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进步意味着推翻前人结论吗?

科学有尽头么?如果没有,我能说科学一直是错的么?

推荐  (3) | 30人关注关注
21个答案
51 1

橡树村科学松鼠会成员,化学博士

2014-12-07 14:16

这个科学一直在推翻前人结论的认识,基本上算是对科学自身发展的误解。

科学的一个特征就是需要有适用范围,只在其适用领域内才是可以应用的,是正确的,一旦超出了所适用的范围,扩展了应用领域,就有可能是错误的。

科学所能做到的是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使用严谨的科学方法,尽可能的了解世界。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人们所能够接触到的世界也在逐渐扩展,原有的知识体系不能解释被扩展的部分,于是诞生新的理论新的知识来对所扩充的部分进行描述,这样人们所了解到的知识在发生变化。但这在并不是在推翻前人的工作的基础上完成的,而是对前人工作的扩展。前人工作在其使用的应用领域里面,仍然是正确的。这一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牛顿力学与相对论的关系。牛顿力学本身是包含在相对论之内的,是相对论在低速情况下的近似,不等于牛顿力学在其所应用的范围内是错误的。

另外就是随着对事物认识的全面性增加,一些对事物的片面的认识需要得到扩充。在学科基本理论仍然在发展的领域里面,相对认识本身的可靠性就不足,提出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一定的不确定性,是假说而不是切实的理论。这个时候完全推翻前人的假定、假说是经常发生的,这属于认识过程的一部分,在前沿领域是经常发生的。



33 0

一栋摩天大楼一直在盖,前面的脚手架用完了就拆了

你能说前面的那些都是都是错的么,无用的么

25 0

橡胶万岁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2014-12-07 20:10

科学的精华不在于研究的结论,而是在于研究的方法

12 0

冰火梦幻信息与计算科学学士,算法控,AI爱好者

2014-12-08 07:00

科学并未“推翻”前人的理论,而是“改良”前人的理论。

这里“改良”是指推广或增加限定条件,比如牛顿定律限定为低速适用。这可以让人注意到已有定律所不适用的范畴,从而可以集中研究范畴之外的领域。

10 0

不能。

逻辑上看,是否有尽头这个前提推不出来正确与否这个结论。

对前人理论的超越,是对其错误的证伪。正确方面的证实----------正如同爱因斯坦并不是推翻牛顿的理论,而是进一步证实了牛顿理论的正确性。

就这些。

10 0

迪大爷专注男性不育三年

2014-12-08 09:16

在科学的世界中没有权威,没有真理,我们敢于质疑与否定一切。任何科技理论都有它肯定与否定的部分。因为肯定的部分,它被沿用至今;因为否定的部分,它必然要被完善,发展。

科学上的否定并不是全盘否定,就目前而言,我们还从来没彻底推翻过哪个科学理论。科学的否定是发展,当我们发现某个理论出现了不适用的条件,我们并不是推翻它,而是寻找新的理论。旧的理论则在它的适用条件内继续被应用。

我们不能因为某一件事物存在否定部分,就说它是错的。恰如不能因为某个人有缺点就说他是人渣。

8 0

马褂力争成为天文老司机的中级厨师

2014-12-11 07:43

转贴阿西莫夫老湿的一个帖子:《错误的相对性》

前几天我收到一封读者来信。信是以潦草的书法手写的,难以阅读,但为了不错过它可能包含的重要内容,我还是尽力把它认了出来。

他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他学的是英语文学专业,但觉得有必要教教我科学。(我稍稍叹了口气,因为我知道,英语文学专业的人很少有资格教我科学。不过,我也了解自己莫大的无知程度,愿意尽我所能从每个人那里学到尽可能多的东西,不管他的社会地位有多低。所以,我还是继续读了下去。)

