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税收在古人或者老电影里算苛捐杂税,而在现实生活中是必须缴纳的?

假如有,为什么有些古人或者影视作品里认为是苛捐杂税的项目而我们却不觉得

隐约记得在某版佐罗里,有一个邪恶的家伙要收马蹄站路的税,而现实,大概~~~~~~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高速收费站、

欢迎补充

推荐  (0) | 14人关注关注
13个答案
39 4

橡胶万岁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2016-01-23 16:56

http://www.zdic.net/c/b/10A/287589.htm

如果使用这个定义,那现在的所有税费都是“古人或者老电影”的既定税收之外的。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F6mDwKMxDV75lDxi8mwEkfT__2QBs0QdvapnLEZUu2xQfjXfYqgHerHM41ZcFerGK3bx6EFHcE36QRLAITSKEK

如果使用这个定义,那么现在不在反动统治之下,自然现在的所有税费都不是。

21 0

谢邀。正好今天天冷,没去上班。

最近刚好在看这书

书中对于财政方面有一定的解读

这是万历五年的皇室和国库的收入,这就是中央的正式财政收入,一般指的苛捐杂税,如果以万历年间来说就是不在这个表中的税捐就算苛捐杂税。

其实,苛捐杂税是非常多的,凡是你能想到的,能看到的,能听到的,都有人能想办法要你交税,纳捐。

你举的那个佐罗的例子太小儿科了,比如说我大清吧,何此收你过路费啊。你从办好货准备出门就得先交一下,起厘。起厘交过了,开始出发了,一路上过关斩(jiao)将(qian),到了地方,你把东西卸下来了,还得再交一次,落地厘。

那么路上要交多少钱呢?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但是数量肯定不小,我发个奏折给你看吧


户部剳同前由各到关奉此查原奏内开该关自光绪十九年起,至二十三、四、五、六等年份,每年收银六七万余两不等,二十七、八、九等年份均收银八万数千两,所短税银均经臣部奏明暂免著赔。今该关自光绪二十九年八月初一日起,至三十年七月底止,共征银九万二千七十两五钱九分五厘三毫,较之上届虽多收银六千四百二十一两零,而核诸原是正额盈余仍多短绌,自应划分办理所有该关本届短收税银一万五千八十九两四厘七毫。按三百六十日计算,自光绪二十九年八月初一日起,至三十年二月初二日止,计短收银七千六百二十八两三钱三分一毫五丝四忽。在奏准整顿关税以前,拟请援照历届成案免其赔缴其自三十年二月初三日起至七月底止,计短收银七千四百六十两六钱七分四厘五毫四丝六忽。应著落该关道全数赔缴十成实银以符奏案,仍遵照定例五千两以上至二万两者予限三年赴部呈缴实银,倘逾限不完,定即照例办理。……宪台缕细陈之,查凤阳关例定正额银九万一百五十九两六钱,余银一万七千两,二共应征银十万七千一百五十九两六钱。从前承平之时,长淮千里取之于商者,只有关税一项,利权归一,商人乐于输将,征此十万余金自觉绰绰有余裕,迨遭兵燹,于光绪二年始行复关,维时洋票己行,渐侵税课,厘卡林立,暗阻商情。试办数年,税务难期起色……。关道职司,确务受国厚恩,蒿目时艰,敢不力图报称。无如凤关僻处偏隅,非沿江沿海各关商贾辐辏者可比。每年税课向以粮食为大宗,而年岁无常,收数靡定,已属十分可虑,矧沿淮两岸关卡相望,税厘并征,商人无利可图,往往因之裹足。加以奸商取巧日甚一日,南北杂货归于洋票者殆十之七八。比来各省又复开采矿产,创设公司,开办统捐,纷纷运货到关,均在免税之列。而各处采买官物,奏准免税者每年亦复不少。兼之芦汉铁路上年已造至河南许州,地方商人贪图便捷,将由上海镇江等处运赴豫省所销杂货及由豫省运赴镇江上海等处所销土货,向之取道淮河,应归凤关纳税者,现多改道长江,由汉口铁路转运,以致凤关固有之税层层分占,暗受亏耗,势无底止。关道适逢其会,深以税源短绌是惧,爰就各关口厘定比较,严核功过而于招徕一事,尤复无计不设,无法不施。幸而天助其缘,岁事又皆中稔,所有经征,壬寅(光绪二十八年)、癸卯(光绪二十九年)两届常税连同茶糖烟酒等税,均得征收银八万数千两,而甲辰(光绪三十年)一届所征常税连同茶糖烟酒等税,竟得征收银九万二千七十两有奇。虽核诸原额尚多短绌,而较诸以前各届实已加增不少……。户部原奏,以关税原固有之利征收遵一定之额,如果认真稽征,实收实报,何至征不足额而无溢收,意在重议赔款,藉杜取巧立法至为严明,杜弊洵称扼要,然使征不足额果在吏胥之中饱,商贩之绕漏,监督稽征不力?则上干严谴自无可辞,惟凤关现在税务节经认真整顿不遗余力。复关已三十年,关道历过多任,岂尽全无天良,而税课卒未能征复原额者,其故实因利权种种旁落,人力难施,未可与承平之时相提并论也。且商人请领洋票已在海关纳税,即矿产统捐等类,以及改由铁路贩运货物,亦在起运处所完过税厘。在大部通盘筹划绌于此者,固盈于彼。若但责关道重赔,试思关道既经竭力稽征,毫无弊混,从何筹款弥补?则自爱者惟有洁身而退,不肖者又必别筹生财之方,将有不堪问者也!况复关以后征至五万九千九百余两即可邀免著赔,十二、十三两年均系如此。倘恃有免赔成案,希图取巧,则每年照此银数报解,当不致上干部诘。乃逐年均有加增,上届则征至九万二千有奇……。自光绪二十二年起,初次报解之数只有一万三千余金,此项银两既非额征之数,解多解少无关考成,每年照案报解似亦未为不可,而近年则解至三万三千有奇,盖因清厘一项系解司凑偿洋款之需,但能尽力,多解一分即多济公家一分之急。天良难昧,尚不忍隐匿丝毫,何况正项税钞敢蹈征多报少之弊。此又经征关税实收实报,不敢稍有取巧之明证也。关道更有陈者,假使凤阳关税仍似从前定额之时,每年只解税课一项,此外别无解款,则因整顿关税责令照额认赔,似尚易于为力。现查凤关除税课外,每年筹解司库协济要需之款,尚有节省外销杂税,公费拨还洋息(从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十二日奏折中知是给俄、法、英、德的)银六千五百九十余两。又二十九年起,筹凑新案赔款银一万两(庚子赔款)。又上年起,认解报效归公助饷银三千两,连同清厘三万余两,统计每年解司约共银五万两,以外是正税。虽未足额,而以解款合而计之,每年已共解银十四万有奇,较诸正额盈余银数实溢解银三万数千两,其海分司每年代征盐船料税三千两上下,尚属另款存储,备凑京饷,未经并计在内。以凤关一隅之地,而解款如此之巨,实已筋疲力尽,不留余步。现如执定原额再行著赔,值此厘剔尽净之秋,无论为数多寡,委实难于措缴。再四思维,惟有仰恳……免其著赔


