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代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主题都那么消极和绝望?

古代的小说家,都喜欢大团圆,生旦当场重聚;现代的小说,一点点希望都不给人留,大团圆是必须与之划清界限的,夫妻没有不离散的,兄弟没有不反目的,子女没有顾及父母的,家庭没有不解体的,人和人之间绝无理解、同情、互助的可能,人生不可能变得美好,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么多大欢喜和大团圆。现代小说里的人生就是不停地走向坟墓的过程。

所有的小说家都在发掘人性中的丑陋阴暗,官场的荒淫,职场的险恶,家庭制度的荒谬,爱情的虚无,一切原本我们以为的天经地义的生存意义都被这些人彻底地不留情面地解构了,原来人活着是如此地荒凉,荒唐,荒谬,荒芜。人生是如此的残忍和无稽。爱情,友情,亲情,天伦,事业,青春,理想,激情,乃至肉欲,人生的一切,都被小说家们彻底否定了。余童,余杰,苏童,贾平凹们,以及大大小小千千万万的当代作家,都在用他们的生花妙笔,反反复复向世人讲述着这样的道理:人生是无意义的,千万不要抱有任何希望;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只会让你得不偿失;长大成人,就是一个不断堕落的过程;世界是丑恶荒诞的,没有任何道理可循,永远会让你事与愿违;宇宙是一个黑洞,永不停止地吞噬着世上的一切;人生的本质就是一场空……

现代的小说家都有了悲剧意识和直面现实的能力,但是他们大多数没有光,没有热,没有爱,没有希望。有的只是冷嘲和讥诮,以及不经意的杀机。他们的作品令人窒息,令人绝望。 他们不会认为“人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还是可以改变的”,他们只会冷冰冰的提醒读者“人生就是这样的,接受现实吧,你个SB!”

让涉世不深的少年读了这样的文学作品,就比让他们读《少女之心》《金瓶梅》来的高明?

这样子,真的好吗?文学本来就不需要积极?不需要遵守社会道德?或者,人生的本质确实就是这样?他们不过是实话实说?

有人说,文学都是叫人不大舒服的东西。那么,面对令人绝望的文学,我们应当如何回应?是不是应该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作家都是一群身心不大健康,没什么道德观念,无能也无力改变这个世界的畸人,不用太把他们的东西当一回事。’是这样吗?

推荐  (1) | 8人关注关注
8个答案
2 0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按照楼主的意思也是消极悲观负能量了,不过也是很久远的古代文学。红楼梦破产破败被卖去官妓出家保命也是消极悲观负能量。但丁的作品也很灰暗。文学的基调反应的是社会基调。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对于某些角度说,放大的现实要比虚假的希望有意义的多,意识到问题比躲避在鸡汤文化中总要直白些。再者说你不喜欢总还有别的可以选择。

0 0

楼主你读到后的感觉是这样子,不代表别人读完之后也会有同样的感觉额

0 0

我明明记得潮剧粤剧闽南的某种戏剧里都是悲剧多啊,阿啊阿啊啊……
难道是人口密度和宗族势力的原因?大家族聚居,婆媳,大房二房,妯娌姑嫂,人多是非多,而一些移民大省(比如“湖广填四川”情况,或者河南这种同姓一村但是都是小家庭的情况)主要是小家庭结构,就算人口密度高点也是有私人空间关门过自己日子的,人口密度低的话更甭说了。——额,这时候村里的八婆们就是恶势力的代表了。。。
哦,喜剧貌似出现于带以下环节的——明君,廉吏,神仙,总之要有好领导……呵呵……婆媳关系没领导开庭怎么变喜剧啊

1 1
支持者: 范烟桥

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的主流文学已经变成玩文字了。他们 真的没东西 可写了,只剩玩弄文字了。

0 0

人不同于兽的一点点可能就是会追问意义,圣经伊甸园里果子的象征弥足,之前,亚当和夏娃都更近似兽的存在,之后痛苦(自然还是有欢乐de)也是无可避免

0 1

因为文学的主基调永远是和现实相反的

不然作者没有思源

读者也没有动力

0 1

红色皇后科普爱好者,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4-09-18 16:22

po主,首先,看到你的发言,我觉得你需要去医院测一下抑郁……

既然这样回复会得到反对那我就来扯扯淡。


现代中国文学是不是喜剧少而悲剧多,很可能。他们是不是故意在给读者不好受,未必。

我可以想到几个影响它的因素。

同时代影响:【后现代主义】文学流派的重要特征,就是推翻已有的价值观,绝对和崇高的价值观不见了,人当然容易感到失去目标。

摈弃所谓的“终极价值”。后现代主义者认为一切传统意义上的崇高的事物和信念都是从话语中派生出来的短暂的产物,不值得“真诚”、“严肃”的对待。客观世界和人自身都被异化了,历史失去了方向和意义,社会体系不可改变。后现代主义作家不愿意对重大的社会、政治、道德、美学等问题进行严肃认真的思考,他们不仅无视对这些问题的关切,甚至无视这些问题本身。他们不再试图给世界以意义。


历史基础:在世界上掌握话语权的西方文化,从古希腊罗马时代起,就是崇尚【悲剧】的。

环境的解释:中国不久以前刚经历过针对知识分子的重大内乱,文化管控虽然有强有弱,但总体上还是相当严厉,在这样一种气氛下,中国大陆的写作者没有积极的心态,也是很正常的。港澳台又太窄小(更何况台湾也有台湾的文化戒严),不适宜出文学方面的人才。

科学的解释:文学方面职业的抑郁和躁狂发病率远超常人。这可能是因为抑郁躁狂的情绪能增加创造力。如果一个人就是不快活,那ta没有义务装快活给读者看,更何况装了说不定还更糟。修辞立其诚。

===============以下为瞎编,纯为拓宽思路而答,不要轻信===============

另外我觉得从语言上也有的说。

这条没有依据谨慎相信。

文学中的任何一个词都不仅是它词典上的意思,而是放在整个语言体系中的意思。但是语言是活的,是在不断的应用和创作中演变的(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

所以一个词很可能被用好或用坏,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菊花。

很可能,在现当代的中文里,存在这样一个现象:颓唐悲痛意味的语言,被好的使用者用过,而欢快歌颂意味的语言,被坏的使用者用过。所以【不快乐的语言】在使用效果上优于【快乐的语言】。

中国当代文学继承自近现代文学,而近现代文学是在一个多战争和内乱的环境下发展起来的,贯穿它的思想是救亡图存,一些最伟大的作者描写这个苦难的世界,并从中铸造起了伟大的语言,例如鲁迅和老舍。所以它当然是沉痛的。

(这又可以扯到海派和京派之争,不过,海派就跟拳四郎说的那样,你已经死了。除了那个骨头软皮子厚的小嫩鸭穆时英,海派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张爱玲勉强算是海派,但张爱玲其实是很悲哀的。)

而歌颂的语言最容易见于哪里?为政治利用的文学。大团圆结局最容易见于哪里?流行文学。这两类并不是没有好作品,但是最坏的作品也出在这两类。另外赞美的语言经常用于商业广告,这不算文学,但这也是好词儿被用坏的一个重要途径。

【快乐的语言】因此被弄糟了。不过现在也有尖酸的语言和全灭结局成为流行的倾向,也许将来又有摒弃【不快乐的语言】向歌舞升平回归的可能,谁说得明白呢。

===============以上为瞎编,现在我编不下去了,谢绝跨省===============

所以我觉得非常伤心了。常常想到这些,也许是因为威尔斯的许多预言。从前以为都还远着呢,现在似乎并不很远了。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
张爱玲《传奇再版序》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