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里这一句的翻译对吗?

最近在看《论语》(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9年11月第三版),看到“里仁·二十六”的时候,有这么一句“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文中给出的解释是:“侍奉君主进谏次数过多,就会遭到侮辱;对待朋友劝告次数过多,就会被朋友疏远。”

我对于这个解释不是很能理解,于是去网上查了这句话的翻译,都大同小异。这是要劝诫臣子朋友少说话,少建议吗?因为不想被疏远被羞辱,看到君主和朋友做错事情了不劝告、少劝告,这不是忠臣、仁者该做的事情吧?

我查了一下《新编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事”字和“朋”字,是可以用作动词的。那这句话能不能翻译成:“侍奉的君主太多(像吕布一样频繁易主的臣子),就是一种耻辱(因为作为臣子不够专一、忠诚);交结的朋友太多(像大街上随便一个人开口都叫你“兄弟”),那朋友的关系其实也是疏远,不亲近的(如果我随便叫一个人都是“兄弟”,那“兄弟”这个词也就掉价了,“兄弟”间也不都是那么亲近)。”

我觉得这样翻译的话,比较符合我们日常的经验,也符合孔子提倡的“忠”。不知道我的这种解释可不可以,请大神赐教!!

在果壳看到@清洁工的很多回复,学到了很多。希望您能抽个时间赐教一下,非常感谢!


推荐  (0) | 3人关注关注
2个答案
23 0

你看到的版本上的翻译,其实有点意译了,但是大意是没错的。《论语》上反复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所以这句话其实不难理解。比如“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又如我个人特别喜欢的一句“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这两句合起来大概就是言偃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对君主过于忠诚很容易自取其辱,对朋友过分亲近很容易让朋友疏远你。这个事君、友朋有度,不可则止,是孔子思想的一个方面。

这句话中“数”是个状语。而在你的译法中,“数”就成了“君”和“友”的后置定语。古汉语中定语如果没有“之”呀“者”呀一类的标记,直接后置,一般需要符合若干种特殊条件,像是数词后置啦,大名冠小名啦,话题提前啦什么的。这句话并不符合那些条件,所以只要存在其它合理解释,一般不会往形容词上理解。

顺便说一句,我个人觉得你读书时会做很深入的思考,这一点很可贵,不过你选的版本可能不是很理想。像北京燕山这样不入流的出版社,校勘、注释的质量经常比较差,这一条虽然对了,但是很多时候很容易误导读者,它出的一切书其实都是不必读的。比如《论语》的话,普及本可以读杨伯峻的《论语译注》、孙钦善的《论语本解》什么的,高级一点可以再参考上刘宝楠的《论语正义》,多选一些中华书局呀,三联书店呀等等这类正规出版社出的图书,质量更有保证一些,虽然不会说没有错误,但是至少错误少得多,作为入门会好一些。

0 1

建议楼主看钱穆先生的论语讲解,我看过的最好的讲解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