在我写的无数随笔中,有那么一篇,我在某处对于能够生活在这个世纪流露出某种庆幸。因为在这个世纪里,我们对于宇宙的基本性质终于有了了解。

我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详加讨论,但我所表达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主宰宇宙的基本规律以及宇宙一切组成成分之间的万有引力关系,正如从 1905 年到 1916 年总结出来的相对论所表述的那样。我们还知道了主宰亚原粒子的基本规律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因为从 1900 到 1930 年间建立起来的量子论对这些规律进行了完整的描述。另外,我们还知道,星系和星系团是构成宇宙的基本单元,正如从 1920 到 1930 年间所发现的那样。

你瞧,这些都是 20 世纪的发现。

这位年轻的英语文学专家在引述了我的话之后,严肃地给我讲解了这样的事实:在每个世纪里,人们都以为他们是最终了解了宇宙,但在每个世纪里,都在证明是错误的。据此,对我们的现代“知识”,我们所能说的一点就是,它是错误的。

这个年轻人接着以赞同的口吻,引述了苏格拉底在听到特尔斐城的传圣谕者(the oracle at Delphi)称赞他是希腊最聪明的人时所说的话:“如果说我是最聪明的人,那是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什么都不懂。”这句引语暗藏讥讽,说我很愚蠢,因为在人们的心目中,我懂很多东西。

对我来说,这一点儿都不新奇(对我来说新奇的东西很少,我希望我的来信者能明白这一点)。这个特别的论调,早在四分之一世纪以前就由约翰坎贝尔向我提出来了,他可是一位刺激我的专家。他告诉我,一切理论迟早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

我给他的回答是:“约翰,当人们认为地球是平面时,他们错了;当人们认为地球是球体时,他们也错了。但假如你以为,地球是球体与地球是平面这两种看法的错误程度完全相同,那么,你得错误,比上述两种观点加到一起还严重。”

你看,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认为“正确”和“错误”是绝对的。任何非百分之百正确的东西,都是完全错误,同等错误的。

我认为这不对。我觉得,正确和错误是很模糊的概念,因此,我要用这篇随笔专门解释我为什么这么样考虑问题。

首先,让我们摒弃苏格拉底的论调,即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才是聪明的标志,因为我对这种装腔作势感到厌烦、恶心。

没有人什么都不懂。新生儿几天之内就能学会认识母亲。

当然,这一点苏格拉底也会同意。他会解释说,他所指的不是那种琐碎的知识。他的意思是,对于人类所争论的重大的抽象概念,人们不应该从先入为主的、未经检验的观念着手。而这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真是字符之极的宣称!)

在讨论诸如“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善”这类问题时,苏格拉底采取的姿态是,他什么都不懂,需要别人进行指导。(这叫做“苏格拉底式反讽”,因为苏格拉底心底十分清楚,他比那些他找来指导他的可怜虫要懂得多得多。)苏格拉底佯装无知,诱使他人详细阐明他们在这类抽象概念上的观点。然后,他用一系列貌似无知的问题,迫使他们陷入自相矛盾的混乱境地,以至于他们最终不得不屈服,只好承认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正是雅典人不可思议的宽宏大量,才让他们把这种事情容忍了几十年。直到苏格拉底上了 70 岁,他们才忍无可忍,逼他服毒自尽。

那么,我们是从哪儿得到的概念,即“正确”和“错误”是绝对的呢?我认为,这起源于低年级阶段,那时,知之甚少的孩子们正师从于知之不多的老师。

例如,小孩在学习拼写和算术时,我就接触到了明显的绝对性。

糖怎么拼写?答案是 sugar。回答正确。其他任何答案都是错误的。2+2等于几?答案是4。回答正确。其他任何答案都是错误的。

有准确的答案,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就使思考的必要性减低至最低程度,令师生双方都感到满意。由于这个原因,学生和老师一样,都喜欢短答式测验胜过论述式测验,多项选择胜过短答式填空测验,真伪测验胜过多项选择。

但在我看来,用短答式测验来衡量一个学生对问题的理解程度是不可取的,因为它仅仅测试学生记忆力的好坏。

只要你承认正确和错误是相对的,你马上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糖”怎么拼写?假定艾丽思把它拼成 pqzzf,而吉纳维芙把它拼成 shugar。他们两个人都错了,但艾丽思的错误更严重,这难道有什么疑问吗?就此而言,我觉得我甚至还可以据理力争,说吉纳维芙的拼法比“正确”的拼法还好。

