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的炮制、蜜制等加工方法,对毒性、药理,带来哪些影响呢?

最近,看到@玮玮吧 老师的评论:
主根是乌头,依附在主根旁边的侧根是附子,侧根长长了是天雄
宋朝人杨天惠在他所写的《彰明附子记》一文中指出:“盖附子之品有七,实本同而末异,其初种之小者为乌头
附乌头而旁生者为附子,又左右附而偶生者为鬲子
又附而长者为天雄,又附而尖者为天锥


小雪老师 也回复 :矮油我嘞,附子啊~多吃点,吃到手也麻最好//@蔓越小莓:多吃点//@杨千栋:22分钟后,现在酥酥的感觉到口腔了,哇,上颚为主。不麻,那种感觉挺舒服的。然后开始要到鼻腔的感觉

推荐  (0) | 12人关注关注
11个答案
4 0

不懂生药和天然药物化学。

原则上讲,老祖宗不会研发增毒技术对付劳苦大众,但是,谁知道呢。。。。。。

乌头附子好像都是大毒,对这俩货没必要进行增毒处理吧。

总之,不同炮制方法对药材毒性的影响,需要大量数据支持,楼主可以随便搜一些文献看个大概,针对某些特异性药材,可以深入研究一下。

毒理学不必药理学地位低,研究思路应更具有逻辑性,因为药物治疗作用的研究会有一定的针对性,相似疾病的检测指标和检测技术相对固定,但是毒理学研究涉猎的范围很广,往往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平时不怎么冒泡的老家伙可能变得很活跃,且其相互之间作用会变的很复杂,工作量也较多。

PS:我真的不懂基础药理学和毒理学的东西,这方面的先人太NB了。

3 0
支持者: 风荷晚香 Ralph 稻叶

首先,回答这个问题。

有影响。
炮制是个很复杂的话题,如果你愿意的话其实可以弄出几本书的东西(当然,我写不出。笑)炮制的目的无非是这么几种,减轻副作用,增强或调整药效,延长保存期。
减轻副作用这一点其实比较难说,尽管它是最常见的目的之一。远志去心,斑蝥米炒,半夏用姜汁、石灰水(法夏)处理,是比较典型的几种。至于有多大用,在制定完善的操作规程和详细的有效成分、有毒成分检测评价体系前不好说。而且,这些方法也不时受到后人的挑战。例如,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里面提出用清水漂代替姜制或者法制半夏,毒性亦有明显降低,且与其他方法相比更能保留半夏的止呕作用。
增强药效,比如延胡索醋制。这个貌似是有理论支持的,因为延胡索乙素(罗通定)作为一个生物碱,在醋里面溶解量有所提升,镇痛效果更强,从而提高药材利用率。调整药效,比如白术土炒,甘草蜜炙,炮姜,等等。如果生药中含有一些影响药效发挥或是对人体不利的成分能通过炮制溶去或挥发,那么就算有用。由于我已经快十年不碰中药知识,不知道具体的例子了。
延长保存期,嗯。。突然想不起例子了。。。

2 0
支持者: FOX Kommilitone

炮制的目的主要是减毒和增效,蜜制(蜜炙)也是炮制的一种。有一门专门研究这个的学科叫中药炮制学。

前面有很多的回答了,我就以题目中的乌头说个实际的例子吧。

乌头的主要成分是生物碱,包括双酯型二萜类生物碱(如乌头碱),单酯型二萜类生物碱(如苯甲酰乌头原碱)以及其他生物碱如去甲乌药碱(附子回阳救逆即强心作用的主要成分)等。其中,双酯型乌头碱毒性最强,为主要毒性成分,乌头碱的成人口服致死量约2-5mg,小鼠皮下注射的LD50为0.32mg/kg。

生乌头的麻舌感主要是由于乌头碱对神经肌肉接头和神经干复合电位的作用,乌头碱可阻滞兴奋在神经末梢的传导,高浓度还可使神经干完全丧失兴奋和传导冲动的能力。乌头生物碱还有很多其他作用,在此不赘述了。

