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AIDS,律师的要求,是否合符法律、法规?医生、官员与患者沟通,是否存在问题?欧美日,出现过类似问题么?

福州五岁女童毛毛,疑似:
输入经过 正规医疗机构检测 的血液
感染艾滋病病毒
官方的调查报告认为,毛毛因输注“窗口期”,血液感染的可能性极大
毛毛的家人,代理律师和不少网友,表示质疑

代理律师表示:“我们要求他们提供当年所有的程序性文件,包括从抽血到输血整个过程,相关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是否具备资质,这样才能证明他们的整个行为是没有过错的

医院只是不断在强调:家长已经签过“风险知情书”
而卫计委的工作人员,更是对家长说
“你来做我的工作吧”、“你说我什么心情”

答复期已过,调查还没出来
也不电话通知家长
这种做法,无疑让家长们
更无法接受

推荐  (0) | 12人关注关注
12个答案
20 1

接受输血要承担风险,输血同意书一定写了。

医学不是万能的,总是有限的,这个结果不应该医院负责,血液如果是经过了正常程序审查,那么供血机构也没有责任。

生病了,不输血会死,所以选择输血来延长生命,生命延长了,就应该承担输血的风险。如果不想承担输血的风险,就接受死亡。就这么简单的逻辑,大家都忘了。


一个人生病了,责任是“”,与医生何干?与医院何干?

---------------------------------------------------------------------------

民间流行一种谬论:“别听医生吓唬你,别看同意书上写的那些危险,那些都是他们的托词,出了事,他们好撇清责任。”

假如您是律师,您敢保证每个官司百分之百稳赢吗?

假如您是教师,您敢保证教出的每个孩子都“成才”吗?

假如您是水管工,您敢保证接的水管百分之百不会漏吗?

假如您是牛奶销售商,您敢说运来一集装箱牛奶,没有一盒破损或者变质吗?

律师会说,您的官司实在无法挽回,对方证据确凿。

教师会说,影响孩子的因素太多,靠我一个人挽回不了。

水管工会说,破损难免,我会给您修理。

销售商会说,这么大的量,中间有问题很正常,都在正常比例之内。

---------------------------------------------------------------------

问题落到你自己的职业、你自己身上时,可能才会体谅和理解。

现在的人啊。。。实在缺少设身处地替对方着想的心。

医生明明是帮助病人对抗病魔的,原本站在同一战线。现在窝里反了,你猜,输的是谁?


14 0

窗口期的捐献的血液无法被查出HIV,并且同样的血液放多久查多少次都查不出来。我们必须承认这是医学的瓶颈,就像人不能起死回生一样。如果医院及血液中心操作符合规定,那这件事任何一方都没有责任。小女孩和她的家庭是无辜的,这时候有素养的媒体应该问的是我国是否有完善的制度来保证这些小概率事件的受害者以后的生活能有保障,而不是挑拨离间,把本来就紧张的医患关系推向更岌岌可危的地步。

12 0

谢邀

从现实来看,这个案件和解的可能性极大。

首先,这事情医院没责任

其次,血站是要负责任的。


输血并非一般医疗行为。因为输血涉及到献血者、血站、医院、用血者。血站有责任也有义务保证提供的血液是安全的。这里我找了几个规定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 33 条第 4 款明确规定, “无过错输血感染造成不良后果的”不属于医疗事故。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九条 :因药品、消毒药剂、医疗器械的缺陷,或者输入不合格的血液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可以向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请求赔偿,也可以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患者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的,医疗机构赔偿后,有权向负有责任的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追偿。(这点应该注意,这是无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说不需要有主观过错,即不论当事人在主观上有没有过错,都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血站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44号)第二十五条 血站应当建立对有易感染经血液传播疾病危险行为的献血者献血后的报告工作程序、献血屏蔽和淘汰制度。

《血站质量管理规范》13.献血服务……建立和实施献血者献血后回告受理和保密性弃血的处理程序。建立和实施对有易感染经血液传播疾病危险行为的献血者献血后的报告工作程序、献血屏蔽和淘汰制度。建立和实施血液采集管理程序,确保献血者安全和血液质量。采血前应对献血者资料进行核查,确保从符合《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的献血者中采集血液……