或者假定你这样拼写“糖”:sucrose 或 C12 H22 O11 严格地说,的两种拼法都错了,但你却展示了你在这方面所拥有的某种超常的知识。

再假定测验的题目是:你能用多少种不同的方法拼写“糖”?说出每种拼法的道理。自然,学生必须经过大量的思考,才能最终证明他知道的多还是少。为了试图衡量一个学生所知道的是多还是少,老师也必须做大量的思考。我想象的到,这会引起师生双方的义愤。

再说说 2 + 2 等于几。假定约瑟夫说 2 + 2 = 紫色,而马克斯维尔说 2 + 2 = 17。他们俩都错了,但如果我说约瑟夫比马克斯维尔错的更严重,这难道不公道吗?

假定你说 2 + 2 = 整数。那你将是正确的,对吧?假定你说 2 + 2 = 双整数,那你就更加正确了。假定你说 2 + 2 = 3.999,难道你不是近乎正确了吗?

如果老师想要得到的回答是 4,并对各种程度不同的错误不加区分,这难道不是给理解力设置了不必要的界限吗?

所以,当我的朋友——英语文学的专家——告诉我,每个世纪的科学家都以为他们搞懂了宇宙,却总是搞错了时,我想知道的是,他们究竟错到了什么程度。难道他们的错误程度都相同吗?让我们看一个例子。

在人类文明的早期,人们普遍认为地球是平的。

这并不是因为人们愚蠢,也不是因为他们固执己见非要相信愚蠢的事情不可。他们认为地球是平的,是基于确凿证据的。它不是简单的“地球看上去就是这样”的问题,因为地球看上去并不平。地球看上去毫无规律地起伏不平:有山、有谷、有沟壑、有悬崖,等等。

当然,地球也有平原。在局部平原地区,地表看上去的确十分平坦。其中一块平原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那是人类第一个有史文明(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即苏美尔文明的发祥地。

也许正式平原平坦的地表,才使聪明的苏美尔人接受了地球是平面这一定论;而且,假如以某种方式削平或者填平地表的一切起伏,那么,你将得到一个平面。对这个观念的确立起了作用的可能还有这样的事实:在风平浪静的日子,大片水体(池塘或者湖泊)看上去非常平坦。

看待这个问题的另一种方法,就是研究一下地球表面的曲率是多少。就是说,在相当长的距离内,地球表面与理想平面的偏差有多大。根据平面地球说,地球表面与理想平面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偏差,曲率是零。

当然,如今我们都学过,平面地球说是错误的,它彻底地错了,极端地错了,绝对地错了。然而,它其实没有错的那么严重。每千米地球表面的曲率的确接近于零,因此,平面地球说虽然错了,但它却接近正确。这就可以说明,为什么这个理论存在了那么长的时间。

诚然,有些现象表明平面地球说不能令人满意。大约在公元前 350 年,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把这些现象总结了出来。首先,当一个人向北走时,某些星星会消失在南方的地平线之外,而他向南走时,某些星星则消失在北方的地平线之外;其次,在形成月食时,地球在月亮上的阴影总是呈圆弧状;再次,就是在地球上,船只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会消失在水平线之外,而且最先消失的将是船体(然后才是桅杆)。

假如地表是平面,那么,三个现象完全得不到合理地解释。但如果假定地球是个球体,那么,他们便可以解释的通了。

此外,亚里士多德还认为,一切固体物质都倾向于移向一个共同的中心。果真如此的话,固体物质最终会形成一个球体。一般来说,一定体积的物质,呈球状比呈其他任何形状都更接近于共同的中心。

比亚里士多德晚一个世纪左右的希腊哲学家 Eratoshthenes 注意到,太阳在不同纬度投下影子的长度是不同的(假如地表是平面,所有的影子都会一样长)。根据影长的差别,他推算出地球球体的大小。根据他的计算结果,地球的周长是 40000 千米。

