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广电总局“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

@人民日报

【“人艰不拆”以后不许在电视上用了!】人民日报记者郑海鸥消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发《通知》指出,一些节目和广告随意篡改、乱用成语,如把“尽善尽美”改为“晋善晋美”。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如“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

推荐  (1) | 77人关注关注
72个答案
226 2

Ent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4-11-27 17:22

问题是,缩略语是语言发展历史上的自然阶段啊。

法语里有一个著名的例子:

au jour d'aujourd'hui,大致意思是“如今、现在”。

这么长一坨是怎么来的呢?

起初,是一个原拉丁词hoc die,意思就是“这一天”。

不过成型的拉丁文里,这个词已经被所变成了hodie “今天”。

然后古法语里,进一步退化成了hui。

显然,这时候法国人觉得一个苍白的hui已经无法表达他们的强烈感情了,于是他们开始加词。“惊呆”不够用了,要“当时就惊呆了”;当时惊呆也不够过瘾,还要连着“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在这个逻辑下,hui变成了au joir d'hui,“在这一天的那一天”。

但这个词反复使用之后变成了习语。正如古汉语的典故(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被压缩成了四字的成语(叶公好龙)、现代的网络语言(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被压缩成了短语(喜大普奔)一样,法国人把它压缩成了aujourd'hui.

现在,在法语口语里,大家又开始不过瘾了,又开始想着往上加新的东西。为了强调,这个词变成了au jour d'aujourd'hui,“在这一天的那一天的那一天”。诚然,每一个语文老师都讨厌这个说法,但大家确实开始用了。


在英语里,有一个没那么吓人但更曲折的例子:up above。


古英语里ufan的意思就是“在上面”(on up)。但是这么小个词太不过瘾了,所以要加一个词,强化成be-ufan (by on up,位于-在上面)。

然后这个词用久了就又缩成一个词bufan。

bufan不够劲,变成an-bufan(on by on up,在-位于-在-上面)。

anbufan经历了一段比较漫长的演化,最后成为不太起眼的above。

当然我们不能对此满意,所以现在我们有了up above——“上面-在-位于-在-上面”。

其实,相当一部分的词语都在经历这个循环。一个习语说久了就开始缩词,缩到一定程度大家觉得不够劲,开始加词,加完了大家用得久了又开始缩,以此类推。在每一个特定的时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词在缩,另一个词在加;我们会批判前者是口语化,后者是累赘重复。我们经常会认为二者都是语言的败坏,但我们何德何能,竟然会在语言万年历史里碰巧生在一个它败坏的时代?网络的到来无非是让这个循环加快了一点而已。

而与其哀叹语言崩溃,不如做个冷静的旁观者,观察语言的变化规律,和历史上类似的情况做作比较。我觉得这样更好玩。

——

参考:The Unfolding of Language, by Guy Deutscher.


87 0

花落成蚀果壳谣言粉碎机编辑

2014-11-27 17:19

果壳网曾采访过世界上最著名的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之一的斯蒂芬•平克。

正好问过他如何看待缩略语。

科学人:你怎么看表情符和网络缩略语(比如“累觉不爱”)这样的表达?它们将来有可能成为规范的语言吗 :-)?

平克:有可能,因为它们传达出了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微妙的多重含义。但就现阶段而言,我觉得表情符和现代缩略语还是只会在电子邮件和短信中使用——至少目前还没有那家报纸、杂志、教科书、政府或企业报告允许使用它们。正式写作中你有空间想更多、写更多的东西,即便不用表情符也能将感情表达清楚。

全文:http://www.guokr.com/article/438958/


66 0

moogee果壳网主编,科学松鼠会成员

2014-11-27 17:33

缩略也好,意义的变化也好,本身就是语言发展变化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的现象。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作为一种工具,语言的存在是动态的。

在我们正常使用的语词当中,有很多本身就经历了类似的变化——不一定完全雷同于“十动然拒”“喜大普奔”这样的构词方式。但从原先的典故凝练为四字成语的过程中,信息量常常会伴随字数减少,带来语义上的变化。最经典的案例莫过于“出尔反尔”。