《中国人民共和国献血法》第十九条 血站违反有关操作规程和制度采集血液,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献血者健康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十一条 血站违反本法的规定,向医疗机构提供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血液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情节严重,造成经血液途径传播的疾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限期整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十二条 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违反本法规定,将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血液用于患者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患者健康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关注了一下新闻,既然存在窗口期的问题,血站就应该针对该问题做相应的处理。而且中国是艾滋病大国,出事的概率很高,那么血站更应该注意后期的检测。我在网上找到的《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GB 18467-2001》实际上说的十分笼统,出现问题是迟早的事情。

我对血站不太了解,有谁在血站工作出来说说血站存在的缺陷吧,这样更全面一些~



补充

刚看了几篇论文,介绍一下各国对血液制品责任的法律规定:

美国血液及其相关产品的生产者通常被豁免了无过错责任,1995 年, 美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医学研究所(IOM)的一份题为《艾滋病病毒与血液供应: 一个决策危机的分析》的报告证实了美国长期血液安全决策的缺陷, 以及司法实践未能有效实现补偿与预防作用的不足。

在欧洲,自 1985 年《欧共体产品责任指令》通过后,无过错原则的产品责任制度在欧共体成员国得到确立。 #无过错责任行为人只要给他人造成损失,不问其主观上是否有过错而都应承担的责任。#

法国:国内法律和司法判例均要求输血中心(其采供血机构)承担保证血液不受污染的义务。

意大利 :1992 年专门通过一项法令, 规定因输血或血液衍生物治疗中不幸感染 HBV、HCV、HIV 的受害者有权获得经济赔偿。

丹麦:政府在未能成功促成有关生产者学习瑞典、德国的保险和无过错赔偿基金方案后, 通过立法, 强制建立了无过错赔偿基金

英国:有向输注血液制品而感染 HCV 的受害者提供无过错赔偿的判例。

其实, 即使在《欧共体产品责任指令》得以实施之前, 英国等国家就已向感染 HIV 的血友病患者提供过无过错政府补偿。至美国 1998 年通过《RickyRay 血友病救济基金法》之时,已有 18 个西方国家对这类情况建立起无过错政府补偿制度。

参考文献:

论无过错输血感染的法律责任 王丽莎 .法律与医学杂志,2007

西方国家血液安全的责任与赔偿 王晨..法律与医学杂志,2001

Fineschi V, 周庆中.输血相关 HBV、HCV 和 HIV 感染的无过错赔偿:意大利法律和托斯卡地区的经验[J].国外医学:输血及血液学分册, 1999, 2: 125,126


10 1

Ralph临床医学学士

2015-01-13 13:59

1、输血造成感染的案例,全世界都有。最常见的受害人群时血友病患者,因为他们需要长期反复的使用血制品。有兴趣可以自行google “血友病+HIV”。其次是事故或者灾难时的伤员。

2、输血造成的病毒感染最常见的是HCV丙肝病毒、HBV乙肝病毒、HIV人免疫缺陷病毒,这三位一方面在人群中的感染面大,而且目前都是无法治愈的。现在随着检验技术的进步,HCV、HBV的输血感染越来越少见,而HIV由于存在感染窗口期而不时发生。

3、HIV的感染窗口期,简单说,就是在HIV感染后,病毒在感染者体内已经开始增殖,其浓度已经达到可以通过输血造成传播,但感染者体内的HIV抗原与抗体浓度均处于现在采血、用血单位采用的检测技术可以得到阳性结果的下限之下。要注意,对于不同的检验技术,乃至不同批次的试剂盒,这个下限都可能是有一定区别的。

4、由于输血而被感染,首先是医疗中不可避免的风险。必须强调的是“不可避免”,因为人类对疾病的认识是有限的,所有医疗工作者都是在尽其所能保护病人,然而科学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能脱离能力的局限,光去谈责任。另一方面,在医疗实践中,往往要面对两害取其轻的局面,这里就不展开。

