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中世纪的画为什么这么有喜感?


比如说,那个头上被插了刀还那么开心的是怎么回事?脸大如饼又是怎么回事?不穿衣服只穿鞋呢??心脏被插一刀那么淡定呢?看见拉琴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一个圈??

推荐  (4) | 31人关注关注
10个答案
227 2

翁昕艺术经纪人

2016-04-28 17:30


这些图片和调侃均来自一个叫做“中世纪反应”的推特用户。他将很多中世纪的手稿插图中截取出来,并配上和插图完全无关的笑话,二者相结合,产生了非常幽默的效果。不过,笑过之后,有一个问题呼之欲出:

“这些手稿当初是做什么用的?难道真的是笑话书么?”

如果是的话,那这真是非常奢侈的笑话书——肯定不是我们能随便在杂志摊上买到的那种。在中世纪,制作一本抄本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用来书写的纸张大多是羊皮纸或者牛皮纸。尽管在哈利波特的故事中,羊皮纸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材料,但实际上,在中世纪乃至后来到了文艺复兴,羊皮纸依然是颇为难得的材料。纸匠首先要将动物的皮浸泡在柠檬水或者石灰水中数周,将软化后的皮上的毛刮干净,再抻平晾干,最后切成小块备用。

19世纪的工人在制作羊皮纸

有了纸以后,负责抄写的艺术家(通常是若干名,有人负责抄字,有人负责画画)先根据要抄写的内容将羊皮纸打好格子,然后再逐句抄写。画家所画的插图,制作工艺则比较像去年特别流行的减压游戏——《秘密花园》,艺术家需要先用黑线勾边,然后再上颜色。只不过,和我们不同的是,由于材料极为昂贵,制作周期又长,恐怕给这些书来上色不会帮助艺术家减压了——尤其是在填那些需要使用黄金叶子来上金色的部分的时候。

但是我们还是要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既然他们花这么大力气,这些插图为什么不画得严肃一些,而是看起来这么搞笑呢?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要比想象中的难得多。咱们之前上学的时候,学到中世纪曾经说:“中世纪是黑暗的一千年,文明倒退的一千年”。这个论断现在看来可能欠妥,但中世纪之所以一度给人们这种印象,恰恰是由于我们对其所知甚少。直到现在,历史学家也很难解开很多中世纪的谜题。我们所能解释清楚的,终究还只是一小部分。而史料的缺失,很大程度上就导致了这些抄本在我们眼中看起来非常搞笑。

举个例子。咱们小时候可能听过《二十四孝》中“卧冰求鲤”的故事。主人公王祥的母亲朱氏生病,想要吃鱼。可是此时天寒地冻,无法垂钓。孝顺的王祥便干脆脱光上衣,卧在冰上,指望把冰化开钓鱼。结果,冰突然咔嚓裂开,有两条鲤鱼蹦了出来。周围邻居都说,这是王祥孝心感动上天所致。

故事并不复杂,但是如果不知道这前因后果,直接看下面这幅画的话,恐怕很难自圆其说:

《卧冰求鲤》的故事

如果硬要瞎掰,只能说是“只恨我露两点太性感,连鱼都破冰来看”。但是,知道故事的人,可能一看就说,“喔,这个是‘卧冰求鲤’。”并不会觉得多么离谱或者好笑。这就是语境缺失与否的巨大差别。

因此,不光是中世纪手稿,我们在看待任何一件艺术品时,语境都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何很多艺术史学家坚持认为,艺术品不应摆在灯火通明的博物馆,而是应该尽量努力保留在其原本所在的位置——一件描绘基督的作品,离开了它所在的教堂,很可能就失去了一些只有结合当地环境才能发现的信息。

