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公交推夏季女性专车了,除了日本,还有哪些国家地区有女性专车?

4月26日开始,郑州市公交三公司3车队906路公交车,推出夏季女性专车。每天的早上7时30分和下午4时30分的交通高峰时段,分别发一趟女性专车。该趟专业只让女乘客上车,男乘客可乘坐跟随其后的另一辆906路公交车。此举一出,立即引来众议,大多女士认为此举“贴心”,但一些男士却对此不满。

http://news.qq.com/a/20160428/001967.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推荐  (0) | 31人关注关注
29个答案
22 1

becky呆Vet,PhD in Animal Scienc...

2016-04-28 16:04

谢邀~呃,不过我自己并不知道除了日本以外还有哪有女性专车哎……

在欧洲似乎没怎么见过,可能是欧洲本土人(至少表面上)绅士范比较重,电车痴汉比较少……特别我在的北欧几个国家基本算是女权国家,感觉女性挺强势的;然后估计因为冬季黑暗漫长,人都挺内敛;而且大家都有车,在大城市乘坐公共交通的人虽然不少但绝对没有国内那么挤,想做个痴汉似乎也不太容易……所以大概压根就不需要吧_(:з」∠)_

去查了下维基关于女性车厢的介绍,大概是这么说的:

1. 起源于日本,大概2001年正式运营。

2. 俄罗斯、埃及、墨西哥、巴西、菲律宾、以色列都有女性专用车厢。

3. 马来西亚和印度不光有火车的女性车厢,还有女性专用taxi。

4. 英国、韩国、印度尼西亚及中国台湾曾经有过,后来废除了。英国现在又想重新弄。

5. 泰国有女性车厢,也有像郑州这样的女性专用bus。

6. 捷克12年开始有女性车厢,但饱受争议,不知道后续如何。不过我表示我14年去的时候木有听说有。

以上,大概是扫了一眼中文、英文、日本版维基综合得出的。看得不仔细,有错误的地方请指正。

20 0

橡胶万岁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2016-05-02 18:02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txz160502.html?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日本“女性专用车厢”的百年沉浮史

最近有一个视频在网上传得很火:河南郑州首次推出“女性专用公交车”,一位郑州大爷因无法乘坐十分生气,拦车发飙:“你这是歧视男人!男人咋啦?男人低下一等你们别要男人!”

看 到大爷愤怒声讨“女性专用车”的样子,我忍不住乐了:因为就在不久前,在日文推特上,也有一位认为“女性专用车厢”是歧视男人的日本大爷,身穿印刷着[女 性専用車は法律上は男性も乗れます](女性专用车在法律上男性也可以乘坐)几个黑体字的黄色上衣,勇敢地坚持乘坐日本电车的“女性专用车厢”并摄影上传。 这位日本大爷在推特上说:“作为男性,我乘坐‘女性专用车厢’,为减少其他车厢的混杂度、保证其他车厢的平稳度,做出了足够的贡献。”为了防止被女性乘客 误会成痴汉(即中文里的“色情狂”“流氓”。下面文章里继续使用“痴汉”一词),日本大爷还随时摄影,自备证据以防万一。电车乘务员找他讲道理,日本大爷 拿出法律保护自己:“我违法了吗?日本哪一条法律规定:男人不允许乘坐女性专用车厢?”

乘坐女性专用车厢的日本大爷

这 位顽固的日本大爷在推特上被人视为一个变态的家伙而遭到批判,也有人传说他是日本的网络右翼。不过不管他是什么人,这件事让我开始对日本的“女性专用车 厢”充满好奇,于是开始查找相关资料。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很有料: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居然早已拥着百年沉浮兴衰的悠久历史。