此外,网络语言的本质,是一种“社会性方言”——甚至“火星文”现象也属于此列。了解这一点,应该会帮助我们更好地明白这种现象在语言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吧。

60 8

很正常,现在都上网络的人,谁还看广电的东西

还在看广电的,大部分都是从来不上网的

既然从来不上网,自然不知道什么网络用语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词汇

当然需要禁用

23 1

广电有点多管闲事。语言本就是发展的,网络语言也是语言,有相当的受众,不是它想禁就能禁的。

个人看法:”晋善晋美、食全食美、咳不容缓、痔始痔终“这类乱改成语的广告词,是不该用。它们不是语言的发展,也不是语言的创新,而是广告商对老祖宗文化的透支和恶意消费。

但“人艰不拆、十动然拒、普大喜奔”,这些词汇是由广大网民自发总结,流行于网络,相当于约定成俗的俗语,这些词不一定有很强的生命力,可能过几年就没人讲了,但现在大家一看就明白意思,禁它何来?

16 1

  语言是为了交流,交流就要说受众听得懂的话,现在传统媒体的受众还有很大一部分不上网,或者虽然上网但很少在网络社区交流,对有些网络流行语言根本就没听说过,这样的文字出现在传统媒体之会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交流的效果大打折扣。
  网络语言在传统媒体上不是不可以用,而是至少要让大众熟悉到一定程度(特别是收入辞海、词典)之后,传统媒体再使用就名正言顺了。

  但是,广告词篡改成语,我反对。
  因为广告本来就很短,不可能把成语原来是什么字讲清楚,知道成语的人看了当然没问题,但不知道成语的(尤其是未成年人)看了很容易误以为成语就是这么写的,误人子弟啊!
  我就有这样的亲身经历,大概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看到一国产货运汽车的电视广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跃进”,于是以为这条成语就是这样,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原字应该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16 2

叫你们这帮网民整天说什么 光腚总局 ,这下还嚣张不?

12 0

托马斯_豆第三类医学生

2014-11-28 19:55

“仿照成语形式生造",这个很难界定吧?何谓“成语形式”?何谓“生造”?

我所知道的成语有3字(破天荒)、4字(浩如烟海)、5字(二桃杀三士)、6字(生死人肉白骨)…难道凡3-6字的新词语都是“仿照成语形式生造”?

此外,如何区分“仿词”的修辞手法和“生造”?

殊不知那一面,何尝不“疾善如仇”呢?——(鲁迅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个人以为:较正式、严肃的节目如新闻联播之类,禁用尚未定型的新词有几分道理;而娱乐、文艺类节目或影视剧中适当使用新词方显得接地气、亲民。而光腚总局将“各类”节目一刀切的做法明显不妥!此之谓抗拒进步的守旧派!

11 0

zzzhu这家伙很懒很懒

2014-11-27 18:04

印象里广告不许改成语的规定早就有了,不知道后来是取消了还是放松了。网络用语嘛,不用四个字的就行了,十动然拒之,人艰不可拆。

7 1

天朝的光腚总菊就是个笑话,呵呵,从审游戏到审海外电视剧,我去年买个了大金表,这种部门应该尽快取缔。

5 1

真是呵呵了,有本事先把恼人的广告去掉啊。光腚总局就这么扯

4 0

广电控制思想手段太低端....学学美帝好么?

3 0

Monster_OrangeThe Monster with hysteri...

2014-11-29 10:57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

3 2

升州药师药学(国家生命科学与技术人才培养基地)

2014-11-27 17:33

  广滇生一橘,其色本黝棕。几经法点化,通体映金红。岁岁受封赏,日日表精忠。守节胜武侯,保名越钱公。

  可叹、可悲、可笑。

1 0
支持者: 墨聚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企业想播广告先审批 审批过后的都是能播的 但是这种一锅端的行为 很可能是光电觉得怕自己吃了哑巴亏 审查的时候没看出来 播出去成了经典..