5、我不是学法律,不知道国内法律对于这类型的纠纷,律师的阅卷权限到什么深度,所以到底卫生部门应不应该向原告方律师披露有关文件。但是,我对律师能否对这些文件作出专业的判断,表示严重的担忧。即使是医疗行业的人员,如果不具备临床、行政、检验等等各方面的知识,面对这些材料,也未必能得到一个客观的判断。

6、相比这个案件本身,我更加关心的是疾控部门对是否存在可能的HIV感染者的追溯。从传染病控制的角度看,面对这个案例,即使没有人去起诉,疾控部门也是有责任去事件进行深入的调查和检讨。从制度、技术等各个角度进行研究,加强对捐献者的教育、改进采血用血流程、严密各种管理制度、提升技术水平,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7、从楼主提供给的材料中,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1、女孩的父母的亲缘关系时证实的,且父母无HIV感染证据;2、女孩在2010年有手术史、输血史;3、2014年检验出女孩HIV阳性。从临床(而不是法律)角度看,有可能是在手术时输血造成的感染,但是为什么14年会去检查HIV?留意到检验报告上注明是“住院病人”,那么她是为什么去住院?在10年到14年期间,有没有接受过其他治疗?会不会期间去过不具备条件的诊所打针,被未经消毒的医疗器械传染?从流行病学角度看,至少要找到当时输血的血液的捐血人是HIV感染者才能建立起确凿的证据链。

8、顺便说一句,我不赞成用“维权”这个说法。这样的说法是对被告方的有罪推定,是默认了被告方存在“侵权”才能说自己是“维权”,否则只能说是存在纠纷。


4 0

vipfavor知识产权行政代理从业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选者

2015-01-12 14:19

感谢邀请。

首先,这类涉及普通民事纠纷的案件并非我的专长,仅提供个人看法。

个人认为,律师作为女童监护人的代理人,只要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向涉案相关人员要求提供一些协助和支持是符合法律法规的。我国大部分小所的律师多是缺乏调查取证的能力,需要第三方机构的支持或聘请专业助手。你向涉案官方机构(如,医院)提这样的要求——“我们要求他们提供当年所有的程序性文件,包括从抽血到输血整个过程,相关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是否具备资质,这样才能证明他们的整个行为是没有过错的”,这不是等于问涉嫌偷窃的小偷要这某个涉嫌偷窃时间段里全部个人行为的录像吗?这不搞笑吗?就算有,人家也是打死也不会拿出来。律师质疑输血相关医务人员的资质,谁主张谁举证,举证的责任在律师这方。这是律师自己应该去收集、调查取证的工作,过错方并不在涉案官方机构。

其次,该事件主要的突破方向应该是提供血液的机构和该机构的相关工作人员,过错方也不在于给女童输血的医院和医院的相关医务人员。医院和医院的相关医务人员只有因医疗上的问题导致病人发生不利的情况,才涉及承担责任。而该案的关键点在于感染AIDS的血液是如何被当成合格品提供给医院的。

欧美日的医院通常会有较完善的制度保证此类的事情不易发生,但也并不是彻底杜绝,新闻报道中也有此类事件(现在,我们在走欧美日曾经走过的老路,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们都曾经发生过,不足为奇,具体请自行查找。)当然,如果事件发生在欧美日,新闻报道一出,无须上法院,医院以及提供血液的机构必定要辞退一大批职员,医院倒闭也就只在一瞬间。

6 2

灵雅法律硕士、欧洲国际经济法法学硕士

2015-01-13 10:36

谢邀。

对医疗输血领域不太熟悉,也是学习了一下前面几位的回答。综合一下@whyisveryme@若锦 的回答,我认为医院和血站的责任都需要进一步考量。

不按照法理思路来分析了,就说说我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想法。

首先,签订输血同意书并不意味着医院一定免责。第一,签订了同意书只同意了输血,知晓了输血可能带来的风险,但此间风险一定是在合理范围内的。那么如果有证据证明输血过程中医院重复使用了输血器具或者发生了其他违规操作事项,那么即使患者签订了输血同意书,医院同样不能免责。第二,现实中确实存在着一些医院采用威胁等方式在未能向患者及患者家属详细阐明风险的情况下要求患者签订各种同意书、风险知晓书,这也属于医院违规操作事项,医院同样不能免责。所以代理律师要求医院提供操作合规证明,是合理的。

