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超级稻减产大面积绝收”是怎么回事? 是气候造成的稻瘟病吗?

实际上想问的包括两个问题:

1、超级稻到底超级不超级,如果在实际大田种植中不超级,那么它的“超级产量”又是怎么回事呢?

2、超级稻被稻瘟病全面击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2014年10月,安徽蚌埠、安庆、合肥、滁州、马鞍山、淮南等六市种植的“两优0293”发生大面积减产、绝收。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多次向国家农业部上书,要求重新审定超级稻“两优0293”的种植区域。

据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2014年12月30日出具的《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关于常秀亮举报湖南隆平种业有限公司有关情况的调查汇报》显示,2014年8月以来,该省天气持续阴雨、寡照,气温低于常年同期。

“这正属于典型的‘稻瘟病’气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最能“激发”稻瘟的气候条件,是气温在25—28摄氏度之间,湿度保持在90%以上。对于有着“高感稻瘟病”缺陷的“两优0293”水稻品种,稻瘟病发生特别严重,造成大面积减产、部分田块绝收,也并不意外。也正因连连下雨,在稻瘟病爆发后,打农药也无力回天,无法挽救这批水稻。

http://news.qq.com/a/20150409/037001.htm

推荐  (1) | 47人关注关注
34个答案
143 5

fengfeixue0219植物分子生物学博士

2015-04-09 18:08

就个人来看,这次绝收的确是气候引起的事件,可以视为“天灾”。但造成如此重大的损失,和推广的不当也有很大关系。

从“超级稻”的定义来说,最开始的确是指“具有显著高于其他水稻品种产量的水稻品种”。所以无论是从常规育种还是杂交育种来说,产量是一个最为主要的农业性状。然而,产量这个性状,是由多个因素所决定的,最基本的可以分为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对于一个给定的品种,遗传因素是确定的,因此对产量起到影响的是其所处的环境因素。

环境是一个变化量,由于土、水、肥、温、病害等不同而不同。我们通常看到的进行品种审定时的产量,通常是在最优化的土壤和水肥温度下所测得的产量(所谓最高产量),和在不同地区多个样地中的平均产量(大田平均产量)。而在宣传中看到的所谓“超级产量”,通常又只指最高产量。因此,实际种植产量一定是低于宣传的“超级产量”。不过二者间存在正相关,因此相较于普通品种来说依然可视为“超级稻”。

然而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即农民自己种植所的的实际产量),还有一些难以预测的、重大的产量影响因素存在,例如倒伏、病害等因素可造成实际产量的剧烈变化。因此在品种审定过程中,会专门对水稻品种的抗倒伏性、抗病虫害性等进行评定。但在实际操作中,人们对遗传因素带来的显见产量性状的重视程度,往往高于对抗性性状所带来的潜在产量性状的重视程度。

对于这次事件的主角“两优0293”来说正是这样。从最高产量和平均产量来说,高产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由于对稻瘟病抗性弱,因此成为了一个潜伏的风险因素——在无病害的情况下皆大欢喜,但一旦病害来袭,就会造成严重损失。换句话说,虽然具有高产性,但稳产性差。

对于稳产性差的品种,在进行推广时尤其需要谨慎,必须更为严格的划定推广范围和推广条件。例如不得在病害高发区推广、加强推广区气象条件观测和预测等,以此降低不可控风险所带来的损失。然而这方面“两优0293”做的并不到位,从报道可见在安徽多个地区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推广。因此,去年年底的气相条件,恰好满足了稻瘟病的发病要求,因此造成了大规模的减产和绝收。

因此通过这个事件给了我们几点启示:一是在注意高产性的同时,必须同样注意稳产性。因为偶尔一次的低产,可能就能拉平几年的高产。这对于种植者的利润影响很大。其次,对超级稻的评价指标,应该抛弃“唯产量论”的旧有思维模式,加强抗性性状在评价中占有的比例。第三,在宣传和推广中,应因地制宜的选择适合的品种种植,扬长避短,发挥自身优势。