日 本第一次出现“女性专用电车”,是在1912年明治时代的东京。当时有不少花季年龄的女学生乘坐中央线前往沿线的女子学校。于是这条线被人称为“花电 车”,有男校学生故意趁电车高峰拥挤时与女学生们同车厢,给心仪的女学生们递情书或写纸条。时任日本贵族学校“学习院”院长的乃木希典,也曾投诉说学习院 的女学生在乘坐电车上下学时,曾在电车上遭人非礼。于是,为了严肃风纪,日本首例“女性专用车厢”就这样诞生了。不过这节“女性专用车厢”出现没有多久, 又很快消失了。

明治时代东京街头的有轨电车

1920 年也即日本大正8年,为了给家庭主妇们外出购物提供方便,促进商品销售,当时的神户市也曾推出过“女性专用车厢”,但也很快销声匿迹。稍微长久一点的是神 户女学院包租的“女性专用车厢”——神户女学院是西日本的女子名校,为了遵守女子学校风纪,保证女学生们的纯洁性,神户女学院曾经在昭和时代的1933年 至1937年这五年之间,为女学院的女学生们包租整节车厢,作为神户女学院女学生专用车厢。

现今保留的明治时代有轨电车

1947 年战后,东京的交通重新变得拥挤,高峰时间的电车使用率甚至高达300%。为了保护力气弱小的妇女儿童,东京中央线再次推出了“女性儿童专用车”。这一次 的“女性专用车厢”断断续续坚持到了70年代初才终于再次消失。当时,宣传妇女解放的日本女权主义们刚刚在东京召开集会,见到“女性专用车厢”感到十分别 扭,非常不愉快。认为所谓“保护女性”与“歧视女性”不过一纸之隔:弱者才需要保护呢!特意为女性弄个专用车厢,就是明摆着将女性当成弱者对待,这不是对 女性的歧视还能是什么?歧视女性——在文明社会里,这可是个相当严重的词。铁道公司当然不愿担当这么大的罪名,于是,为了证明女人真的不是弱者,为了证明 真的没有歧视女性,“女性专用车厢”再次从日本消失了。

战后日本女性首次参加选举

转 眼到了80年代末,大阪御堂筋地铁线发生的一起恶性事件震撼了整个日本社会:1988年11月,在深夜的御堂筋线地铁车厢内,两名痴汉在对女性非礼时,同 车厢的另一名女性勇敢地发声制止,结果令痴汉怀恨在心:在一处建筑工地附近,女性被两名痴汉报复性强奸。两名痴汉最后虽然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但此事在日 本社会引起了公愤,许多民间的女权保护组织开始相继成立,呼吁保护女性权益,呼吁“为了防止痴汉犯罪,务必设置女性专用车厢”。但因为有上述的“保护女性 与歧视女性不过一纸之隔”的前车之鉴,这次铁道部门的反应非常迟钝,回答说“现状不可能”。因为按照女权主义者们自己的说法,即使设置“女性专用车厢”, 也无法避免性骚扰、性犯罪,更何况还很可能会再次被认为“歧视女性”。因此,不设置也罢。

大阪御堂筋线地铁

最 后出面来解决“女性专用车厢”问题的,是日本的国土交通省。1999年,日本政府制定并公布了《男女共同参画社会基本法》,这部基本法的大致内容,就是提 出了男女应该在男女平等、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共同分担社会责任。通俗易懂地说,就是日本是个多年来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但是进入90年代后,日本开始经 济不景气,又同时步入超高龄少子化社会,一直负责“男主外”的日本男人开始力不从心了,于是日本政府呼吁“男女共同参画社会”,希望日本女性不要老是赖在 家里,而应该积极参入社会,参入议会、参入地方自治,帮日本男人多分担点社会重担。

男女共同参画社会讲座

既 然希望“男女共同参画社会”,社会也应该多为女性打开方便之门——出于这样的考虑,日本的国土交通省多次召开会议讨论,又多次进行社会问卷调查,在获得大 多数人的赞同认可之后,开始在深夜与早晨的上班高峰,重新设置“女性专用车厢”。这一次,日本的女权主义者似乎没有再对“女性专用车厢”大声说三道四。仔 细想想也没什么好说三道四的:尽管“保护女性”与“歧视女性”不过一纸之隔,但只要隔着的这张纸没有被捅破,“保护”与“歧视”就依旧处于不同的空间维 度,依旧存在着质的区别。