这个大小的球体,曲率大约是 0.000126。可以看出,它是个非常接近 0 的值,是古人掌握的技术难以测出来的。0 和 0.000126 之间的微小差别说明了,为什么平面地球说发展到球体地球说经历了那么长的时间。

要知道,即使 0 和 0.000126 之间这样微乎其微的差别,也是至关重要的。这种差别是不断放大的。不考虑这种差别,不把地球当成球体而把它当成平面,那就根本不能准确地、大范围地把地球绘成地图。远洋航行也同样不可能实现,因为没有什么适当的方法来确定自己在海洋中的位置,除非把地球当成球体而不是平面。

另外,平面地球说有两种可能的先决条件:或者地球是无限的,或者地球表面有“尽头”。球体地球说则假定,地球既无尽头,又是有限的。与后来的全部发现相符的,恰恰是后面这种假设。

所以,虽然平面地球说只稍稍错了一点点,同时它也是创立者的贡献。但通盘考虑后我们可以说,它错的足以让我们抛弃,转而承认球体地球说。

然而,地球是球体吗?

不,它不是球体。在严格数字意义上,它不是。一个球体应该具备某些数学性质,例如,它的所有直径长度都相等。但对地球来说,情况就不同了。地球上不同的直径有不同的长度。

是什么原因促使人们产生了地球不是真正球体的想法?首先,在早起望远镜的检测极限之内,太阳和月亮的轮廓都是完美的圆形。这与太阳和月亮都是完美的球体这一假设相符。

然而,当第一批望远镜观测者观测木星和土星时,他们很快就发现,两个行星的轮廓显然不是圆形,而是明显的椭圆。这意味着木星和土星不是真正的球体。

17 世纪末,牛顿证明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巨大的形体会形成球体。但是,这个结论只有在星体不自转的前提下才成立。如果星体自转,就会产生离心作用,它克服向心引力,把星体物质向外推。离赤道越近,这种作用就越强。球状物体的旋转速度越快,这种作用也越强。实际上,木星和土星转的非常快。

由于地球的自转速度比木星和土星慢得多,因此,离心力也小得多,但它还是应该存在的。18 世纪进行的地球曲率的实际测定,证明牛顿是正确的。

换言之,地球在赤道隆起,两极略微扁平。它是个扁球体,而非正球体。这意味着地球上不同的直径,其长度是不同的。最长的是那些从赤道上一点出发到赤道上另一点的任何直径。这些“赤道直径”的长度是 12755 千米。最短的是从北极到南极的直径,这个“两极直径”的长度是 12711 千米。他们相差 44 千米,也就是说,地球的扁率是 44/12755 = 0.0034。这个大小相当于 1% 的三分之一。

我们换一种表达方式吧。在平面上,曲率处处为零;在球体地球的表面上,曲率处处为 0.00126(也就是每千米 12.626 厘米);在扁球体地球表面上,曲率介于每千米 12.584 厘米和每千米 12.669 厘米之间。

从球体到扁球体的修正,比从平面到球体的修正要小得多。所以,虽然球体地球说是错误的,但严格地讲,它却错得不像平面地球说那么严重。

同样严格地讲,甚至扁球体地球说也是错误的。1958 年“先锋一号”卫星发射升空,环绕地球运行,人们因此能够以前所未有的精度测量地球的局部引力作用,进而推算地球的形状。结果发现,赤道以南的赤道隆起比赤道以北稍大一点,南极海平面到地心的距离比北极海平面到地心的距离稍近一点。

除去说地球是梨形的以外,似乎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比喻来描述地球的形状了。于是,很多人立即作出论断,说地球一点也不像球体,它就像一个巴特利梨,悬于空间。其实,这个梨状体与标准扁球体的偏差只是几米的问题,而不是几千米的问题,对表面曲率的修正也只是每千米百万分之几厘米。

总之,我那位英语文学专业的朋友生活在一个错误和正确都绝对化的精神世界里面。他也许还在想,因为一切理论都是错误的,所以,人们现在可以认为地球是球体,但下一个世纪却是立方体,再下一个世纪是空心 20 面体,再下下个世纪又是圈饼状的东西。

