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读名字更倾向于两字为一组?为什么有的名字换个断字方法后读起来十分不顺畅? 没错……我就是针对http://www.guokr.com/article/440496这篇文章……

推荐  (0) | 17人关注关注
16个答案
23 5

在不懂日语的我的印象里,日本姓和名一般本来也是两个字居多吧……不管我这影响对不对,至少似乎可以代表一般中国人的印象。所以自然也会这么读了。

其实比较有说服力的是完全音译的名字。比如“奥斯特洛夫斯基”会被理解成“奥斯特/洛夫/斯基”。这种理解经常是反外语实际情况的。比如我好几年前有一次让一个完全不了解俄国历史的学生读二战名将科涅夫的名字“斯捷潘诺维奇”时,对方就读成了“斯捷/潘诺/维奇”,但是其实“诺维奇”是一个俄语中常见的后缀。除了人名,其它音译名词也一样。比如“斯堪的纳维亚”一般会被理解成“斯堪/的纳/维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会被理解成“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如果我们要求按照图中的斜线来读名字,熟悉这些中文译法的人可以很流利、自然地读出来;而如果我们把加斜线的方式做大幅的修改,人们读起来通常就没那么自然了。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这是与汉语的双音节音步特征有关。从上古时期到中古时期,汉语的双音节节奏特征逐渐加强。我们学古代汉语时会注意到古时候汉语单音节词很多,但是现在大部分汉语词都是双音节的,这一变化就是音步节奏特征嬗变的直接体现。比如古人说“鼠”,后人说“老鼠”或者“耗子”,“老~”这一前缀以及“~子”这一后缀都是为了凑足双音节而存在的。这样的音步节奏深深固化在了汉语使用者的语感之中,所以当我们面对陌生的,不知其意的汉字音节串时,也仍然会按照汉语的习惯,把它按照双音节为主,三音节或单音节为辅的原则进行划分。

10 0

甘肃省代表团藏族代表,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 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

来,你来读读。


4 0

我q842205264数学 物理 化学 理科

2015-07-19 18:55

想起来网上一个冷笑话

【以后玛丽苏小说有素材了啊。男主捏住女主的下巴,眼神微冷,薄唇轻启:“记住,我叫第一帝。”女主:“操你妈会拼音了不起啊!!!”】

2 0
支持者: Bruce-Yu 五色猫

中文中汉字读音基本都是单音节。

日文中汉字读音有音读和训读。

音读是从中国传过去读音,和中文差不多,也基本都是单音节。

训读是他们本名族语言对于事物的说法,借用汉字,一般是多音节,词的发音和文字不一定一一对应。

日本人的名字一般都是训读。有的名或姓只有一个字,但是可能读得老长了。

木(ki)村(mu ra) 拓(ta ku)哉(ya) 姓名音节比3:3

五(go)条(jo)堀(bo ri) 孝(Ta ka shi) 姓名音节比4:3

碇(i ka ri) 真(shin)嗣(ji) 姓名字比1:2,音节比3:2


至于发音和文字不对应的,一般是日语里的固有名词,比如:不知火(しらぬい),单词是一个整体,无法对应字。

不知火(shi ra nu i) 舞(ma i)