于是我们回过头来看文章开头的那两个倒霉蛋。头上插刀的那幅图,出自《马内塞古抄本》,作于14世纪。这套包含了138幅插图的抄本的主要内容为德语诗歌。画面中被插死而面带微笑的小哥,是吟游诗人莱因马尔·凡·布莱内伯格(Reinmar von Brennenberg),为德国的莱根斯堡主教服务。毫无疑问,被单刀插头而死对谁来说都不可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在这个地方,小哥面带微笑很可能是因为,他相信他死后必定会上天堂。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死就不是什么“感觉自己人生快完了但还是只能强装出微笑”,而是一段阳光明媚的新生的开端。

《马内塞古抄本》插图

然而,对历史学家来说,研究做得越多,遇到的问题越多。虽然上面的推论可能成立,可是学者发现,莱因马尔·凡·布莱内伯格这个名称并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就像日本的制刀匠村正家族,会一直沿用“村正”这一名称(品牌),无论是家族的哪一代成员当家,做出的刀都是“村正做的刀”。布莱内伯格家族之中,最有名的诗人是莱因马尔“二代目”,按说画面中画的应该是他,可是他并非被人谋杀,反而是他的儿子“莱因马尔三世”是遭遇了血光之灾。这里面有何种蹊跷,究竟是写书的人搞错了,还是另有玄机,我们便不得而知了。

另外一位倒霉鬼,被利剑穿胸的国王一样的人物,是摩押王伊矶伦。和刚才那个故事不同,这幅图中的主角,恰恰是右边的刺客。他们的这段故事,见于《圣经:士师记3:15-31》,《士师记》讲的是上帝的子民如何受苦,而上帝如何派遣救世主——也就是士师们,来拯救信众的故事。

在这段故事中,信仰上帝的以色列人被摩押王统治,生活十分困苦。上帝派了以笏前来。以笏拿了以色列人送给摩押王的礼物,见到摩押王后,以笏说,我有一件机密的事情跟您禀报,请让周围人回避一下。国王万没有想到,以笏是个左撇子。因此当以笏用左手抽刀刺向大腹便便的国王时,国王根本来不及反应。

“(剑)刺入王的肚腹,连剑把都刺进去了,剑被肥肉夹住,他没有从王的肚腹拔出来,且穿通了后身。……这样,摩押就被以色列人制服了。国中太平八十年。”
(士师记 3:21-22,30)

所以,画面中国王淡定的深情,恰恰是为了体现他“来不及反应就被刺死”。对于抄写宗教手抄本的艺术家来说,接近原著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自由发挥。

除了被调侃的这幅图,摩押王在别的艺术家笔下还有别样的神态,但死法都是一样的。

(上图来自网络)

当我们行走在世界之上,会看到很多和我们当代人的常识相悖的艺术作品。比如在巴黎圣母院左大门边,有一尊手捧着自己被砍掉的头的圣德尼像。这位圣徒曾是巴黎主教,在约公元250年的时候被罗马皇帝斩首处死。据说他殉教之后,依然捧起头颅,继续传教,直到走出十公里后才气绝身亡。

这故事听起来可能比较离谱。但实际上,这和大冬天脱一个光膀子趴在冰上得鲤鱼的离谱程度差不多。重点都在于后面的这个寓意。不管是孝心也好,信仰虔诚也罢,这些寓意是艺术家在创作时候的重点。如果大伙儿在外面看到了觉得有意思的艺术品,开怀一笑自然无伤大雅。如果能够引起您对艺术的好奇,继续挖掘,找到背后的故事,一定会另有一番收获。

愿大伙儿的每一次行程,都有一件让我们哈哈一笑的作品在某个角落等待着。

34 1

vipfavor知识产权行政代理从业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选者

2016-04-28 19:30

楼上高票答案已点赞,答案富有知识性和趣味性,非常经典。

现在扯个淡,搭个楼。

欧洲中世纪艺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试图用新的手法来表现抽象的灵魂和对宗教的虔诚,而不在乎所画的形象是否真实生动。”故有的作品显得抽象,古怪,不够自然和谐。