一说这个 又得说道音像制品分级审查制度... 分级审查多麻烦 还的一个一个的看 万一里面有什么新玩意 什么moe啊 loli啊 自己不知道 给放过了 那岂不是会造成很大影响... 真要是让子弹飞里面露个奶 西游降魔篇里吃个人 还是家长同志们 多尽尽心 在孩子面前 用手打个码就好


2 1

电子羊的梦科幻、推理、武侠爱好者,神秘主义

2014-11-28 10:10

人艰不拆!

语言这种东西是随大众的啊.... 某局说不让用就不让用?


/ 想到了《1984》里的“新话” →_→

1 0
支持者: jdf1kfa3

英语网民也有很多俏皮话,但是跟汉语一比就弱得多了,做不到汉语这种精简双关多关。

记得很久前guokr有篇提到了,严格奉行传统不变的语言是死的,或者正在死着的语言,跟这情况有点类似吧。


另一方面,无节操放任创造会直接提升作为外语的学习难度,日本每年会修订海量的外来语,外来语砍头去尾的缩略语加入字典,这部分外来语也是n能力考,jtest,留考的一大痛点

2 1
支持者: 羊牧东岭 世外竹园

每天网络上都会产生大量的新词,而这些新词的质量是参差不齐的。由于某些原因(网络推手,广告公司),使用率高的未必是质量高的。对于这些新词,放任不管,必然会拉低语言的整体水平。

那么怎么管?

靠专家筛选,显然不符合人民大众的习惯。

所以,最不靠谱的,也是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刀切,全部禁用。

当然,政治命令,强行干预是无法改变人民习惯的。优秀的词语不会因为政令禁止而消亡。若干年后,那些仍旧被人们广泛使用的“新词”,必然是符合人民生活习惯的,恰当的,合适的,优美的词语。某部门再修订“词典”时,收录一下就完成了筛选。

1 0
支持者: 蜂蜜香橼没有茶

挺好啊,双关暗喻明喻等等,单词语多功能。自己认为是对中文文化的一种颠覆,一种类似于革命的东西,也会推翻很多以前传统遗留下来文化财产,而且效率非凡,只要禁不住新文化冲击的东西,很可能被新一代遗忘。

3 2

规范用语 我觉得很棒

现在网络用语真是滥用。。。。

2 1

有人完全财政拨款单位

2014-11-29 10:17

有两种语言,民间语言,和官方语言。

民间语言,无所谓。

官方语言,还是不要变化太快。


现在的问题是,电视台,算官方,还是算民间?

1 0
支持者: Wyborowa

语言是动态的,除非像拉丁语这样的死语言,不会有更新。既然有这些缩略语的出现就表明目前它们是有存在的价值的,网络加快了语言的更新,仅此而已。私以为某局想干预这种趋势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就好像经济,让市场去调节就好,必要时稍加干预。但是盲目的干预显然不合适。

当然,错别字的滥用还是应该管管的,为了凸显创意即便要“篡改”成语也要至少加上引号以示区分才好。

1 0
支持者: Wyborowa

广电从来干的都是逆历史潮流的事儿

不过,话说回来,电视的受众比较广泛,所以有人说网络词汇出现在电视里会让不上网的人听不懂,这个说法也有道理,但是三个代表这样的缩略语就整的明白吗?当然还一堆的英文,恐怕是更多人无法搞明白的东西。

语言的发展是很有意思的,包括文字书写之类的,这些不是一个人,一个机构,一个组织,甚至一个政权能阻止得了的。强大的公器,也许能暂时的阻止一下历史的车轮,但阻止者终将被历史碾碎。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从远古时代的甲骨文到现在的简体字,从先秦时期晦涩难懂的诗歌到现在的人人都能哼唱的歌曲,谁能阻止?谁能改变?

