----------------------------------------

以上大概是双音化的几种推动因素。双音化之后,当然就有了大量双音词。楼主提出的这种“明显低效率”的词,是双音词当中的一类。如果把目光扩展到所有双音节词中,就会看到双音词远不止这一种情况。确实,两个意义相同的字组成的双音词不少,除楼主所列之外,还有洗澡、擦拭、观察、网络、明显等等。但这只是并列结构双音词中的一部分,并列结构双音词还有另一部分,是其中两个字意思相关或者相反的,比如窗户、薄厚、利害、买卖等。此外,还有不是并列结构的双音词,比如偏正结构的(一个字修饰说明另一个字的):电脑、下载、大腿、胸罩、内裤、前戏、鞭打等;动宾结构的:看片、约炮、亲嘴、滴蜡等;主谓结构(动作主体+动作)的:自摸、自虐等;补充结构(后字是对前字的补充)的:推倒、爽翻等等(例子不乖了,调节一下气氛:P)。

可以看到,双音词整体上是为了解决音节有限和事物无限之间的矛盾而产生的。语言的发展变化有个特点,就是常常要“成系统”地变化。语音、词汇、语法都是如此。表意上,我们要享受双音化带来的巨大好处,可能就不得不必须接受在某些场合和情况下、某些词(楼主举的这些词)上的“低效率”,不然就不能“成系统”了。毕竟发展变化也总是两面的嘛。从另一个角度说,在表意上,有些双音词可能确实有点“低效率”,但这些双音词在韵律上、审美上给我们带来了愉悦,并不能说它是完全“浪费”,纯粹的“低效率”。符合韵律要求也是其效率的重要方面,因为对韵律美的追求,我们几千年来须臾不曾停歇。

12 1

摇晃,跳跃,2字之间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摇、跳是动作的开始,是起因; 晃、跃是过程,是结果。 你去摇下大楼看看它晃不晃, 背着勒布朗起跳,看能不能跃起来。 摇未必晃,跳而未必跃。

6 0

zzzhu这家伙很懒很懒

2014-08-10 09:57

因为汉语中有很多同音字,如果都只用一个字作为一个词,讲话的时候就容易出现歧义。比如在房顶上跳,和在房顶上眺,意思是不一样的。。。用两个字作为一个词,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
文言文中很多都是一个字一个词的,书面上不会因为同音字而产生歧义,不知道是为了省笔墨而精简的,还是古人说话的口语也是那样,借楼问之。

6 0

毛骡金属材料学博士

2014-08-12 09:01

赞成前面@ 寂风子 的答案。当然前面大神级别的答案也是不能反对的。除了摇晃和跳跃,“掉”和“落”应该也是一样的结构才对。其实,你不觉得“游泳”跟你提的三个词异曲同工吗?个人觉得这类词有点像动宾短语,前一个字是动词,表动作,后一个字则用来描述这个动作。

PS:不过你要是拿“击打”或者“敲打”来提问就不一样了……
PPS:蝴蝶,凤凰,鸳鸯,应该是另一种完全不同构词方式才对。

5 0

昵称弱爆了西方政治学学士,有兴趣无所不学海绵宝宝

2014-08-11 21:58

首先,赞一楼高分回答。

其次,我认为不少这种类型词汇的造词法,其实是套用了日语组词法,参考国情创造出来的。不过自己对这方面不够精通,学问不可穿凿,还是等专业的补充。因为这类考据词源的实在不可想当然。(虽然自己高度认为,现代汉语玩玩就是这么回事,哈哈)

最后一种情况,主要是两个字不是等语义场。两者或者相近,或者承接,或者完全不同。这在归纳的语法里,有种种名号所谓偏正,动宾,主谓等等,还由此引入“短语”概念充实现代汉语语法。(学完后反而不会说汉语了,擦)但是漫长历史中,这种关系造成的词,其中一字意义弱化,沦为点缀。不严谨但感觉上来说,好似造字形声,有声符义符;造词亦然,有主干有绿叶。退化缩略抽象,也算一种语言发展长河中的一种结果。


LZ举例的几个词,我觉得后一种味道更浓。

5 0

脑洞小开一下。
其实就是对应信息编码表达的区分度要求。
只用一个音节表示,重复编码(同音字)出现过多,无法有效交流。
所以要引入多音节,就像电话号码升位一样。

单音节栗子 :
----------贵姓?
----------zhang (这里就表达不清了)

多音节区分例子 :
---------贵姓?
---------弓长张 (三音节表达) //// 张飞的张

类似的情况 电话或者无线电通话为了确保信号不好也能表达清楚 也有a for alpha ,b for bravo这样增加音节来表达的办法。

1 0

比如偏正结构的(一个字修饰说明另一个字的):电脑、下载、大腿、胸罩、内裤、前戏、鞭打等;

动宾结构的:看片、约炮、亲嘴、滴蜡等;

主谓结构(动作主体+动作)的:自摸、自虐等;

补充结构(后字是对前字的补充)的:推倒、爽翻等等。


这一段的信息量太大

请大家慢慢理解消化.............

1 0
支持者: 露米娅

我小时候看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一直断句为“新神 雕侠 侣”

0 0

单腿为跳,双腿为跃,似乎是这样。

0 0

还有一些词,反序同义的,例如:【力气】、【气力】。
也有一些词,反序异义的,例如:【摇动】、【动摇】。

0 0

我觉得单纯往上跳应该为“跳”,往前跳应该为“跃”。

0 0

在简化字的背景下,你的问题其实并不好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老夫不知道,但直觉上,老夫认为如果考察这些词的正体字的最初造字的意思,应该会对问题的解答有所帮助。此外老夫注意到这些词并不是由完全意思一样的字构成,这些字之间存在差别,诸如摇晃,摇可以理解为人去摇,晃则是被摇的物体的状态,合起来既交代了动作,又交代了状态改变。看起来要较摇或者晃本身表达的信息更丰富。此外老夫对你的问题的一个猜测是,基于更普遍的规律作答,就是当人说话的时候,必须考虑词之间的结合性,结合性在数学上是庞大的(有相关的数学结果),如果人要学会说话,只能采取记忆词的结合习惯来学习词的结合性,所以一句话里的词总是需要在音节上区分开来,符合人学到的词的结合性,所以从古代开始,用单音节的词来形成句子就不符合人类的大脑的构造,因而即使是一个字的词,最终也会倾向于扩展成两个字,目的就是使得人更容易学会词的结合性。为何数字比自然语言难记,老夫以为恰好就在这个地方,数字的每个字符都是单字,比如271828,记忆起来较难,但是假如读成 二十七和一十八和二十八,则好记的多,因为和,二十,八,这些词之间的结合性就体现出来了,我们很倾向于把二十七看作一个整体,和看作一个整体,但对于数字来说,271828,如果对27结合或者71结合都是等可能的,这就违背了体现结合性的要求。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