简单的说,中世纪绘画的基调是,宗教和信仰;文艺复兴后的风向则变为,自然和人文,其中自然这一部分延伸出科学。

26 1

在题目中的画粗略的可以分为中世纪早期和文艺复兴之后两个时代的画,画得很粗糙的、比例明显不协调的幼稚园画归为中世纪早期,画得精细写实的归为文艺复兴之后的。

首先说中世纪早期的背景,古希腊的艺术成就非常高,古希腊衰落之后,古罗马在一定程度上承袭了古希腊的艺术,但罗马是个实用大于艺术的帝国,总体来说罗马并没有承接并超越希腊,在罗马帝国末期由于蛮族入侵,连连战乱,社会退行凋敝的很厉害,很多艺术在西欧就此断掉了,失传了。艺术是个精神消费品,只有很富裕的社会,城市化率很高的社会才养得活艺术家,在吃饭活命都难的中世纪早期老艺人的手艺没人继承,古典艺术在西欧就此断绝了。古罗马的艺术在拜占庭帝国得到了保留,但基本停滞不前这是题外话。

并不是只要人够天才,提笔就能画出达芬奇那样的画。雕塑、绘画都是需要经过系统的训练,学习技法,经年累月的练习才能画出精细写实的画。在中世纪早期,没人知道怎么画画,光线的明暗、物体的比例、透视、人体解剖这些他们都不懂,想把一件物品画的写实太难了。所以中世纪早期的画都像幼稚园的水平。另外,为什么画里的人都在微笑?画人脸是很难的,特别是有表情的人脸,在中世纪早期,水平普遍不高的情况下,学徒只要学习一种画脸的范式即可,所有人都画一种表情,这样既让人能画出及格的画,也不会错。

在中世纪早期,书写和绘画大多都是教士掌握的,大部分的人都是文盲,绘画也多是为布道传教服务的,总体社会需求也不高,所以发展的也比较缓慢。这也是中世纪早期画水平低下的原因之一吧。

文艺复兴之前欧洲经历了数次大的瘟疫,人口锐减,空出来很多荒地,农民的剩余粮食就多了,可以养活很多不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欧洲的城市化率当时是比较高的。社会分工细化之后,就产生了一批财主,财主有钱了就愿意花钱买艺术品,艺术家们就有了广阔的市场。来自教会和贵族的订单源源不断,艺术的发展速度也是空前的。如果说以前教士给教堂画画叫计划经济时代,文艺复兴之后就是市场经济了,市场经济总是发展的更好的,为了争取订单艺术家们都不断磨练技艺,努力把画画得精细写实,为此他们研究构图、人体解刨、光线明暗等等。在马萨乔发明了透视法之后,绘画艺术又上了一个台阶,随后诞生了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等一大批祖师级的大家。社会富裕,养得起艺术家,年轻的学徒在老画家的画室里得到了很系统的学习,新的风格,新的技法都在一代一代的不断累积和发展,所以文艺复兴之后的画看起来就很精细美观,跟中世纪早期就是一个幼稚园一个研究生的差别。

最后回到问题,为什么有喜感?中世纪早期的画都是画得水平不高、比例失调产生的喜感。文艺复兴之后的画,只是旁白让一副画的局部产生了喜感。

回答完毕。

16 0

Yulywong啥都想知道

2016-04-28 21:46

按现代人的思维,中世纪插图奇葩多了去了

8 1

“再买包就剁手”

刷微博看到一幅图(作者是角上水印

1 0
支持者: 123010040qq

瞬间觉得被脑补了一下西方中世纪文化。。。。

0 0

最后的那个,圣丹尼斯。法国世界杯决赛赛场,就是以他命名的

1 1
支持者: Pinocchio丷

把脑袋端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2 4

GZ4M各种业余爱好者,某镇守府提督.飞行员兼坦克车长....

2016-04-29 07:32
支持者: Zphiroude Pinocchio丷

抱歉我笑点高。。。真的笑不出来

0 7

蓑雨吟想当圣母的键盘侠

2016-05-01 18:16

真的很恶心 婊 这个字... 怎么没有对应的一个字侮辱男性的?

译者能别跟这种邪风吗?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