1 0
支持者: 廃驛

广电总局=GDZJ=滚蛋自己 早晚会滚蛋

1 0
支持者: 廃驛

广电总局有一批弱智人在制定政策,不只是这一项政策,好多,都很好笑。感觉这个部门应该大换血了。他们不知道究竟应该管什么不应该管什么。

3 3

正规场合就应该使用正规用法,常上网的人也许对网络语言很熟悉,但是不常上网的根本就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了,这样的缩略语有意义吗?你通篇用缩略语写的报告,你可能感觉很清楚了,也许你的上级看得一头雾水甚至曲解意思,然后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6 6

电视作为最广泛最有效的单向宣传途径,担当着向人民群众宣传正确的思想和政策有着重要作用。准确使用电视上的语言,摒弃电视上各种非经权威发布的语言,有利于保障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决不能出现可任意诠释,任意修改的语言文字出现在有广泛影响的电视节目,特别是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电视节目当中,否则会令人民群众的思想陷入混乱。

好像能看懂这话的人也不多吧。

1 1
支持者: jdf1kfa3

广电总局,我们和你森么凑森么怨~

1 1
支持者: jdf1kfa3

广电在寻找存在感罢了。

但是我想到了电影《Giver》里那个社会的滴规矩:Use precise language!好害怕啊!

0 0

语言本来就是动态的,大家出于调侃恶搞也好,出于学术目的也好,总会造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这是很正常的,也是必然的进程。要不然我们现在还在说古语呢……"广电局"这词也不是从古就有吧?

不过,正如楼上几位所说,篡改成语俗语是必须监管的!这不仅仅是恶趣味,是对前人文化的不尊重。最重要的是,也是我最反对的原因,对于还在学习语文阶段的孩子,这是莫大的误导(还记“无痛的人流”吗?)。成人或许一看就看出是篡改,但是小孩则可能认为这是原文。

0 0

我想应该这样理解,光腚菊是社会阶层的一个代表。在这个阶层里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有较高的学历,在文化领域有权威,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这些人通过各种途径艰难地得到今天的地位,自然不希望自己老本被新事物所颠覆,也不想被别人的“奇技淫巧”夺了眼球,所以他们总要以各种理由去限制网络语言的推广,不容许其沾染到原先自己控制住的领域。但历史证明,这些新事物、新词语,他们中间必然有一部分会被大多数人认可,成为正统的词语,与之较劲终究会被别人视为老古董、旧规则的卫道士。

“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忽略了受众,绝大多数观众是有辨别是非能力的,会根据自己喜好选择收看不同的节目,不喜欢网络语言的人自然会抵制,但也要照顾到不少人已经渐渐接受网络语言这个事实,完全禁止的话会让节目创新的可能性下降许多。

当然,在面向少年儿童的节目里,我不赞成使用网络语言,因为其中绝大部分内容还没有被绝大多数认可,并且他的更新速度也太快。我们不希望我们社会的接班人在将来进入社会后,发现自己所学的这些网络词语还会分门派,有些别人听不懂的,或者已经过时了,造成沟通困难,闹笑话。

0 0

现在是讯息可以快速交换,文化能够更快地传播,广电的思维比较保守也是可以谅解的,但禁止使用只是权宜之计;毕竟时代在进步,跟上时代才不会被淘汰,终有一天广电会陆续开放一些经过深思熟虑可以被官方认同的“新词汇“

1 1
支持者: 某小橙

很正常,这种新文化,他们又赚不到钱,每年又需要拿些业绩出来……如果是网络小说,你看他们禁不禁?现在很多起点小说不知你们怎么看,写的啊真是毁三观啊,随便杀人也就罢了,还随便种猪…视他人如粪土、不~应该是如粉尘,反正没点正能量……也没见禁,还排行榜排的很高…人家交税了呗~~~

不过嘛!这种新文化有时候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比如不明觉厉,几年前看我个同事在发,我就愣是不知他在说啥玩意……个人认为这些在播报新闻之类比较严肃的题材时最好不要出现,至于综艺节目什么的,没什么禁止的必要!古代成语不也是这么形成的!!