60 3

云无心食品工程博士,《吃的真相》作者,科学松鼠

2015-04-09 17:18

1、超级稻的超级是按照试验田产量来验收的。其产量跟农民实际种的产量是两码事。超级稻的产量就像刘翔跨栏的速度,是真实的;农民实际种植的产量就象你我跨栏的速度,也是真实的。

2、稻瘟病是水稻种植中最麻烦的病害,类似于人类的瘟疫。不同的水稻品种对稻瘟病的抵抗力不同,这个超级稻品种恰好是抵抗力比较差的。

关于这个话题写了一篇评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ba110102vnb4.html。炸出了南方周末的深度调查:http://news.qq.com/a/20150409/037001.htm?tu_biz=1.114.1.0

40 5

CoHuBridge细胞生物学在读博士

2015-04-09 22:45

首先是“两优0293”这个稻瘟病易感品种在外标上只标稻瘟病抗性平均值、内标才完整标注平均值及最高值的行为是否涉及虚假宣传的问题。

我认为不涉及。虽然不了解具体的法律信息,但我相信没有规定说一定要把产品的所有特性都在外包装上标明。事实上市售的大量商品甚至包括药品,都有一部分产品信息是仅在包装内部的说明书上标示的。只要每一袋种子都是带着那个标示完整的内标出售的,我不认为这从法律意义上“足以造成购买者对产品功能、特性的误解”。

商家卖东西当然是重点说优点,缺点能含糊就含糊过去,这没什么奇怪的。稻农采购种子用于生产这是关系到个人重大利益的大事,购买前问清楚一点、前期小批量购买试种并认真阅读种子的全部内外标识,这些都是应有的行动。说实话我完全不相信就因为“最高9级”仅仅出现在内标上,购买“两优0293”的稻农就会“合理地”对这一信息不知情。

所以这次稻瘟病爆发造成的减产,更像是稻农在选用了“两优0293”这一稻瘟病易感品种后,因为种植区域是稻瘟病低发地区,为了节省成本等原因未采取充分的防病措施,而农技站和种子的经销商又并未做好对稻农的技术指导和售后服务工作,于是在遭遇了偶发的大规模病害时出现减产甚至绝收

所以个人认为在这一事件当中,偶然因素/不可抗力的责任占一半、稻农的责任占三成、当地农技部门占一成半、经销商占剩下的半成。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 第706号》有以下内容

  审定编号:国审稻2006045

  品种名称:两优0293(区试代号:P88S/0293)

  选育单位: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

  品种来源:P88S×0293

  特征特性:该品种属籼型两系杂交水稻。在长江中下游作一季中稻种植全生育期平均136.5天,比对照汕优63迟熟2.0天。株型紧凑,长势繁茂,叶色浓绿,剑叶挺直,每亩有效穗数16.5万穗,株高118.7厘米,穗长23.7厘米,每穗总粒数178.3粒,结实率77.4%,千粒重26.4克。抗性:稻瘟病平均5.6级,最高9级,抗性频率80%;白叶枯病5级。米质主要指标:整精米率66.1%,长宽比3.0,垩白粒率35%,垩白度6.3%,胶稠度75毫米,直链淀粉含量14.4%。

  产量表现:2004年参加长江中下游中籼迟熟组品种区域试验,平均亩产590.43公斤,比对照汕优63增产4.94%(极显著);2005年续试,平均亩产561.92公斤,比对照汕优63增产7.21%(极显著);两年区域试验平均亩产576.17公斤,比对照汕优63增产6.03%。2005年生产试验,平均亩产561.02公斤,比对照汕优63增产11.08%。

  ……

  审定意见:该品种符合国家稻品种审定标准,通过审定。该品种熟期适中,产量高,中感白叶枯病,高感稻瘟病,米质一般。适宜在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苏的长江流域稻区(武陵山区除外)以及河南南部稻区的稻瘟病轻发区作一季中稻种植。

腾讯新闻的报道中有以下内容:

2014年10月,安徽蚌埠、安庆、合肥、滁州、马鞍山、淮南等六市种植的“两优0293”发生大面积减产、绝收,受灾面积超过万亩。

10月收成,在长江中下游稻产区,这应该是两季稻的晚稻吧……虽然我不太知道为什么审定意见里推荐“作一季中稻种植”,但不按推荐使用种子,出问题的概率肯定比按推荐使用要大一些……