接下来,如果医院能够证明关于输血的所有流程都符合规定,那么医院可以免责,因为医院并不是造成患者感染的原因。

那么下一步就要追踪到血源了,也就是考量血站是否有责任。按照若锦的回答,在窗口期是无法化验出HIV病毒的,那么血站在查验血液质量时是没有过错的,因此没有责任。那么血站在采血过程中是否尽到了保证血源正常健康的义务呢?这就要看法律规定了血站有哪些义务。如果血站已经尽到了法定义务,那么同样的,血站免责。按照whyisveryme摘录的相关法规,血站需要证明已尽到了“建立和实施对有易感染经血液传播疾病危险行为的献血者献血后的报告工作程序、献血屏蔽和淘汰制度。”的义务,否则应承担相应责任。

最后就到了很难让患者家属接受的环节了,如果医院和血站都没有责任,那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到底是谁的责任?谁的责任都不是,又该如何定性呢?从法律上讲,如果医院和血站都没有责任,那么这只能归结为一次意外事件。无论是法律还是医学,在现有的科技水平下,我们都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意外事件的发生。这是以目前人类的认知能力,无法提前预知到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从事情发生的角度考量,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更多的谴责那个献血者,也许他(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携带者,但是大多数携带者应该是知晓自己是否进行过感染HIV的高危行为的。为了避免类似本案事情的发生,我更希望有过高危行为的人们,能够自觉不去献血;我还希望能够从法律法规的角度,能够增加检验血源的环节,通过在现有的科技水平下采用尽可能多的手段来防止不健康的血液进入血站,避免更多的意外事件发生。

关于欧美是否发生过此类案件,没有研究过。通过观察其他领域的案件推断,欧美发达国家也无法避免此类案件的发生。但是由于各国对个体维权方面有着不同规定,所以即使发生了类似事件,维权的结果也很可能是有很大不同的。

1 0

赖赖毛懒懒的药剂师

2015-01-12 15:58
支持者: Maisie兔子喵

先证明下输血和患病的因果性啊

0 0

谢谢邀请回答,但是我只是个逗哏的,插科打诨可以,专业的我给不了意见。就我个人来说,我害怕去医院,对医院也不是很了解,感觉每个医院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流程和风格,最害怕碰到那种诊断收费时一身是劲,复查时就吊儿郎当的医生了。而政府机构那边有一定的了解,有些机构处理事情是很慢的,举个很常见的例子,申请公费购买一个杯子,都需要逐级签字,最后拿到手可能2个月以后了。打个报告逐级签字,上面同意还好办,有修改意见就麻烦了,打回来修改再一次逐级签字。领导整天坐在办公室也好办,但通常领导都很忙没空给你签字。还有一个问题也很麻烦,假如一件事牵扯到2位领导,而这2位领导又是平级,那么谁来负责这件事情将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阻碍。虽然事情可能很重要,但2位领导在心里认定这是个小事的话,那底下的人就倒霉了。领导不拿注意,底下人擅自决定就会挨批,这件事情就会一直拖着。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个别的例子。

0 0

为什么要邀请我回答。。。

反正我觉得中国某些医疗机构是挺可怕的。不过像这样的是个例吧

0 0

医疗伦理一直是相关从业人相关责任人相关人 一直在讨论的问题

手术前需要签字,需要知情。特殊情况可以优先手术prprprpr

结果出来之后呢?

遇到理论中的风险事故,患者不舒服,大夫被责怪。。。等等等等

到底如何界定?

科学的代价,承担着如何承担如何承受?

呵呵 感谢邀请 好久才回答

0 1

窗口期检验不出来,至少不能作为血站的免责事由吧。患者相当于消费者,血站相当于产品的生产者。消费者花钱买了产品,给自己造成了损害,生产者应当承担无过错责任吧。

0 1

只说一点:“窗口期”、检测技术限制等不能作为医院、血站免责或减轻责任的理由。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