乌头的炮制主要是用水浸透药材后煮沸(或高压锅蒸)足够长的时间。在此过程中,双酯型生物碱水解为单酯型生物碱,毒性明显减小,如苯甲酰乌头原碱的毒性为乌头碱的1/200。单酯型生物碱还可进一步水解为胺醇类生物碱,如乌头胺、次乌头胺,毒性更小,为乌头碱的1/2000左右。

这个减毒的效果应该是很明显了吧。

不过说起来,以前在炮制乌头时,喜欢加入各种辅料如豆腐、生姜、甘草、醋、白矾等,加入量从生药的1/10到与生药等量不等,都是希望有更好的减毒作用。结果现在研究发现除了甘草、干姜等少数辅料外,其它辅料均无明显特殊效果……

0 0

落落被使用逆流色谱研究员

2014-09-19 09:48

谢邀,上次的回复已经耗费了我的真气,这次就简短回复一下(摘自百度百科)
1.中药炮制与临床疗效
中药炮制是中医长期临床用药经验的总结。炮制工艺的确定应以临床需求为依据。炮制工艺是否合理、方法是否恰当,直接影响到临床疗效。中药的净制、切制、加热炮制与加辅料制均可影响临床疗效。
加热是中药炮制的重要手段,其中炒制、煅制应用广泛。许多中药经炒制后,可杀酶保苷,如芥子,牛蒡子等;煅制常用于处理矿物药,动物甲壳及化石类药物,能使质脆易碎,而且作用也会发生变化。如白矾煅后燥湿、收敛作用增强。血余煅炭后能止血。川乌、草乌加热煮制后,其毒性显著降低,保证了临床用药安全有效。
中药经辅料制后,在性味、功效、作用趋向归经和毒副作用方面都会发生某些变化,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疗效。
2.炮制对药性的影响
炮制对药性的影响包括对性味、升降浮沉、归经、毒性的影响等。
(1)炮制对四气五味的影响①通过“反制”纠正药物过偏之性,以缓和药性。如栀子姜汁制后,能降低苦寒之性,以免伤中;②通过“从制”,使药物的性味增强,增强疗效。如胆汁制黄连,增强黄连苦寒之性,所谓寒者益寒;酒制仙茅,增强仙茅温肾壮阳作用,所谓热者益热;③通过炮制,改变药性,扩大药物的用途。如天南星辛温,善于燥湿化痰,祛风止痉;加胆汁制成胆南星,则性味转为苦凉,具有清热化痰,熄风定惊的功效。
(2)炮制对升降浮沉的影响药物经炮制后,可改变其作用趋向,如酒制引药上行,盐炙引药下行入肾经。
(3)炮制对归经的影响中药炮制很多都是以归经理论作指导的,特别是用某些辅料炮制药物,如醋制入肝经,蜜制入脾经,盐制入肾经等。
(4)炮制对毒性的影响去毒常用的炮制方法有净制、水漂、水飞、加热、加辅料处理、去油制霜等。具有毒性的中药经炮制均可降低毒性。
3.炮制对药物成分的影响
药物的炮制方法是根据药物的性质和治疗的需要而定的。药物的性质决定了药物的理化作用。不同的炮制方法和加入不同的辅料,对药物的理化性质和治疗作用有着不同的影响。中药经过炮制以后,由于温度、时间、溶剂以及不同辅料的处理,使其所含的成分产生不同的变化。
中药材的化学成分是很复杂的,就某种具体的中药材来说,其中所含的具有一定的生理作用的化学成分,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可能是起治疗作用的有效成分,也可能是无效甚至是有害的成分。尽管目前对于大多数中药材的有效成分还不十分清楚,然而人们从实践中认识到在中药材中可能起生理作用的化学成分,主要在生物碱类、甙类、挥发油、树脂、有机酸、油脂、无机盐等几类成分中。炮制就是要保留有治疗作用的成分,去除无效甚至是有害的成分。

0 0

在中医来说,有没有炮制有一点的药性不同,例如炙甘草跟生甘草的用法、治疗的病症是不同的……具体请移步知网维普,做这方面的讲中医理论的自古不少,不过在认实验的果壳还是去找下文章把,应该有很多的……歪一下楼,为什么很多黑中医的不去维普一下再说话呢,虽然个人不喜欢实验,但是做出实验的确实不少……