从上述农业部公告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两优0293”的试验产量大致在亩产560-570公斤的水平。考虑到田间管理水平和气候波动的影响,这与腾讯新闻报道中提到的一开始种植时亩产550公斤基本符合。
新闻中对大田种植单产远低于试验田单产的情况的吐槽实际上是农业生产中的常态,因为大田生产追求的实际上是投入产出比而不是绝对的高产,很多代价太大的增产措施根本没有农民愿意用也确实用不起。

综合以上几点,我的看法是:不认真看说明书或者无视说明书就是作死,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至于超级稻“重量不重质”是否是个严重错误,我不是搞粮食的,没有什么系统性的观点。但考虑到我国的人均耕地面积和总人口,我觉得主粮作物优先保证产量再谈品质应该不算错

6 0

超级稻主打产量,在抗性和品质上没多大优势。日本也有超级稻,不过是用于饲料用。种业现在都市场化了,经销商为了利润(有了超级稻的名号,袁隆平育种的相关水稻种都卖的很贵,我这里常见Y两优1号,价格高出市场平均价50%),对超级稻的吹捧和力荐,但是技术上却跟不上。我在农业局上班,项目上采购水稻种都是优先考虑抗性,再考虑丰产性,毕竟做项目要求稳,农业是露天工厂,要尽力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特别说一句,超级稻在产量上的表现确实很好,只要做好病虫害防治是能取得高产的,至于咱吃着米的口感,只能说呵呵了

6 0

1、超级稻到底超级不超级,如果在实际大田种植中不超级,那么它的“超级产量”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猜起初叫它超级稻就是因为它高产,而且它肯定要比别的高产,我看TX的消息里也说了,平时是五六百斤的亩产,我之前听说的籼稻是四百左右,这么算来它大约一亩就高出别的主栽品种一百到二百斤这样,所以“高”是没有问题的。

然后说到实验和大田。品种推广之前都会有N个步骤的中间实验,规模越来越大,会在不同的地区都种一定面积,同时种上几种对照品种,配合相同的、基本的管理,这样产量也好,别的性状也好,都获得测量值与相对值。先用相对值来定性,比如这个产量比高产的那个对照还高而且差异显著,那就初步认为它是高产品种,然后再去试验它配套的栽培管理方法,肥上多少、农药用多少这些,找到“最适的条件”,以及最适条件下的各种指标。最后也是要在大田种几年,测出不同年份的指标。大概是这样。所以中间实验报出来的最高纪录是有可能实现的,但不代表“我随便怎么种都能这么高”(你看TX消息里也提到了,什么良种、良作、良这个良那个的都要配套),但“高”是可以确定的。就像刘翔拿了冠军,但不是每次都破世界纪录……

2、超级稻被稻瘟病全面击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继续比喻的话,就是刘翔的2008吧……

消息里说“包装上标注的平均病级是5-6级”,据我知道的,发病5级就是高感病品种了,另外楼上有人转了那个公告,也明确提到了是高感,也就是说它本来就是个不抗稻瘟病的,被全面击倒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实那边够倒霉的,好像稻瘟病不常发,结果去年就发起来了,预防又没跟上,主要还是天灾。如果说人祸,人祸就是没预测到天灾。(老实说,这样的事哪都有,哪年都有,偏这次被炒大了,会不会是针对袁的阴谋也不好说……)

我看那个消息后面还往远了扯,说到产量和质量,其实我们对粮食的要求一直都挺过分的,又要让人家高产,又要多抗,又要营养价值,又要加工品质,又要有机物多,又要生长季短,真有点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其实高产的肯定要损失一些别的性能,它光合产物一共就有那么点,都去合成胚乳了那别处肯定就得省着用啊~最明显的就是籼稻比粳稻产量高但不好吃……为什么追求产量,也是因为不够吃啊……