实际情况是,科学家们一旦有了一个好的概念,就会随着测量仪器的进步,以越来越成熟的手段逐渐把它完善和发展。理论只有不完善,没有大错特错。

这一点不仅反映在地球的形状上,而且也反映在许多其他情形中。即使新理论看起来代表着一种革命,它也通常产生于对旧理论的轻度改进。假如轻度改进满足不了需要,那么,这个旧理论就决不会存在下来。

哥白尼放弃了以地球为中心的行星系统,转而提倡以太阳为中心的行星系统。这样一来,他放弃了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转而去支持一件表面上看起来很可笑的东西。但是,这关系到人们能不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来计算行星在空中的运行。最终,地球中心说就落后了。旧理论存在了那么长时间,恰恰是因为根据当时的测量标准,它所给出的结果还相当好。

另外,恰恰因为地球的地质构造改变的非常缓慢,地球上的生物进化的也非常缓慢,所以才使得下列假定咋一看似乎很有道理:地球生物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它们一直就是以目前的状态存在着。果真如此的话,地球和生物是存在了几十亿年还是只存在了几千年,不会有什么差别,倒是几千年更容易领会一些。

然而,人们通过仔细观察发现,地球和生物在以非常缓慢但不是零的速度变化着,这揭示了地球和生物一定很古老。于是,现代地质学就诞生了,生物进化论也诞生了。

假如变化的速度很快,地质学和进化论早在古代就已经达到了它们现代的水准。只是因为静止的宇宙和演化的宇宙在变化速度上的差别介于零和一个接近零的数值之间,才使得那些神创论者们能够继续兜售他们的愚蠢观点。

再者,如何评价 20 世纪两个最伟大的学说——相对论和量子力学?

牛顿的运动理论和万有引力理论非常接近于正确,假如光速是无限的,它们就绝对正确了。然而,光速是有限的,爱因斯坦在他的相对论方程中把这个因素考虑了进去。因此,相对论方程是牛顿方程的延续和改进。

你可以说,无限和有限的差别,其本身就是无限的,但为什么牛顿方程没有立刻彻底失效?我们换一种方式,试问:光通过 1 米的距离需要多长时间?

假如光以无穷大的速度传播,那它通过 1 米所需的时间是 0 秒。然而,当光以它实际速度传播时,则需要 0.000 000 003 3 秒。爱因斯坦所修正的,正是 0 和 0.000 000 003 3 之间的差别。

从 概念上讲,这个修正正如同将地球的曲率从每千米 0 厘米修正到每千米 12.626 厘米一样重要。没有这个修正,就不能准确描述高速亚原子粒子的行为,不能使粒子加速器正常运行,不能使原子弹爆炸,也不能解释恒星的发光现象。然而,这只是极其微小的修正,难怪牛顿在他的时代未加考虑,因为他的观察仅限于速度和距离,而速度和距离上的修正是微乎其微的。

同样,量子论之前的物理学所不足的地方,就在于它禁止宇宙的“粒子性”。所有形式的能量统统被认为是连续的,并且可以无限分割成越来越小的单位。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能量是一份份的,它的大小取决于一个叫做普朗克常数的量。假如普朗克常量等于 0 尔格·秒,那么,能量将会是连续的,宇宙就不存在粒子性。然而,普朗克常数等于 0.000 000 000 000 000 000 000 000 006 6 尔格·秒(6.6 X 10^-27 尔格·秒)。它与 0 的偏差的确很小,小得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规能量问题根本没有必要涉及它。但当我们研究亚原子粒子时,比较而言,粒子性就非常明显了,以至于不把量子因素 考虑进去,就无法研究这些粒子。

因为理论修正的幅度越来越小,所以,即使十分古老的理论也一定有充分的正确性,使进步的发生成为可能,而这种正确性不会被后来的修正所抹杀。

例如,希腊人引入了经纬度的概念,即使未考虑地球的球体形状他们还是合理地描绘了地中海盆地的地图。今天,我们仍然在沿用经纬度。

苏美尔人可能最早揭示了行星的运动法则,即行星在空中的运行显示出规律性,而且是可以预测的。即使他们假定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他们还是研究出了预测的方法。他们的测量结果后来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正,但这个法则仍然保留着。