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

但 是,这次日本的男权主义者不答应了。这儿要说明一下:我此处说的“男权主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男子主义”也不是男权制意义上的“男权主义”,而是如 同我文章开头所介绍过的那位日本大爷一样,认为自己作为男人受到了歧视,要奋起维护男人权益的一种“新男权主义”。这个“新男权主义”与认为自己受到了歧 视要奋起维护女人权益的“女权主义”拥有相同的血缘,鉴于这种“新男权主义”出现得比“女权主义”晚,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属于姐弟关系。

日 本的新男权主义们对“女性专用车厢”感到十分别扭,非常不愉快,说:“女性专用车厢”是个什么鬼?这不是明摆着歧视男人吗?为了防止痴汉?这样一来,我们 所有正直勇敢温柔善良的男子,岂不是都被当成了“痴汉后备军”?到底谁骚扰谁啊?在车厢内跟女性挤在一起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收缩自己的双手双脚大气不敢出, 嗅着女人们的化妆品臭味,我们虽然感觉很恶心但依旧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努力保持谦谦男子风度好不好!

性 骚扰、性侵犯、以貌取人、以性别断定人的工作能力并决定人的工作待遇,这一切社会恶德,理所当然地令女权主义者们认为自己受到了歧视、遭到了凌辱、得到了 不公正不公平的对待。但新男权主义们也有自己满腔的冤屈与苦水,而且,随便找来一个说给大家听,那都声声是血字字是泪。

就 还说痴汉犯罪吧。在日文中,除了有“痴汉受害”的说法,还有一个说法叫做“痴汉冤罪”。所谓“痴汉冤罪”,就是指没有耍流氓而被指控耍了流氓并被冤枉判有 罪。1996年之前,被指控为痴汉,必须要有科学鉴定、目击证据等,所以有些痴汉即使犯下了性骚扰罪,但因为证据不足,女性被害者无法起诉。这种情况在 1997年之后开始发生变化:97年之后只要有受害者的指控证言就可以起诉痴汉犯罪,如此一来痴汉受害的起诉激增。但根据日本“全国痴汉冤罪辩护团”的报 告,1998年以后,至少有30件痴汉冤罪事件发生,到2000年之后,痴汉冤罪几乎成为了日本的社会问题。

在 日本最著名的一个“痴汉冤罪”事件,是发生在2005年JR横滨线电车上的痴汉冤罪事件:一位拥有妻子和两个女儿的温馨四口之家的公司职员——为保护个人 隐私,在这儿就暂且称这位公司职员为“电车太郎”吧:一个普通的早晨,电车太郎和平时一样乘坐拥挤的高峰电车去公司上班途中,突然被站在自己前方的19岁 女学生抓住衣袖,大喊“痴汉”。因为被女学生认定是痴汉,电车太郎当即被逮捕,并关进拘留所30多天。律师对他说,有两个选择:

1、承认自己是痴汉,并赔偿对方5万日元,此事了结。

2、坚持自己清白无辜,将起诉立案,接受法庭判决。

电车太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他相信自己,也相信法律。自己没有痴汉犯罪,法律会还给他清白。