0 0

叶公好龙,主谓宾,是符合汉语语法的。不知道这个典故的人,至少从字面上可以理解一点意思。
喜大普奔,拜托,我是用万能度娘才知道啥意思的。两者的“缩略”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叶公好龙”是语言的凝炼,“喜大普奔”不过是WTO、FBI之类的首字母缩略。“喜大普奔”我觉得还算是好的,“十动然拒”,这得语文多差的人才会想到这样缩略的?当好玩的聊聊就是了,把“十动然拒”跟“叶公好龙”一起收入成语词典的话,orz~

语言当然是在演变,在发展的,但是网络语言,“十动然拒”之类的,不过是好玩造出来的,创造者本来就没有考虑过是否符合汉语的习惯,就是为了凑四个字在形式上像个成语罢了,把这种语言作为语言发展的方向,汉语该是要没落了才对吧。

至于“晋善晋美”,广告嘛,记得十几二十年前好像就已经有文章在批判这种借用谐声乱用成语的现象了。可是完全不可能禁得住的。汉语用谐声太正常了,”逃之夭夭“不就是借了”桃之夭夭“的谐声么,只不过人家”逃之夭夭“不打广告,又用了两千多年,不好禁而已。

“晋善晋美”,人家说的是山西真善美,不过是借了”尽善尽美“勾起人们的联想,加深广告的印象而已,就是一种创意罢了,比起好多广告借了白大褂来误导人们以为产品很可靠,要良心多了。

1 1
支持者: 世外竹园

本身网络语言对传统诗文是一种冲击,就如同白话之于古文。媒体这种词还是谨慎的炒吧。平时话语这么说倒是还好。

1 1

似有光行教育工作者、唯物主义者

2014-11-30 15:44
支持者: 小哈日常

不同地方语言习惯有差异,若是没有普通话,沟通都很有问题。若是书面表达再有差异,那就不是沟通障碍了。特别在合同等方面。网络用语特点是“新、奇”,其中某些词语与其原意大相径庭,若无规范,很容易使人误解。至于网络用语,对小孩子的影响尤其大,若是这些用语大量出现在非网络环境(广播、电视、报刊),对于正在学习标准汉语的学生,很容易干扰认知。有些错误一旦形成,就难以纠正。

至于有人藉此批评、乃至攻击广电总局,咱确实不知如何应对。

1 1
支持者: scythe7

中央台级别的各个风景城市的广告要换词了。广电总局,被爱称光腚肿菊,这也是一种民意啊。

1 1
支持者: 九章

只是不让上广播电视、广告了而已,广电只是明确了其不规范性,又没有说封杀。

0 0

如果广电总局说清理网络语言,网上也不许说,我跟大家一起骂广电。如果只是在广播电视上禁止,我觉得问题不大。

真正有生命力的新词语自然能留下来,被词典收录,最后成为常用语。

1 1
支持者: scythe7

母语嘛,只有亲娘可以教,其他妖魔鬼怪靠边站。

0 0

篡改成语只会让人感到恶心,自发形成的一些网络用语到是浅显易懂。

0 0

其实就想知道今年春晚小品还能演什么……………………

0 0

虽然我觉得广电管的这么宽不应该

但我觉得这些低俗,嘲讽的网络新词 被禁止了是件好事。


0 0

人闲桂落书爱家 准博物学家

2014-12-05 23:06

表示不理解。语言总要发展变化的,历史潮流挡也挡不住啊,这么守旧怎么行,要是中规中矩地说话能准确表达意思也就算了,问题是语言越用用越觉得想表达某具体意思时的贫乏,就越驱使着语言的使用者去改造翻新原来的语言,语言也就会随之发展对吧

0 0

语言本来就是为了交流用的,能被大众接受的东西妄加禁止简直是逆流而行。怕正式场合有歧义你可以出正式场合的文字规范,但不能强制民众的日常交流。而且这些词在大众全都能够接受并且明确意义后也可能会成为正式用语。现在的正式词语很多也就是这么来的,不过那时候没网络,不会传播得这么快罢了。说白了是因为有关部门懒,不愿意做事,以为一刀切就好。

0 1

这个问题么,我觉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和同学聊天也会用到这些“火星语”,但是如果这些文字将原来正确的成语排挤掉了,那就玩大了。

0 1

活的语言就是不断更新、变化的,这本身就是社会生活所必然的现象,“禁掉”显然是傻蛋的行为。

公文、正式函件也不会有人用网络梗的,不用杞人忧天。

要做规定的话,这种东西不能入规范语文课本即可,扩赞阅读都不应该禁。

因为“这就是人们在使用的语言”。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