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虽然对极远的距离和极快的速度有所不足,但对我们太阳系却完全适用。哈雷彗星出现的时刻,与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和运动定律的预测完全一致。火箭技术完全是建立在牛顿理论基础之上的,“旅行者二号”到达天王星的时刻,与预测时刻误差在 1 秒之内。所有这些,没有一样是相对论所禁止的。

在量子理论诞生之前的 19 世纪,一系列热力学定律得以建立,其中包括能量守恒的第一定律和熵必然增加的第二定律。其他某些守恒定律,例如动量、角动量和电荷守恒定律,也都相继确立。此外,得到确立的还有麦克斯韦电磁定律。所有这些定律,即使在量子理论诞生之后,还都巍然屹立着。

当然,在那位英语文学专家的过于简单化的意义上,我们现有的理论可能是错误的,但在比较实际、比较复杂的意义上,它们只应当看作不完善。

例如,量子理论导致了某种被称之为“量子奇异性”的现象,它甚至对现实的本质坐出了严肃的质疑,引出了物理学家们简直不能接受的哲学难题。也许我们已经达到了某种程度——人的大脑不再能够领会问题;或者,量子理论还不够完善,一旦经过适当的改进,一切奇异现象都会消失。

另外,量子理论和相对论似乎是彼此独立的。虽然对于 4 种已知的相互作用,量子理论有可能把其中的 3 种合并在一个数学体系之内,但相对论领域的万有引力,却似乎仍然不能相容。

如果量子论和相对论能够合并,那么,一个真正的“统一场理论”就有了形成的可能性。

然而,即使这一切都实现了,那也不过是更为细致的修正。它们会对我们的知识前沿产生影响,例如大爆炸的本质和宇宙的形成、黑洞中心的性质、星系和超新星演化的某些细微之处、等等。

但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几乎都不会改变。所以,当我说我很庆幸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对宇宙有了基本认识的世纪时,我是有我的道理的。(完)

——感谢@科普斯坦 老湿,他在网上没有找到全文,于是照着书一个字一个字敲了一遍。
http://www.guokr.com/blog/354133/
http://www.guokr.com/blog/354182/
http://www.guokr.com/blog/354349/


5 0

莫俊宏超声波无损检测员

2014-12-07 13:42

之前的理论有局限性,但在特定的条件下是正确的。

1 0
支持者: 芝加哥牛牛

毕竟根据事实去构建人们新的世界观乃至毁掉旧有世界观,本就是科学的题中之义。

-----by 思疾网

0 0

谢邀,不过上面的已经说了

科学并不是在证明自己错。可能有人跟你这么说过,那也只是一种不恰当的让普通人更好理解的说法而已。

包括我们的中学教材,里面有些内容严格地说也是错的。

0 0

真相永远不会被完全表述

所谓的"对"和"错", 只是谁离真相更近一些而已, 也只是相对概念

科学的发展就是离真相越来越近的

0 0

哪怕是地心说,在现代人看来是谬误,在几百年前原始的观察来看,仍然是正确的,我们只是比古人更接近真理

0 0

我来粘贴下科哲课的笔记吧,希望能帮到:

科学哲学的历史主义(就是关注科学史的主义的意思)这边,个人最喜欢的是库恩。嗯,他的范式理论主要有两个特点,范式之间不相容和不可通约。

(形象一点说)范式呢,就是指世界观以及差不多的其它什么的。你看,你认识世界是要靠语言的对吧,而语言的含义又不一定一样对吧,(例子?比如,中世纪人的太阳就是个大火球,而现在我们知道是核聚变。)这些不同的含义加在一起就构成了你的范式。