3 0

1、应该说所谓“超级稻”的产量相比之下还是比较可观的(不管是在试验田还是实际种植),但有两个问题:1、各个品种都有它适宜种植推广的区域,这与当地气候土壤条件有关;2、试验田产量不能拿来与实际种植产量相提并论,毕竟栽植技术和管护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嘛,话说就我看来啊,没有那个能真正担得起“超级”2字,毕竟杂交稻的潜力也就那么大,相对于同期的其他品种而言,某一品种比较高产高抗是可能的,但强到秒杀一切是不可能的

2、稻瘟病这事儿吧,和当地气候有很大的关系这是肯定的,毕竟稻瘟病爆发不是啥稀罕事儿,特别是在文中提及那种气候条件下,但也不排除在品种审定推广过程中有一些不怎么见得光的操作,这也不是啥稀罕事儿。

2 0

游戏里面的法师类角色,经常是伤害输出逆天,但是被怪摸两下就重伤了

战士类的虽然伤害输出远不如法师,但是可以扛着三个怪杀掉一个还全身而退

法师类的品种在试验田里面表现会巨好,而且会得奖,突破一千公斤大关啥的

但是农民要的是战士类的品种,即使少打了一次药,除草的时候没除干净,也能有差不多的收成

或者举个其他的例子:小区宽带号称“30兆”,我就买了,后来发现晚上七八点卡成B样,打电话问过才明白,30兆是上限

2 0

不是很简单的情况么

大面积,单一化,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倒了没有隔离带的话全倒

每棵水稻都是一个单一个体,就像人一样

每个人都有概率得病,但是我们不是完全相同的——所以不是特别经常出现大面积发病

而这个水稻,攻下一小块就等于攻下全部了。你受不了这病我也受不了,结果就是全灭啊

1 0
支持者: pathtohappiness

事实上培养一个可以推广的新品种是很难的,两优算是这些年里面比较好的品种了,就像楼上所说的,在育种过程中理论产量和实际产量是差很多的。而且由于一开始中国实际是缺量的,所以一直做得都是追求产量。

而稻瘟病对于水稻来说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病害,两优的抗性也确实不咋的。

说到米质和抗性现在确实有不少抗稻瘟病的品种,但问题是要么产量低,要么要求高(即没办法大规模推广)。

现在来说在各个水稻研究基地其实手头上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抗性好或者米质好的品种,但是最大的问题往往是拿出这块地,其他地就种不出来的这种情况。以上的情况其实都是正常的。而两优是这些年推广的品种中比较少有的能广泛的种,而且效果还不错的品种。媒体说到好像故意卖劣质种子这真的是呵呵了。

目前世界上水稻育种基本就是日本、中国、印度。但是需求不同所以这三个国家对于培育的方向其实也不一样。。但现在中国水稻研究所里在这之前也已经开始注重研究抗性了,只是目前还没有能广泛推广的品种罢了。

1 0
支持者: 玉米加农炮

我感觉单一大面积的种植单一品种, 这样做病菌易产生抗病性,本身就有利于病害大面积爆发,不该谴责袁隆平,高产是有目共睹的。同意问题在于推广上,不能看哪个品种好就玩儿命的只用这个。以前觉得农药好,就使劲儿用,用出事了,就说农药不好……哎……没有农药,得饿死多少人啊,做人不能没良心啊,冤有头债有主啊亲们~~~

1 1
支持者: 落叶伯爵

看了一下那篇文 通篇说因为生病减产... 在结尾处提了一句 某品牌的先锋XXX可以抗病 已经获得农民青睐.....

文中采访到的 云无心先生 相关百科供参考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667d3dxUPi5dEb_67k_GggogM7c5ons7eSXX5ST4bghIuBixYQyiKcmKYC24CtP94sZH8wn-nC2slVNfdGR11K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3/0524/c363826-21605507.html

哎... 是不是有点像PX模式 身本无毒 身外毒

0 0
据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2014年12月30日出具的《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关于常秀亮举报湖南隆平种业有限公司有关情况的调查汇报》显示,2014年8月以来,该省天气持续阴雨、寡照,气温低于常年同期。 寡照是什么东西?