0 0

从化学角度说,炮制就是改变药材的成分——中医上说就是改变药性。
炮制并非化学提纯之类的现代工艺,完全是前人不断实践加理论推导的成果,要以化学分析方式研究会有海量工作:每种药材都包含众多成分,而中医大部分处方是复方,最后中药中有哪些成分起作用、如何起作用于复杂的人体系统,其实还研究得很少,临床上经常是提纯药材效果不如原药材。
相比之下,中医的理论要简洁得多,把药材等视为输入,身体状态视为输出,观察这个人体系统的运作,或许可以更快弄清楚药材的作用。

0 0

谢邀,米学过中药,不敢摊开了讲,不过肯定是有影响的嘛

比如我喜欢干吃海米(我知道有这种嗜好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只是都不好意思说),太咸了就用水冲一下,这就是炮制啊……冲走大部分盐,影响部分鲜味,不影响口感~

当然了,我认为,如果一个药(药材)副作用很明显,或者有效剂量和危险剂量相差不多,又有替代品,还是不要用了为好……

0 0

中药的炮制,主要是为了增强药性,减小毒性,或者使有效成分析出。单古人不是这么考虑的。有毒的一般都用蜜,姜,土,甘草,等甘缓之剂减轻毒份进入人体后作用的时间。对于乌头,附子,天雄三种相同而又不同的药物,根据其使用范围分为生,熟,制,姜制,胆巴制,还有现在的一些其他方法。如果从伤寒论上来看,关于附子的使用有生附片,熟附片,生附片在使用的时候需加生姜同煮,或者用蜜煎。而熟附子并没有太多使用限制。由于后世时方派和温病派的兴起,去药物的炮制方法愈加精细。而且药物的种类增加很多。因为受个人限制,对药物毒性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于无法替代的希望用方法降低其毒性。但究其根本,药之毒也就是药之偏性,没有了这药性,药也就没有用了。这也是当今扶阳派动辄几百克熟附子的原因,因为没有生附子可用。

古法炮制有自己的理论基础,当然技术落后也是事实,但并不是越先进的方法就能更加提高药物的药效。

我说点题外话,药中的质与神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无法展开。懂得就懂,不懂得就喷吧。

0 1

同问:

跳大神时的请神、通灵等治疗方法,对香灰的毒性、药理,带来哪些影响呢?

0 2

谢谢邀请。不过我只是常年在野外爬山的地质匠而已,对中药实在不懂啊 !仅就自己知道的事说一说:
草乌、附子,云南民间一般在冬季炖猪脚吃了以驱寒。自身感觉,食后几天,大冬天仅一床薄被还嫌热;接下来的一年基本不会患感冒。
草乌,一般要求炽火炖10-12小时,中间只能加沸水,不能落地,不能有房顶尘土掉入。
附子,一般要求炽火炖6-8小时,中间只能加沸水,不能落地,不能有房顶尘土掉入。
二者食用后当天,均不能吃冷食、饮冷水,不能吹风。
老家祥云每年都有吃这二种东西挂了的人,具体原因不详。
我去年吃附子也略微中毒了,就不经意间吃了上年的种子,感觉全身每一个能感知的部位都在麻,麻麻的、木木的、稍微有点胀的感觉。
而食后忌酸、冷,宾川人却不忌,与其它菜一起上,乱吃,也未听说有什么不良反应,本人也多次这样吃过。可能在炖的过程中加入了什么东西吧。
=======================================================================================
三分三,我的一同事就可一次生吃生品50余克,全然无事(此人还常联系的)。
草乌,保山老营有一腰疼将死之人,直接在炭火中炮炮就剥吃了一大根,吃后立马撑直,昏死过去。正在准备后事的第二天,此人奇迹般地醒来了,腰也不疼了(这小子也健在!)——毒药之毒,有点不好说清倒底是毒还是不毒!可能存在个体间差异。

1 5
支持者: thanks1985

增效减毒,甚至改变药性,功能主治,但这个要具体的看是那种药材。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