这里举个大栗子:就是楼上各位一直提到的爱因斯坦如何发展了经典力学。

库恩大大并不同意这一点:所谓的“发展”只是个假象,因为像“质量”,“速度”,“空间”……这些最基本的东西,爱因斯坦只是借用了原有的词语,而和经典力学中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它们完全脱离了旧涵义,尽管旧涵义在日常生活中还在被广泛使用着。而你一旦接受了相对论时空观,也就脱离了经典时空观,这就是范式的不相容,新范式必须否认和推翻旧范式。

像从燃素说到氧化说,从地心说到日心说这些例子都可以这样解释。

不可通约性和这里的主题好像没什么关系啊,就不说了吧(电脑没电了o(>﹏<)o)



0 0

取肾狂魔机械工程及自动化 小游戏爱好者 bazi...

2014-12-09 06:38

科学总是从正确走向错误。

正确和错误都是由人定义的。当初认为正确的,后来可能被推翻,这恰恰说明了科学进步。正是因为科学的不断进步,才能证明越来越多的错误。(或许可以理解为排除法?)

另外上面图解五星好评

0 0

我们中国大部科学家,事实上不应叫科学家,应该叫技术专家。我们缺少像霍金那样揭示自然真相的学者。换而言之,像霍金这样研究,国家不能给经费。中国是先技术后科学,外国是先科学后技术。中国缺少院士科学家。

有时推翻前人的结论,是一种进步。但是这个理论必须是正确的。

我们学业不精,想推翻前人的结论,必须学会忘记,利益,名誉,地位。想要战胜他,必须了解他,了解他登上科学高峰的过程,必须怀疑他,他是有弱点的。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要铭记他的优点,勤奋,痴迷。

艺痴者技必良,书痴者文必工。

要说艺术,很难说他的衡量标准。但是科学,还是有衡量的标准。面对一个学问,都有他的重点和难点。有时我们可能错误估计自己能力,但是挫折能了解自己能力。有时可以考考自己,看看欠缺什么。

从人的角度来说,谁都错误的估计自己。所以有歪楼。正与邪,适度的批评自己,看看还有哪些不完善。

歪楼存在的时候,用什么来修正?

实际上,确实确实存在一种真理。这种真理,有时伤害感情。那就是竞争,推翻前人结论是竞争的一种。孔子是一位伟大思想家,但是在他生活的时代,没有国家去用他的理论。有的国家为了反对他,用砍树的方法暗示他说:“你的脖子还比树硬,快走。”那时春秋结束,战国开始,那个国君愿意周王朝的统治。他的思想不适合当时的发展。

现在,国际外交。元首之间,给足面子,最高礼节。象一头憨态可掬的熊。但是一碰到寸土必争的事情,凶残本性露了出来。

同事之间,也是如此。再好的朋友,遇到利益竞争,恨不得杀死对方。

这种例子太多了。

0 0

孤獨的觀測者电影媒体人、中二程序猿

2014-12-09 11:40

真理就像绝对零度 你可以无限趋近 但不能完全达到 总有那么点未解之谜等待后人继续研究

0 0

阿尔吉农飞岛国语言专家

2014-12-09 14:18

很多人说的,都是科学是如何发展的。没错,科学就是不断的用更好的理论替代过时的理论,但是怎样评价一个理论“更好”?有人会说和实验观测符合更好的或者理论框架更简单的就是“好”的理论,这样能够简单看出来好坏的理论怕是只有在真空中的球形鸡身上才有。现代科学研究的对象,已经从孤立抽象理想化的情形发展到了复杂连续系统,那些低垂的果实早一两百年都被前辈摘完了。在这些复杂系统中,人们不能如同高中物理实验一般将变量隔离开研究,实验观测的结果也无法完全否定某个理论,所以给了不同理论存在的空间。于是出现了一种很有趣的现象:持不同立场的大牛们纷纷写书并努力培养学生,因为无论科学如何发展,有一条铁律是不会改变的:等相信一种理论的(审稿)人都死掉了,新来的自然会拥抱新理论。

0 0

何必纠结?证明现行“真理”是错的,不会是随便一两年就能完成的工作。

0 3

或许我们就像鱼缸里的鱼,不过在一层层剥掉我们的鱼缸。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