日本人取名也会考虑读得顺不顺的。

也有一些奇葩的DQN名,类似中国人的杜子藤,贺赫赫,赵C等。有些很巧妙,有些很坑娃。

比如

光(pi ka)宙(chu) 皮卡丘,比较坑

爱(ra bu)理(ri) 爱用英文love发音,同时又组成lovely的发音。很巧妙。

七音(do re mi) 哆唻咪 也不错

今(na u)鹿(shi ka) (ナウシカ) 今用英文now发音,组成风之谷女主名字。问题是叫这名的娃是男的,坑死。

皇帝 (しいざあ) 拉丁文Caesar的发音,也就是凯撒,在东欧很多语言里也是皇帝的意思,比较中二。

黄熊 (ぷう) 维尼熊,坑

还有死亡笔记的主角名字写成 月,却要别人读英文light的片假名发音。我印象中这是最早 “写作OO,读作XX”的出处,比熊吉的绅士(变态)早几年。


1 0
支持者: 北蓝

念一个字太亲密,念三个字又太疏远,所以还是两个字吧

0 0

日语姓名翻译的时候,不是用音译,而是用他们的假名或者直接“汉字”翻译过来对应。而翻译后的日本人姓氏和名字大多数是两个两个这样的组合,如提到的那个五条堀孝。

当然我们熟悉的日本人名字还有很多,大多数都是这样两两组合,即两个字的姓氏,两个字的名字。所以停顿也自然是两个字一停顿。

但是日本也有很多不是两两组合的名字如竹中 半兵卫、黑田 官兵卫、佐佐木 小次郎、小早川 隆景……,再如早已女 美奈子、大久保 瑠美等。 这样的组合,一般都是姓氏连读,名字连读,中间略有停顿。或者干脆无停顿,例如小泉纯一郎,按说应该是小泉 纯一郎,但是我们播音员貌似都是不做停顿的,也很流畅。就像中文三字名最多,念的时候,不会故意姓的后面略停顿,而是一口气全部读出来。其实你说的“倾向于两字一组”,不过是日文翻译后姓氏大多是两字,所以显得是两字一组而已。而且实际上,日本人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后,的确大多数是两字一组,所以有这种现象不奇怪。

0 0

这涉及记忆分区的问题,我们在接触文字或数字的时候,会自然把他们划分为很小的组件块以便于行记忆和处理。而这其实是发展演化中的现象,古人最早都以一个字自称。在人少圈子小的社会来说还算够用,后来不行了人口增加,特别是中央集权的出现,社会成了很大的圈子。以姓氏区分家族血统,以及增加个体区分度的双重需求,便让我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多数以两字自称。并且这时候开始的精英阶层喜欢别人用字来称呼自己,而这个字也通常是两个字。说明很长一段时间内文化阶层都最终选择了两个字来指代一个人(一个字没有区分度,三个字太复杂社会不友好吗?)。三字姓名的普及可能还是和人口增长不无关系的,中国人口众多而姓氏数量有限还不及日本(超过二十万),随着社会发展我们的圈子也不断扩大,单字名使得一个大圈子里重名概率高出了我们能接受的范围。由于两字名取名较为自由,在不大的核心社交圈子里,重名的可能性就不高了。称两个字不但简节而且亲切(小圈子限定)。

我们的大脑非常善于简化偷懒,这可以看成是一种算法优化在不提高硬件配置的情况下提高处理能力的机制。而人的记忆力有限,这个在数字图形方面有专门的研究,讨论短时记忆的区块上限问题(好像是7左右),不过这个可以另外开贴了。我认为,两字是能完成名字区分功能的前提下记忆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我们的大脑处理起来会比较舒适。 至于日文,我觉得他们比我们更偏向于拼音文字(虽然他们也有汉字,偏向只是相对于我们而言),应该研究音节来和我们对应。

0 0

南边来的钻石菌博物爱好者 业余摄影 学生狗

2015-07-23 14:43

我觉得首先霓虹姓氏两字居多,第二,两字两字读个人觉得纯属喜好问题···上面说的名字基本不了解,但是根据个人习惯断句成“斯捷潘 诺维奇”“斯堪的纳维亚”“克拉斯 诺亚尔斯克”而且你一口气说一个这么长的名字不累么····断一下实际上很正常,多少人说捷克斯洛伐克时在捷克后面断一下的

0 1

大错论点。中国人(起码现代中国人)更倾向于三个字的名字。

非要拿日本人名字说事的话我认为众多X星里面唯独在中国大红大紫的苍井空老师最能说明三字名字符合口语的重要性。

不知道楼主是否在农村生活过,农村人见面都不习惯喊“大名”,通常是叫“小名”。尤其做第三人称指向的时候通常都加上 XX“子”这样的口语字,何故?名字两个字怎么叫都特么别扭!

0 1

来= =你把毕加索的全名两个字一组念一遍= =

保证你不会别扭死

0 1

五条堀教授这个还不算最典型的,流传最广的——应该是不知火/舞吧,有多少人曾经把她名字念成【不知/火舞】的……

0 7

可能是因为我们很少见到三个字的日本姓氏吧。

你看野比大雄,哆啦A梦,梅川内酷,东尼大木,他们的姓氏都是两个字的。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