电 车太郎的妻子也相信丈夫是清白的,电车太郎的两个女儿也相信爸爸决不会干出痴汉那样可耻的事。为了拯救陷入官司的父亲,妻子和女儿们一起在父亲上班乘坐的 JR横滨线来来回回共计近100次,沿途散发了2万多份传单,希望能够找到一位在同一天乘电车的目击证人。在妻子和女儿们的努力下,终于有一位目击证人出 现了,但证词却对电车太郎极为不利:那位证人说的确亲眼看到电车太郎将手伸入女学生的内裤里……这样的证词,让电车太郎一家子全懵了!当时,负责这一事件 采访的新闻记者,以及电车太郎的声援者们,都曾按照目击证人当时所说的站立位置,进行现场复原调查,发现目击证人所站立的位置,根本无法看到公司职员的左 手。显而易见,目击证人如果不是记忆错误,就是在说谎。但是法庭接受了目击证人的证言,将电车太郎的痴汉罪,升格为“强制猥亵罪”,判处1年半的有期徒 刑,并驳回上诉。

电车太郎为了坚持自己的清白,没有选择花5万日元来息事宁人,而是选择花 1000万日元打官司。尽管电车太郎赢得了社会乃至媒体的理解与同情,但是,他最终失去了工作和自由。电车太郎错估了一点:法庭上不讲人品,只讲证据。他 虽然是清白的,但却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就像恶魔的证明一样:当你的灵魂让渡给了恶魔时,你永远无法拿出证据向恶魔证明灵魂是属于你的。恶 魔的证明,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无法完成的证明。选择起诉立案的电车太郎,最终十分不幸地掉入恶魔的证明这一陷阱——因为他永远无法自证。

这件著名的“痴汉冤罪”,后来在2007年被导演周防正行改编成电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尽管如此但我没有干),电影通过痴汉冤罪事件,深刻揭露日本裁判制度所存在的巨大缺陷,在同年度的日本电影金像奖中囊括11项大奖。

再现2005年横滨线电车猥亵案的电影《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

2009 年,一个名叫“通勤电车环境向上委员会”的团体,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做《女たちよ、女性専用車両に乗れ!》,翻译成中文,意思就是“女人们,坐你们的女性 专用车厢去!”从这本书所罗列的内容,基本上可以判断这是一部“新男权主义”作品,因为书中诉说了身为男人的种种不幸。如:善良的男性职员是如何无比辛酸 地接受通勤电车上女性乘客怀疑的目光;恐怖的“痴汉冤罪被害”如何令纯洁的男人们内心蒙上无法计算的巨大阴影等等。这本书从“女性专用车厢”一直谈到“男 性歧视”与“男性人权问题”,最后发出呼吁说:女人们,坐你们的女性专用车厢去!我们也不想跟没有教养的女人们共用一节车厢,我们不想被敌视、不想陷入痴 汉冤罪的地狱。我们要争取身为男人的人权,我们要求男女平等,要求拥有“男性专用车厢”……

有许多男性读者在看完这部书之后,纷纷在日本网站上留言,其中有一位读者这样写到:

“读后是严重的疲劳感,整整三天我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15 1

灵修动画师,策划文案

2016-04-29 11:07

这种女性转车或者专门公寓,总让我联想起种族隔离。

13 0

Yebai人机互动硕士在读

2016-05-02 02:37

一对恋人刚刚看完电影坐公交车回家。来了一辆女性专车

姑娘:有点累想先回家,你坐下一辆吧

爱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7 0

只要一辆女性专车设立的同时设立一辆男性专车

所有

公交地铁火车飞机轮船客车

全分男女

我都没意见。

10 3

公交公司的善意、女性的拍手叫好、男性的不满已然让“女性专车”的开行陷入矛盾漩涡。其实,作为男性,展现的应该是大度和宽阔的胸怀,对公交开通“女性专车”不妨多一些包容和理解。本来,“女性专车”就无关“歧视”,只不过是公交公司在夏季采取的一种人性化举措,关怀的是女性群体,保护的是女性的私密空间。

  要知道,到了夏季,女性乘客大都穿得比较淡薄,尤其是年轻人,穿超短裙、开领衫、露脐露背装的较多,在拥挤的车厢里,确实容易遭遇咸猪手。再者,二孩政策放开后,准妈妈也相应增多。事实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妈妈在公交上给宝宝喂奶而“走光”的画面。