0 0

唉医药和农业的开发创新,哪个不是在1万条黑灯瞎火路上爬科技树呢?能爬多久,半路上能不能有大惊喜大收获,或是1万条路都是死路,谁也不知道,而且有能力去攀爬科技树的还都是最优秀的人才。至于是为了赚厚厚的利润还是给历史留名或是真的为了地球和平人类未来。重要嘛,不重要了。又是科学家 又是商业奇才还是政治明星还是道德楷模的。人类历史上还真没有。科学家被商业毁被商业捧的无数无数。

0 0

先来连老袁都难免被卷进各类风口浪尖吗~~

0 0

WoliteP植病流行学

2015-04-10 16:21

这个涉及到了大农学里面的植保方面问题了,传统农学在育种学里面追求单一的高产,另一个性状追求的是高抗病性。高抗病性,一般是指对常见的病害表现为不感病,专一性很强,只能对病原的几个小种做到。而到了真正的田间,微生物是很复杂的,又加上气候变化,一旦小种发生变化,会立刻被侵染,也就造成了抗病性丧失。符合病害三角的关系,那就是爆发了。

稻瘟病就是一种多小种,发病条件相对容易,爆发性强的病害。

现在的农学育种已经认识到了植物病害上面的普遍抗性,而不是单一的追求高抗。

0 0

个人认为还是转基因是最终方向。杂交稻的潜力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因为性状不可遗传,也无法通过人工手段增强其自身免疫力。

另外如果手段更先进一些,将杂交稻中优势基因发挥作用的分子机制研究清楚,再用转基因手段控制这些基因的表达,估计也不会招致社会上如此多的反对吧。

0 0

我感到奇怪的是

“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多次向国家农业部上书,要求重新审定超级稻“两优0293”的种植区域。”

难道农民种什么作物,种什么品种的水稻,还要政府和农业部规定?我不种水稻种玉米不行吗?我种水稻不用袁隆平的稻种不行吗?

0 0

完美的生物是不可能演化出来的。人为选择也是如此。主要是在一般的气候条件下,会有增产的目标。这个条件也不是很容易达到的。袁隆平也是有难度的。我还是希望他们这个团队成功。

0 0

隋丽佳是个大傻瓜园艺技术(农业生产:蔬菜、果树、花卉、种子、化肥...

2015-04-11 23:47

产出质量高、产量大的农作物,本身得具有良好的抗倒伏、抗病虫害的特性,还有适宜的温度、充足的光照、充足的水分、足够的空气、适当的肥料等外在因素。

0 0

银铃铛专注大脑十三年,头明显的大了

2015-04-13 09:27

那边px的崩溃还没缓过神,这边另类转基因的失败就让果壳狗们的脸已经被打得有些麻木了。

2 3

明显的推广不当吧

如果袁隆平团队原本就不了解这个稻种容易因稻瘟病减产的问题,那是袁隆平团队的研究没做好。

如果袁隆平团队原本已经知道这个稻种容易因稻瘟病减产,但是推广人员却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导致在稻瘟病异发地区大规模推广,导致大量农户减产、绝收,那么应该追责,要查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的问题,不能让科研人员背黑锅。

谁的责任,谁来承担。在研发、推广、种植这个链条上,不一定是谁犯了错。最好能查清楚,以儆效尤。

0 1

yy2080Fringe科学博士

2015-04-10 21:43

网络上会怎么评论呢?那个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0 2

我们同事他家天天盼望粮食绝收,基本种子一撒就不管了。绝收国家有补偿,有时甚至比卖玉米挣的都多。

1 4

虐鸡狂魔杀鸡技术二段

2015-04-09 17:22
支持者: snail

好一个大卫星!

1 6
支持者: DrWeb

呵呵,天灾,农民素质低不看标签。

这不是在实验室里玩,推到市场上不需要进行风险评估么?

袁隆平和他的团队脱不了关系,这是明显的产品内在质量缺陷。

0 7

商业公司在追逐利润的同时,往往会自以为是的降低对风险的评估或预判,当这种侥幸被外部世界触发,就是这次的超级稻事件还有古雷PX爆炸。

1 9
支持者: 安静的春天

那个新闻我看了 基本排除天灾 就是人祸

种子公司做了两套标签,内外说明不一致

实际很低的抗病性被说得很高,就是这次的主要原因。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