这是光绪三十一年张成勋的奏折

7 0

你看啊,

凡是过去没收过的税种,都是苛捐杂税~~

凡是纳税者覆盖面宽的,都是苛捐杂税~~

凡是纳税者不能偷逃的,都是苛捐杂税~~

总而言之,苛,是我觉得你收得多~~

言而总之,杂,是我觉得你收的细~~

6 1
矮个子的渔夫

民国以前都很少见的,比如17%的增值税,教育附加,所得税,土地税,房屋税,消费税,车税,燃油税,三峡税,残疾税.............

其实民国是和世界接轨的:

增值税:盈利就交税,哪国哪时都一样。

所得税:有人交,有人不交,民国也一样。

土地税,房屋税:民国城市里都交,农村土地必交税,房屋不一定。

消费税:高档消费品哪国都交税,民国也一样。

车税:汽车哪国都交税,民国连三轮车,黄包车都交税,自行车还缴税呢。

燃油税:一样,哪国都交税。

民国还有“人头税”,不管什么情况,是穷是富一律交,太公平了。而且有的地方还预征二、三十年。

.............老人都说国民党税多。

只是劝告,说话落笔要谨慎,这样少吃亏。

3 0

记得家里爸妈说小时候听老师讲说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喝水都要交钱

当时觉得真是苛捐杂税

然后现在我们也要交钱了。

1 0
支持者: 坏小子

高速公路收费和收税,是两回事好么?

0 0

我觉的主要还是个交的起交不起的问题,挣五毛叫1块,啥税都是苛捐杂税。

0 0

税种总体上来说是更多了,是因为生产关系和科技水平都进步了,古人就算想收也没法再电、互联网领域收税啊。

税收是一种再分配的手段,也是实现社会公平的必要举措。

收什么,收多少,怎么收,留给经济学家去研究,政客去做决策。我记得曼昆的《宏观经济学》对此有所论述。

0 0

开个小店,都得孝敬工商局、公安局、消防队、卫生局....

1 1
支持者: 咖喱棒

年轻人,活着不好吗?不要总想着搞个大新闻

0 0

超级坏猫喵星通信工程师

2016-02-02 08:06

。。。难道没发觉发改委汽油不降价的原因就是。。。你加油的时候我们没收你油钱么。。。。

1 11

延续下来的税种可能也就人头税和盐税、茶税比较久远,营业税也还好说。农业方面粮食摊派一直存在。

除了这以外的税种大概二三十种民国以前都很少见的,比如17%的增值税,教育附加,所得税,土地税,房屋税,消费税,车税,燃油税,三峡税,残疾税.............

现在CN人“不觉得”是因为纳税主体是企业,而不是个人,平坦到个人的话,每人的收入有大约50%要交税赋。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