  为女性提供专用服务的做法并不新奇。在国内,武汉地铁就曾设女性专用候车区。而在日本的地铁站,几乎都有女性专用车厢,只准女性乘坐。如果有故意不遵守规定进入车厢的男性出现,地铁的工作人员会上车阻止。可以说,在防范性骚扰,保障女性权益方面,这样的探索值得鼓励,我们更应该理解女性出行的普遍焦虑。

  当然,开通“女性专车”并非防范性骚扰的治本之策,实则是一种权宜之计。根本上而言,性骚扰的存在显示了性别权力的失衡,因此,还需要把性骚扰纳入妇女权益和性别平等的概念框架,建立完善均衡性别权力的政策及法律机制,推广公共防范性骚扰等教育,强化对性骚扰行为的打击和惩处力度,从而凝聚尊重女性权益的共识。

6 0

我想问一句:可以带小男孩上车吗?那么小孩也算女性?

这个东西有待商榷

6 0

这跟 右转&直行线 是一样的道理,明明右转线畅通无阻,可是有些直行的车非得从直行专线并到这条线上来,搞得后面一溜都动不了。

(明明都有专车了)

(明明是谁)

8 4

照理说……是有需求才会有供应吧……也就是说……郑州的痴汉现象有那么厉害到要和日本看齐么……

4 0

一名男乘客下班过于疲乏,上了女性公交,被女乘客轰下去,于是发生了轰轰烈烈的男性平权运动。柙柙

3 1
支持者: Wyborowa 王振楷 Topp

以前看过一篇日本关于女性车厢的短文(试卷的阅读材料...),说最初设这个东西是为了防范痴汉行为,在女士中获得普遍好评,但同时在男士中也得到不少支持。原因是列车上时不时会发生痴汉冤狱,一个大男人就算什么也没做,一旦被告发是痴汉,怎么都说不清,影响也很不好。设这么一个车厢,一定程度能减少这种情况。

2 0

伊朗公交车是把车隔成两半,男女分处

2 0
支持者: 超级吃货 素食者

对这个事不持立场。

但是,那些认为此事对男性权益没有影响的人是什么逻辑?公交资源是有限的,拿出一辆车来做专用,相当于男性就少一辆车,虽然会分流部分人流,但总体上男性会更拥挤。

所以:请不要立场决定逻辑,不要为了证明自己的立场,就无视自己语言中的漏洞。那样只能是一粉顶十黑。

1 0
支持者: Wyborowa

化个美妆,换身女装,戴个口罩,女性公交照样坐,你们说呢?

人家也说了,早晚高峰期间各开一班,只要能够保证车辆运力被接近最大化地利用了也没啥可说的,如果浪费了公共交通系统的运力那是得不偿失的。

2 1

scythe7三只脚的猫

2016-05-03 10:10

因为要两辆一起开,所以可用公交车辆有限的情况下,车次减半,间隔时间加倍。

如果女性比男性多得多,那么后车就依然是混坐

如果女性比男性少得多,那么前车空置浪费现象就会严重

公交上抢座最严重的谁都知道是大妈,当她们抢不到汉子的座,自然是去抢孕妇的座。

最后,从男性角度,女性角度,车管角度,社会公益角度,都是百害无一利的事儿,为啥就成了呢?


突然想起,是不是穆斯林提议的?

3 3

那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变性人能上女性专车吗?还是也要有各自专车?

0 0

有待讨论,在某播被X之后,会不会有越来越多的痴汉控制不了体内的蛮荒之力

0 0

真正的没有性别歧视的时候是当所有人都不会以此为关注点的时候

0 0

其他地方写着 男 女 的基本都是公厕。从此在郑州这里还可以是公交站啰

1 2
支持者: zhuy_32965

如果可以因为女性专车的出现而名正言顺的拒绝女性乘坐非女性专车,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0 9

但一些男士却对此不满


且不说这个车利弊如何衡量,这些男士,你们暴露啦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